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89 两个世界的末日结点
    高川认定自己在幻觉中看到的至深之夜比起如今这个村庄的至深之夜更加“正版”。两者无可避免有相似之处,但要说其中的本质差别,高川只能推断,幻觉中在拉斯维加斯中继器里诞生的至深之夜是由病院现实的状况为源头,反映到末日幻境中的表现,而眼下这个村庄的至深之夜,则是从末日幻境出发制造状况,试图反向影响病院现实的试验。

    两个至深之夜的强度不同,也同时意味着从哪一个方面对另一个方面进行干涉的难易度差别。但从病院现实中安德医生的工作来看,“人类补完计划”对眼下这个村庄的至深之夜有着深刻的影响,高川觉得自己或许可以这么认为:如果没有安德医生实施的“人类补完计划”,从病院现实角度研究末日幻境的人格活动对末日症候群患者的于病院现实的身躯的影响,并可能进一步扩大了这种反向影响的“通道”,那么,眼下的这个实验性的至深之夜绝对不可能成形,而新世纪福音的领导者,那个刻意用“女巫vv”这个代号来遮掩自己存在感的哥特少女,其想要获得病院现实身躯的想法就必然会失败。

    不过,那些种种会导致新世纪福音计划失败的因素,已经出现了破冰的裂缝。高川认为自己必须正视“哥特少女乃至于整个新世纪福音反向降临病院现实”的这个可能性。当然,如果仅仅是“他们回到、降临或进入病院现实”这个情况,对高川而言并没有什么影响,甚至于,病院现实的系色中枢和超级桃乐丝可以对这个过程进行监控,通过他们的成功和失败,吸收更多的经验,以更加完善超级高川计划,乃至于去思考如何“找到并战胜病毒”。

    但是——

    完全处于末日幻境的人们已经“忘却”了病院现实的存在,长时间的无法观测和人格的自我分裂、繁殖和重组,让他们在认知中,完全以末日幻境为核心。哪怕哥特少女对自己梦境的描述中,病院现实更像是一个“神话世界”,就如同神秘学中,亚洲文化圈的“仙界”,欧美文化圈中的“神界”,但要说她仅仅是抱有仰慕和向往的情绪,而想方设法去抵达那里,高川是不相信的。

    长久以来的观察,对末日真理教的宗旨以及行事风格的了解,多少都证明了哪怕它分裂了三个部分,也绝对不会在抵达“梦寐以求的神话之地,高天原,神界,仙界,高维世界”后什么都不做,安安静静地做个良民。

    他们的野心来自于他们那病态的信仰,而这份病态的信仰则来自于扭曲的认知和伤痕累累的人格,那狂热而无惧死亡的内心,更涉及到至今都没有找到正体的“病毒”。这可不是治疗身体就能改变的,而以这样的人格和精神,反向影响病院现实所重构出来的身体,也一定十分强大且可怕,甚至于已经不再是“人类”的范畴。

    当超乎寻常的精神进入了非人的躯壳,而降临到病院现实,又察觉到病院现实并非自己梦中所想,那么,他们会做些什么?高川可以设想许多可怕的可能性,但是,再多的可能性也不及“重新演化末日”这个可能性更大。

    在末日幻境中一直流传着一则末日预言:一九九九年七月之上,恐怖大王从天而降,至使安哥鲁摩阿大王随之复活,前后有马尔斯借福音的名义统治四方。

    如今这个预言更是被众多神秘专家揣测。

    现在的这个末日幻境究竟是不是一九九九年,高川已经弄不清楚了,但是在他的印象中,“高川”们的冒险总是在一九九八年展开,而在一九九八年末终结,当“高川”们死亡的时候,末日幻境并没有彻底陷入崩溃,而一副“癌症晚期”的先兆,之后又定然渡过了一段时间。进一步以这次末日幻境陷入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过程和时间来推断,过去那些末日幻境的崩溃和重构应该就是它进入“一九九九年”之后,也大约是在七月左右的时间。

    而病院现实之中,以“高川”们观察所获得的情报中,“病毒”从潜伏中活跃起来,“末日症候群患者”增加,的确是在一九九八年中左右开始有了明显的征兆,而“高川”最后一次停留在病院现实中所观测到的时间,已经趋至一九九八年底。这很难让高川不把这种情况和末日幻境中的末日预言联系起来。

    毫无疑问,只要始终拿“病毒”毫无办法,那么,所有人类成为末日症候群患者,最终导致“人类末日”是绝对有可能的。

    当新世纪福音完成了自己的计划,那么,不仅仅是末日幻境将迎来末日,就连已经站在悬崖边缘的病院现实,都有可能因此受到刺激,进而愈加迅速地堕入末日中——如此判断,其实病院现实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左右陷入末日的可能性已经不容忽视。

    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同时于各自的一九九九年七月左右陷入末日——至少也是人类末日——而关联这两个情况的,亦或者,其推动因已经变得十分清晰了,它们就如同智慧环一样,一环紧扣一环,要解决其中一环却发现并不仅仅是眼前的这一环紧锁着,而同时解决多个环节却又面临人手不足,天时地利皆无的困境。

    无论怎么想,除非可以一口气找到看似根源的“病毒”正体,然后用某种方法让其影响力消退,否则,绝对没可能获得胜利。

    高川虽然想要拯救世界——包括病院现实——但事实是,哪怕要拯救眼前的末日幻境都力有不逮。他十分清楚,自己最大的依仗并不在自己身上,而是系色中枢和超级桃乐丝,在病院现实已经属于非人存在的两个亲人,有着理论逻辑上最大的可能性找到阻止末日,拯救自己和他人的方法,而自己唯一可以提供助力的地方就在于:一、自身病情的特殊性,为研究者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实验体。二、自身的意志力和人格特性足以承受一次次的恐惧、绝望、失败和折磨。三、在末日幻境中锻炼出来的战斗能力和经验。四、自身相对于近似于生体计算机的系色中枢和超级桃乐丝,拥有更强的行动力。

    自己所有的思考,都仅限于“让自己坚强起来”,而不可能一如系色中枢和超级桃乐丝那般周全,所以,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就是她们的“手脚”、“武器”、“万用工具”,而且,也没有比这更好的方法。

    如果有的话,高川想着,可能就是停留在拉斯维加斯中继器中的另一个高川了吧。正因为他代表了另一种行动原理,一种看似在理论逻辑上荒谬,但在感性上让人忍不住想要去考虑的可能性,所以,哪怕双方的行动最终会针锋相对,也没有立刻根绝对方的想法——大概另一个高川也是这么看待自己这边的吧。

    哪怕只是尝试一下,只是一种奢望,是一种幻觉,也想要尝试制造两个篮子,分别把鸡蛋放入其中。然后等等看,再等等看,会不会有奇迹出现。

    高川已经了解的情报,已经足以证明少年高川已经成功进入自己的计划轨道,而自己这边也是差不多的进展,在获得“三仙岛”之后,双方的进度正快速接近一个交汇点,那便是两个高川无可避免地必须合为一体的交汇点。

    不过,考虑到少年高川的“江”,高川仍旧觉得,哪怕拥有系色中枢、超级桃乐丝、nog和三仙岛的支持,自己这边的底气仍旧不是十分充足。原本可以稳住中央公国的话,联合国方面的支持力度应该还会增加,但是,锉刀和牧羊犬对宿营地下场的推断,多少斩断了高川在这方面的念想。

    其实,在形势最好的时候,高川也设想过和新世纪福音联合的可能性,但目前来看,他们仍旧撇不开末日真理教的风格:自我而狂热,严格贯彻独立性和神秘感,完全不在意自己的行为会给自己增加了哪些对手,亦或者结交了哪些朋友,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不考虑这种事情,他们不需要除了自己教徒之外的支持者、帮手和临时立场上的助力。

    高川虽然觉得,用和中央公国产生隔阂的代价,经由他方人手让耳语者重新进入“中立”,算不上十分吃亏,而新世纪福音若是那么做了,自己这边大概也是心情复杂吧,感激的话可说不出来的,但要说怨恨,是绝对没有的。即便如此,从眼下这个至深之夜所推断出来的未来局面,可说不上好,完全不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情况。

    如果可以连上通讯网络的话,高川真想详细资询一下新世纪福音和哥特少女的情况——她虽然低调而诡异,近似于在隐居期间没有留下任何线索,但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末日真理教遗留下来的情报,以及近些年来爱德华神父和席森神父以及黑巢的活动,去寻找“疑似新世纪福音”的蛛丝马迹,应该还是可以做到的。而且,系色中枢和超级桃乐丝从更高的角度观测着末日幻境,网络球也有可以完成人类集体潜意识深潜的意识行走专家,再配合中继器的力量。仅仅是“弄清楚再度活跃起来的新世纪福音的情况”,大概不算是太过困难的事情,而无论有没有弄清楚,都足以给有心人提个醒,利用更多的牵制,去干涉新世纪福音的计划。

    魔法少女十字军和锉刀雇佣兵团队的到来和离去,从高川这里带走了部分关键消息,但是,没有真正见识过新世纪福音的哥特少女的他们,真的可以向nog正确描述其情况吗?高川对此没有多大信心。

    从这个角度来说,高川觉得自己暂时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包括宿营地的情况和一路行来所发生的种种诡秘,必然有新世纪福音在背后推动。

    高川认真地思考过,从各种遭遇,包括眼下至深之夜的强度来看,对方不是以“杀死高川”为最高目标订制计划,而单纯是将自己困在一隅。也许在他们看来,将用于“杀死高川”的消耗,放在“围困高川”上才是更具备性价比的行动。

    而已经置身于困境中的自己,最重要的问题在于,自己可以多快地找到联系外界的方法——而这个方法绝对不会是“一直速掠到很远处”。单纯地理位置上的距离,已经被强有力的神秘力量变得暧昧,所谓的“一直向前走”是否真正意义上的“向前移动”也是一个问题。

    眼下的至深之夜甚至不需要刻意破除,按照老猎人和幸存者的说法,它在白天就会“消失”,而他们将会回到自己一直生活的地方。高川幻觉中的至深之夜已经是完全不会再有白天降临的末期,而这个村庄的至深之夜做为“仿制品”,以目前的强度而言,不太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但是,“强行破解至深之夜”和“如常等待白天降临”,哪一个可以让自己和外界重新联系上?亦或者说,在至深之夜消失后,真的就能联系到外界了吗?

    强行破解至深之夜,可以视为强力干涉新世纪福音的试验计划,其中当然有诸多好处,但是,无论是高川自己的思考、观察还是从老猎人和幸存者那里所了解到的情况,包括高川在幻觉中获得的关于至深之夜的印象,都无法让他找到强行破解这个村庄的至深之夜的方法——的确,它比起“正宗”的至深之夜而言,很弱,但相对的,似乎也没有什么破绽。

    幻觉中那个“正宗”的至深之夜还有不少明确的暗示之物,以及汹涌的祭祀行为,那惊涛骇浪般的进展,同时也暴露出许多线索。但是,这个村庄的至深之夜从影响力而言太微弱了,就连形成的怪异也在高川手中如纸糊一般,就连仍旧可以算是普通人体质的老猎人,也可以一鼓作气,凭借经验和技巧去猎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