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六百九十章节 底牌尽出
    第六百九十章节底牌尽出

    在听到那些远古凶兽之王的呐喊声时,兽皇的目光扫向了它们,那眼睛之中充满了无尽的杀意与威胁,在这样的威胁之下,那些远古凶兽之王不得不低下自己那高傲的头颅,不得不向这兽皇臣服,因为它们不想死,不得把自己的性命给断送在这雷神宫之中。

    臣服,看到这些远古凶兽之王向兽皇臣服之时,刑天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冷笑,一丝不屑的冷笑来,那不仅仅是针对那些远古凶兽之王,同样也是针对于兽皇,这样的臣服有什么用,又能够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只能说是一场闹剧而已。

    那兽皇看到了刑天脸上的那丝冷笑,冷哼一声说道:“人族,没想到你们竟然能抵挡住数十尊王者的攻伐,还将之击杀,本皇承认低估了你们的底蕴,不过同样你们也成功地激怒了本皇,你们所有人都通通得死,没有人可以活。”

    这头远古食人鱼出身的兽皇的眼中没有一丝的情感,看向刑天等人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一群死人一样,十分的嚣张、狂妄,或许在它看来没有了荒龙真身,刑天等人已经是不堪一击,虽然刑天本尊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很强大,但那种强大仅仅只是针对于神君而已,与它这样的神皇至尊根本没得比,所以它敢如此嚣张。

    面对这嚣张的兽皇,刑天不屑地冷哼一声说道:“大话谁都会说,若是老子的眼睛没有出问题的话。是你们凶兽一族死伤惨重,而且你也好意思说自己低估了我们的实力,只怕那是你别有用心。是在借刀杀人吧,你想利用我们的力量来削弱那些与你与不付的凶兽王者,好让你能够顺利地掌握整个死海之中的凶兽可对?”

    没有等兽皇回答,刑天又冷笑道:“若是老子没有记错的话,在第一场兽潮之前老子与你手下那些远古食人鱼有过一场大战,老子就不相信以你的修为会不知道这一场大战,你分明就是不怀好心。凶兽一族有你这样的兽皇真是它们的悲哀,老子都为它们的死而感到不值,那些凶兽大军之死完全是你一手造成的。你为了一己之私却如此冷血无情加害自己的同类,真是让人不耻啊,禽兽就是禽兽,没有半点人情味!”

    刑天的这番话一落下时。那雷神宫之中的诸多远古凶兽之王的眼睛之中闪过了一丝怒意。在那怒意之中夹着一丝杀意,它们对兽皇的无耻加害而愤怒,而恼火,不过眼下的局势却让它们不敢有所表现出来,它们只能忍下这口恶气。

    听到刑天之言,那头兽皇脸上露出了无比强大的杀意,它怒了,刑天成功地挑动了它心的怒火。在这一刻他彻底被刑天给激怒了,被人拆穿了自己的用心。这让兽皇无法忍受。

    当然,这头兽皇也需要给凶兽一族一个交待,要知道为了这一场凶兽狂潮,它可是足足发起上亿万的浩瀚兽潮,不仅仅是神君级凶兽,连远古凶兽之王都触动了足足数十尊之多,竟然还无法毁灭它口中曾经不过只是一座小小的神殿,还让数十尊凶兽之王硬生生陨落在这场大之中。不管它没有算计,在这种情形之下,都是在打它的脸,打整个凶兽一族的脸。

    “蝼蚁,你成功地激怒了本皇,本皇要将你们通通吞掉,化为本皇的血食,不然,难消本皇心头之恨,敢挑拨离间我凶兽一族,不论是什么人都得死。”兽皇那冰冷的语音在虚空中回荡着,落在众人耳中,让人通体冰凉,心神仿佛都要被冰裂。

    “好,老子这蝼蚁倒要看看,你这无耻之兽拿什么本事来吞食老子,让老子看看你的牙口究竟有没有那么好,永恒神舟出,让这无耻之兽知晓老子的厉害。”刑天深吸一口气,仰天间发出一声怒吼,在发泄着自己心中那份杀意,压制多时的杀意来。

    在刑天的怒吼声落下之时,他心中心念一动,心神与内世界之中的永恒神舟勾通,几乎在一刹那间,在刑天的头顶之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威压,在那威压之中有着一道强悍无匹的永恒气息,仿佛亘古长存,万世不灭。在这股气息下,整个雷神宫的天地都为之震荡起来!

    在这威压之中,一头九头的巨龙出现在了这虚空之中,那能头巨龙的身上有着一座如青铜宝玉般的神塔,在散发出阵阵青铜光辉,而在那光辉之中有一种岁月般的古老气息在流转着!永恒神舟,这就是刑天的无上至宝‘永恒神舟’!

    那些洪荒众生看到这‘永恒神舟’出现之时,则是把那头九头巨龙当成是一头无比强大的远古凶兽,可是对于兽皇还有那些远古凶兽之王却十分清楚那并不是一头真正的九头巨龙,而是一座神舟,一件无上至宝,是用它们凶兽一族的尸骨所祭炼出来的无上至宝。

    在这座以远古凶兽之身所祭出的‘永恒神舟’之上散发出无尽的威压,船身在那虚空之中让它所在的空间都为之扭曲志来,仿佛是要将那虚空都给撕裂一样!

    心念一动,刑天的身形出现在这‘永恒神舟’之上,踏立在这‘永恒神舟’之上,刑天的气息完全融入其中,在这一刻,一股强大的威压从刑天的身上自然散发出来,那股威压之强大让所有人都为之心惊,一点都不比那头兽皇的威压要弱!

    当眼前的一切出现在雷神宫之中的洪荒众生的眼中时,他们有得不是兴奋,而是无尽的震惊与不可思议,谁都没有想到刑天竟然还有底牌,而且这底牌竟然如此的惊人。

    “这是怎么回事,刑天手中竟然还有如此的底牌。若是他早将这底牌施展出来,那我们也不会牺牲那么多的人,真不知刑天的心中怎么想的!”元始天尊的这番话中有着一丝的不满。不过却没有人把这丝不满当成是一回事,这个时候没有人原意与元始天尊去争论,就算是玄冥祖巫也没有那份心情,他们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刑天那本命至宝‘永恒神舟’之上,在这般强大的本命至宝之上,他们感受到了神皇至尊的威严。

    刑天在将自己的本命至宝‘永恒神舟’祭出之时,在那‘永恒神舟’的气息散发开来时。让整个无尽虚空都为之震荡起来,那些无尽虚空之中的各大势力都感受到了‘永恒神舟’的气息,都不由为之心骇。诸多的神王大能不由地失声说道:“是谁竟然在这个时候动用了终极的‘永恒神舟’,他难道不怕引起虚空震荡吗?难道他就不担心消耗太大影响到大世之争的大战吗,真不是这疯子想要干什么!”

    对于那无尽虚空之中的各大势力来说,他们不愿意动用‘永恒神舟’的力量。毕竟那是他们的最终底牌。可是对于刑天来说他却没有这个顾及,而且现在刑天也找不到其它办法来面对这一场巨大的危机,他想要保住雷神宫,保住这些洪荒众生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动用自己的本命至宝‘永恒神舟’,只有借助着‘永恒神舟’的力量,他方才能够与那兽皇正面一战,方才能够有一丝取得胜利的机会。

    ‘永恒神舟’那可是战争机器。而且是无上的杀戮机器,动用这样恐怖的神舟消耗是无比惊人的。而且也需要诸多的人员来驱使,不过刑天却没有这样的担忧,因为这‘永恒神舟’是他的本命至宝,而且已经有了器灵诞生,他的消耗要比无尽虚空之中其它的‘永恒神舟’的消耗要少的多,而且也要灵活的多。

    女娲娘娘喃喃自语道:“永恒神舟,这就是那无尽虚空之中各大势力所说得‘永恒神舟’无上的战争利器,不过刑天道友手中的这艘‘永恒神舟’怎么看都像是一头远古的凶兽,而且在这头凶兽身上那座神塔之中却有着强大的空间气息,仿佛是一座小千世界一样真是让人难以想象,有这样的杀手锏,难怪刑天道友敢如此放手与这凶兽一族搏杀!”

    听到女娲娘娘之言时,准提则是长叹一声说道:“是啊,刑天是强大无比,可是他有这样的杀手锏却要等到这个时候才施展出来,以至于让我等损失惨重,这也有点太过份了,真不知道他的心中在想些什么,难不成我们这些人在他的眼里根本不值一提吗!”

    在看到了胜利的希望之时,准提与元始天尊一样,都在嫉妒着刑天这层出不穷的手段,都想借机从刑天的身上弄点好处,于是也有就了这样的怪话,让人不耻的怪话。

    元始天尊先前那番话时,玄冥祖巫她们都被刑天这杀手锏给吸引去了,而现在清醒过来之后,当再听到准提之言时,玄冥祖巫则忍不住沉声说道:“有什么想不通的,若是按照你那思路,只怕我们所有人都得被凶兽一族打得落花流水,刑天之所以一直保存这样的底牌,为得就是对付这兽皇,再说就你们损失惨重,你看到了刑天的损失吗,整个雷神宫被打残了不过,先前那数千万的傀儡大军也毁灭了,还有那远古神阵也崩溃了,更不用说武族大军一直都战斗在最前面,论损失你能与刑天相比吗?”

    刑天的损失的确是十分惨重,这一战之下,刑天的底牌可是尽出,后土祖巫、三清等人他们所有人的损失加在一起也没有刑天来得重,玄冥祖巫的这番话让准提则是无言以对,毕竟大家都不是瞎子,都能够看得出刑天那巨大的损失来,而且现在刑天九尊远古凶兽分身还在与那些远古凶兽之王对持着,不让它们有机会去影响刑天与兽皇的大战。

    在刑天的本命至宝‘永恒神舟’一出,那兽皇的脸色则是一变再变,它自认为自己已经是很高估刑天的底蕴了,而且也认为自己已经是忍无可忍了,却没有想到最终依然还是被到算计得了刑天,没有想到刑天的手中依然还有这样强大的底牌,一时间它也没有敢主动攻击而是选择与刑天对持着,想要找出刑天的弱点来!它不相信这么一座庞大的‘永恒神舟’会没有弱点,在它看来无论多么强大的至宝都有其弱点,眼前的这座‘永恒神舟’也不例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