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03 稍露狰容
    灰雾巨蛋悬浮在黑暗中,一个巨大的存在感从黑暗深处探了出来。没有人可以说清它究竟来自于哪个方向,也没有人可以说清它的移动轨迹,同样也没有人可以说清究竟是它的哪个部分“探”了出来。高川也只是觉得,如今可以感受到的那个巨大存在,只不过是更大的存在的一部分而已——至于比例到底是多少,也同样无法说清。

    如此的庞然大物天然就拥有让人窒息的压力,高川觉得黑暗中仅存的,自己和耳语者成员所在的这座教堂也在瑟瑟发抖,仿佛只要那个庞然大物稍微有个大一点的动作,这座教堂就会如同之前的那座教堂般瞬间解体。这个时候,高川也稍微意识到了,这个黑暗中的庞然大物或许根本就不属于新世纪福音,而是从别的什么地方突然闯入的第三者。

    问题在于,这片黑暗到底算是什么?如此的无边无际,要说是物质,简直让人难以置信,这里可不是宇宙。高川十分清楚,在末日幻境中,人所无法深刻去认知到,仅仅是常识认为存在的东西,的确存在,却又不是严谨的。例如“宇宙”,这是只有在仰望星空,参与科研观测的时候,才能看到自己所能理解的存在。这也意味着,在末日幻境中,不会有人飞出宇宙,也不会有人去测量自己无法认知的宇宙数值,乃至于所有涉及理论的东西,也只在人们“知道”的时候才会存在。

    简而言之,理论上,在末日幻境中,末日症候群患者无法理解,没有相关常识,没有进一步认知的东西,是客观不存在的。

    与之相对的矛盾就在于,这些本应该不存在的东西,又的确存在着,被人称之为神秘。

    这样的矛盾也证明了,在以末日症候群患者的人格为基础构架的这个世界中,存在不属于人类的东西。

    眼前的这片无限的黑暗,自然无法从客观物质的视角去认知,而黑暗中的庞然大物,更不是属于人类的东西——高川在神秘专家固有的逻辑中,很快就得到了答案:在一层层潜入这个至深之夜的嵌套层时,也是从物质层面向精神层面过渡的过程,自己所在的地方,自己对自身的观测,虽然习惯性以物质性的视角去认知,但自己所观测到的东西,其实早就不是物质了,而是偏向于精神层面的现象。

    所以,我现在其实是在某种意识态世界中吗?高川如此想着,而那个庞然大物的狰狞一角,更是让他有了进一步的猜测:也许,自己是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之中。

    如果将人类集体潜意识比喻成大海,那么,下潜得越深就越是危险,高川用感知描绘着这个无形无状的黑暗怪兽,它的存在感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它不可能出现在人类集体潜意识的表层,理由很简单,越是靠近表层,它对全人类的意识的影响就越大。倘若它就在表层,那么人类的集体行为应该更多更明显得呈现出它所具备的特质来。

    “不,它就在表层。”一个声音陡然从高川身后响起。

    高川猛然回头,只见到新世纪福音的首领,那位诡秘绝伦的哥特少女依旧那身哥特风的裙装打扮,提着猩红色的阳伞坐在最后一排长椅的靠背上。但与其说,那细细的靠背托着她,倒不如说是她漂浮在那里,轻轻挨着靠背,在她的身后,那些歌唱结束后,就仿佛失去了灵魂,变成人偶般的教徒们不知何时已经变得全身花白——包括他们的头发、衣服、肌肤——整个轮廓就像是用白灰捏成的,这绝对不是正常的表现。

    高川完全没有注意到哥特少女是何处出现的,也没有发现这些教徒是何时变成了这副白灰的模样,明明他时刻用连锁判定监控着周遭的动静。就像是代表了“过程”的那一帧完全消失了。

    哥特少女的目光从门外的黑暗中收回来,再次落在高川的脸上。高川只觉得脑硬体的效率陡然下降了好几个百分点,那是因为他看到了哥特少女脸上的表情——他第一次看到这种表情,他从最初就不确定,这个诡异的不知道是否还是人类的存在,是否还拥有人类的表情。

    哥特少女的嘴角微微弯起,放在其他人身上完全可以说是“笑容”吧,但是,高川却无法得出“她在笑”的结论。说到底,这副微笑的模样虽然不是作假,但放在她的身上,和她那怪异的存在感相比较,就显得无比矛盾。

    仅仅从外表而言,这么一个美丽的少女在微笑,应该会让人感到轻松愉悦吧。但是,高川却完全没有这样的感受,脑硬体的效率降低也绝非仅仅是一个形容,且效率降低的原因,也绝对不是“受到了情绪的影响”。脑硬体作为保护、观测和收容高川所接受到的资讯的一个重要部件,会影响到其工作效率的,除了寥寥几个人的命令外,就只有神秘力量而已,而且,还必须是神秘性极高的力量。

    哥特少女仅仅是做出了“微笑”的表情,其自身神秘性的发散,就已经开始干涉了脑硬体的运转——这是高川理性得出的结论,而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上一次见到她的时候,高川并不觉得她的存在感和神秘性达到了这样的地步。

    但是,这里是至深之夜,倘若是她的地盘上……有着地利之便,所以神秘性大幅度强化了吗?高川不得不这么想。

    “你做了合作者不应该做的事情。”高川虽然知道无用,但还是这么说到。

    “我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更好地合作。”哥特少女的目光从咲夜、八景、白井和森野的脸上一一越过,又对高川说:“我只是认为,你应该知道真正的她们是什么样子。但是,你似乎早就知道了,真正的她们就是这个样子。”

    高川自然明白哥特少女说的是什么。正如他之前猜想的那样,咲夜和八景等四人此时的表现,并不是“被夺走了灵魂”,“被干涉了精神”之类的原因,而仅仅是,她们的人格正在表现出“病院现实里的精神病人”所特有的某些病态。

    所有的末日症候群患者在人格分裂后,并不总是都在活跃的,其精神状态也并不会一直处于狂躁状态。

    像是咲夜、八景和玛索三人,人格在实验中完全破碎,虽然没有变成lcl,但身体大脑已经无法重组人格,而已经碎裂的人格,其碎片却以难以想象的方式掉落在末日幻境中,并自行成长起来——这是形象一点的说法,实际理论上,即便是安德医生的团队也没能给出一个完整的解释。

    像是白森和森野两人,假如他们已经变成了lcl,那眼前的他们大概表现的就是他们在lcl状态下所分裂出去的那些不活跃的人格。

    而哥特少女的说法,在高川听来,就像是在说:只承认“病院现实”才是真正的现实,也只有处于那个真正现实中的状态,才是最真实的状态。所以,咲夜、八景、白井和森野四人此时的模样,才是他们最真实的模样,而一直以来在末日幻境中活跃的他们,其实都是虚假的表现。

    高川不可能承认这一点,因为,那意味着,病院现实里的咲夜、八景和玛索永远都不会再有恢复正常的机会:如果她们在末日幻境中所表现出来的人格是虚假的,是不应该被病院现实中的她们所接受的,那么,病院现实里的她们就只能永远都处于那种人格破碎的状态了。

    如此一来,自己和其他高川在末日幻境中努力找寻精神统合装置和人格保存装置,试图整合所有末日幻境中所出现过的咲夜、八景和玛索的人格精神资讯,并以“人类补完计划”的理论为构架,尝试反向灌输回病院现实的她们的身体中,又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如果病院现实里的咲夜、八景和玛索还能够自我诞生新的人格,那么,放弃末日幻境里的人格资讯也不是什么坏事,但问题就在于,为了让末日症候群晚期的她们可以活下来,为此高川主动配合病院里的研究人员,在技术完全不成熟的情况下,做了饮鸠止渴般的实验。最终,她们的身体确实活了下来,而人格上却相当于“死”了。病院现实里的她们,即不正常,更不完整,只是柴火烧尽后剩下的余灰。

    那样的她们才是“真实”的,末日幻境中活泼乱跳,有着自己的思绪、情感和人格的她们,都是“虚假”的?开什么玩笑!高川越是愤怒,就越是悲伤,这些愤怒和悲伤,都并不仅仅针对眼前的哥特少女,而是针对包括自己,包括这个末日幻境中自己认识和不认识的所有人。

    “你总是如此悲伤吗?你总是在愤怒之中,高川。”哥特少女说到,“我其实无法理解,为什么你看所有人的眼神都是这样,在你的眼中,我和其他人没有任何差别吗?”

    “是的,没有任何差别。你、我、其他人,包括现在的咲夜、八景、白井和森野,都是一样的。”高川的声音愈发地平静下来。

    “你的意思是,现在的我也是虚假的,真正的我,真正的你,真正的其他人,也都跟这几位耳语者如今的情况一样吗?”哥特少女如此说到。

    “我并不觉得,在人格、精神、意识这些层面上,有什么虚假和真实之分。”高川说:“只有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第无数个的区别。”

    “……看来你所知道的东西果然很多。”哥特少女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就像是自己说了这么多,做了那么多,仅仅是为了让高川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我上一次不择手段做事的时间已经过去很远了,但现在却不得不再次做这些让人反感的事情,真是失礼了。”

    这么说着,她挥了挥猩红色的洋伞,高川身旁的咲夜、八景、白井和森野便身体一软,纷纷倒在地上。在高川的感知和视网膜屏幕呈现的数据中,四人的生命活动仍旧保持正常,他预感到,自己所熟悉的她们要回来了。显然,眼前的哥特少女对高川所说感到满足,所以用了某种方式对四人进行了干涉。

    高川是无法做到这种事情的,他原本只打算将四人带回网络球,利用近江的技术,人格保存装置的可能性,亦或者本质为精神统合装置的中继器进行治疗,他有理由相信,在人格精神问题的处理上,没有精神统合装置和人格保存装置做不到的事情。毕竟,那是在末日幻境中才存在,并在一定程度上证明“病毒”也在关注的东西。

    正是在近江的帮助下,高川已经利用两枚人格保存装置对咲夜和八景进行处理,无论她们如今的人格状态如何麻烦,要回溯到人格保存装置所保存的人格状态也是可以做到的事情。唯一棘手一点的,也就是白井和森野了,因为缺乏人格保存装置,而无法对两人进行先期处理,如果有什么万一,他们彻底无法恢复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不过,既然哥特少女没有把事做绝,而仅仅是将耳语者众人视为筹码,那么,在自己于她的心中完全失去价值之前,四人的安危自然有最低限度的保障。这是高川的想法,而事实也证明了这种想法的正确性。

    在哥特少女眼中,高川是特殊而珍贵的,就如同他在病院现实中,身为“特殊实验体”的价值。哪怕现在就有一个伪物高川落入了她的手中,也无法掩盖原版高川的价值。

    “你想知道的东西,只要我可以回答的,我都会回答,不需要做这种事情。”高川对哥特少女说。

    “不,我不需要聆听你想说的话。我只会按照自己的方法让你说出一部分事情,再通过我的方式进行判断。”哥特少女也同样开门见山地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