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六百九十九章 绝望的方寒(四更)
    嗡……!

    华天都头顶上冲出一道精芒,分出三股,化作三条天龙,这就是他的力量,整整三亿烈马奔腾之力。

    “方寒,我想不到,你会如此丧心病狂,在宗门之内吞了副掌教。也好,今日我就将你轰杀,为宗门,为世间,铲除一个魔头!”

    华天都脚步不停,气息深寒。

    “跳梁小丑一个,华天都,你首鼠两端,必然不会有好下场。今天我就将你杀掉,省的你祸害宗门!”

    方寒狞笑一声,所有的气势喷吐而出,将周围的空气震荡的都掀起了潮汐洪流,汹涌澎湃。

    庞大的威势,凌霄的威严,镇压古往今来的力量,让在场众人真切的感受到了他的可怕威风。

    无边的威势,将华天都的气势彻底的压了下去。

    “不可能!”华天都瞳孔一缩,“你还没有打破长生秘境的屏障,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我积累无边,深厚如渊,古往今来第一人,不,应该是第二人!”方寒狂傲道:“哪怕你有上品道器,我翻手之间,也能将你镇压。”

    “长生秘境之下,力量最多接近一亿烈马奔腾之力,这是万古铁律,而你的威势,显然超过了。”华天都本以为方寒吞了陈天侠,是利用道器之威,如今看来,明显有出入,“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气运无双,仙缘深厚,整整修炼了几十种大道,又吞噬诸天造化之气,当然积累这么深厚。不久的将来,我会修炼九十九种大道之术,达到真正的极限!”方寒狂傲不可一世,“而你,在我眼中,始终是一个跳梁小丑,随手可以捏死!你若晚出现几年,还可以继续苟延残喘,既然现在出来了,我就将你彻底的灭了,让你绝望的死去,让你知道和我作对的下场。”

    “不可能,你哪来的那么多大道之术?”

    华天都脸色扭曲。

    “嘿嘿,我就让你绝望,深深的绝望,你来看!”方寒阴森森一笑,手指一弹,阴阳二气流转,阐释天地之道。

    “大阴阳术,你怎么会?”

    屠魔大仙邓傲喝问。

    “我又怎能不会?”

    方寒可不惧对方。

    “这是我羽化门的不传之秘,你竟然修炼成功了,而且达到极深的地步。掌教,莫非是你所传?”

    “不是!”

    风白羽摇头。

    哈哈哈!

    方寒大笑,“不传之秘?笑话,三千大道之术,乃是开天辟地之初,鸿蒙初判之时,从永生之门流传出来的大道之术,岂能说是宗门之秘?”

    “狂妄的小辈,此等大道之术,岂是你能得到的?”

    屠魔大仙露出森然的杀机。

    “少见多怪!”方寒不屑一笑,打手一抓,往外一扔,就是一团劫云风暴,他看着华天都道,“可认识?”

    “大灾难术!”

    “这一个呢?”

    “莫非是大轮回术?”

    “这是大吞噬术!”

    “大五行术!”

    “大切割术!”

    “大崩灭术!”

    “大冰封术!”

    “大封印术!”

    “大普渡术!”

    “大本源术!”

    ……

    每说出一种,华天都的脸色就白了一分。

    风白云都大为震动。

    天刑长老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如意子如丧考妣,可眼睛扫过屠魔大仙,也就松了口气。

    “大道之术啊,每一种,都能开辟一个万古宗派,你竟然修炼成功了几十种?”

    华天都震颤。

    “哈哈哈!”方寒大笑,指着对方,“你如何和我比?跳梁小丑,不知所谓!”

    “你找死!”

    华天都脸色扭曲,催动大荒古炉就镇压而去,却见风白羽大袖一甩,将大荒古炉反震回去。

    “我说过处理方寒了吗?我说过让你们厮杀了吗?”

    风白云淡漠道。

    “掌教!”

    华天都一愣。

    “掌教,你这是何意?难道还要维护这个小畜生不成?”

    屠魔大仙质问。

    “我是掌教,还是你是掌教?”

    风白羽脸色阴沉。

    “你若处事不公,我立马请出太上长老团,还有三圣主持公道!”

    屠魔大仙冷哼道。

    他虽是太上长老,可还管不到风白羽的头上,关键是,他的修为比风白羽差了两个境界。

    “方寒,你若认罪,就还是我羽化门的弟子!”

    风白羽不再理会屠魔大仙,而是说道。

    方寒沉默,久久才叹息一声:“这里啊,给了我希望,给了我展望天下的机会,可却也让我看透了世间的本质,尔虞我诈,阴谋诡计,同门相残,只有利益,这哪里是仙门?分明就是修罗场。这也就罢了,毕竟仙路争锋,不奋勇向前,不努力争夺,终究会被淘汰!”

    “可,我视宗门如家,可宗门待我如弃子!”

    “掌教,你相信华天都,却不相信我,始终将我当做开启黄泉大帝的一颗棋子,同时还可以磨砺华天都!”

    “十年之约,决战生死,你对华天都不遗余力的培养,对于我,不管不问,也不谋夺我的黄泉图,因为我再如何努力,也始终力量弱小,跳脱不出去。也就是说,黄泉图始终是羽化门之物!”

    “华天都若是一心为宗门,将来铁定将我杀死,你不会多看一眼!”

    “若是华天都有了反心,加入太一门,我就成了制约他的棋子!可到了那种程度,我也只是有一线生机而已,只是一线!”

    “华天都背后有师承,有万古巨头,有太上长老支持,还有太一门在背后推波助澜,而我呢?只有师兄,还有师姐,除此之外,我有谁?”

    “我一直不满,甚至怨恨,可我始终不敢表现出来,因为我太弱小,若是稍微有一点怨气,嘿嘿,说不得就会被所谓高高在上的长老剥夺一切,将我彻底的碾压!因为我看透了这一点,所以始终表现出对宗门万分的忠诚!”

    “杀太一门的金丹弟子,划分界限,表明和太一门没有任何关联!”

    “镇压魔门强者,也是一种态度!”

    “我强横霸道,猖狂嗜杀,这样反而会更让你们安心!毕竟这样的我,很难有人结交,更何况我将太一门得罪死了,只能庇护在宗门之下。”

    “玲珑仙尊大寿时,她对我邀请,说实在的,当时我心动了,真的心动了!可我知道,玲珑仙尊虽强,可一旦加入,将来我外出,就会遭到羽化门和太一门的联合围杀,此为不智!”

    “念头一转,我就毫不犹豫的拒绝!”

    “那个时候,我还抱着幻想,若是宗门真心待我,哪怕曾经受过些委屈,也值得!可惜啊,结果让我心寒,为了太一门的颜面,我们羽化门的长老竟然要制裁我?哈哈,当真讽刺!”

    “到了今天……!”

    哈哈哈!

    方寒神经质的一笑,盯着风白羽,平静道:“掌教,你告诉我,真的对我寄予厚望?”

    其余等人,无不听的心寒。

    天刑长老脸色一白,幽幽一叹,往后退去。

    风白羽沉默片刻,并不回答,而是奇怪道:“你心智成熟,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今天为何说出你心里话?”

    “我说出了这些,宗门铁定要将我镇压,剥夺我的黄泉图,剥夺我修炼的大道之术,甚至将我炼化成为飞灰,可对?”

    方寒冷笑道。

    “对于不忠诚的弟子,就是这个下场!”

    风白羽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