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六百六十二、余烬山升级
    许了探手按上了双刃矛戟,五枚宛如神眼的万象天球忽然活了起来,以一个奇异的轨迹,连成了一个奇异的整体。

    正是九元算经突破至第四章,必然要凝聚的五方法轨!

    许了微微一笑,他已经可以感应到,双刃矛戟的运算只能微微提升了一丝,尽管对比数目庞大的万象天球推演运算之力,这一丝提升微不足道,但却已经是极其可喜的成就。

    很快就有另外五枚宛如神眼的万象天球聚集成另外一个五方法轨,接下来又有第三个五方法轨成型,无数的五方法轨勾连一起,让双刃矛戟的推演运算之力,不断的攀升,很快就突破至原来的一倍,然后就是两倍,三倍,四倍……十倍!

    二十倍,三十倍……直至跃升至原来的五十余倍!

    这场升级才接近了尾声,几乎所有的万象天球,都被许了进一步凝练成了五方法轨。双刃矛戟上密布的宛如神眼般的万象天球,也因此进一步凝练,变成了只占据了双刃矛戟的十分之一二,只有在戟身上才有那么一截,有无数宛如神眼,但却有无数勾连的万象天球。

    许了轻轻一拍双刃矛戟,这件神兵发出轻鸣,开始冲击遍布余烬山的人工灵识阵列,整座人工灵识阵列亦生出了回应,许了借助双刃矛戟把自己的灵识遍布余烬山的每一分角落。

    他可以轻易观察到余烬山中的人工灵识阵列,有那些不尽完善的地方,有那些冗余的累赘,有那些人工灵识已经老化,出现运算力衰减,有那些人工灵识效率不够完善,没有发挥出来最高的计算力,浪费了算力……

    许了不断的调整,或者重新祭炼人工灵识,或者删除某些已经不敷使用的人工灵识,整座余烬山正在发生一场剧烈的变化。

    只不过这个变化,也只有许了自己知道,其余人也只是微微有所觉察,似乎人工灵识阵列反馈的稍稍快乐一些,并感觉不大最深层次的变化。

    这一场重新祭炼双刃矛戟和余烬山的过程,足足持续了数十日,饶是以许了的修为,到了后来也有些支撑不住,有些元气虚耗之兆。

    不过待得余烬山彻底升级成功,就好像用了十年的老电脑,忽然更换成了当年最新最高段的硬件,那种刚刚装机的舒爽,就好像鼠标都能飘起来一样。

    尤其是余烬山跟普通人类所有的电脑不同,许了几乎可以挖掘其全部的潜力,把所有的算力都运转起来。

    许了升级了余烬山,便在双刃矛戟下打坐了半日,待得元气恢复,这才重新安排余烬山的人工灵识阵列的计算任务。

    许了第一个要求的仍旧是不断的祭炼虚空,吞纳四海疆图的每一寸空间,这个过程虽然极其缓慢,但却最有效果。

    甚至如果许了能耐得住性子,一千年内,他就能把百万余里的东极岭悉数祭炼成弥天大阵的一部分,吞并南海的十分之一疆域。

    其次,许了就是用来推演道法,他的一身法术又多又杂,但其实最顶层的仙道法术和妖族武学,都是殊途同归,比如九玄真法就能把妖神经尽数吞纳,妖神经又蕴含十二条天妖大道,甚至青龙一族秘法的和搬天龙象一族的秘法合一,还能推演出来三十三天的镇压天庭的大神通八部龙象。

    周天祭神若是修炼到了一定层次,就能反过来吞噬玉鼎三十六变,就连青龙一族的秘法,都能把天象三十六变融会贯通。

    许了以九玄真法为根基重修,已经比原身走到还要更远,他原身就只参悟出来两式九玄真法,九玄易筋法和崩龙仙劲,但现在他已经领悟出来五式九玄真法,还把乾天神兵变和乾坤变化身,以及周天妖神变给参悟了出来。

    更以九玄真法为根基,重新把原身的各种法术一一修炼回来,等若把毕生所学,融会贯通,重新演练推化了一遍,必然比原身运用诸般法术,更加得心应手。

    不过想要把这些法术,修炼至精细入微,并行不悖,没有法力冲撞,就需要更多的推演运算,余烬山的人工灵识阵列可以尽数发挥所长。

    再然后,许了才会开放一部分权限,让麾下借助余烬山推演自身妖法,甚至以余烬山为核心,建造一个庞大的资料库,开放给余烬山一脉和外部的妖怪来访问。

    许了调整好余烬山的算力优先级,这才算是做完了功课,他也是偶尔好奇,搜寻了一下,自己的门人弟子,还有部众都在人工灵识阵列中做了什么。

    这一看之下,不由得微生惊讶,因为他发现,自己的余烬山,已经有了专门以设计战斗兽和战斗兽应用的术式,开发这些术式的人,有自己的门人弟子,也有连自己也不记得来历的杂妖,甚至还有一些来自其余反王的部下。

    许了有意给这些人提升了一级权限,并且做了一次反馈,调整了许多错误。他毕竟受过地球上的专业教育,出身洞玄仙派,还是万妖会的高层,接触过无数资料,虽然他自己不是第一流的战斗兽和战斗时应用设计师,但眼光却没有问题。

    许了这一番调整和反馈,也就是顺手而为,他随后就离开了藏着双刃矛戟的洞天,也没关注后面的变化,但这次的无意中行为,却引起了一场风暴。

    赤翎儿张目结舌,望着不断出现的各种术式,对自己的妻子说道:“原来余烬山还有其他炼造战斗兽的高手,我还以为自己有独得之秘,没想到早就有人想到了。”

    他的妻子是东海龙宫的龙女,性子柔和,倒也没有什么骄纵性情,尤其是跟玄鲸王的一场战斗,也担心受怕许久,最后终于回归了余烬山,颇为珍稀这种安心的岁月。当下就笑道:“你师父对你极好,不管你想学什么法术,都会细心传授,自己闭关修炼,也会让几个师兄来解答。你偏不喜欢修炼,非要钻研战斗兽,既然你要研究此物,何不去讨教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