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976章 何以解忧唯有……
    刚刚用上诺兹多姆祝福,身体悄然重回十八岁的吉安娜,难得俏脸一红:“极少人类可以活过百年。当然,前任守护者艾格文利用强大的魔法维持生命,已经800多岁了,但从未有人类活过一千岁。”

    泰兰德试探着问道:“一万年……不可能吗?”

    “不!可!能!人类又不是精灵!”吉安娜斩钉截铁:“何况一万年前的艾泽拉斯人类,还都是野人!人类开始拥有智慧和懂得制造武器,是五千多年前的事。直到两千八百年前索拉丁大帝统一人类各大氏族,人类才真正成为这个世界的主人之一。”

    杜克当然没有一万岁,但一万年这个特殊的年份,让杜克突然想一段非常重要的原版剧情……

    杜某人怎么突然觉得有点慌啊!

    泰兰德仿佛不死心地追问:“那……马库斯阁下是艾泽拉斯人吗?又或者是你的先祖是不是艾泽拉斯人?”

    希尔瓦娜斯终于发飙了,她勐地站起来,噔噔噔走到泰兰德面前,叉着腰,以一种凶兽附身的可怕气势死死盯着泰兰德,女王气场全开。

    “泰兰德*语风阁下!你这么绕圈子套杜克的话,我们一点都不觉得有趣!要么你立刻坦白这件事的所有缘由和每一个细节,那么你就当做根本没这事发生过。请注意,你现在意图指控的是一个封地比海加尔山还要大的暴风王国大公爵!”

    泰兰德脸上的表情堪称精彩,阴晴圆缺经了个遍,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莽撞很可能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之后,犹豫再三,她还是说了出来。

    那是一万年前,艾萨拉女王引来萨格拉斯的燃烧军团入侵艾泽拉斯世界的事。

    在那一战当中,泰兰德不幸被俘了。本来她都想着注定会悲剧掉,可是,一个无比神秘、完全不知道来的人类找到当时已经身中剧毒,染上了可怕诅咒的她。

    为了自由和生命,她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详细的情况,泰兰德不肯说。

    “那是一个名叫杜*康的男人,他跟杜克一样,同样会使用暗影和光明的力量。他既是我的恩人,也是我所痛恨的人。没错,他的确救了我,让我免遭恶魔的毒手。可是当我答应他的条件之后没过多久,我就发现原来即便他不出手,玛法里奥也会赶到。我……我却为此……当然,他当时也可以选择杀了我。那样的话,玛法里奥也不可能把我身中剧毒的我复活,所以我非常矛盾和纠结。”

    泰兰德尽管语焉不详以及有点语无伦次,两位女王还是能体会到泰兰德当时吃大亏是怎样一个心情。

    吉安娜眼波流转,风情万种地朝杜克抛了个媚眼:“哟!杜克啊!幸好你不可能去到一万年前,否则我都快以为那个杜康就是你了。”

    那边,希女王把泰兰德逼问得脸色都青了。

    这边杜克发现自己的精神都快跟身体分离了。

    这一刻,他大体上明白这是什么回事。

    尼玛,泰兰德口中所说的化名杜康的人,绝逼是他啊!

    毕竟国人嘛,总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杜克没有杜甫的才气,却有着一身好酒量,50度白酒两斤,喝了还不带喘气的,那时候的大学牲杜克可是逼格满满的。所以杜康就成了杜克这贱人在大学时候qq上的网名。

    每逢喝酒的场合,他就用两个一样的水杯倒上一杯雪碧,一杯白酒。

    “我干了,你随意!”那个豪气,绝逼把不能喝酒的家伙震出内伤来。

    虽然没那么多钱去喝高度数的好白酒,但人牲总是要有梦想的。杜克的梦想自然是多喝杜康了。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这就是杜克的口头禅。

    好了,犯人已经出来了。

    熟知史的杜克把整件事串了起来他第一次在灰谷见泰兰德时被针对也完全可以解释清楚鸟。

    那就是,杜克不知什么原因,乱入了原本史中一万年前的上古之战。当然,正因为有杜克等人回到过去的奋战,阻止了史的崩坏,才有了现在的艾泽拉斯。

    换句话说,回到过去的杜克肯定是成功了,否则现在艾泽拉斯已经是一个被燃烧军团焚毁的世界。

    问题来了,回到过去的那个杜克肯定对泰兰德做了些什么。否则泰兰德不会看到现在的杜克,立马露出那种痛恨的表情来。

    说起来,现在的杜克也很冤啊!

    因为未来的杜克跑到一万年的过去乱来,却要现在的杜克背锅。

    这……这算什么破事?

    这事的操蛋程度,跟‘原本史上的现今版时间之王诺兹多姆怼死了未来发狂的诺兹多姆,导致两个诺兹多姆一起完蛋。’那件事差不多。

    最惨的是,这的确是‘自己’做的孽啊!

    偏生杜克压根不知道未来的自己回到过去后,对泰兰德做了什么。要补锅也无从补起。也不知道将来回到过去,自己是否能不那么手欠,弄出这段破事来。

    杜克蛋都疼了。

    不过坦白认罪这么傻的事,杜克是绝对不会干的。

    坦白从严,牢底坐穿。

    抗拒从宽,回家过年。

    这道理杜克绝对是懂的。

    想到这里,杜克有了主意!

    一直沉默的影帝杜克出手了,他站起来,还算清秀英俊的面庞四十五度仰天,两滴鳄鱼泪在系统精灵对泪腺予以轻度刺激之后,潸然而下。

    他缓缓走到坐在椅子上的泰兰德面前,有点夸张地用双手按着泰兰德的肩铠。

    “泰兰德*语风阁下!我想说,在昨天以前,我还是一个万人敬仰的曦日法师,还是受联盟一千多万人敬仰和崇拜的大英雄,是联盟的最高统帅。但你看,今天的我是什么?一个同时拥有黑暗和光明两种力量的怪胎。因为这个,我不得不辞去了联盟统帅一职,还承受着整个塞拉摩,乃至于我的祖国,我的家乡人民在背后指指点点。”

    杜克一番话,直接让原本已经心神紊乱的泰兰德如遭雷击。

    对啊!

    杜克变成暗牧,都只是昨天的事,我发什么疯,我竟然怀疑他!?

    一阵难以言喻的愧疚之心涌上泰兰德心头,泰兰德开始不敢直视杜克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