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六百四十四、天生桀骜
    踏海王正在大展神威,却听得余六喝了一声,叫道:“不需如此费手脚,待我也用阵法炼它。”

    余六一声喝,顿时落下一朵黄云,却是许了隔空把弥天大阵传送了过来。

    太巡山虽然颇为广大,但却没有妖帅一级的大妖主持,阵法威力不能尽数发挥,面对踏海王这等不通阵法的大妖帅,还能略作抵挡,但面对许了这种阵法宗师,就完全是敞开了大门,等着强盗的大户人家。

    弥天大阵落下,太巡山只是微微一震,就被整个收入其中,许了还是颇为重视踏海王这个盟友,这才晃了两晃,扔下两头妖将,十余头妖王,还有数千修为不浅的妖士,无数奇珍异宝,然后就轰然一声,拔空飞走,太巡山原地只剩下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正自吞吸海水。

    踏海王目瞪口呆,他说什么也没有想到,余烬山一脉居然有如此法力,不够暗暗思忖,是否要更多卖弄一些交情,免得日后交恶了,不大好区处。

    余六伸手一指太渊生和他的弟子龙泉生,以及其他妖怪,喝道:“这些战利品,踏海王就收了罢。”

    踏海王本来就想收伏巡海王一袭的大妖怪,对那些小妖怪却无多少兴趣。许了把修为最高的太渊生和他的弟子龙泉生留下,还附赠了一堆修为不俗的妖王妖士,以及各种宝物,倒也给足了他面子。踏海王呵呵一笑,说道:“如此就生受了。”大袖一挥,收了眼前这些俗物,携了夫人,喝了一声道:“我先去也,回头便让鸟子前来拜师。”

    这却是四海疆图无有犬子这般俗语,踏海王夫妇又都是禽鸟,才有这般昵称。

    余六和蝗王目送踏海王夫妇离去,留在如意金舟上的踏海王部下,也连声道别,各自纵起遁光,这些妖怪也得了许多好处,人人都有一头战斗兽傍身,故而也对余烬山一脉颇多好感。

    余六和蝗王自无其他言语,催了小鱼儿赶紧回转,这一趟出来游玩,几乎所有人都身心俱爽,也跟四海疆图诸多反王有了交接,余六甚至想道:“我平日只有修炼,也没什么朋友,如今出来一趟,结交了这么多好友,倒是可以四处访友,蹭吃蹭喝,不亦快哉!”

    许了收了太巡山回来,如今的弥天大阵已经非同凡响,只是数个时辰,就把太巡山祭炼的分崩离析,化入了余烬山之中,巡海王手下的各路妖怪,也都被弥天大阵拘束,被余烬山规矩管辖,只消数月数年光阴,也就成了余烬山群妖的一员,自然不用再多担心。

    许了修炼周天妖神变也有些时日,渐渐有些心得,虽然大建天木和大日扶桑的法门还未推演出来,但其余四条天妖道法,却多有进境,也略略有些静极思动,暗暗忖道:“载有数十日,震天侯的双刃矛戟就要祭炼成功,化为定海神针,我得了这件神兵,也该当出门一趟,再多收伏几路妖怪,只是这一次……却不好用蛮力了。”

    十六路反王聚会,让许了也生出了几分警醒,他虽然势力不小,可要是诸位反王联手,就算有应王撑腰,也未必抵挡的过,所以他不准备再去讨伐其余反王。

    许了暗暗忖道:“十六路反王不好下手,就只有四海龙宫了。南海龙宫被大祭司经营的铁桶一般,于我又有仇怨,也不能前去,倒是其余三海龙宫,可以去打个秋风。”

    许了之前,对四海疆图诸般境况,也不甚了然,毕竟他是外来户,许多消息都无从得知。但是自从他攻下了飞蝗山,炼化了数以亿计的各种妖虫,这种情况终于改变,无数妖虫,就等若无数信息情报采集的无人机,海量的消息汇总到了余烬山的人工灵识阵列,经过处理,纳入新建造的庞大信息库,足以让许了对四海疆图了解的越来越多。

    四海龙宫建立日久,又没有什么可以将之掀翻的力量,虽然南海龙宫有了剧变,可是其余三座龙宫仍旧没有什么反应,甚至还不如十六家反王,反应更快,知道联手应对。

    如今许了想要在三家龙宫下手,只需要略作筛选,就能找到合适的下手时机,远非当初投生到四海疆图时,诸般茫然,不知该如何是好。

    许了调出资料库,做了一番功课,忽然生出喜色,叫道:“原来东海龙宫居然要招女婿,虽然我不贪什么龙公主美色,但这岂不是天然给我一个机会,渗透到东海龙宫去么?只是我身为应王弟子,孙家小侯爷,却是不方便前往,还是冒充一下别家身份罢!”

    四海龙宫自视正统,故而纵然招揽,也须得身家清白,许了的身家原来倒是清白,毕竟南海龙宫也算是四海龙宫一脉,但如今应王失去了正统之位,就算是转为黑户了。

    许了倒也并不为难,只是略加搜索,就圈定了几个目标,最后选了一个最好下手,又最为合适的家伙。

    他所圈定的人选,名叫敖逊!

    此人本来是西海龙宫的血脉,但因为太过桀骜不驯,被送到某位大妖王门下学艺,敖逊毕竟也是龙子龙孙,虽然四海疆图早就没了青龙嫡传血脉,可他也出身不凡,如何瞧得起妖王一流?

    所以他在师父门下没呆几年,就忍不住弑师,把那头大妖王给杀了,自己占据了师父道场,干一些打家劫舍,没本钱的买卖。

    这货虽然看起来跟诸位反王做的一样营生,西海龙宫也早就放弃了他,任由他自生自灭,但实际上却是身家清白,有名有号的龙子龙孙,也够资格去东海龙宫求亲。

    尤其是这头小龙,天生桀骜,肆无忌惮,虽然大体可以归入青春叛逆小龙人,但手下颇多冤孽,许了弄起来,也没什么心理负担,尽管他本来就不甚在乎,自己的敌人有辜无辜。

    许了圈定了敖逊,立刻传了一道指令,敖逊居停的小砀山,就隐隐排开了一道阵法,演化出来一座聚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