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97 巢2
    ky3000pro的魔方系统比过去更有效率,在相同时间内可以展开的体积也更大。s2机关从冥冥中吞吐着弥漫在这个至深之夜的神秘性,以最大功率转化为这把武器的神秘性。这是超越当前人智的过程,没有人可以观测到,也无法去究其原理,那运动着的物事就好似隔着千山万水,潜伏在深深的水底,一旦去感受它,就只觉得自己宛如在做梦一般。

    即便如此,ky3000pro在某时某刻某个地点某种环境乃至于所有会影响到它运作的因素下,其最终展开的形态和面积在他人的观测中也是不一样的。在高川眼下所身处的这个至深之夜,乃至于将范围收缩为“此时此刻的村庄”,最终这把武器成型的模样,就是一个如同堡垒般的巢状物——它的外形是无规则的多边形,材质从质感上完全分辨不出是金属还是非金属,光状的回路隐藏在外壳的缝隙中,只有惊鸿一瞥的光流过,但数量多了,就好似千万道流星在巢穴的表面奔驰。大量的发射孔让整体结构显得蓬松,但实际却坚固无比,而这些大大小小的反射口,每一处都处于高川的脑硬体控制下。

    在这个巢穴的核心处拥有恰好容纳高川和小女孩的空间,再难以挤下第三人了。可怕的数据流经由接驳高川后颈接口的纤维输入脑硬体,经过处理后再反馈到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上。哪怕身处在巢穴的中心,四面八方被厚实坚硬的铜墙铁壁包围着,高川仍旧可以“听”到声音,“看”到图像,甚至可以“嗅”到气味,“感受”到许许多多无法通过五官直接进行处理的信息。

    怪异的狂潮蜂拥而来,而他觉得自己就隐藏在碉堡中,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开火,开火,开火!

    他已经预感到了,不,应该说,在不少神秘事件中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在事件结束之前,怪异是无法根绝的。这个至深之夜的神秘性,以及眼前怪异们的举动,也大致验证了他的经验。怪异的狂潮会不断诞生,以可怕的数量吞没这里,面临这个困境的人,可以逃跑,然而,在一个内部封闭的环境中,又能跑到哪去呢?也可以战斗,但是,只要击杀效率无法跟上怪异滋生的效率,迟早也会被吞噬殆尽。

    反过来说,想要破解这一困境,最好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比怪异滋生的源头更持久,比怪异的滋生更有效率地去杀死它们,仅仅是拥有速掠超能的高川,理论上虽然也可以做到,但却仅仅是理论上的推断,而在实际中,ky系列正是为了弥补这种理论和实际的差异,才被高川选择的武器。

    小女孩安静下来了,她看不到怪异,虽然在怪异狂潮开始之时,她也多少感受到了什么,然而,在这个巢穴的内部,狭窄又黑暗,却因为看不到外面的一切,听不到外面的声音,感觉不到外面正在发生的事情,而充斥着一种万物皆虚的安宁和平静。对于许多人而言,被长期困在狭窄又黑暗的环境中,是会滋生出大量的负面情绪吧,但是,对少数人而言,却是最理想的安息之地。哪怕是小孩子,也有过“特别喜欢躲进狭窄黑暗又无人的箱子里”的经历。

    于是,小女孩的呼吸变得舒缓,她蜷缩在地上,五官完全松懈下来,然后,就这样睡着了。高川只是用视网膜屏幕隔着黑暗观测了一下她的身体数据,就将大部分注意力转移到巢穴外的战斗中。

    怪异狂潮虽然是一个让人可以联想具体情状的称呼,但是,哪怕是当事人的高川,也无法通过视网膜屏幕观测出这些怪异的具体形象——哪怕是凝视其中一个个体也做不到——哪怕将它们的动静进行定格,也无法将某个怪异从它身旁的一群怪异中分隔出来看待,“它们是独立”的直观感受,不过是一种错觉,在视线难以注意到,以及根本就无法透视去注意的地方,它们连在一起,就像是一个巨大的体积,将自身的一部分捏成其它形状,而它总体上来说,究竟是什么样子?

    高川无法形容,它有时像是一张大网,有时又像是一堆藕断丝连的灰色云朵,有时是聚众而起的军队,有时又是一盘散沙,但无论是哪一种,攻击的强度都没有削弱。它们前赴后继,在距离巢穴还有二十米的时候,迎来了密集火力的扫射——上下左右前后,围绕着巢穴形成一个球形的区域,便是巢穴那数不清的发射口维持的死亡线。

    这些怪异不会真正死亡,却会在凶猛的炮火下打散,各式各样的现象,在怪异被击中后陡然爆裂,有火,有风、有雷鸣和闪电,也有腐蚀性的气体,乃至于质量高于其他弹药好几个层次,却维持相同体积的不知名物体。几乎人类所能认知到的现象,都要在这场烟花宴会般的战斗中一一过场。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以往弹药消耗和储备的数据早已经被取消了,哪怕是最初版本的ky3000,一旦被高川展开到这种程度,其神秘性至少也会变成无限弹药。

    随心所欲的弹药类型,在同一时间的发射数量下,已经到了连脑硬体也无法一一指定的地步。炮火所产生的现象,所赋予的杀伤力,已经完全随机化,以某一个范围内的怪异为指标,也许某些弹药的效果会为其中一部分怪异带来增益效果,但在绝对数量上保持削减趋势,脑硬体就不会特地做出调整。

    怪异不断被打散,但从规模上来说却不见减少,新的怪异填补进来,并不是从常规意义上的“后方”,而就是在怪异狂潮之中。和高川预想的一样,它们诞生的效率出奇的高,在这种前赴后继中,怪异们已经从二十米外推进到距离巢穴的十米处,而看似不同形状但却实际彼此相连的怪异们所释放出来的力量,也以让人眼花缭乱的方式触及了巢穴——高川亲身体验到了,它们在接近到十米后才释放的攻击,是多么的古怪。

    常见的物理现象自然是无法伤害巢穴的外壳,但是,那些稀罕到了连高川都从未在神秘学资料和科学资料中看到过的情况,却接二连三地侵蚀进来。视网膜屏幕上对巢穴损伤度的数据化呈现,几乎全都是归类于这些根本没见识过,无法形容,乃至于无法观测,仅能从“结果”上说明自己被攻击的现象。

    唯一的好消息是,哪怕是这些无法认知,无法理解,无法观测,观测到了也无法形容的现象,并没有一个可以直接穿透巢穴外壳,攻击到高川和小女孩所在的内核处。仅就这一点,就让高川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眼下这个嵌套层村庄的神秘性的确比老猎人进行狩猎的地方更高了,但却仍旧没有超过ky3000pro如此展开后所具备的神秘性。

    更高的神秘性会直接越过任何华丽恐怖的表象去压制低级的神秘性。

    虽然是无法理解,无法认知,无法观测,无法形容的攻击,仅仅就形态上,颇具有不可名状的神秘感,单纯以观测和感受而言,的确会让人产生“会不会在某个时候,就有一种奇怪的现象穿透防御层,直接击中自己”的想法,但在更深的本质上,却并不具备这种可能性,所以,将之形容为“花俏”也是可以的——它让人觉得可以做到的事情,已经远远超过了它实际可以做到的事情,而它也无法从意识层面上,将“他人认为它可以做到的事情”转化为对他人直接的干涉。

    不……也许这么评价太苛刻了。高川想到,也许对自己是无效,但是,说不定对付弱一点的神秘专家,就能体现处效果来。再怎么说,至深之夜都是触及人类集体潜意识的神秘,在其内部诞生的怪异,要说没有一点干涉精神意识的能力,肯定是不可能的。

    高川自身的神秘性,义体和脑硬体的强度,再加上超展开的ky3000pro,就是一堵堵坚固程度递增的防御壁。恐怕这些怪异们原本有效的攻击,都切实落在了义体上,只是没有惊起任何波澜,就直接被义体所具备的神秘性给驱散了,以至于处于高度运作的脑硬体,把这部分信息视为垃圾信息,直接删除或大幅降低处理的优先级吧。

    脑硬体和高川的大脑是从末日幻境中的物质层面上直连在一起的,但经由高川找回情绪的行为,它已经从最初的密不可分,变成了拥有一定的分离性。高川已经无法在被动接受信息的情况下,得到脑硬体所有的反馈,而他也只会在特殊情况下,才去全功率运转脑硬体,乃至于在超负荷的条件下,去获取完全反馈的信息,借此提升自身的战斗能力。

    高川十分清楚,全功率乃至于超负荷运作脑硬体是十分危险的行为。虽然义体大致上可以承受,但他的身体可没有全部都换成义体,那剩下百分之四十的原生血肉零件,是让他认为自己还不完全是一个“机器人”的标志,而这些血肉在超负荷作用下,只会逐渐崩溃。

    一旦血肉完全崩溃,高川虽然不至于死亡,不,宽松一点说,义体本身就有针对性的策略,而会在那个时候执行,进而会在结果上,将高川的战斗能力再度提升。但是那样一来,战斗结束之后,高川就会彻底失去血肉部分,完成全身义体化——整个过程,几乎是再现了网络球所推想的,统治局遗址中那些素体生命的诞生过程。唯一的差别是,最初的素体生命诞生,使用的力量是“恶魔”,而高川所使用的是“增殖性的构造体”而已。

    高川以个人那微薄的感性,尽可能避开这样的结果。也因此,脑硬体完全处于一种不完全透明的半自动化执行状态。高川所做的事情,和他早就清楚的那样,不过是做下“开火”和“停火”的指令而已。

    怪异狂潮推进到五米的距离,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上终于弹出了验证预想的数据:狂潮的面积开始缩减,但在范围内的个体增强,却没有达到可以抵挡巢穴的攻击强度,亦或是打破巢穴防御层的程度。怪异们当然是在变强,但是,如果这种强化不超过某种界限的话,对高川而言是毫无意义的。

    因为,高川之巢的性能,还能变得更强。

    “增加百分之十的出力。”高川如此说到。

    ——出力提升百分之十,巢形态崩溃的时间预计为二十四小时后。

    “已经没有二十四小时了。”高川平静地说。

    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一直都在以抵达澳大利亚的一刻进行正常时间计数,虽然有的神秘事件中,这种计数也会被干涉,进行变得不准确,但在没有任何方法可以确定时间的情况下,仍旧有必要将这唯一的计时视为标准,视其为对自身所处的环境进行判断的重要参考因素。假设在至深之夜中,正常世界的计时依旧准确,那么,躲进这里的人,以及至深之夜外部的人,在行动和判断上是同步且即时的。如此一来,在至深之夜拖得越久,来自至深之夜以外的压力也会变大——高川进入至深之夜的现在,其他人可没有歇着,谁也不清楚,在这看起来有限的时间里,会突然发生什么大转折。

    而隐藏在至深之夜中,带走了宿营地之人的幕后黑手,理所当然会在高川的进度被拖延的时候,一边观察高川的情况,一边跟外界进行互动。无论他们想做什么,“让他们获得了时间”本身就是最危险的情况之一。高川已经用了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强行撕裂前方的阻挡——这些怪异哪怕什么都不做,也已经是一堵麻烦的屏障了,更何况它们当然不可能在高川前进的时候什么都不做。

    所以,高川没有太多的“二十四小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