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九百四十一章:落幕,第一场雪!
    事情的发展,总是令人意料的!

    梅长苏吐血的事情,瞬间就席卷了整个金陵城!

    而接下来的事情,才是令大家都有些想不到的。

    当天之后,梅长苏便神秘的消失了,哪怕是太子大发雷庭,也根本就毫无踪迹可循。

    至于说是江左盟?

    那边已经放出了消息,宗主已经换人了。

    更要命的是,在这时候,琅琊榜更是放出了消息;梅长苏,死了!

    真的还是假的?

    很多人都觉得是假的!

    可是也有人觉得是真的。

    毕竟梅长苏是一个身有重疾之人这是整个江湖都知道的,在加上吐血,好无疑问是他的病情加深了。

    死?

    好像也变得不意外了!

    当然了,也有很多人在对于太子,也有些嘘嘘了起来。

    麒麟卧龙,这两个人可以说在整个金陵都非常出名了,就是梁帝,也听说过。

    如今这太子失去了麒麟,但誉王的卧龙还在,这局面,岂不是一面倒吗?

    果然真的如同她们说的,短短的一年时间中,倒向太子的势力,莫名其妙的开始倒台了。

    不只如此,太子在梁帝面前的地位,也越来越低,更甚至,开始引起了梁帝的厌恶。

    相反,誉王在梁帝面前却是如鱼得水了起来,一上一下,所有人都知道,那一天要来了!

    果不其然,不久之后,太子被罢了,而登上太子之位的,不是谁,正是誉王!

    不过这其中到是有几个人的位置,始终很尴尬,一个是云南穆府,一个是靖王!

    不过这个时候她们的位置罢向,已经不重要了。

    一年多后!

    梁帝驾崩!

    曾经的誉王,如今的太子,登基!

    改年号为始年!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更是让所有人都乱了,就在登基那天,新梁帝封赏百官,直到卧龙之时,却不见人影。

    直到,有人送上了一封书信之后,新梁帝便沉默了下来,许久,叹了口气。

    “你,终究不是想要辅佐朕啊!”

    也就在那一天,新梁帝下旨,重查当年赤焰军和林家一案,最终水落石出,只是遗憾的是,当年的谢玉和夏江,早已经在夺嫡之中死去了!

    但也是这一次的翻案,让整个大梁无不高呼陛下圣明。

    只是他们永远也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都是有人将全部的功劳,所换来的一个机会!

    ……

    长江之上!

    江左和岭南的交界处。

    一叶轻舟缓缓的在这江面上行驶着。

    在这轻舟上。

    两男子正坐在那里,没有什么人陪伴,只是坐在那里,饮着小久,说不出的惬意。

    “时间,好快,已经两年了,这两年,发生了太多了!”

    其中一个月白文衫的男子幽幽叹道,手中酒水,不知道为何这一次喝的确是格外的舒畅。

    “是啊,两年了,我也终于算是圆满落幕了!”

    对面的男子微微笑道,也有着说不出的轻松。

    两年多的时间,这可能是自己百年的岁月中,过得最辛苦的了吧?

    那中无时无刻不在算计人,不在钩心斗角的生活,他算是过烦了,也绝对不会在去做这种事情了!

    听到这话,月白华服笑了笑,脸色却是变得有些严肃了起来,看着男子道:“谢谢……”

    是的,谢谢!

    如果不是他,他的病不会好!

    如果不是他,他身上的责任,也不能这样放下!

    如果不是他,他也无法能安心的睡去,不被那噩梦惊醒!

    男子楞了下,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谢到是不用,毕竟我可是你的敌人呐,没有我,你也能做到的不是吗?”

    “或许吧!”

    听到男子的话,月白华服的男子笑了笑,但看着男子的目光却很是真诚:“但,你绝对不是我的敌人!”

    “那是什么?”

    男子有些好奇的看着月白男子道。

    “亦敌亦友亦恩的人!”

    男子嘴角抽搐着,摇了摇头:“无聊!”

    哈哈哈……

    将面上传来两道笑声。

    “对了,那两个女子怎么处理,你总不能这样一直吊着吧?一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妻,一个是誓死不离的红颜知己,你倒是幸福了!”

    听到男子这话,月白男子笑声顿时僵硬了下来,有些无奈的看着男子:“我也不知道,霓凰的性格你也知道,可宫羽她……”

    男子摇了摇头:“别多想,说开了就好,这样吊着也不是办法,而且说不定,人家就没意见呢?”

    “你很懂?”

    听到这话,月白男子有些好奇的看着男子,随即恍然大悟:“我到是忘了,你身边可是有着五个国色天香的呐……”

    男子脸色顿时垮了下来,随即无奈的摇了摇头:“你想多了,琴棋书画医五女,对于我来说,是弟子,也是小妹的存在,而她们也只是将我当成大哥和师傅,并没有男女感情……”

    月白男子笑着摇了摇头。

    如今看起来是这样没错,可是未来谁有知道呢?

    “而且,我也该离开了!”

    “离开?去哪里?”

    这下子月白男子算是楞了,这话他怎么不明白?难道是自己变笨了吗?

    “游历吧!”

    男子想了会道,这是他能说的借口了:“当年我隐居不出,现在我已经出来很久了,也是时候该回去了!”

    月白男子沉默着。

    “什么时候能再见?”

    “不知道,三年,五载,谁也说不定吧,或许这一辈子也不会在见了!”

    男子开口道,他也说不准。

    不过就算回来,可能也是要好久了,因为他有种感觉,不到终极身份的时候,这个世界,是不会在回来了!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想说什么了,只能说,有缘在见吧!”

    “有缘再见!”

    江面,泛起了涟漪,

    将这一叶轻舟推得更远了。

    不知道何时,将面刮起了淡淡的雾气,这雾气越来越大,将整个将面彻底的笼罩了起来,将这轻舟掩盖着。

    雪!

    白色的雪花飘落。

    将面中,传来了一阵感慨的声音。

    “又下雪了……”

    “是啊,今年的第一场雪!”

    “这雪,会是好雪!”

    “瑞雪兆丰年嘛!”

    “说的也是!”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