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87 仅见之物
    “老爷子,你说的是真的?外来人会活得久一些?”年轻的丈夫不由得惊呼,“可是外来人不是恰好碰上我们的话,什么都不知道,反而会做出一些危险的事情吧?”

    “这里有什么不危险的?危险可不会因为你知道多少就发生改变。”强壮老人沉沉地说:“数据统计是不会错的,我这把年纪,已经见识过许多外来人,他们的确会比本地人活得久一些,但是,当他们习惯了,融入了至深之夜后,就可以算是本地人,那时他们的存活几率相比起新到的外来人会有所降低。这个村子是不详的,你越是习惯,就越是危险。而且,年轻人,你知道至深之夜的出现有多长时间了吗?你觉得在村子里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还有多少个?”

    高川听出了强壮老人话中的意思,他看向年轻夫妇,问到:“你们是从外地搬进来的?”

    “啊……怎么说呢,因缘巧合吧。”年轻丈夫有些懊恼地挠挠头,解释道:“我和内子对世界各地的民俗学、民间传说和都市怪谈都浓厚的兴趣。澳大利亚的传统民俗中虽然也有各种神话和怪谈,但比起其他历史悠久的国家,就显得有些浅薄。即便如此,也偶尔会出现一些鲜有听闻的冷僻传说在极小范围内传播。我和内子就是追寻这么一个关于女巫的传闻,查到了这个村落的地址。之前有说过吧,这个村子并非与世隔绝,有路线直接通往稍远处的都市,只是路线偏僻,哪怕路过的人也很难察觉。所以,在一年前,我和内子来到这里……”

    “然后呢?村子当时就已经是废墟了吗?”高川问。

    “白天是这样,当时我们还感到惊奇和不解。你也看到了,那些尚未熄灭的火堆。虽然没有人迹,但却又不像是完全没有人来过的样子。”年轻丈夫低声说:“我们当时也觉得危险,想要离开,但天色已晚,就想着第二天再说,结果晚上村子就变得危险起来了。”这么说着,他朝强壮老人投去感激的目光,“要不是老爷子的帮助,我和内子就活不到现在了。”

    “虽然这么说,但是,还是很危险,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快点结束这一切。”年轻的妻子腼腆但又坚决地补充到。

    “听起来,这个女孩不是你们的孩子?”高川的视线落在年轻妻子背后的小女孩身上,对方似乎总是可以鼓起勇气,但和高川的视线对上后,这股勇气就会被撞得七零八落。说到底,她到底是想从人家的背后出来呢?还是继续躲起来呢?她已经来来回回藏了好几次。

    年轻妻子爱怜地默默女孩的头,女孩像只兔子一样眯起眼睛,只听到年轻的妻子说:“是的,她在我们进入村子的一个星期后才来到村子,不过,因为一些原因,我们直到现在都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来这儿。”

    “你们没问过。”高川盯着小女孩,不明来历的人当然值得怀疑,这就跟其他人都对他有所警惕一样。

    “她不愿意说的话,也没办法强迫她吧?”年轻丈夫微微侧过身体,挡住高川的视线,一股维护女孩的气势:“说起来,你也不是没有说明自己的身份吗?”

    高川点点头,但平静的表情让人根本无法揣度他的内心,对于年轻丈夫的话,他到底是赞同过还是不赞同呢?年轻丈夫微微皱起眉头。

    “你在这里生活了那么久,没想过要结束至深之夜吗?”高川岔开话题,问向强壮老人。

    “没想过。”强壮老人斩钉截铁地说:“为什么要结束?我的生活方式,本来就是猎人的生活方式。猎人就该在至深之夜里挑战那些怪物,而不是随随便便打只兔子狐狸。”高川仍旧点点头,看得出来,这个强壮老人对“猎人”的含义,有着于世人常识不同的看法。他不会说对方是对是错,而仅仅是获知了一个信息:这个老猎人对周边这种恶劣的生存环境,对自己的生活方式,都没有任何不满。他虽然表现得理智,但本质上已经彻底融入了至深之夜中。当然,这样的生活方式和思考方式,不能单纯用来去证明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只是,当自己要对至深之夜做点什么的话,这个老人很可能因为对改变的抵触而站在敌对的一方。

    另一边,年轻夫妇听到老猎人这么说,脸上都浮现无奈地神色。高川有点明白了,虽然老猎人庇护了他们,但他们更想离开这里,却无法从老猎人口中套出有用的情报。

    “那么,以一个猎人的角度,你觉得那个女孩如何?”高川毫不掩饰的发问,让年轻丈夫的眼神中流露出几分怒火。要不是之前高川的战绩表现,以及老猎人的存在,恐怕会立刻动手教训一下他吧。不过,现在的他无论是面对房子外的怪物,还是老猎人,亦或者高川,都是完全没有还手之力的普通人。

    即便如此,他仍旧拉住妻子和女孩,悄悄向外移动了一点距离。

    强壮老人意味深长地看了高川一眼,却根本就没去瞧那个女孩,只是这么说到:“我可没看到什么女孩。”

    “什……”年轻丈夫似乎想说“什么?”,但却硬生生改了口:“老爷子,你就不能说句好话吗?”

    “什么好话?”强壮的老人扫了他一眼,高川意识到,他的目光的确没有聚焦在女孩身上,哪怕女孩就在年轻丈夫的身边,“所有的外来者在变成当地人之前,都会看到那个女孩,但是,当他成为当地人之后就看不到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外乡人的小伙子。”

    老猎人的话让年轻夫妇露出愕然的表情,继而过了几秒,脸色就变得有些苍白,两人不由自主看向女孩,似乎想要说点什么,可什么都说不出来,复杂变幻的眼神多少带着不解、愧疚和想要探明究竟的犹豫,不过,高川知道,他们最终的选择仍旧不会是主动,也许是害怕问出的问题伤了女孩的心,如果他们有这样的想法,也意味着,无论他们是否下意识更相信老猎人,也主观上不想知道那个糟糕的答案——这个女孩不是正常的存在。

    不过,就算自己有所怀疑,老猎人意味深长的说话也在暗示着什么,但高川仍旧无法通过自己的观测找到女孩与正常人不一样的地方。直觉在警告他,如果可以的话,他当然想要出手验证一下,但对方的样子只是一个女孩,在自己找不到任何明确证据的前提下,他仍旧下不了手。

    “老爷子,你的意思是外来者才能看见她吗?”沉默了半晌,年轻的丈夫终于开口了:“也就是说,你现在根本看不到她,是吗?”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过去遇到过许多人,那些外来者对这个女孩的描述,和你一模一样。”老猎人不在意地说:“我是看不到她,但并不代表我不知道她。当然,如果你问我,她是不是幽灵什么的,我也无法回答。她就像是只存在于你们这些外来者的眼中,只有你们可以触碰她,既然很早以前就有人看到她了,她的样子却从来都没有变化,也没听说过有被外面那些怪物欺负,那么,她当然不会是普通的存在——就算我这么说,那个女孩大概也是没听到的样子吧。我觉得,她是看不到我的,也听不到我这样的村里人的说话的,就如我看不到她一样。所以,你们也不必担心这些话会伤害她。”

    年轻的夫妇对视一眼,其中的复杂难以言喻,又不约而同用探究的神情和女孩对视着,女孩倒是一副什么都不理解的样子,看不出任何虚假的成份。这个女孩到底是什么人?亦或者说,到底是不是人?

    “女巫……”年轻的丈夫轻声嘀咕着,被妻子听到了,妻子也皱了皱眉头,却将女孩的手抓得更紧了,让高川觉得,在这长达一年的共处中,三人彼此之间已经结下相当深厚的情谊,不会被老猎人三两句话,就改变最初的印象和决定。

    女孩是否和女巫有关?高川觉得十有**。她在多人观测中显露出的异常,在年轻夫妇的说辞中出现的“女巫”,宿营地的消失,新世纪福音的出现,以及这个村落废墟的至深之夜,彼此之间仿佛有诸多看不见的丝线将之串联起来。

    这种似有若无,却又仿佛丝丝入扣的线索,让高川愈发觉得,宿营地的幸存者就残留在这个村子里,也许不在白天那个正常的时空里,而就在这个不知道存在了多久的至深之夜里。

    “当外地人变成本地人的时候,就看不到这个女孩了吗?”高川向老猎人问到。

    “似乎是这样,大家都这么说——”老猎人这么说着,顿了顿,又仿佛暗示什么般,对眼前的三人说:“这个女孩的下场往往不怎么好。其实我有点怀疑,到底是外乡人变成本地人,才无法再看到她,还是因为失去她,外乡人才变成了本地人。”

    “什么意思?”老猎人说辞中的悚然,让年轻夫妇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她会遇到不测,是这样吧?”高川冷静地分析到。

    “是的,但到底是怎样的不测,我就不清楚了,结局是各式各样的。”老猎人的声音有些沉重,“但是,就算她发生而来不测,当新的外地人来到这里时,仍旧会继续看到她,然后失去她。一般来说,失去她的时候还活着的外乡人,就完全可以算是本地人了,生存几率会降低许多。所以,为了你们好,也许看好她才是正确的选择。”

    年轻夫妇面面相觑,两人虽然是为了寻找传闻才踏上旅途,但最终找到,并意识到自己已经深深坠入其中时,却又不免有些失措。他们究竟会如何继续对待这个女孩呢?高川不由得想到。但是,在没有更多的证据之前,他仍旧不希望这个女孩发生不测。老猎人的话让他稍稍有些联想,过去会不会有人原本是为了照顾女孩,但却在后来因为某些原因,亲手杀死了这个女孩呢?

    在神秘事件中,如此这般凄惨的结局总是络绎不绝。

    “我会保护她的。”最终,年轻的丈夫这么说到,年轻的妻子也紧抓着女孩的手,给了丈夫一个紧张却饱含鼓励的笑容。

    “随便你们,反正这是你们的事情。”老猎人将磨好的刀具一一插入腰间的皮带和皮兜中,站起身在地板上摸索了几下,就将一个暗格掀起来,里面竟然叠放着一整套的衣物。和现代人的衣物样式很是不同,并非是皮毛或常用布料制成,其纹理和质感,给人一种厚实但却不会发热的感觉。罩在外边的长衣反而质料轻薄,一阵微风就能将之拂起,充满飘逸的美感。肩部、肘部、腕部、膝盖等重要关节处,都有紧束的扣子,颈后竟然还有一个兜帽。

    “你又要去猎杀那些怪物了吗?”年轻的丈夫有些担心,“你说过,猎杀太多的话,人就会变成疯子。”

    “我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老猎人冷硬地说:“你不是说女巫就在这里吗?我要找到她。”

    “那只是传闻!”年轻的丈夫连忙说:“我们已经找了很久,不是什么线索都没有吗?而且,也没有证据证明,这里会变成这样,是那个女巫做的。”

    “别以为我没听说过女巫。”老猎人不容分说,就从两人身前走过,“不管是不是她做的,至少要找出来,才能问个清楚。我们除了她之外,没有其他的线索。”

    年轻的夫妇没有做声,就像是默认了老猎人的说法。高川觉得他们之间的气氛,就像是这一幕重复上演了无数次一样。

    “找女巫?我也很感兴趣。”高川插口到:“我有一些朋友失踪了,听说就是在这里,所以我才来看看。女巫的话,我也见过,但就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

    “什么?你见过?”老猎人猛然转过身,用饿虎一样的目光审视着高川。

    “是的。”高川的回应简洁明了。

    “她什么样子?”老猎人这么问时,一旁的夫妇俩陷入目瞪口呆中。

    “一个女孩……”高川看了一眼藏在年轻夫妇身后的女孩,说:“外表比她大一些,但也不超过十六岁。”

    “是很厉害的家伙吗”老猎人的表情此时已经重新冷静下来。

    “很厉害,只有我一个人的话,可能打不过。”高川按照自己的感觉说。

    “很好,我喜欢厉害的对手。”老猎人狰狞地笑了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