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970章 史诗级女仆(求保底月票)
    杜克是很厚道的。

    除了不厚道的时候,他都是很厚道的,这话没毛病。

    当阿克蒙德的战利品中爆了四套【遗忘保护者的头盔】之后,萨尔的眼神是有点哀怨的。现在傻子都知道这玩意跟之前的手套,应该是一套的。

    套装效果是什么,部落那边当然不可能知道。

    只是联盟这边已经把【遗忘保护者的手套】都打造完毕了,根本不可能回炉再炼什么的,人家有了一件,难道还不给人家凑下去?

    此时联盟和部落算是蜜月期,况且听到在费伍德森林还盘踞着超过十万只恶魔和三十多万不死大军,暗夜精灵和部落都是非常蛋疼。

    一来两方都有求于联盟,因为现在还有多余兵力的唯有联盟事实上,杜某人早就有二次增兵计划。去海加尔山防线死扛的固然是最精锐的部队。阿克蒙德一死,要收拾那些群龙无首但个体战力不错的残兵,联盟的普通军队都可以承担。

    二来,萨尔童鞋还是太嫩了。

    杜克脸上洋溢着神圣的光辉,一面真挚诚恳地撒着谎:“唉!我真不知道,原来这东西跟阿兹加洛掉的会是一套,还特意提前把四个猎人专用的手套都做出来了……”

    看着杜克拿出来的另外两件已经打造完毕的【戈隆漫游者护手】,萨尔只能叹气。

    搞得系统精灵都差点想提醒萨尔喂!眼前这货别看外表一面正气,是个神牧,其实这货是混进了神牧队伍的暗牧啊!他就是圣光教会最大的骗子啊!

    其实,吉安娜倒是看穿了杜克这点小心思,问题是这一世的吉安娜早已不是那个跨阵营圣母婊了,她可是坚定的反兽人派。杜克才坑了萨尔这么一点,吉安娜还嫌杜克太厚道呢。

    最终结果是,由于杜某人的运营,结果合共十二套【遗忘】系列的两件套装,全部归联盟所有。

    【遗忘保卫者】系列尽归风行者四姐妹。

    【遗忘征服者】分别由图拉扬、莫格莱尼、莉亚德琳和作为牧师的杜克瓜分。

    因为吉安娜有【烟流手套】以及拿了【混乱风暴】一对武器,所以选择放弃。结果是罗宁、凯尔萨斯、卡波尼娅和索兰莉安都拿到了一套两件的【遗忘胜利者】。

    算上套装,这次平均每个参战英雄都获得了至少五件的原本应该是十五年后才有机会在时光之穴里收获到的史诗级装备。

    因为这次的战利品是如此丰富,杜克功劳又是太大,结果一大堆参战英雄用不上的装备,全部一股脑地分给杜克,由杜克支配。算是杜克为了世界牺牲,硬生生从世界第一法爷被逼跑去当牧师的补偿。

    这部分看似凌乱的东西,其实都是上等货色。

    什么史诗级珠宝加工图纸全便宜了杜克不说,关键是参战的英雄当中没有盗贼、萨满和术士,唯一的德鲁伊又放弃了。

    术士的散件装备还可以找法师消化,萨满、盗贼和德鲁伊的东西等于是全在杜克手上了。

    分赃完毕,大伙散去了,也算是给杜克一个休息的空间。

    看着依然堆满了小半个房间的极品装备,杜克叹了口气:“凡妮莎,这里的很多装备哪怕你用不上,你还是先挑几件吧。等你将来突破英雄领域之后,你就可以用了。”

    “谢谢你,我的主人。”凡妮莎嫣然一笑,然后当着杜克的面,一拉女仆服身后的蝴蝶结。

    下一秒,黑白相间的女仆服已经被抛到了半空中,飘然落下。

    杜克目瞪口呆。

    原因当然不是凡妮莎的女仆服下面是真空什么的,而是身穿一套纤薄的皮质紧身衣的凡妮莎,落落大方地走过铺满装备的桌子前,一件一件地把海加尔山六个boss掉落的盗贼装备穿上。

    【黑羽之靴】、【秘密商人长裤】、【阿加多的腰带】、【午夜胸甲】、【致命腕甲】,当凡妮莎穿好这五件足以让世间99.99%的盗贼为之疯狂的海加尔山散件装备之后,重新拿起女仆装套上去。

    当她再度掀起女仆装的裙摆,把【无尽的痛苦】和【追踪匕首】这两把高阶史诗匕首绑好在大腿上之后,所有的东西全都隐没在那套看似传统的女仆装下面。

    似乎为了那只加命中、暴击和和攻击强度的【逆转指环】发愁,短短三秒之后,凡妮莎抽出一条细绳把指环穿了起来,然后放入自己那条并不算太深邃的海沟当中,心满意足地笑了。

    杜克傻眼了很久。

    在真实的艾泽拉斯世界,没有严格的装备等级要求,顶多只有使用者能发挥装备的多少成威力这个问题。

    一般来说,只要物理系职业者踏入英雄领域,大部分史诗装备都能用。

    最简单的标识就是,第一次穿戴上那件装备时,是否会绽放出特定的光芒。比如优秀品质是绿色,精良是蓝色,而史诗自然是紫色了。

    刚刚的凡妮莎,穿戴上那些海加尔山的高阶史诗装备时,泛出来的是无比高贵典雅的紫罗兰之色,这意味着她完全可以驾驭这些装备。

    杜克像中风偏瘫后神经失控一样,巍巍颤颤地伸出右手的食指:“凡妮莎……你……你……你什么时候突破英雄领域的。”

    凡妮莎笑颦如花地用双手手指捻起女仆装的裙角,行了一个女仆之礼:“哦,我亲爱的马库斯主人,已经有五年了。”

    “……”杜克一面痴呆,那样子分明在说为什么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不告诉我?

    “很抱歉,我的主人,我并不是有心瞒着你,而是盗贼这职业太依赖装备了。没有一对好的武器,我甚至无法轻松收拾一个精英级别的恶魔守卫。尽管我也知道你围攻阿克蒙德急需战力。很遗憾据我所知,主人你平时并没有什么盗贼装备的收藏。”

    “所以你就隐瞒了?”杜克那个啊!

    “对!缺乏装备支持的我,尽管身手已经远超我的父亲,无奈我根本发挥不出来,所以我保持沉默。如果主人你将这视为我对你的不忠,请主人你随意责罚我。”说罢,凡妮莎朝着杜克双膝跪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