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96 巢
    网络球特有的s2机关武器ky系列从最开始的零式开始,历经不知道多长时间的改良,当版本升至3000的时候终于被定为量产型号,但在当时的网络球内部,使用者也寥寥无几,大致上没有超过两手之数。原因是,虽然其搭载的魔方系统有着可观的多变性,理论上可以因地制宜适应多样化的神秘事件,但它的攻击模式却一直被定义为“射击类型”,而在网络球的神秘专家之中,能够针对神秘事件即时调整武器,并完全配合自身能力进行“射击”的人却不多。

    这种武器不是“不够强大”,而仅仅是不太适合网络球中的大多数神秘专家,所以才被束之高阁。

    高川和网络球接洽后,接收了这种武器,对于魔纹超能是“速掠”的他来说,“距离”并不是影响自身战斗能力的因素,而配合近身战的冷兵器,更是随处可见,也许在性能和神秘度上很难有“临界兵器”的等级,但是达到“限界兵器”等级的武器在s2机关量产之前就已经在一定范围内普及了。换一个角度而言,就算只是一把普通的冷兵器,当通过速掠来施展的时候,能够发挥出来的威力和附加的神秘度,就已经超过了大多数限界兵器。

    高川认为自己缺少的,正是攻击大体积、大质量、大数量和远程攻击的敌人的手段。而ky系列武器的自在性,让它既能够单点狙杀远方的敌人,也可以展开面积去攻击一个范围。而它最强大的地方,就在于当它展开到一定的体积,发射口累积到一定数量后,超常规的量级会让这种武器的神秘性产生质变——高川至今仍旧不明白这是什么道理,但它显然并不是依靠“自身质量”进行展开的,在展开过程中,并不遵从个体的质量守恒,有另外的能量、质量、神秘亦或者某些难以观测到的东西,在它竭尽全力地大范围展开时,蜂拥进这种武器中。

    更让人不解的是,至今为止,可以确定的使用者中,只有高川一个人完成了那种高程度高规模高神秘性的武器展开,其他人在尝试的时候,似乎出现了一些麻烦,而导致自身受到反噬般的重创。如今网络球内的研究者认为,高川的“义体”在其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换句话来说,尽管并没有第二个神秘专家可以将自身的百分之六十换成和高川相同强度和相同神秘性的义体,无法进行验证,但大家都认为,首先必须让自身的承受能力和构成上的神秘度,提升到和高川相近的水准,才能如高川那般使用ky系列武器。

    因此,直到现在,ky系列在网络球中仍旧是十分冷僻的武器,只是放在高川手中,却拥有着谁都不能小看的力量。

    这一次按照最初的量产型进行特化改良的ky3000pro,正是网络球针对高川的义体,结合中央公国为了调整三仙岛而传输过来的资料,加以整合的成果。在高川前往美利坚接受“世界英雄”表彰的时候完成,却一直没有机会进行测试。因为,这是一边吸收三仙岛的部分资料,一边加以应用的实验产品,而且完全是针对高川一人的特性去制作,所以,能够充当测试员的人,除了高川之外也再无其他。

    高川在抵达澳大利亚的路途中,历经多次危机,但是,对手不是太强就是太弱,而且在那些战斗中,也并十分缺乏“大范围覆盖打击”和“远程攻击”可以派上用场的情况。因此,新鲜出炉的ky3000pro就成了压箱底的宝物,直到今天,现在,此时此刻,在这个没有破绽,神秘度足够高,但单纯以战斗强度而言却十分低迷的至深之夜里,高川将它取了出来。

    对付这些徘徊在迷雾和黑暗中,无法计数,相对孱弱,也肯定除非至深之夜消失,否则无法死绝的怪异,ky系列的武器毫无疑问就是最好的攻击手段。

    仅仅用速掠进行近距离,针对个体的战斗,对比起怪物的数量,自身的效率未免有些低下,而且战斗也会十分枯燥,更没有震慑人心的力量——高川可以肯定,注视着自己这边行动的眼睛,肯定不止一两双,侵攻了宿营地,带走耳语者,藏身在这个嵌套式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某一处,这些敌人在观测着自己这些人。

    正因为他们没有做更多的事情,所以才难以找到,也因此,高川才必须做更积累的动作,调动他们的心理、情绪和行为。无论如何,目前所搜集到的情报,都已经证明了这个至深之夜有一定的重要性,对幕后黑手而言,并不是什么可以随便丢弃的地方——倘若它还拥有价值,那么,高川就至少要做到摧毁这种价值的程度。

    破坏从来不是结束神秘事件的唯一手段,在更多时候,甚至不是正确的途径,会让肆意妄为者受到惩罚,但对高川而言,没有“打破义体”这种程度的攻击,那么,无论这个至深之夜多么精妙高深,深具内涵,富有潜力,幕后黑手多么强大、聪明、冷静又富有耐心,都不可能让自己跌落“优势地位”。

    拥有义体的自己,在面对没有义体的敌人时,哪怕不能说有绝对优势,但是,也绝对不可能是处于劣势,而任何暗示自己正处于劣势的情况,都不过是一种错觉罢了。就如同在面对统治局遗址中的那些素体生命时,哪怕神秘专家持有临界兵器,也仅能视为和素体生命站在同样的高度,而并不意味着,素体生命落在下风。

    素体生命的强大总是会让人感到无法彻底占据上风,也正是因为它们拥有着这个世界上最坚硬的身体。

    义体的强度,和素体生命的身体不分上下。

    高川一直都确认自己很强,并不是毫无道理的。在这长久的冒险中,能够让他落得个凄惨下场的,就只有最终兵器那样的怪物而已。

    ky3000pro的魔方系统已经启动,在怪物似乎被吓阻,周遭陷入一种诡异沉静中的时候,宛如巨大行李箱的武器表面浮现一条条回路,构成一个又一个重叠交错的矩形。在黯淡无光的深夜里,光状矩形说不出的醒目,就仿佛将世间的一切都聚焦在这不足一立方米的体积上。一簇簇光纤从箱体表面脱落,如同有着自己的生命般,冲向高川的颈脖。

    高川早有预料,说明书上早写出了这类必然发生的现象。他一动不动,任由光纤插进后颈的义体数据传输接口中。

    ——第一认证完毕,符合条件者,高川。

    ——第二认证完毕,符合资格者,高川。

    ——第三认证完毕,符合权限者,高川。

    ——s2机关启动,全功能模块预启动,检测环境数据,完成个体数据对接。

    ——晚上好,高川。

    “晚上好?是的,晚上好。欢迎来到至深之夜。”高川回应着只有他一个人能够听到的声音。

    ——第四认证完毕,符合性质者,高川。

    ——指令接受,三体系统开启,搜索三仙岛终端……

    ——搜索结束,信号被屏蔽。指令优先列更替,更替完成。

    ——高川,请指示。

    “巢模式最大展开,s2机关全功率运转,最高强度输出!”高川凝视着幽深可怖的村庄深处,那不知何时已经被灰雾笼罩的街巷和建筑中,影影幢幢的身影发了疯般涌动着。似乎感受到了高川这边的变化,而让它们也生出了恐惧般,宛如从恐惧中滋生出来的生命,第一次认知到除了自身之外的更大恐惧般,仿佛整个至深之夜都能为那遍布了光状矩阵的箱子而深深战栗般,这个村庄开始了从未有过的动静。

    这个至深之夜是迷乱恐怖的、毫无破绽的,底蕴深藏的,因为迷蒙不清而让人找不到出口,也无法直接用暴力挖开一个出口——哪怕挖开了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不是出口,亦或者是通向某种更深处的恐怖。但也正因为表面上的强度太弱了,所以,藏匿在深处的东西,就更容易被挖掘出来。

    高川的第一步,不是要找到出口,也没有能力直接暴力制造出一个出口,他想做的很简单,就是“让藏在这里的老鼠全都暴露出来”,他来到这里,可不是为了进入一次至深之夜,就灰溜溜地一个人回去。他要弄清楚宿营地的始末,明白那些幕后黑手的打算,然后将包括耳语者在内幸存者都带走。

    所以,虽然不能真正破除至深之夜,但是,只是破坏其表面,让躲藏在下方的那些家伙再无遮掩,是可以做到的。

    选择在这里进行破坏,正是因为小女孩的存在和行为,以及环绕她的异常展开,都在证明着,此时此刻所在的村庄空间,正是那层层嵌套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较为特殊的一层——倘若将这种嵌套式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也同时视为一种神秘性深入的分割线,那么,越是向内部进发,环境的神秘性以及自身的神秘性的要求也会相应提高吧。

    高川可不觉得,袭击宿营地后停留在这个村庄的幕后黑手,每个人都拥有可以继续向内层进发的神秘性。

    亦或者说,从小女孩的表现来看,此时这个村庄空间的神秘性已经足够高,足以猜测是那些家伙的神秘性的极限了——就连可能是为“江”的伪物的小女孩,其寻找“重要的八音盒”都仅仅是在这个地方,其他人又能躲进哪里呢?

    ky3000pro的神秘性,并不足以对付最终兵器那种程度的敌人,但是,毕竟参考过三仙岛的资料,所具备的神秘性已经远远超过同系列的其他型号,如果说,它在最终的表现上,可以抵达临界兵器的程度,高川也不会觉得太过惊讶。

    它释放出来的神秘性,至深之夜的这一嵌套层,就如同风暴一样。受到这股力量的刺激,整个村庄里的不祥之物都开始暴走了。它们成群结队,在高川的连锁判定中,原本看似个体的运动,已经连成一片,相互影响,紧密关联,宛如一台精密整合起来的机器——它没有质量,但仅以观测到的感觉而言,简直就像是至深之夜的这一嵌套层中,一次性输出力量的凝聚。

    原本对这些怪异熟视无睹,仿佛根本就看不到它们般的小女孩,也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有些不安地抓住了高川的衣角,然后被高川反握住她的手。

    “不要害怕。”高川说着,让他充满了即时感的话,曾几何时,也有过谁这么安慰着自己——不要害怕……

    如今,是自己对身边的人说了。

    不要害怕——

    高川那没有过多情绪而显得冷硬的面部棱角,悄悄地融化了。

    他松开手,行李箱悬浮在半空,分解成细小的块状物,旋转,重组,扩张,如同滴落溅起又分裂的水花,向四面八方散开。灰雾被某种力量牵引着投入进来,变成光、变成电,变成火焰,变成各种现象,也同时在变成各种无法确认的物质。

    高川和小女孩在呼吸间就被疯狂膨胀的方块粒子淹没了。

    当这些肉眼可见的现象,让感知疯狂的分裂和重构,终于缓和下来的时候,覆盖了整个谷场,乃至于阻塞了水井的非金属色泽的不明物质已经堆到十米高,从外部形状看,像是一座要塞,但却让人觉得,其内部完全没有空隙。仅仅是看到,就能感受到那份让人绝望的沉重和坚硬。其内部更是传来一种鼓动的闷响,似乎是心跳,又似乎是被阻塞的水井下,那巨大怪物不甘而又徒劳的攻击。

    聚集起来的怪异,推动着四面八方的灰雾,如排山倒海般朝要塞涌去。

    然后,密密麻麻的发射口从要塞的表面开启——看起来就如同显微镜下的蜂巢一般,孔洞密集得让人心底发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