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九百七十章:兔死狗烹
    强烈的杀机笼罩着整个沃顿。

    谁也没有想到这布鲁姆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更没有想到,原本还是一副人畜无害的卫子青,这一刻竟然真的生气了起来。

    在这强大的杀气下,数十万的大军仿佛顶着一柄就要降落下来的镰刀一般。

    那种恐惧,让他们的脸色惨白,瑟瑟发抖。

    尤其是所当其冲的布鲁姆,更是在站不住,整个人扑通一声,被这强大的杀气,瞬间碾压在了地上,口吐鲜血!

    他挣扎的想要站起来,可是根本毫无办法。

    就好像是一座大山一般,压在自己的身上,一动,就要粉身碎骨。

    “领袖,不要!”

    阿基海德明显的感觉到,此刻的卫子青真的想要杀了这布鲁姆,连忙出声哀求了起来。

    卫子青没有动,只是冷冷的看着布鲁姆,

    布鲁姆紧咬着牙根,这种死亡的恐惧让他绝望,可是越是绝望,他就越发的愤怒了起来。

    只是在也不敢说出,只能用着那通红的目光看着卫子青。

    “你觉得我在质问你,那就是在质问你,还是说,你想要杀了我,不敢给我们一个解释?你问问在场所有的人,谁不想知道你去了哪里?

    你若是早点出现,他…他……还有他们……他们的兄弟,他们的父母,就能避免死亡,我说错了吗?啊!”

    古言说的好,人要是到了死亡的瞬间,他们就会变得越发的疯狂了起来。

    这布鲁姆同样如此,他已经知道自己惹怒了卫子青,可是越是这样子,他就越是不怕,反而还不断的大声的质问了起来!

    卫子青的目光中杀机冷咧,可是在听到这话,他却不生气了,反倒是冷笑的看着布鲁姆:

    “哦?你真的觉得?所以你觉得这一群人的死亡,需要我负责了!”

    卫子青没有想到,这布鲁姆竟然会说这样的话出来。

    从一开始,他就发现布鲁姆对于自己的态度很不好,可自己从来不在意他的目光和态度。

    毕竟,自己从来没有想过和布鲁姆成为朋友,也没有想到,要和布鲁姆并肩战斗过。

    至于和他在一起,不过是为了来到这沃顿,当然了,就算没有他,这沃顿,同样的自己会找到!

    可是现在……

    在杀了国王之后,这个人竟然要自己对死去了数十万沃顿人负责?

    兔死狗烹吗?

    还真的令自己大吃一惊了!

    “没错,你就是要负责这一件事!”

    布鲁姆此刻已经破罐破摔了起来,他已经知道,这个时候他已经彻底的得罪了他,既然如此,他也就在也没有必要留有情面了!

    “你的确是杀了那个人,可是你明明能救得了大家,可你没有,厄垢大军来临时候,你本该在的,可你却走了,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的?”

    说到这里,布鲁姆冷笑了起来:“你以为就只有我一个人这样想吗?你看看他们,还有他们!

    对,我们都要感激你,是你将大家救出了火海,但这又怎么样,你的无故消失,却同样也害的大家家破人亡,我们找你要理由有错吗?”

    歇斯底里的话音在布鲁姆的口中吼着,原本对于突然质问卫子青的布鲁姆有些错愕的大家,此刻竟然保持着沉默了起来。

    一个个的脸色变得有些怪异了起来。

    的确,他是救世主,可是这个救世主可以做的更好的,大家心中虽然不说,可是在崇拜和仰慕之下,却也藏着异样的心思、

    卫子青目光是扫视着大家,他们脸上细微的神色,一个个的落在了卫子青的眼里

    “你们,也觉得我应该给你们个解释吗?”

    卫子青看着大家平静的开口道。

    大家没有说话,只是渐渐的低下了头,这种动作,已经不需要在多说些什么了!

    卫子青没有说话,他身上的杀气逐渐的消失了,可是那种冰冷,却更加的强烈了、

    他不生气了!

    他笑了!

    笑声充满着讽刺,也充满着失望!

    三十多个世界了!

    或多或少,他也曾救过很多人的性命,可是这是第一个因为自己救了大家,而反到被质问的世界!

    很讽刺!

    相当的讽刺!

    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替他们杀了杀父仇人,而他们却反倒觉得自己该死一般!

    “领袖……”

    阿基海德有些苦涩的开口道。

    但一开口,卫子青便已经阻止了他。

    他停止了笑,将目光扫视过大家,语气是从来没有的冰冷,好像是自言只语一般,声音虽低,可却传荡着整个沃顿。

    “半年前,龙蛋破空而来,在我的面前孵化,成为了这千年来的第一个龙骑士!”

    没有人知道卫子青这话什么意思,可是大家心中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们知道,这个曾经的领袖,在大家的无情下,已经彻底的失望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当什么救世主,也没有承认当什么救世主,可是……

    有些事情真的避免不了,我终究是来了这个世界,不管是因为这些所谓的责任,还是因为这飞龙出现的改变,我最后还是来了!

    杀了盖尔特巴瑞克斯,破除这黑暗,我义无反顾的扛起了这责任。

    但我从来没有想过,就因为我晚出现了三天,你们却将这责任放在我的身上,纵然我从来没有那个心思去问鼎那个位置!”

    整个沃顿沉默着,没有人说话!

    卫子青累了,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兔死狗烹的事情,真的有一天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

    解释自己消失三天的原因吗?

    没有必要了!

    他们……凭什么让自己去解释?

    他静静的抬着头,扫视着一圈数十万的沃顿大军,最后,将目光放在了布鲁姆的身上、

    “你……要我一个解释?”

    布鲁姆眼睛通红,直视着卫子青,没有回答,但意思是是!

    他就是要他一个解释!

    “既然如此,我就给你!”

    卫子青淡淡一笑,身上的杀气彻底的消失,没有在说话,踏上了思飞的背部。

    翅膀煽动,站在那虚空之上。

    他的目光深邃,他们想要解释,可以,自己给他们,但希望,他们不会后悔!

    风!

    再一次的刮起了!

    很平静!

    没有那一种狂暴的威力!

    可是一股极其恐怖的威压,就这般凭空的从四周传了过来,这一股气势极其的黑暗,无处不在。

    这一股风,逐渐的刮起,地面,开始震动着,就好像在蕴量着什么东西一般。

    咔擦!

    咔嚓!

    咔嚓!

    一阵阵咔嚓声在虚空中传了过来,只见那虚空中,本是平静的虚空竟然有些扭曲了起来,随即,崩溃!

    在那里,一股极其浓郁的黑暗灵魂,不断的在汇聚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