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六百九十五章 大发神威
    楚阳早早到来,坐在空中,翘着二郎腿,手里拿着一串在一方大世界得到的紫玉葡萄,拈起一颗,放在嘴里,稍微咀嚼,就是满嘴的汁液,芳香甘甜,美味提神。

    在他身后,站着红怡郡主三女。

    半空中,山峰上,有羽化门的弟子,还有从外面来的各方强者,都站好了位置,议论纷纷,等待一场大戏。

    “玲珑仙尊大寿上,方寒被太一门下了天道追杀令,又遭到木道人和龙道人两位万古巨头的追杀,他竟然硬生生的镇压了一位,重创一人,然后大摇大摆的返回了宗门,视太一门如无物!”

    “此子还真可怕,回到宗门之后,就野蛮的要镇压华天都,对方闭关不出,就要杀华天都的师父如意子!”

    “无法无天!”

    “野蛮霸道,比魔门还有猖狂!”

    “就是不知他能不能将如意子也镇压?若是能够,嘿嘿,今后就有大乐子了!”

    正在议论之时,一道身影横空而来。

    正是方寒,他看了一眼远处的楚阳,心中大定,就落在了天刑擂台上,扫视一眼周围,睥睨天下,霸气侧漏,爆喝道:“如意子,出来受死!”

    出来受死……!

    声音隆隆,传遍万里,在群山之中不停的回荡,久久不绝。

    几股强大的气息瞬间爆发,搅动风云,撼动乾坤,摇曳星空,无法无天,就见五股精芒冲向了万里高空。

    转眼间,一行五人来到了半空,落在了天刑擂台的另一侧。

    “嘎嘎嘎,如意子,他就是方寒?想挑战你的那个小畜生?你们羽化门怎么搞的,竟然让一个小小的弟子挑战长老,没有规矩,没有威严,依照我说,直接将这个小畜生打杀了就是,竟然还让他登上了擂台,这不是打羽化门的脸吗?”其中的一个老妪如夜枭一般的笑了起来,她手中拿着一个枯木杖,指着方寒道,“小畜生也没有三头六臂啊,一个嘴巴两条腿,怎么来的那么大的胆子,敢挑战万古巨头?”

    这个老妪,正是三仙二老中的卢兰婆,除了她之外,还有铜脚仙,美须仙,拂云叟,再加上一个如意子,就是三仙二老。

    今天为了给如意子助阵,他们四个全到了。

    “老乞婆,到了我羽化仙门竟敢说三道四,嘿嘿,信不信,待会儿小爷将你擒住,封印了法力,将你丢到了公猪圈里一个月,让你这个禁欲的老太婆享受享受**的滋味,然后再扔到一群大象中,再让你享受一个月!”方寒的嘴更加恶毒,“到了那个时候,也不知世间最肮脏的乞丐嫌不嫌弃你?”

    “小畜生,你竟敢侮辱我?你找死,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卢兰婆暴怒。

    作为千古巨头,何曾受到这样的侮辱?

    她手中的枯木杖一点,喷出一股黑气,化作一个骷髅头,‘嘎巴嘎巴’的叫着,就疾驰而来,扑向了方寒。

    “小畜生啊,不折磨你三千六百年,我铜须仙枉来到世上一遭!”

    旁边的这位老者更加暴怒,他是卢兰婆的老公,听到方寒的侮辱,如何忍受得了?

    一出手,就狠辣无情。

    “嘿嘿,今天就将你们三仙二老一并解决了,彻底的轰杀,吃了你们的血肉,吞了你们的灵魂,让这个世间再无你们的任何印记,然后将华天都彻底的打入九幽深渊!”

    方寒冷冷一笑,就要还手,却在这时,一道红色的身影落在了他身前。

    “方师兄,这些肮脏货就交给小妹了!”红怡郡主一身红衣,英姿飒爽,她手指一弹,崩碎了骷髅头,袖子一甩,将铜须仙逼退。

    “小女娃,你是谁?”

    卢兰婆瞳孔一缩,谨慎询问。

    “呵呵,三仙二老,一群孤魂野鬼罢了,竟敢称仙?”红怡郡主冷笑一声,“就你们,竟敢在我羽化仙门内,侮辱真传弟子,还要出手打杀,谁给你们的胆子?”

    “小丫头,牙尖嘴利,信不信老婆子我撕烂你的嘴?”卢兰婆狞笑,转过身来,看向了如意子,“这一位又是谁?”

    “红怡,真传弟子,我听说你和方寒这个魔头走的很近,今日一看,果然如此!”如意子冰寒道,“跪下,认罪,我可以饶你一命!”

    “你算个什么东西,绕我一命?”红怡郡主嗤笑,“我们羽化门,堂堂十大仙门之一,而华天都这个二五仔,明着是我们羽化仙门的第一真传弟子,暗中却和太一门眉来眼去,置我羽化门尊严于不顾!我可是听说,他已经投靠太一门,做了走狗,准备将我羽化门颠覆。作为他的师父,如意子你,也是一样的货色,喜欢舔太一门的脚丫子!你不显恶心,我还膈应得慌!”

    “我们堂堂羽化门的长老不做,偏偏要去太一门当狗,啧啧啧,如意子,你这张老脸,是不是犯贱?”

    红怡郡主早就看不惯宗内的某些人、某些事,如今修为大进,背后又有楚阳,完全的肆无忌惮。

    “红怡,你找死!”

    如意子狂怒,就要出手,却被赶来的天刑长老拦住。

    “你可有证据?”

    天刑长老严肃无比。

    “世人皆知,还需要证据?”

    红怡郡主摇头失笑。

    “没有证据,就不能污蔑旁人!”天刑长老道,“赶快给如意子长老赔礼道歉,否则,宗门法规不容情!”

    显然,他是在维护红怡郡主,可这位,丝毫不在乎,反而仰天大笑。

    “天刑长老,你还知道宗门法规?”红怡郡主收敛笑容,冷冷道,“这个卢兰婆是什么狗东西,竟敢在我们羽化门的天刑擂台上,不但对真传弟子辱骂,还要出手打杀。你来告诉我,宗门还有没有威严?还有没有法规?”

    天刑长老沉默。

    红怡郡主说的在理。

    可对方是万古巨头,还是如意子请来的帮手,岂能一概而论?

    只是现在被说了出来,他还不能反驳。

    “小丫头,我是宗门长老,刚才你羞辱我,就是践踏宗门规矩,我岂能容你?否则,我如意子还如何做人?”

    如意子说罢,踏步上前,就狠辣出手。

    “住手!”

    天刑长老一掌挡住了去路。

    “天刑长老,你是要和我做对了?”

    如意子杀机暴涨,却传音卢兰婆几人,“杀了她!不用担心宗门,哪怕风白羽追责,我也能承担下来!”

    “好,就听你的,这个小妖女,我要撕烂她的嘴,扯断她的腿!”

    卢兰婆狰狞一笑,再次出手。

    铜脚仙,美须仙,拂云叟也同时进行围攻。

    四大万古巨头,围攻一人,一时间,让观战的强者无不目瞪口呆。

    “这也太无耻了吧?四个万古巨头啊,围攻一个小姑娘?”

    “若是被他们真杀了,所谓的羽化仙门,嘿嘿!”

    “外人在宗门之内打杀真传弟子,当真是、当真是一场笑话!”

    “若是风白羽不处理好,宗门上下,人心就散了!”

    “有好戏看了!”

    观战者一个幸灾乐祸。

    “卢兰婆,你们敢?”

    天刑长老暴怒。

    “我们是如意子以羽化仙门的名义邀请而来,岂能受辱?”

    卢兰婆眼珠一转,就找了一个很强大的借口。

    转眼间,她的枯木杖已经点了过来。

    “老乞婆,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红怡郡主嘲讽一笑,身影凭空消失,下一刻就出现了卢兰婆身后,手掌一推,就是道道符文喷出,刹那间将卢兰婆包围,封印了修为,手掌又一抓,就见卢兰婆迅速的缩小,落在了掌心之中。

    强大的万古巨头,转眼间便被擒拿。

    “怎么可能?”

    铜须仙等人动作一滞,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如意子也瞪大了眼睛。

    “大挪移术,大封印术!”

    天刑长老却深吸一口气,露出震惊之色,“还修炼到如此纯熟之境?不对,关键是她的修为!”

    想到这里,他就是一个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