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83 病村
    尽管推测的情况十分复杂,而且会让自己陷入一个尴尬的境地中,但也并非是什么好处都没有,仔细想想,以哥特少女、席森神父和黑巢给人的感觉,假设这就是新世纪福音的行事风格,那么情况还没有糟糕无以复加的地步,或者说,是新世纪福音在背后捣鬼,总比其他什么未知的势力,亦或者是末日真理教和纳粹之类,更让人觉得可以稍微松一口气。至少,耳语者不会在抗争中被对方斩尽杀绝。不过,宿营地里的其他人会不会被放过一马就很难说了。

    在高川三人的推断中,假设新世纪福音真的是按照己方推想的目标而行动,那么,将宿营地中除了耳语者之外的人全都杀死,并进一步对追寻而来的澳大利亚驻军进行狙击,彻底将“为了高川和耳语者的自由而战”这一强行赋予的意义做绝,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

    一旦他们以高川的名义杀死了许许多多的人,而高川却否决了重新把耳语者众人交由政府军方“保护”的建议,那么,高川和中央公国之间的关系无论如何都很难回到如今这般亲密的程度。随着战争的深入,三仙岛的作用也必然愈加凸显,而没有任何制约的高川也定然在严峻的形势下,很难始终以中央公国为中心,而中央公国内部政治环境也一定会因为“己方开发出来的三仙岛却不再受到管制”而产生巨大的风波,民间也会怨声载道。

    可想而知,高川和中央公国之间的裂缝一旦产生,就会越来越大。而除了中央公国之外的其他联合国家也会在暗中推波助澜,一边对实际拥有三仙岛的高川施以善意,一边继续离间高川和中央公国的关系。

    正如牧羊犬所说,哪怕是此时和高川密切关系,有着切身利益共享的组织势力,也无法避免在后继的情势变化中,谋求高川站在一个更加中立,更加孤立的立场上。在之前似乎没有人想到这次来到澳大利亚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正是因为同一阵线的盟友们,无法如此明目张胆地强行破坏高川和中央公国之间的关系,以避免联合阵线出现巨大的波折。

    可是,是新世纪福音出手的话,就没有任何顾忌了。

    哪怕越想越觉得这就是之后情况的发展,高川三人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去阻止。话又说回来,高川到底是怎么想的呢?相比起自身信誉的破坏,以及诸多相关人士的死亡,是不是耳语者脱离中央公国的控制更重要一点呢?锉刀和牧羊犬无法确认,哪怕高川明确告诉两人: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可以阻止新世纪福音的杀戮。他们也无法肯定,这就是高川心底最真实的想法。亦或者说,锉刀和牧羊犬在私心中的确同样倾向于,让高川和耳语者借助这次新世纪福音创造的机会,重新回到过去那个独立、中立而隐秘的神秘组织状态。因为,无论是站在自己的立场,还是站在雇佣兵协会组织的立场上,这样的回归的确是有好处的。

    在磋商期间,牧羊犬已经完成了对已经捕获的所有袭击者的处理,这些袭击者在被阴影吞噬,拷问出情报的时候,就已经神志不清了,就连身体都出现部分融化现象,这些融化部分彼此连接起来,就好似一团巨大的肉块上,长满了人的头颅、躯干和四肢,怪异而残忍,还散发出一股腐坏的让人作呕的味道。这些连体人哀嚎着,神经质般抽搐着,情状惨不忍睹,就连高川在脑硬体的控制下,也无法避免浮现一丝丝的不忍。

    虽然最初是锉刀建议将这些人交给牧羊犬拷问,但高川也是明确同意了的,目睹这些人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生不生死不死的模样,他觉得这倘若是有罪的,那自己必然要承担很重的一份责任——毕竟,如果当时自己反对,锉刀和牧羊犬也不会就会坚持己见,而这些人至多会死,而不会为落得个这么凄惨的下场。

    “杀了他们吧。”高川强行让自己不从这些已经变质的人体上移开视线,在这种时候,盯着他们所产生的难受感和折磨感,对他而言更像是一种赎罪。

    锉刀和牧羊犬对视一眼,锉刀点头之后,这团多人形肉块的身下阴影陡然如巨浪般掀起,眨眼就将他们吞没,再也不见了踪影。

    “没有查到其他人在什么地方吗?”高川再一次问到。

    牧羊犬摇摇头,闭口不语。

    宿营地就好似彻底消失了一样,哪怕三人已经努力寻找线索,那些线索也仿佛从来就没在过这里。而在其他的袭击者出现之前,三人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去处,只得随便选择个方向撞撞运气了。而实际情况正如他们所想的那般,在将搜索范围扩大到十公里后,也没有看到更多的人迹。这一带的丘陵仿佛除了那片无法隐藏的战场外,完全处于一种未曾开发过的自然状态。可是,本该在澳大利亚全境都能使用的通讯讯号,却一直保持无信号的状态。

    午间的阳光开始变得刺眼,高川觉得应该离开这片区域,尝试从附近的其他营地联系其他人,将这边的情况一一告知,以获得最低限度的帮助。锉刀和牧羊犬都同意了,不过既然已经浪费了如此多的时间,两人都觉得已经足以让新世纪福音完成自己的计划,或许在其他营地里,澳大利亚和中央公国的人已经在等待己方自投罗网。尽管从自己的角度俩看,自己的确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行为,但是,在他人眼中到底是否出格,会否被恼羞成怒的中央公国当成敌人,却又是很难确定的事情。

    “所以,我们在这里分开也许比较好。”锉刀说:“阿川,不是我们不帮你,只是不预先做点绸缪的话,我们这些‘外人’很可能会吃不了兜着走。”

    牧羊犬点点头。

    “我们离开之后,也会帮你打探消息。”他实诚地说到。

    “好的,拜托了。”高川对此没什么意义,也没有多余的情绪,神秘专家之间的分离和再聚都是常见不过的事情。这次两人过来帮忙,也完全是交情所致,而不明白雇佣兵协会到底是如何运作的高川,自然也无法清楚,两人是否还另有要事。之前两人都已经说过了,自己和魔法少女十字军的增援,只是附带的任务,而真正的任务另有其他。魔法少女十字军已经完成了自己真正的任务,锉刀和牧羊犬也得再加一把劲才行,的确没时间浪费在这种漫无目的的找人中。

    锉刀和牧羊犬分别与高川拥抱后,便冲下了斜坡,没入茂密的灌木丛中。当高川无法用肉眼看到两人后,连锁判定也在之后的五分钟,再也观测不到他们的运动状态了。为了提高搜索耳语者的效率,连锁判定的范围一直扩张到千米的模糊观测范围,如今无论如何,都难以找到其他人的踪迹,高川便又重新缩小了观测范围,以增强观测精度,然后,迈开脚步,朝着背对太阳的方向行去。

    他没有目标,没有线索,也没有感觉,只是随便选定了一个方向,虽然之前对两人说要前往其他营地,重新取得和外界的联系,但是,究竟从哪个方向离开,就连他自己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当他下定决心要离开的时候,却又有一种犹豫滋生出来,让他不自觉放缓脚步。也许离开这里,重新获得通讯信号后,可以利用网络球或澳大利亚方面的力量扩展搜索区域,亦或者抢在新世纪福音之前,将自己和锉刀两人的猜测说出去,给各方一个心理准备。

    眼下这种自己失去联系,而新世纪福音却可以大肆借助“高川”的名义展开行动的状况,似乎才是最需要避免的——虽然有这么思考过,可是,正如锉刀和牧羊犬所担心的情况,高川无法否认,自己也有放纵新世纪福音,让耳语者摆脱桎梏的想法,哪怕明知道,新世纪福音的所作所为,将会导致许多人的死伤,而这些死伤即便算一份在自己头上,自己也没有理由去狡辩。

    不,或许应该是,正因为明知道会死伤许多人,却仍旧觉得耳语者更重要的自己,就是如此的自私,这不是可以辩解的事情——如果辩解了,自己会觉得开心吗?会放下愧疚吗?高川给自己的答案是:不会。

    是的。哪怕愧疚,也甘愿承担背信背义背国背叛者的名声,去让耳语者得到解放,让她们可以从前线退往后方,在末日到来,逃无可逃之前,重新回到那隐秘却相对安全平静的日子里。这就是高川的想法,在向着背对太阳的方向行进中,他渐渐的,清晰的,肯定的,了解到自己这一私愿。

    这个时候,无论过去做了多少拯救他人的事情,哪怕国际上也已经为他冠上英雄的名头,高川也再也如同不久前那样坦然地接受“英雄”这个称号了。

    他从未如此深刻地感受到,被赋予英雄称号的自己,杂质是如此的深重。

    接下来的日子里,只要新世纪福音真的己方推断,那么,自己就不仅不再是英雄,而且还会被视为背叛者,先不提中央公国方面如何看待自己,哪怕在国际上,其他人不会明言,甚至在利益的趋势下,会继续保留高川的英雄称号,但是,在私下里大概也不会觉得,高川是一个真正的英雄吧。

    在不久前,虽然在宣传的力量下才获得了英雄称号,但的确是有人用着看待英雄的目光看待高川,但是,在不久后,这种眼光就不会再存在了吧。因为,会为了私愿而放纵敌人消灭己方盟友的人,无论如何都难以称之为英雄。

    “果然,高川是没办法成为所有人的英雄的。”高川这么想着,不由得就有一种哀伤想要落泪的情感浮上心头。

    即便如此,这样的哀伤也仍旧无法阻拦他的脚步。在过去的那些痛苦的日子里,高川们所留下的遗憾要多少就有多少,英雄梦想不知道破灭了多少次,而比之更加凄惨的情状,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这一次的痛苦和哀伤,对比起高川所经受过的痛苦和哀伤的总量,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已。

    在脑硬体的驱动下,这丝丝絮絮的情感,一点点被磨灭了。

    高川的意志再次武装起来,一如他的义体般坚硬。

    当夜晚再度降临的时候,高川才走出了丘陵带,在最后一处丘陵顶上,眺望到了下方远处已经半毁的村庄。黑烟从塌方的建筑中涌出,视其浓度似乎才刚刚发生火灾不久,不过,火光已经渐渐熄灭了。高川对这副景象有所猜想,但从理论上说,即便是战争不像其他洲陆那么惨烈的澳大利亚,在一连串的全球灾变中,仍旧坚持在地表生活的人,应该不会太多。眼前的村庄虽然地处偏僻,但澳大利亚也已经事先迁走了居民才对。

    如此一来,在那里发生的火灾,应该不至于牵扯到平民百姓。反过来说,如果这副景象和新世纪福音有关,是宿营地事件的延续,并牵扯到了平民百姓,高川一想到这种可能,就愈加深刻的觉得责任是在自己这边,从而感到多倍的痛苦。

    如果自己快上一步的话……虽然这么想于事无补。走上这个方向就不是刻意的选择,这就愈加显得自己看到了这个村庄就仿佛是命中注定一样。自己在路途上,没有使用速掠而花费了太多的时间,却又是自己的选择,同样根本无法更改。但高川仍旧不由得去想。在这个世界上,一步错步步错的情况,从来都不缺少,从另一个角度去看,不也是命运硬要让人去承受这份痛苦吗?

    高川不希望自己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他展开速掠,从丘陵奔下,迅速进入村中。在进入之前,连锁判定已经横扫了整座村庄。

    没有找到半个人影,很多东西都被烧毁了,很难通过残骸来判断曾经有过的活动痕迹。高川看向视网膜屏幕中的通讯信号,仍旧是一片盲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