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15 五十一区在行动
    末日幻境,拉斯维加斯,原本那座宏伟文明的城市已经连废墟都没有留下,干枯的大地处处都是裂缝,因为辐射和有毒废物的污染而呈现黑色的水流已经渗透到地下十多米的深处,汇入地下河床,向着远方扩散。这里本就临近荒漠,如今的情景甚至比直视天然的荒漠更加让人感到恐惧和绝望。然而,就是在这片彻底毁灭的土地上,人流的往来却愈加频繁,只因坐落在此处的五十一区正是以美利坚为首的北美国家抗击纳粹的最前线。而且,也是此时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尚未被纳粹攻陷的堡垒。

    拉斯维加斯从地理位置上并不占据什么优势,纳粹从天空而降,让他们能够抵达这个星球的每一个角落,即便有着种种机动性上的优势,但纳粹仍旧让人大跌眼镜地执着于包括拉斯维加斯在内的固定几处地点,一副不将之攻下就不放松的架势。当然也会有人去分析为什么他们执着于这几处地方,但是,任何正常的论点都无法支撑这种像是发了疯一样的做法。另一方面,也有人认为,正是因为纳粹如此固执,所以才让世界各国战线的压力得到缓解。在明知道敌人会着重攻击什么地方的前提下,去坚守那些地方,要比敌人发挥机动性的优势,让己方疲于应对要好得多。

    无论有怎样的理由,如今的情况就摆在联合国面前,纳粹对拉斯维加斯区域十分在意,那么,让这个敌人无法得到,亦或者无法轻易得到这片区域,自然也是理所当然的想法。不仅仅是美利坚在拉斯维加斯投放更多的兵力,能够给予美利坚支援的地区,其资源也有三分之二流入拉斯维加斯。驻扎在这里的守军以五十一区为核心,顽强抵抗着纳粹的侵攻,无论纳粹是用正常的武器,还是用神秘的力量,都只能在拉斯维加斯打成残酷的拉锯战。

    这是被诩为不逊色于历史上任何一次“绞肉机”的战役。这片土地上任何可以利用的东西,哪怕只是垃圾和尸体,也已经被利用起来,因此,在这里,一场战斗过去,战场上留下的杂物和尸体会在短短三十分钟内就消失一空。也因为战场的残酷,呆在地下和留在地上都同样不安全,生存能力不够强的普通人已经全部死亡,越来越多的人也不再愿意停留在地下那个昏暗压抑的庇护所中。

    当人们重新冒着生命危险回到地表的时候,一个围绕五十一区的建筑工程也加速展开。如今五十一区的中继器陷入和月面中继器的无形对抗中,世界上已经确认的中继器可谓是全部都处于一个诡异又脆弱的僵持中,美利坚政府希望趁着月面中继器对地表纳粹的支持力度下降的时候,进一步提升拉斯维加斯的防御能力。这么一个盯着纳粹的强攻还在不断进行的建筑工程,正是重新打造的防御体系的一部分,其中的技术有很大一部分借鉴了中央公国的三仙岛,为此美利坚政府没少给予中央公国口头上的承诺和实际可见的报酬。

    国家层面的大动作暂且不提,被投入拉斯维加斯战线的资源到底有多少也暂且不提,人员死伤之惨重更不用多说,这些轻易就可以预见的,已经让人神经麻木,变成理所当然的常态的事情,在五十一区的动静中也只能算是小事。五十一区除了作为区域总部,实际负责战场指挥之外,更多的人力资源却是放在对中继器的维护、防护和研究上,他们需要注意月球上的每一个动静,无论看起来是否可疑:敌人在月球,却并非常规意义上的月面,纳粹受到中继器的庇护,仅仅从常规的三维坐标,是无法锁定他们所在的。但是,五十一区同样有中继器,通过己方的中继器去监测敌人中继器的动向,在理论和实际上都已经做到了。

    但是,中继器和中继器之间存在差异,这些差异让一些信号很容易被忽略,这种忽略在越来越残酷的战场上可谓是致命的,因而没有人敢于懈怠。五十一区同时从常规角度和神秘角度观测月球,去捕捉纳粹的每一个动静,而在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争夺战尘埃落定后,他们又有了同时监视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任务。

    拥有足够知情权限的人都已经清楚,在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争夺中,联合国、末日真理教、五十一区、nog、纳粹等等叫得出名字的组织机构全都失败了,最后的胜利者是一个人,不,或许不能确定对方到底是不是正常意义上的“人类”。总之,那个叫做“高川”的少年,在知情者眼中不算陌生,但也不见得对之完全了如指掌,如果真的了解对方,那么有着足够情报资源的己方,就不应该在这场争夺中失败。

    这个叫做“高川”的少年有许多让人疑惑的地方,他和如今的世界英雄,同样叫做“高川”的年轻人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但又不能说是融洽,更难以证明两人其实是同一个人。而这个少年高川之所以能够成为中继器争夺战的最终胜利者,靠的也不是运气,通过依靠特殊方式传回的情报,已经明确了这一点——他很强,而且,哪怕在没有中继器的时候,也无法通过现有的等级理论去推定他的强度。

    如此一来,在获得中继器后,他到底会变得如何,也是让人不由得蹙眉的情况。如今这个少年高川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单人持有中继器的事例,而在没有发现新的瓦尔普吉斯之夜的现金,也意味着不会有新的中继器诞生,少年高川或许也将是最后一个持有中继器的个人。

    中继器的能量已经在战场上得到充分展示,这是一种比核武器还要恐怖的超常规武器,个人持有核武器的情况已经足够让人心烦了,何况是个人持有中继器的情况。针对少年高川的特殊情况,已经有许多人无法准确评估其战斗能力的前提下,优先去评估他的精神状态、心理素质和思想层面的东西。去了解他在面对一件事物时,会产生怎样的思想倾向,以及会站在何许立场,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在确认了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已经离开拉斯维加斯,高居于月球的时候,研究少年高川的人,就不免要去研究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和纳粹的月面中继器处于同一个区域中,究竟会产生怎样的反应,以及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去往月球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意义,是否为少年高川的意愿,如果是,对方又是在怎样的考量下采取了这次行动。没有人认为,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去往月球是无的放矢,也没有人认为,同样在月球的两台中继器之间,不存在任何干涉。

    反过来说,从两台中继器如此接近的角度,去看待如今的中继器僵持,同样可以得出许多结论来,而这些结论都在支持一个论点:少年高川和纳粹并不存在合作基础,甚至可以说是天然的敌人。这样的论点得到证明,无疑让联合国送了一口气。虽然少年高川从政治立场上可能不能算是盟友,但却肯定不会成为纳粹的帮手。

    不需要面对多一台中继器,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好消息。即便如此,也不能对少年高川不闻不问。五十一区不仅要承担其监视纳粹动向的责任,也要承担监视少年高川动向的责任,以一台中继器去监视两台中继器,还不能奢望其他地区的中继器能够腾出余力来协助,无疑要比目前正面战场上所直面的压力更大。毕竟,正面战场死的人再多,也比不上一次世界线的改动,那是有可能一次性拯救更多人,也有可能一次性灭亡整个人类的可怕变动。

    宽敞的房间中,数十个屏幕分别呈现不同的景象,有可以用肉眼轻易辨识的风景,也有非相关人士无法辨析的数据,更有连相关人士都感到头疼的无法理解的信息。无论是可以理解还是无法理解的资讯,全都被收集起来,经由人智无法辨析的处理过程,反馈出可以尚可以让人确认的粗略结果。在这个房间里工作的人们,便是负责对这个粗略结果进一步加工,做出一份份足够逻辑,足够清晰的报告。因为,对大多数人而言,只有符合人类逻辑,从人类认知的角度来说足够清晰的东西,才能够被人汲取,而那些不符合人类逻辑,超过人类认知范围的东西,都会对阅读者造成精神上的错乱。

    因此,在这个房间里,时刻关注着那些原始粗糙,无法理解的信息的人,总会在极短的时间里积累出可怕的精神压力,稍微调节不当就会从心理精神层面崩溃。甚至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这里的工作人员接触到一份超乎寻常的信息后,当场从身体生理层面上解体。因此,这个房间也一直被知情者视为洪水猛兽。

    即便如此,再危险的工作,也必须有人去做。

    指挥部尽可能为这个房间的工作人员配备了可以提供的最优渥的物资条件,可是,哪怕客观上再舒适,再科学,也无法驱散这个房间中时常笼罩的阴郁和疯狂的氛围。这里比任何一个阴森残忍的精神病院,还要让人感到不安,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也会让人陷入一种绝望恐惧的负面情绪中,忍不住去描绘自己所能想到的最残酷的可能性,并会在不自知的情况下陷入其中。无论这里的事物在外观上是多么正常,也无法让注视这些事物的人觉得这是普通正常的东西。

    一支笔,一叠纸,一杯咖啡,说话的声音,电脑屏幕,光芒和阴影等等,都会引发不由自主的遐想,最终让人变得如同一个癫疯的精神病人。听到幻觉,看到幻象,觉得自己人格分裂,变得迟钝痴呆,突然就行为失控,都已经不再是罕见的事情。

    对这里的工作人员而言,身边的人无论是在自己细细低语,亦或者招呼着只有自己看到的东西,大声尖叫或歇斯底里地动作,都是“正常”的,因为自己在其他人眼中也大概就是这副模样。可是,哪怕变成了这副模样,必须要看的东西还是要看,必须要完成的报告也必须完成,当自己写的报告被确认缺乏逻辑的时候,才从一定意义上得到解脱,因为那个时候会有人来接替他们。

    在新的报告中,“月球背面”这个区域屡屡被提及。在神秘学中,月球背面从来都是一个代表“神秘”的区域,而恰好在过去许多年的科学领域中,人们也对月球背面的情况有着种种不切实际的遐想。不同于人类的生命,不同于人类已知的情况,乃至于真正对人类产生威胁的事物,都会来自于“月球背面”。当神秘被确认存在,而纳粹利用神秘躲藏起来的时候,“月球背面”也不再仅仅是一个地理位置上的三维坐标,而别有深意。

    利用中继器之间的接触和干涉,去发掘“月球背面”的意义,这是五十一区一直都在做的事情。很多人都认为,既然正常观测下的月球仍旧是那个荒凉的月球,那么,被确认驻扎在月球的纳粹自然就藏在“月球背面”,拉斯维加斯中继器也定然停留在“月球背面”。

    如此一来,“月球背面”应该很大,也应该有出入口。中继器所反馈回来的每一份信息,都绝对隐藏有这个出入口的情报。人们试图通过拼接信息,去寻找和收集这方面的情报,通过对比和分析,去寻找这个出入口,去确认己方通过这个出入口的可能性。毕竟,在无法直接触及敌人的话,己方的被动局面就不会有本质性改变,无法找到出入口,无法直击纳粹,那么,纳粹就有足够的底气和时间,和地面上的人类打一场格外残酷的持久战,若战况演变成那样,地面上的人们很可能就要面临一次惨重的失败,更严重一点,会直接导致人类灭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