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90 问答背后
    幻觉中那个“正宗”的至深之夜还有不少明确的暗示之物,以及汹涌的祭祀行为,那惊涛骇浪般的进展,同时也暴露出许多线索。但是,这个村庄的至深之夜从影响力而言太微弱了,就连形成的怪异也在高川手中如纸糊一般,就连仍旧可以算是普通人体质的老猎人,也可以一鼓作气,凭借经验和技巧去猎杀。

    唯一值得怀疑的小女孩,还偏偏只是“静静呆在那里,然后可能将会在某种情况下意外地死去”这么一种情况——以这种方式所产生的影响力会有多大?她的存在和消失,更近似于某种象征意义,一种信号,一个征兆。

    太弱了,经历过诸多苦战的高川从来都没想过,自己竟然不是因为对手太强而无力,而是受困于对手太弱,哪怕,这个对手的“弱”也并非常识意义上的“弱”。

    高川已经来回村子六十遍,他观察了所有点燃篝火的房屋和其中的“人”。这些半废墟的屋子里,的确有一些看似正常人,但是,已经明显从“人”朝“怪异”的方向变化的存在,也不再少数。看起来安安静静地呆在篝火旁也不是什么绝对安全的方法。

    高川没有还是“人”的人交谈,更别提那已经不是“人”的家伙了。他还刻意在老猎人身周徘徊,而比普通人强大许多的老猎人,也没能感应到他的存在——这个老猎人就是一个十分明显的标杆,单体比他更强的怪异,似乎在这个至深之夜是不存在的。

    最终,高川一无所获地回到了年轻夫妇和小女孩所在的屋中。

    三人仍旧停留在篝火处,对比离开前的房间样子,他们什么都没有做,哪怕房顶上开了一个大洞,从远处传来不明意味又恐惧骇人的声音,也没有让他们有所行动。高川设身处地一想,有这么长的时间,哪怕是普通人在惊惧过后,也应该会本能去做一些事情,以增强自身的安全吧,哪怕那些行为并不如他们所想的那么安全,甚至效果相反,与之相比,什么都不做才显得更加异常。不过考虑到他们在一年前就已经开始进入这个至深之夜,大概此时的心情,已经不复当初了。

    即便如此,高川还是问到:“你们什么都没做?”

    似乎没有反应过来,紧挨在一起坐在角落,呆愣盯着摇曳火光的年轻夫妇微微摆了摆头,那个在老猎人口中更加奇怪的女孩一如既往的安静,但和两人的反应比较起来,却更加敏感,宛如受惊的兔子,她一下子就蹦回了夫妇俩的身旁。高川扫了一眼她原先停留的地方,这个女孩先前抬着头,像是在眺望那里高处的什么东西,不过,哪怕根据视网膜上的提示,按照完全相同的轨迹望过去,高川也没有找到特别的东西。

    脑硬体不断根据常规和非常规手段收集到的信息去推断女孩曾经在这个房间里的行动路线,但在高川的表情上却看不出他正在做如此复杂的事情。高川的表情一向很平静,他不知道过去的高川是否如自己这般,但自己的情况特殊,这种平静更像是一种强制性的习惯。

    虽然没有找到有关宿营地众人的更进一步的线索,也没有想出如何直接脱离至深之夜的方法,尽管先入为主将幕后黑手假定为新世纪福音,也由此去推断过情况发展的趋势,但事实真要如此,目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将那些糟糕的事情扼杀于摇篮中。如果只是等待白天到来,自然而然地脱离至深之夜的话,下一次这个村庄再次进入至深之夜的时候,自己大概也免不了还要被卷入进来吧——如此一来,根本就谈不上“离开”和“解决问题”,无法找到宿营地众人,尤其是耳语者的话,自己就算跑出了澳大利亚,重新和nog联系上,也谈不上解决问题。高川如此想到。

    反过来想想,如果变成了:既没有找到耳语者,自己和中央公国的关系又遭到破坏的状况。那么,这次行动毫无疑问是这么多次冒险中最大的失败。

    高川可不想让糟糕和麻烦如同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导致自己无论怎么拼命都难以理清。

    在之前他已经大致确认了这个至深之夜里的幸存者,从心理学层面去判断,年轻夫妇反而是最正常的人了,其他人似乎因为经历至深之夜的时间更长,亦或者在精神层面上更加脆弱,导致他们哪怕还保留“人”的形状,却存在许多难以沟通的因素:高川尝试过靠近他们,那些人敏感到了高川还没有近身,就能产生一些感觉,然后做出一些发狂般的行为,看起来和高川所见过的狂躁症晚期的精神病人差不多。

    如果不是可以对话的人,那么就算接近也没什么用处。虽然高川也可以使用意识行走的能力,去翻阅这些狂躁者的内心,但想想也知道,绝对不会是什么轻松活,风险和所能估计的收获完全不成比例。

    专家级别的意识行动者的告诫还历历在目,他们如善泳者溺死般的下场,一直是让高川尽可能避免使用这种能力的原因:在多次的亲身经历意识行走后,高川事后回想起来,都会为自己捏一把冷汗。那可不是仅仅靠“集中全身的意志力去想自己如何强大”就会真的变得强大的地方,而无论自己变得如何强大,乃至于完全超出物质态的自身能力,也总会出现一些无法想象的东西、状况、怪异,以无视行走者自认的强大,仿佛是以截然不同的另一种规则,开玩笑地将所谓的“强大”撕得粉碎。

    在“想象”、“精神”、“意志”和“人格”构成的世界里,总会有超乎自身认知的情况出现,它们仿佛在诠释着什么是“精神世界的无限可能”,仿佛在告诉人们,人自身的精神世界并不仅仅是“个人的东西”,当人们自以为探索到了自己的极限时,却会发现那边的尽头,仍旧接连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其中有着不属于自己的某些东西,在深沉的大海中游弋。

    人不是孤立的,无论从生理上,到精神上,都绝对不是。而和人连接的另一边,也可能不是人,而是其它穷极想象的东西,乃至于“人是什么”和“什么是人”的定义概念,都会在细究中变成了“人不是人”这样充满辩证思哲的答案。这是高川无数次死去活来,真正所理解到的一点。

    常识概念中的“人”其实是十分暧昧而模糊的,也当然不是准确的,就如同月光在湖中的倒影。而一名意识行走者认知到了这一点时,就绝对不会高估自己在看似无敌的精神世界中的存活几率。高川如此认为。

    一旦向那些狂躁者使用意识行走,高川觉得自己的半吊子很可能会遇到十分糟糕的事情。乃至于不需要看似代表了“病毒”活性的最终兵器动手,自己就会直接溺死于其中。

    高川十分相信自己的直觉。

    正因为意识行走是如此危险的行为,所以,像nog的轮椅人和不太有印象的某个人,以及那名哥特少女这般可以进行人类集体潜意识深潜,还没有死掉的家伙——啊,轮椅人已经死掉了——高川总是带着敬佩的心情,将对方的实际战斗能力向上高估好几层。

    总而言之,在这个无法突破的至深之夜里,唯一可以进行沟通的人,就是眼前的年轻夫妇和还在狩猎怪异的老猎人,虽然信息源头的稀少,让人觉得可以获取的信息也会变得十分稀少,但是,正因为没有比他们更明显的东西,所以,反而更让人觉得,突破点就在他们身上。

    高川认真思考着,自己到底有什么忽略的地方。

    如果要说有什么不对劲,那么,年轻夫妇、小女孩和老猎人,都可以说是全身都冒着诡异的味道。他们的表情和言行举止,都太契合这个诡异的至深之夜了,让人觉得他们仿佛就应该是这个样子,而让人失去警惕心。

    但要说危险,高川还找不到确切的证据。

    “白天到来的时候,所有还活着的人都会离开?”高川再一次确认到:“是离开至深之夜,还是彻底离开这个村子?”

    “啊,当然是彻底离开村子。”年轻丈夫好一阵才反应过来,说:“这里就像是做梦一样,当然,肯定不是在做梦,只是来来去去的感觉,就像是在做梦。”

    高川虽然很少做梦,但是,产生幻觉的次数却多得惊人,平日的冒险中,虚幻真假难以区分,梦境现实难以判别的情况也不在少数。对于“像是做梦”一样的说法,反而可以更好地理解。

    “一醒来就已经回到了远离村子的家里?”他问到。

    “就看进入至深之夜前,自己是不是在家里。”年轻丈夫缓缓说:“总之,会回到进入之前最后在的地方,我这边肯定是远离村子的……其他人的情况就不清楚了,老爷子也提起过,有些人其实就住在村子附近。他们会负责保持篝火。”

    高川联想起那些狂躁症晚期般的人们,就觉得他们保持篝火燃烧的行为已经不像是“被迫要做什么”,而是变成了一种惯性的仪式,在穷凶极恶又充斥着无法理解之物的地方,人们一旦长时间存活其中,往往会变成那样的情况——其实就跟古代人会将那些骇人的自然现象,无法企及的山川险境,难以理解的自然之物等等,视为神明的化身,并进行祭祀一样。

    正因为人无法在有限的时间里,去弄清环绕自身的危险的本质,所以才有了最初的献祭,在无法改变外在生存条件的前提下,换取精神上的安定。

    或许,对那些濒临极限而狂躁的人们来说,“保持篝火”反而是一种能让他们自身安心下来的合理行为——精神上的合理,在神秘的世界里,也会影响到物质上的合理。但是,可怕的就在这里,受到精神干涉的物质层面,往往是朝不安定而愈发充满恶性的方向变化。因为,人的精神就是不安定又充满了诸多恶性的东西,让原本显得十分“中立”,无褒义也无贬义的东西逐渐变质。

    无法理解至深之夜是如何锁定人们,又在开启的时候超越时空捕捉投放这些人的。高川不打算朝这种本质的问题深入,哪怕深入思考,仅凭自己的能力也不会在有限的时间内得出答案。

    “有没有人试过捆绑住自己?或者类似的行为。既然至深之夜存在了很久,想必也有许多人尝试过抗拒召唤,你听说过他们是怎么做的吗?”高川问。

    “我问过,老爷子说了几个例子,都是我能想到的……也尝试过了,事实证明根本没用。”年轻丈夫一脸颓丧的表情,说:“总而言之,我是绞尽脑汁,再没有什么好主意了。我觉得,普通人能够想的,就肯定是我所想过的那些。”

    “具体做过的尝试是哪些?举点例子?”高川锲而不舍地追问到。

    “普通地将自己关在更加封闭更加遥远的地方,寻找一些据说有神秘力量的东西……”年轻丈夫这么说着,脸色不是很好,似乎他想起了很糟糕的过往,而变得阴晴不定,话语也模糊起来,“反正普通人可以想到的,我都尝试过了,又不止我一个人想办法,也征询过其他人的意见呀,可都没用。说到底,人虽然总说自己的想象是没有极限,但其实总是在一个狭小的圈子里打转,最终看起来不一样的,也只是换汤不换药而已。”顿了顿,他一脸苦笑地说:“其实,正因为是人,所以只能想到人可以想到的,超过了人所能想到的范围,其本身就不是人了吧。”

    “那么,你有没有想过,人的极限,又到底是多大的范围呢?”高川问。

    “喂喂,这可不是画圆圈就能直观看到,也不是用数字可以计算的。”年轻丈夫看向高川的表情有些不满,仿佛觉得高川是在找茬,但还是说到:“硬要描述的话,那就是‘比自认为的范围还要狭小’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