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956章 让你这辈子再也无法竖中指
    杜克的声音很小,除了他和阿克蒙德之外,根本没第三个人听到。

    了解杜克的老战友一时搞不懂为毛会是杜克被抓,但不了解杜克的英雄就吓得面都青了。暗夜精灵和部落都清楚,现在三派联合的纽带是杜克,策划是杜克,总指挥还是杜克。

    杜克就是这次海加尔山之战的灵魂人物。

    如果他开场没多久就挂掉,那么这一战就悬了。

    这边,泰兰德当场就准备放大招了。还没等她的【星辰坠落】发动,部落那边的动作更快,萨尔这边才给了一个眼色,那边吼爷的招牌跳斩直接使出来了。

    格罗姆*地狱咆哮高高举起了【血吼】,准备直接砍断阿克蒙德的手指头救人了。

    下一秒,格罗姆脸都黑了。

    因为他才跳了一半就看到另一个杜克了。

    不止一人留意到杜克这牲口,居然一手托着希尔瓦娜斯修长的美腿,让希女王坐在自己肩膀上,另一手抱着吉安娜的纤腰,开着缓落术飘然下降。

    嗯,旁边还有一只法师之手倒提着骂骂咧咧的苦逼矮人。

    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因为阿克蒙德的强力诅咒【军团之握】由辉月法师解除起来有点麻烦。他杜克倒是能一下子秒解,所以就顺便了。

    那个被阿克抓住的杜克,当然是分身啦。

    问题是苦逼的格罗姆不知道哇!

    就在半空中,吼爷跟杜克来了一场无声的眼神交流,首先是一对牛眼大小的赤红眼睛直瞪杜克嚓!那个是你的幻影分身?你不早说?

    杜克回以无辜的眼神你又没问!?

    格罗姆双眼苦逼地再睁大半分见鬼!还想着报你救命之恩呢。老子白跳了!完了,乱跳了起来!如此大的失误,对上这种级别的家伙我分分钟会挂的。

    杜克翻翻眼蛋定!他没工夫对付你!

    马上,吼爷就知道为什么了。

    “啊啊啊”阿克蒙德突如其来的巨大惨叫声,几乎把所有人的耳鼓都震破了。

    谁都听出恶魔统领惨叫当中满满的怒火中烧意味,因为一抹金色的圣光正从他紧握的右手上迸发出来。

    最开始仅仅是指间缝隙的泄露,不到十分之一秒,就集中到中指最靠近手掌的指关节上。

    下一秒的时间仿佛定格。

    比水桶还粗的青色巨大中指,整根指头被完好地切了下来,切口完美地顺着关节的形状,严格意义上只是切断了筋肉和皮肤。

    但断指就是断指!

    十根手指连着心,这话可不是乱说。

    那种锥心似的痛楚,简直让阿克蒙德发狂。

    “哇啊啊啊”伴随着怒吼,周遭整片空间都震动起来,从恶魔统帅身上流泻出来的恐怖气息,竟让整片大地都晃动起来,哪怕千米外尚未倒塌的房屋,每一根木柱都吱吱嘎嘎摇晃不已,木屑和沙尘纷纷而下。

    同一时刻,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可怕威压向四面八方扩散出去。

    这不是简单的威压。

    阿克蒙德之所以拥有燃烧的黄昏、炼狱的缔造者、污染者等威名,不是没有原因的。

    就在这一刹那,每个围攻阿克蒙德的英雄脑海里,居然不由自主地产生出很多很多恐怖的幻觉。

    这不是凭空捏造出来的幻觉,所有的幻觉都来自于那些被阿克蒙德所征服所毁灭的世界,来自每一个受害者在生命中最后一刻的痛觉残留,来自他们灵魂被俘获之后强迫堕落时产生的绝望哀嚎!

    不是一个半个声音,而是千千万万份绝望愤恨汇聚如一形成的震撼。

    阿克蒙德用这份只属于他的最凶厉的武勋,做成了最可怕的武器,以这种形式彰显出他恶魔统帅之威名。

    距离越近的,越是首当其冲。

    手持图腾柱的牛头人酋长凯恩,他棕色的脸庞泛出惨白、额头上冷汗淋淋,一双大大的牛眼中并无神采,明显是失去了焦距。

    动作明显停滞下来的凯恩直接被阿克踹了一脚,庞大的身躯顿时打了几个滚翻,摔到了【毁灭之火】当中,痛苦地打着滚。

    偏偏火焰的伤害跟他幻觉中的炼狱瞬间吻合,在恐惧的幻界当中他陷得更深了。如果不是有一大坨雪从天而降,愣是砸在他头上,把他浇灌得一个激灵从幻觉中醒来,或许他受的伤还不止这些。

    下意识地朝施法者望去,凯恩有点蒙。

    因为理论上救了他的杜克,特么自己也还在恐惧状态当中啊!这是什么鬼?

    凯恩当然不可能知道,杜克中【恐惧】了,还有系统精灵帮忙救场啊!在这种时候,绝对是两码事。

    管不了那么多,凯恩在地上狠狠地吐了一口血沫,当场又冲了上去。

    在他失神的时候,意志更为坚定的莫格莱尼和图拉扬愣是抵抗了这次的【恐惧】,拖住了阿克蒙德。

    能抵抗恐惧或者提前醒来的,毕竟是少数。

    有在恐惧之下失声痛哭的凯尔萨斯,有失控地乱跑狂奔、哪怕摔倒了也乱爬的卡波尼娅,也有胡乱挥舞武器企图抗击虚幻敌人的萨尔。

    在吉安娜心灵中,她看到的是无数张牙舞爪的漆黑敌人,打破了她从小所住的王宫,伸手过来撕扯开她华丽的长袍,刮伤她幼嫩的肌肤。

    “不!不!不要!”

    努力睁开双眼,却怎么睁都睁不开,眼前是一片漆黑。她看似坚强的内心,填满了脆弱与无助。吉安娜感觉自己仿佛是暴风骤雨的海面上的一叶孤舟,随时会倾覆,屈服于无边无际的恐惧之下。

    但凡是人,在极度恐惧下,最自然的动作就是寻求自己的救命稻草。

    尽管感觉很微弱,吉安娜却明晰感觉到自己其实一直搂住了什么东西。刚开始感觉还有点模糊,很快她就意识到自己抱住的是什么了。

    是杜克!

    没错!杜克!

    那个她命中注定无法从他手上挣脱、哪怕被退婚依然不知不觉地跟他搅混在一起的男人。

    曾经无数次自以为,挣脱这个人类最强英雄的束缚是一种解脱。

    可是,在这种大敌当前的时候,在这种面对超乎想象的恐怖的时候,吉安娜忽然又觉得,有个男人给她遮风挡雨,给她以安全感,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