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04 稍露狰容2
    高川不打算欺骗任何人,只是在有的时候,为了避免麻烦而保持沉默。对相信这个世界的存在,又无法观测到病院现实的人述说病院现实的事情,又有什么意义呢?对渴望世界末日的人述说病院现实的事情,又对谁有益呢?少年高川将自己的冒险写进了故事里,而义体高川却将这些故事保存在自己的脑硬体中。

    拒绝向哥特少女透露太多自己所知,是高川一个人的决定,他也同样明白明白,在某种程度上,这样的做法或许正是宿营地被新世纪福音袭击的原因之一。即便如此,哪怕看到了宿营地的人因此死去,看到了耳语者的众人因此变得浑浑噩噩,高川感到悲伤和痛苦,却没有觉得当初的自己应该做出不同的选择。

    倘若这是自己的选择,让自己必须承载的结果,那么,就承受吧。

    先不说这一切无法挽回的话,高川会是如何的痛苦,但是,在做出选择之前,清楚这一切都有机会挽回,也是他做出决定的原因之一。

    末日幻境里没有几个人可以像“高川”这般历经多个轮回,同时从不同角度观测着世界,哪怕是哥特少女因为自身的特殊,而真如她所说的那般,同样已经经过了多个末日幻境,她也没能如同“高川”这般深刻地去感受病院现实的存在。

    高川既不赞同她的思想,也不赞同她的行径,末日真理对他而言只是麻烦,是一种扭曲,是病态的表现,他之所以为末日真理的教徒们感到痛苦和悲伤,仅仅是因为他们和自己,和其他人一样,都是末日症候群患者,而他们的扭曲和病态,也并非是他们原本想要如此,“病毒”改变了一切。高川的想法,贯彻在他的每一个情绪和行为上的细节,在善于观察者如哥特少女面前,这是无法掩饰的。

    哪怕经历上存在相似的地方,哪怕需要但是,高川十分清楚,自己和哥特少女之间存在太多差异,除非思想改变,否则两人并不是一路人,甚至可以说,无论之前之后相处的时候如何和谐,都无法改变两人彼此之间是敌人的事实。而想要改变思想,在这个末日幻境中存在尤其不对等的难度。要从正常的思想变成末日真理的思想,只需要稍微动摇一下就行了,而想要从末日真理变得正常,说实话,高川还从未看到有谁能做到。

    这就像是绝症一样,要换上绝症,只需要感染相关病毒就好,但是,要根除绝症,如果真的那么容易,那便不叫做绝症了。

    高川坦然注视着哥特少女,并不为眼下的困境而动摇:事先所做出的关于新世纪福音带来的影响的种种推断,此时此刻已经一一验证,他没能救下宿营地的人,也没有保护好耳语者的众人,更勿论如今陷入至深之夜的其他人了。他想做许许多多很好的事情,但是,结果在他的面前,总是十分残酷。

    无论是接受这种残酷,还是对抗这种残酷,都是一件让人感到痛苦和绝望的事情。然而,高川已经在这样的悲伤、痛苦和绝望中,挣扎了不知道多少个人格。

    当过去的“高川”们所留下的资讯,全都以记忆、印象、感觉亦或者其他种种意识层面的方式,归入到义体高川的脑子里时,他所体会到的那些悲伤、绝望和痛苦,也将是“高川”们的总和。即便如此,他也不是没有崩溃吗?

    他没有崩溃,还在战斗,这是他一直坚持的事情。正因为还在坚持,还在思考,所以,这又是悲壮的,是骄傲的,是平静的。

    超级桃乐丝说过,排除掉“江”的因素,他已经在“强度”上超过了少年高川。他从未想过这个结论是不是正确,是不是一种安慰或鼓励,但他十分清楚一点,自己很强,强到哪怕是“病毒”立刻就出现在眼前,哪怕下一瞬间,自己就会被那莫名的恐惧摧毁,自己也能够在人格崩溃之前,在那亿亿万分之一秒内,拔出自己心中的刀剑斩向对方。

    所以,敌人哪怕强大如哥特少女,在他面前施展种种不可思议的手段,也无法让他的精神出现超过极限的波动。能够让他情绪沸腾的,就只有在向那让人绝望的一切亮出刀剑的一刻。义体高川是所有高川中最接近超级高川的存在,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另一方面,尽管高川觉得哥特少女对耳语者所做的事情是对他的下马威,但实际却并非如此。哥特少女比他所认为的,还要更加自我。一个真正强大的意识行走者在情报获取上能够做到怎样的程度?高川一直以来只能想象,按照自己的亲身体验去揣测,如今,哥特少女用自己的方式,向他稍稍揭示了底线。

    “不,我不需要聆听你想说的话。我只会按照自己的方法让你说出一部分事情,再通过我的方式进行判断。”哥特少女也同样开门见山地说:“人类是很善于撒谎的生命,也会因为各种因素,将自己真正的所知遗忘或篡改。但没有关系,我很久以前就不去听其他什么人用嘴巴说的话了,我是意识行走者,我无数次在人类潜意识中观测人们的意识,他们自以为隐藏在心中,被自己遗忘的东西,就是彻底的失去了,但是,哪怕他们的大脑真的连这些记忆都没有保留,但在很早之前,当这些人第一次遇到某种事物,第一次意识到这个事物的时候,这些意识资讯就已经经过他们的个体意识,备份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我需要的只是一个坐标,以确定那个资讯对应人类集体潜意识的位置——所以,高川,我需要的,仅仅是从你对我的话产生意识活动的时候,去锁定这个坐标而已。你究竟说什么,亦或者什么都不说,对我而言都并不重要。”

    顿了顿,她如此形容到:我会让人说出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知道的事情。”

    真是可怕呀,高川想着,但是,也仅仅是一个想法而已。

    高川不认为,她出现在这里,是为了炫耀她的强大,想用话语让他屈服,亦或者想要继续拿已经宛如空壳版的耳语者众人,对他进行威胁。

    既然情况的发展已经逐一验证了最初的推断,那么,耳语者的情况自然也有转机。如今耳语者众人的模样,并不符合哥特少女表露出来的合作想法。

    哥特少女从椅背上跳出来,立于距离地面一尺的空气上,她的身形就像是影像画面受到了干扰般,十分地不稳定,仿佛是勉强才能维持这么一个轮廓,高川只听到她说到:“无论你是刻意掩饰,还是自然遗忘,亦或者连自己都不清楚,对我而言都没有意义,在一个强大的意识行走者面前,对意识上锁是毫无意义的。”

    高川沉默着,他并不打算去反驳,因为,无论他说了多少,亦或者她说了多少,如果各自坚持自己的想法,那么,这些话语便是毫无意义的。

    “你的时间要到了。”高川按照直觉说。尽管这个至深之夜明摆着是新世纪福音的实验,但哥特少女需要的似乎是“出乎意料的变化”,而不是“事事掌握在手心”。她需要一些特别的,不受她控制的变化,去证明一些可能性。

    高川相信,可能是伪物江的小女孩,以及确实是伪物高川的存在,都是她想要,却又无法肯定这个至深之夜会出现的变化。如今,这个变化出现了。她的形象在这里变得不稳定,也就是可以理解的情况。

    哥特少女也许并不像是她此时表现的那么轻松,高川不知道她需要付出多少,才能抓住这个变化,但很显然,她必然付出了什么。

    “不,勉勉强强还能维持。”哥特少女如此回答到,目光再次落回门外的黑暗中,那个无形无状的庞然大物在两人说话的这段时间,才刚刚触碰到灰雾巨蛋,它似乎要将巨蛋抓起来,但是,它的行动之所以如此迟缓,抓起巨蛋的动作如此的艰涩,自然是因为有另一种力量在干涉它。

    高川不仅仅是神秘专家,也有过意识行走的经验,在一个神秘事件中,在一个意识态的世界里,在自己面前所发生的不同寻常的状况,都能够用最少的线索去推断导致其发生的可能性。如果这个庞然大物的怪异并非新世纪福音的产物,那么,在这个至深之夜,它和哥特少女便是天然对立的立场。

    它也同样是一个变化,但是,对哥特少女而言,似乎又不是那么突然的,意想不到的存在。

    “所以,这个怪物到底是什么?你说过,它处于人类集体潜意识的表层。”高川稍稍疑惑地问到:“它对人类的影响一定很大。”

    “几乎所有的人类都无法逃过它的影响,你在这里感受到的它也不是它真正的样子,同样也不是它真正的本质,而仅仅是你对它的一种感受性,让它的一部分呈现出这样的表现形式。”哥特少女平静又深意地说:“你下意识描绘了它,不过,其实每个人在遇到它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去描绘它,但是,它的真面目当然不是人们所描绘的那个样子。”

    “它到底是什么?”高川以同样平静的声音追问到。

    “是情绪。”哥特少女说:“它是一种情绪的表现,亦或者是很多种情绪的综合概念的表现。只要人类还拥有情绪,它就永远存在,永远会在人类集体潜意识的表层活动。所有进入人类集体潜意识的人都很容易遇到它,但是没有人知道,它的真面目到底是何种模样。因为,它表现为何种形象,是由观测者自身决定的。正如现在,其实我看到的它,和你看到的它,无论是感受到的样子,还是目视到的样子都不相同,同时,它自然也不是真的就是这副模样。你可以感觉到吧,高川先生,自己所感受或注视到的,仅仅是一部分,更庞大的更本质的更真实的部分就在那无止境的黑暗中。”

    “对这样的东西,你也可以进行干涉吗?”高川知道哥特少女很强,但是,很难想象,她到底有多强,其极限到底可以做到怎样的事情。

    “意识行走者的一切,只存在于意识这个概念中。所有的有意识者,在理论上都无法逃过意识行走者的干涉。倘若所有的有意识者从意识深处是相互关联的,那么,意识行走者天然就能利用这张网络去做任何事情。”哥特少女就像是在陈述事实般说着:“情绪只是人类意识的一个表面常态构成部分而已,在大多数情况下,它是无拘无束的,但是——”

    这么顿了顿,她抬起洋伞,伞尖指向了那个无形无状,仿佛就是无限黑暗本身,但却可以从感觉上描绘出某种轮廓的“庞然大物”。

    高川根本感觉不到哥特少女做了什么,只能从情况变化上认定她肯定做了什么。那个“庞然大物”抓住灰雾巨蛋的部分传来“僵硬”的感觉,然后,就如同玻璃一样“碎裂”了——无论是僵硬还是碎裂,也都并不是可以观测到的现象,而仅仅是发自内心的一种感觉而已。

    无限的黑暗在眼睛的注视下没有任何变化,连锁判定也好,视网膜屏幕上的数据也好,一切都如常运动着,可高川偏偏又感受到了一个小小的漩涡出现在黑暗中,释放出巨大的吸力,将那个“庞然大物”一口气给吸了进去。

    ——简直就像是黑洞一样。

    高川如此想到。哥特少女表现出来的力量,足以让他深刻感受到,在一个表现形式偏向意识态或完全就是意识态的世界里,仅凭自己力量,根本就不会是她的对手。这个新世纪福音的唯一领袖,其真正的对手,起码也是最终兵器那种等级的怪物。亦或者是系色中枢和超级桃乐丝。高川仅仅从感觉去判断,她也比网络球里那位同样可以进行人类集体潜意识深潜的轮椅人更加强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