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18 黄金苹果
    众人已经听出来了,近江对自己的时间机器抱有很深的期待,暂且不提这个时间机器是否真的可以回应这种期待,仅仅是“这是近江全力以赴的产物”就足以让众人感到这个时间机器定然不会如自己所想的那般简单。哪怕最后无法达到中继器的水准,但至少也比大多数神秘更强吧。这么想的话,倒也由衷想要见证一下。

    “也就是说,它对世界线的干预程度更强于中继器,是吗?”猫女说:“你放弃了中继器的其他效用,想要通过极端的方式去增加对世界线进行干涉的力量?”

    “并不仅仅如此。”近江说:“时间机器的最终目标,其实是为了让世界线分割出去,而如上的效果如果达成,那就是世界线被分割出去的证明。你之前也说过,世界线在同一时间只有一条,其他的世界线都仅仅是一种尚未发生和已然错过的可能性。但是,高川抵达过不同的世界线,这意味着他认知过不同的世界线,这是我们所无法做到的,他的认知和这台时间机器联合起来,有可能让两个世界线同时存在——假设末日是世界线收束的最终结果,所有可能存在的世界线都必然抵达这个终点,而我们无法改变世界线的收束和收束结果,那么,形象且简单地说,把其中一种可能性从这种收束中抽出去就好了。”

    “很难理解。”猫女叹了口气,“但是,反正都做出来了,就试试吧。”

    猫女的想法也是其他人的想法,近江的解释分开每个词句都能听懂,但是串联起来后,却是相当难以理解:这台时间机器和高川配合,能够对世界线进行干涉,这是谁都能听明白的,但是,更细节的方面,却让人感到没有什么逻辑。将一个世界线独立在世界线收束外,如此一来,自然就有了一条不会必然迎来末日的世界线,这个想法是很好,但是,时间机器凭什么可以做到这种事?本来在同一时间只有一条的世界线,在高川观测后,却可以保证两条世界线的共存,这种完全违背世界线理论的情况,高川又是凭什么可以办到?明明连高川自己都不能这么肯定的事情,为什么近江却可以这么肯定?明明她做的事情,她此时的想法,在他人看来,和她过去提出的世界线理论矛盾重重,为什么在她看来却是融洽的?

    让人不由得去质疑的问题实在太多了。不过,这种神神秘秘,说之不清,也难以去理解的情况,在神秘事件中屡屡发生,神秘专家们早就做好不去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准备了。

    反正就算有人解释,自己也听不明白,虽然不明白,但是可以感受到,在感受中第一时间产生的直觉,可以让自己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对神秘专家而言,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就够了。

    既然近江这么说了,与其怀疑她,不如去相信她,相信她的时间机器真会在某个时候,发挥出比中继器更重要的作用。

    “这个烤箱是试验品吗?你们打算对它做什么?”一向性情淡然的梅恩先知也有些好奇。

    “烤箱本身不是时间机器,但是,我们将它和时间机器连接起来,它便可以成为一个端口,以一个极低的功率开启时间机器的部分效果。”桃乐丝解释道:“要启动时间机器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源,而且虽然已经是完成品,却在许多地方还有优化的地方,立刻就使用时间机器本体进行测试的话,不是很妥当。”

    “然后把真正的试验物体放进烤箱里?”走火问。

    “当然。”桃乐丝这么说着,拿起桌旁的一个苹果,说:“首先,我们必须确定,通过这个烤箱,我们可以将某一条可能性变成我们的现实,也就是让这个苹果成为世界线跃迁的触发点。”

    “把它送回过去的时间?”猫女认真看了看苹果,没看出什么特别的地方。

    “确切来说,不是。”桃乐丝摇摇头,平静地说:“虽然这台机器叫做时间机器,但却不是通过操作时间来干涉世界线的。”

    “什……什么?那为什么叫做时间机器?”猫女有些愕然。

    “为什么你们总纠结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为什么要叫时间机器?为什么要叫命运石之门?为什么名字和实质没什么联系?这些问题一点都不重要。”近江面带不满,冷冰冰地盯着猫女,说:“不要再问这些无聊的问题了,这些问题和我们今天要做的事情,以后要做的事情,一点关系都没有。”她拍打烤箱的顶面,嘭嘭作响,一想到这台机器正和时间机器连接在一起,就不免让人有些揣揣,生怕出了什么意外故障。

    “好吧好吧,我承认自己比较喜欢在表面下工夫。但是,应该有不少人和我一样吧,对名字和外观特别讲究,有一点别扭都不行。”猫女高举双手,一副投降的样子叹息道:“我现在宁愿称呼你的杰作是‘那东西’,没有名字也总比不是时间机器的时间机器更好。”

    “那是你的事。”近江毫不客气地说:“如果你想要一个让自己舒服的名字,你可以自己去做一个时间机器,理论和设计图我都留有存档,要不要给你一份?”

    “啊,那就不必了。”猫女有些尴尬,连忙将话题转开,“既然不是通过干涉时间去干涉世界线,那又到底是用何种方式呢?”

    “通过调整观测事物角度的变化,直接将可能存在的世界线和实际存在的世界调转。”近江的解释依旧让在场的其他人都想高呼“怎么可能,这不合理,不科学”,但她并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什么奇怪:“在我们完成对苹果观测的一瞬间,苹果是不会消失的,但是,在时间机器运作的前一刻和后一刻,观测苹果的我们是不同的,既然我们发生了变化,也理所当然在这个变化发生的一瞬间其实并没有观测苹果。在这一瞬间,苹果也发生了我们所看不到的变化,反映在世界线上,就是世界线改变了。”

    “也就是说,时间机器看似用苹果做实验体,但实际改变的却是我们自己?”走火疑惑地说。

    “都有。”桃乐丝最后一次检查了烤箱,一边打开门,将苹果放进去,一边说:“如果将整个过程看做是连续的,那么,在苹果发生变化前,我们的观测角度就已经受到时间机器的影响而改变了,但我们找不到参照物去确认自身的改变,所以,我们的主观感受是没有任何变化。苹果发生变化之后,我们已经是改变后的我们,和变化前的我们同样不具备继承性的关系,所以,我们同样无法主观感受到自己的变化。这么说的话,也许容易理解一点,但是——”桃乐丝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我必须告诉你们,时间是不连续的,过程也当然是不连续的,我们和苹果发生改变的过程,其实是一帧帧彼此没有必然联系的片段,每一帧的我们关注着每一帧的苹果,而我们和苹果之间也没有必然联系,这种割裂才是时间机器的力量源头。”

    “无法理解。”猫女平静地说。

    “我倒是有点想法。”走火说出了其他人都吃惊的话:“我们去感受和观察自我时,受到种种限制,从而觉得我们是始终存在,且是连续性的存在。但实际上,我们并没有自以为的那么有连续性,那么的稳定,而是处于‘可能存在’和‘实际存在’的状态之间不断发生变化?时间不是连续性的,就意味着在这个不连续的时间片段中,我们自身也是暧昧的,就如同薛定谔之猫一样,在被他人观测,亦或者被自己观测到之前,处于一种不确定的状态?我们自身是暧昧的,其他事物也一样是暧昧的,之间当然就不存在必然关系,而仅仅是一种‘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的关系’,时间机器可以对这种暧昧的关系进行操作,同时影响观测者的观测状态和被观测者被观测之时的状态,进而造成世界线变化,看起来就像是控制了时间一样。”

    “嗯……”桃乐丝哼了哼,却没有对走火的说法多做评价,反而说:“反正,你们知道时间机器一定会生效就足够了,太过深入的理论,你们就算想要理解,也无法真正去理解,毕竟,这台时间机器的运作过程和能力性质,完全符合你们对‘神秘’的定义。”

    “改变暧昧状态下的观测者和暧昧状态下的被观测者?还是改变两者在暧昧状态下的关系?”梅恩先知仿佛也理解了什么,这让猫女有些吃惊,只觉得在思考这种事情的这些人都有些精神病的倾向,连忙打算所有人的思考,说:“别想了,快开始试验吧。我们是神秘专家,又不是哲学家,能不能理解根本就不重要,不是吗?重要的是,它能达到我们想要的效果。”

    “这次试验,我们要达到的效果就只有一个,就是这个苹果放进去和拿出来后,是不一样的苹果。”近江利用烤箱旁的笔记本电脑设定好参数,才对众人说:“其实我们之前就已经做过实验了,这次不过是让你们知道,实验是成功的。”

    这么说着,没有再给其他人说话的时间,干脆地按下了键盘上的回车键。烤箱的指示灯亮起,即刻就有一种低沉细微的嗡嗡声,让人紧紧闭上了自己的嘴巴。在场众人的心情都有些紧张,尽管桃乐丝和近江说过,在他们到来之前,就已经做过实验,但是,他们仍旧无法避免感到一种隐约的恐惧,因为,之前的讨论已经让最愚钝的人都意识到,这台时间机器一旦启动,被改变的不仅仅是“苹果”,还有在这里盯着“苹果”的他们自身。

    当一个人看不到,感受不到,认知不到的时候,虽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但对这人而言,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于是,他自以为一切如常。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在时间机器运作的一瞬间,改变就开始了,虽然自我感受不到这种改变,却能认知到“改变已经发生”,但是,自己是如何改变的?究竟发生了何种改变?恐惧感就从这些无人解答的未知中流淌出来。

    就如同桃乐丝和近江说的那样,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无法感受到自己的变化,甚至没能感受到苹果的变化,仿佛就仅仅是一个普通的电子烤箱在用电磁波烤着普通的苹果。一分钟后,烤箱停下,近江将苹果拿了出来,当着所有人的面切开,但其实就算不切开,所有人都察觉到了苹果的异常——苹果绝对不是被电子烤箱烤过的样子,它的气味和色泽很新鲜,然后,他们产生了一种微微的即视感,就像是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苹果一样。

    可是,这种即视感是不应该在这个苹果身上产生的——首先,此时的客观环境并不符合产生即视感的条件。

    这些神秘专家顿时明白了,这种即视感,也同样是一种异常。

    这是时间机器运作后所带来的异常。

    “按照你们之前的说法,我们又如何确定,现在的苹果和之前的苹果是不一样的呢?”走火突然说:“我们根本没有变化前的苹果做参照。”

    “感觉,问问你们的感觉。”桃乐丝拿起苹果塞进嘴里,对所有人说:“你们觉得现在的苹果和之前的苹果,是同一个苹果吗?”

    众人面面相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虽然他们有一种异常的即视感,但这种异常的感觉,无法在他们的逻辑上,去判断前后的“苹果”是不是同一个。毕竟,倘若世界线已经围绕这颗“苹果”发生改变,那么,他们所能认知到的“放进烤箱前的苹果”,只是这个世界线上的“放进烤箱前的苹果”而已。

    桃乐丝和近江所问,更像是一个伪命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