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949章 历史的分歧
    第949章历史的分歧

    大德鲁伊范达尔*鹿盔是一位声名远播的古老暗夜精灵,在他年轻时就已经是塞纳里奥议会里非常突出的一员了。鹿盔的高大身材以及火爆脾气的个性使他成为世人眼中既难相处而又强大的德鲁伊,他也经常因此顶撞自己的恩师,却被玛法里奥钦点为众学生中最具天赋的弟子之一。

    同样地,范达尔也是塞纳里奥议会中激进派的代表人物。

    在杜克的试探性逼问下,泰兰德不得不坦白,这次来自激进派的力量几乎影响到泰兰德和玛法里奥事前定下的策略了。

    虽然泰兰德用了大量的修饰词,以及改动了部分的内容,以掩饰范达尔*鹿盔的激进言论,但泰兰德的努力并没有逃过系统精灵的监测。

    叼炸天的系统精灵甚至有类似于测谎仪的功能,根据泰兰德的心跳加减速、语速、语气,瞳孔的放大情况等客观数据,再结合高等精灵的萨拉斯语当中的俚语进行逆推算,毕竟作为暗夜精灵的达纳苏斯语的分支,萨拉斯与很多东西是跟达纳苏斯语相同的。

    当然,在骄傲的高等精灵或者血精灵看来,将萨拉斯语和达纳苏斯语混为一谈是异常愚蠢和放肆无礼的举动。

    泰兰德做梦都不会想到,杜克一个看上去就二十岁的年轻人,竟然会懂得达纳苏斯语,而且精通里面的典故。

    就这样,哪怕泰兰德如何掩饰,系统精灵还是把范达尔的原话大体上还原了出来。

    “那些无能的兽人只会杀戮我们的同胞,焚毁我们的森林。敌人一波攻势过来就直接丢掉了那个他们砍伐了上万棵百年老树打造出来的营地。我真不知道为什么泰兰德*语风要选择去信任那些残忍的绿皮野兽,就因为她迷信一个死了又复活的所谓先知?”

    “自然之神在上,我们连麦迪文是否仍为燃烧军团效劳都无法确定。但我们能确定的是,就是意志不坚定的麦迪文亲手打开了黑暗之门,开启了毁灭的祸乱。”

    “联盟?哦!人类这个看上去渡海来帮我们的新生种族是个好帮手?太棒了!他们还堂皇地带来了名为辛多雷,实则是那些自名为奎尔多雷的亵渎者!还记得他们对于奥术魔法的滥用导致了燃烧军团的入侵和古卡利姆多的崩坏。无数的暗夜精灵被恶魔残杀。因而早在八千年前,使用奥术魔法已经是能够宣判为死刑的罪行。”

    “我们并不需要援军!与其相信那些前不久才对我们的同胞举起屠刀,杀害了塞纳留斯,毁灭了我们森林的绿皮。相信那些跟奎尔多雷一样滥用魔法的联盟,还不如从一开始就用我们自己的力量来镇守海加尔山。”

    “联盟和部落愿意一起守护海加尔山?很好,如果真的愿意,他们可以在山脚附近摆开阵势,不管他们为世界战死也好,再次投靠燃烧军团也罢。都不会影响到我们的防御计划。”

    “再不济,当他们成为艾泽拉斯叛徒的时候,我们也可以启动终极计划,将他们跟恶魔一起彻底毁灭。”

    当泰兰德在暗夜精灵里强行通过让联盟在半山腰布置防线时,范达尔又说。

    “我并不相信他们的战斗意志。当然如果他们以撤离作为威胁,我们就关上海加尔山的传送通道,逼他们跟燃烧军团死磕好了。这一来,无论他们是跟燃烧军团死战到底,还是到头来成为恶魔的爪牙,对于我们暗夜精灵都没有区别。”

    当系统把范达尔的话还原之后,杜克如同被逼着把粘液怪当果冻硬吃下去一般,恶心坏了。

    尼玛,在人类那边混太久了,居然忘记范达尔这个护犊子护得发狂,最终特么彻底堕落,不停作大死的家伙了!

    这一刻,杜克都有种不顾一切先去把范达尔*鹿盔这老小子给弄死的冲动了。

    杜克在自家精神世界里霸气四溢地大喊:“系统精灵,给我在我的私人祖传小黑本子上第一位加上范达尔*鹿盔这王八羔子的名字。每个月一号提醒我一次。”

    “虽然宿主你并没有什么祖传小黑本子,不过没差。明白!记录!分类!按时提醒完成!”系统精灵如此回答。

    唯一的庆幸是,现在暗夜精灵里还是泰兰德说了算。

    泰兰德深呼吸一口气:“我为暗夜精灵里的激进分子向联盟道歉。但我同时也希望联盟能谅解我们,毕竟任何一个组织或者势力,都有着自己的原则和行事方式,以及各种各样的担忧。很高兴,联盟已经用你们的行动证明了你们保护这个世界的决心。我只希望在坦白之后,你能帮我说服萨尔。只要多坚持一天,甚至半天,暗夜精灵就能做好所有准备。”

    “准备?”

    “对!暗夜精灵的主力从不曾真正离开海加尔山,他们只是去了山北面一侧,只要燃烧军团这次入侵的主力进入山道,我们就能调动跟随战争古树行动的主力,翻过外人无法跨越的山峰,从后面塞住燃烧军团的退路。来个上下夹攻,最后,利用生命古树的自爆,消灭阿克蒙德和他的手下!”

    泰兰德有点激动地做了个两拳相击的动作。

    然而,杜克却是懵逼的。

    我勒个擦,居然不是准备用整个山脉的小精灵自爆?

    下一个刹那,杜克意识到了为什么会这样了。世界树是暗夜精灵的命根子,不到最后的最后,他们绝不会做出有可能危害世界树的举动。

    事实上原本历史当中,暗夜精灵爆了海山的这棵世界树之后,失去了龙族的祝福,不再是永生状态后,一直都在后悔。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范达尔在达纳苏斯种下第二棵世界树诺达希尔。

    偏偏杜克满脑子都以为暗夜精灵一上来就准备全体小精灵玩自爆。

    结果误会大了。

    不过,杜克记得很清楚,原版历史上并没有什么绕后大军这码破事。在做掉第四号boss卡兹洛加之后,泰兰德直接就打了酱油,送给玩家一个【要你命三千牌子】的降落伞之后,就让苦逼的玩家跟阿克蒙德互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