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六章节 自相残杀
    第六百七十六章节自相残杀

    刑天的一声大喝落下之时,雷神宫上空的远古阵法的力量瞬间变得无比强大起来,那恐怖的神光一瞬间彼此交织在一起化为一张巨型的大网,一下子将那些凶兽给一网打尽,被那神网所网住的凶兽瞬息之间遭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一道道的神光之力不断地在侵蚀着他们的兽体,让他们的兽体受到了惨重的打击,很快又是一批凶兽承受不住这场巨大的打击直接被那远古神阵给干掉了,身死魂消在这雷神宫之上。

    原本刑天以为自己如此的痛下狠手,必会引起那兽皇的怒火,让对方忍不住出手解救这些凶兽,可是刑天错了,他小看了兽皇的冷血程度,那怕是面对如此惨重的损失,兽皇依然隐身在那虚空之中,没有丝毫的动手意思,仿佛是那些殒落的凶兽与它无关一样,无比的冷血与无情,或许在它的眼中这些凶兽仅仅只是炮灰而已!

    炮灰,刑天想得没有错,这些冲锋上前的凶兽都只是炮灰,是兽皇用来试探雷神宫底蕴的炮灰,就算是死再多,那兽皇与诸多的凶兽王者都不会心痛,对他们来说炮灰就是用来消耗的,只要能够逼出敌人的底牌,就算是损失再多的炮灰那也是值得地,这就是凶兽的法则,那怕是身为兽皇,也是无比冷酷无情的,在凶兽的世界里没有什么仁慈可言,有得只是赤/裸裸的实力。一切皆以实力为尊,以血脉为尊。

    在刑天的催动之下,那远古神阵爆发出惊人的力量。那一道道的神光自远古星辰之中落下之时,不断地融入到那张巨大的网中,让整张大网迸射出万丈的神光,一道玄妙的大道印记出现在这张大网之上,让里面的凶兽不敢地狂吼着,却无法从其中脱身而出。

    “好一个刑天,没有想到他不仅仅是自身的实力强大。同样在阵道之上还走得这么远,竟然能够布下如此的大阵,能够将那些攻击雷神宫的诸多凶兽一网打尽。真是好手段,了不起啊!”太上老君在看到这样的剧变之时也不由为之震惊,刑天要比他们所想象的还要厉害的多,当初他们主动从死海之中离开真得是愚蠢得不能再愚蠢了。以刑天这样的阵道修为想要保住他们手中的那些洪荒众生是何等的容易!

    悔恨。在这一刻,太上老君的心中不由地生出了无边的悔恨,要知道情分这个东西可是很玄妙的,一但有所破损再想要修补那可就千难万难,先前他们已经与刑天之间有了隔阂,再想修补实在是很困难的,这样的结果如何能不让太上老君悔恨。

    相对于太上老君心中的悔恨,而雷神宫之中的那些武族大军则是用一种妁热的目光看向刑天。在他们的眼中流露出无比尊敬的神色,在他们的心中刑天就是神。至高无上的神,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难得住他们的神,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止神的脚步。

    “没想到这远古神阵还能够引动星辰之力,这倒是意外之喜,有星辰之力灌注,这座远古神阵所能爆发出的力量必然更加强大,有这座神阵的存在,雷神宫的禁制也将更加稳固,而且只要我愿意还能让将这远古神阵所笼罩的范围撑得更大,而这座神阵是以天地之力为根本,自己只需要一丝力量引动即可,用不着损耗太多的力量,这倒是一个用来对付这些凶兽的好手段!”对于这座神阵的爆发,让刑天的心中也是十分的震撼,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这座远古神阵会有如此惊人的力量,能够给予凶兽大军如此沉重的打击。

    只可惜刑天没有能够引得那兽皇动手,让刑天的心中有所遗憾,不过这一切也不是刑天所能够控制得住,毕竟凶兽一族太冷血无情了,这也就加大了刑天的压力,在没有弄清楚这兽皇的实力之前,刑天都不敢轻举妄动,毕竟那兽皇给他的压力太大了。

    对于这兽皇,刑天可不敢冒险,因为刑天不知道这兽皇有没有力量能够给予自己致命的一击,能够将自己一击秒杀,所以只要兽皇不出手,刑天便要承受不小的压力,至少他的本尊不敢轻易出手,以免被那兽皇给偷袭。

    虽然刑天的敌人是兽皇,一族的皇者,有皇者的尊严,可是在这样的种族大战之中什么皇者尊严那都是狗屁,没有人会把它当成是一回事,只要能够杀伤敌人,就算是丢了这份狗屁不如的尊严又如何,毕竟只要能够取得胜利,付出再大的代价都是值得地,更何况仅仅只是丢一点点尊严而已,那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既然这头兽皇还有那些凶兽王者到现在为止还不肯出手,那我就逼他们不得不出手,我倒要看看他们能够忍到什么时候,是否能够眼睁睁地看着这些凶兽大军死在我的这远古神阵之中,空中既然已经没有什么危险可言,那我就对付这地面之上的凶兽,用它们的血肉精华来壮大自身的实力,来恢复‘战神棋盘’的力量!”在看到兽皇依然不为所动之后,刑天也是下了狠心,要给予这些正在不断冲击雷神宫的凶兽大军一个更沉重的打击。

    “星辰无限,遮天蔽日,远古神阵现!”在做出决定之后,刑天心念一动,一股强大的精神力量则是与那远古神阵勾通,一瞬间天空之上的凶兽消失不见了,那张神光四射的大网则是瞬间消失了,化为一道道的神光向雷神宫落了下来。

    瞬息之间,那神光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直接向外疯狂扩张着,转眼之间,就将雷神宫方圆百里都给笼罩起来,天上地下都在这神光的笼罩之中,而且这神光没有就此收手。依旧在飞快扩张着,看那样子是想将整个凶兽大军都给笼罩起来。

    当刑天操纵着远古神阵的力量疯狂地扩张之时,无论是那虚空之中的兽皇也好。还是那些在后面指挥着凶兽大军进攻雷神宫的凶兽王者也罢,它们都没有为之所动,依然平淡地观注着眼前的这一场大战,任由刑天用远古神阵的力量将那些凶兽大军给笼罩起来,丝毫不在意这些凶兽的死活,一个个皆是无比的冷血无情!

    看到这样的情况之时,太上老君则有些疑惑。问道:“这些凶兽的指挥者究竟是怎么样回事,难道说面对这样的攻击它们都能够无视,它们就不担心这些凶兽大军被斩杀之后会引起凶兽大军的内哄。让这场兽潮发生惊天的逆转?”

    听到太上老君之言,女娲娘娘淡然一笑说道:“大师兄对这凶兽的了解还是很少,若是你见识过第一场凶兽狂潮之时,你就不会有这样的疑问了。这些凶兽根本没有什么情义可言。它们的骨子里都充满了冷血无情,别说是还没有太多的凶兽殒落,就算是整个凶兽大军都被那阵法所斩杀掉,它们也不会心痛,在它们的心中这些凶兽大军都只是炮灰,对于这些炮灰死得再多他们也不心痛,在第一场凶兽狂潮之中,那指挥凶兽大军的凶兽王者曾眼睁睁地看着数千万的凶兽大军死在雷神宫前而没有心动。现在这点程度的死伤那就更不值一提了!”

    女娲娘娘说得没有错,这样的死伤的确是不值一提。死这么点的凶兽根本算不了什么,而且先死的那都是弱者,在凶兽之中弱者是没有生存的权利,它们死了那是再好不过!

    刑天想要用这样的手段逼那些凶兽王者或者是兽皇动手,还是差得很远,这样的死伤还不足以动摇它们的心,不足以让他们主动出击,来承担那不可预测的凶险,对它们而言,能够用这些炮灰来消耗敌人的力量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死伤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之所以死伤的少,并不是这远古神阵的威力不够,而是刑天还没有发动杀招,既然要逼这些凶兽王者还有凶兽主动出击,刑天自然要弄出更大的动静来,在那神光扩张到笼罩了三分之一的凶兽大军之时,那神光停了下来,而在这神光停下来的一瞬间,一道道的大道之声在那神光之中响起,那不是普能的大道之音,而是代表着杀伐之音,此音一出立即让这远古神阵有了一丝变化,在那丝丝神光之中多出了一道道恐怖的杀气。

    这一丝丝恐怖的杀气,快速的弥漫在整个神阵空间之中,将那些被笼罩住的凶兽给困住,那杀气可非常阴险的很,它没有对这些凶兽大军进行杀伐,而是在勾动这些凶兽内心深处的杀伐,在这杀气的勾动之下原本就无比狂暴的凶兽自然变得更加狂暴起来,一个个瞬间在那杀意的影响之下眼睛之中暴发出丝丝的杀气,心神一瞬间被那恐怖的杀气所控制住。

    当这一丝丝杀气将这些阵中的凶兽的神智给迷惑之时,一下子整个凶兽大军乱套了,在那狂暴的心性作用之下,它们都忘记了那些凶兽王者的命令,心中唯一的念头只有杀戮,于是这些凶兽没有对雷神宫发动攻击,相反则是自相残杀起来,很快在雷神宫之外则是血流成河,一头又一头的凶兽倒在了自己的同伴手中,而那血肉精华则是被融入到天地之中的‘战神棋盘’所吞噬掉,成为了‘战神棋盘’的养分,还有一小部分被刑天所吸收!

    刑天的这杀手锏一出,一瞬间让雷神宫之中的众人为之欢呼起来,对于这些凶兽的自相残杀,对他们来说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若是这些凶兽能够自相残杀死得一干二净,那他们可就要轻松多了,不会再有那么大的压力,让他们喘不过气来!

    感到轻松的只是那些一般的修行者,对于后土祖巫、女娲娘娘、三清等这些真正的洪荒之中的大能来说,他们的神情则是无比的凝重起来,因为他们都明白这样的自相残杀对于凶兽大军来说意味着什么,那怕是那些凶兽王者再冷血无情,它们也不愿意看到这样自相残杀,它们一定会出手阻止这一切的发生,而当它们出手之时,那也就是最凶险的时刻,也是决战的时刻即将到来,他们所有人都将要拼死一战,而这一战则是决定他们命运的一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