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81 迷雾中的博弈
    牧羊犬用自己的神秘所获得的情报只有他可以观测和解读,这些情报其实很详细,只是本人却并不具备优秀的语言表达能力,平时他总是比较沉默,这可不单纯是因为他自身的性格造成的。即便如此,在对付一些保密性质很强的敌人时,哪怕牧羊犬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情报员,却仍旧可以获得比常规方式更多的情报。

    被蛊惑的无法回头的邪教信徒——仅仅是这样的表述,很难让人理解这些敌人的特质,因为,几乎所有的邪教信徒都具备类似的特征。

    在高川的猜测中,要在十分钟直接推平宿营地,导致其在第一时间撤离,整个过程必然有着更重要的细节,不理性这些细节的话,就只能坐等敌人再次现身,亦或者找到己方可能遗留下来的线索。问题在于,前者意味着将主动权交给敌人,而后者为了瞒过敌人,也定然十分隐秘,自己三人是否可以在短时间内找到,也还是一个问题。

    无论如何,袭击宿营地的敌人是新世纪福音的可能性已经很大了。

    牧羊犬尝试将自己所探知的情况转述出来,再经过高川和锉刀的总结,大致可以勾勒出敌人的情况:首先,不要奢望有和敌人谈判的可能性,这些敌人在精神意识层面上和正常人有着极大的差异。其次,敌人可以在短时间内聚集相对较多的数量,并且普遍拥有这次攻击等级的装备。我再次,敌人很可能避免采取任何接近战的行为,完全通过组合式的远程打击来阻挠自己等人,而其目的很可能也仅仅是阻挠而已。

    也许,包括这次袭击在内,袭击的目标从一开始就不是“杀死高川等三名神秘专家”,而是“拖延高川等三名神秘专家的脚步”。至于拖延时间之后,这些敌人想要做点什么,就十分难以揣测了。

    “……其实,无论怎样考虑,十分钟内让整个宿营地都消失,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牧羊犬说:“攻击我们的这伙人没有参与到对宿营地的攻击中。”

    “如果是新世纪福音动了真格的,倒是不会让人感到惊讶。”锉刀提醒到:“重点在于,阿川所说的那个首领……女巫什么的,是一个强大的意识行走者。她只需要在人类潜意识中进行宏观调控,就能影响到世界各地的人类活动行为。她的能力和身份,让她拥有一大批潜在手下,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通过人类集体潜意识层面对个体意识进行干涉吗?”牧羊犬嗞嗞吸了口气,“感觉黑巢之所以可以用哪种方式发展壮大,和这种能力的使用方式脱不开干系呢。”

    通常而言,无论神秘组织的规模是大是小,其内部的管理都普遍具备极为严密的保密措施,如果利用神秘来排查成员身份的话,要在其成员中留下间谍,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在这个基础上,黑巢的渗透几乎可以说是毫无忌惮,哪怕是网络球这个世界第二大神秘组织里,也自认应该存在没有明面上归属网络球,但暗地里却倾向于黑巢的人。

    然而,就算大家都明白,黑巢已经将触手伸进了自己的老巢,也很将这些双重身份的成员整顿清楚。网络球都不能例外,其他神秘组织就更不用说了。同样是“将敌对的神秘专家变成己方的信徒”,黑巢所采用的方式,和末日真理教所采用的方式,有着极大的差别,但在效果上,却没有太大的差距。

    如果说,黑巢的这种侵蚀方式,正是新世纪福音自古以来的建立者和掌控者,女巫vv利用自身的意识行走能力,直接从人类集体潜意识层面上完成的,那反而让人觉得可以理解。

    所以,“宿营地的变故是从内部开始的”这一猜测,得到了锉刀和牧羊犬的一致认可。恐怕在宿营地遭到攻击的时候,他们所面对的,其实从来都没有意识到,却在猛然间爆发的外忧内患的局面吧。哪怕这个宿营地里布置有精锐的人马,但却因为时间太过短暂,意外来得太过突如,其能力仍旧无法在转眼就变得炽烈的战斗中扭转局面。

    “还是没能联系上耳语者吗?”锉刀问到。

    “不行,干扰一直都在增强。”高川注视着视网膜屏幕中的数据曲线,说:“当我们击破这些伏击者后,干扰的强度简直是上扬了一个台阶。我怀疑,他们所使用的仪器和仪式是某种大型组合仪器仪式的一部分。假设对手真的是新世纪福音,并在一定程度上,仍旧将它们视为末日真理教,那么,我们击破的这部分,会为其它隐藏起来的部分增强力量,也不是什么特别奇怪的事情。末日真理教的仪式特点,一向都是这样,不是吗?”

    末日真理教最著名的献祭仪式,其最明显的特点正可以用“环环相扣”来形容。他们的每一次仪式都不会是独立,仪式运作的连锁崩溃,能够让最核心的仪式以极快的速度不断积蓄力量。甚至在很多时候,都会刻意留下线索,或者用一些诡秘的方式对破坏者加以引导,让这些人不断追索,不断破坏仪式,结果,就会出现这么一种情况:

    和末日真理教敌对的神秘专家对献祭仪式的破坏过程中,破坏活动的时间、地点、人选、方式、所使用的神秘等等因素,都反而会成为增强最终仪式的因素。而在神秘专家之间,也流传着这么一种说法:

    世界上人和人之间的联系,要比肉眼所见的,要比哲学所想的还要紧密,而这种紧密的纽带关系,让一个人的存在定然会对另一个人的存在产生影响,进而对任何涉及人之意识行为的事物产生影响。而人类自身却很难用正常方式观测到这种影响。末日真理教的仪式正是利用了这种影响力。它从来没有出错,也从来没有完结,某次神秘事件中产生的结果,之所以会对之后的某一次神秘事件产生影响,而在神秘事件中所进行的仪式,也会将影响传递到跨越时空的另一场仪式中。因此,在世界末日彻底到来,末日真理完全成为事实之前,末日真理教的所有呈现于人们眼前的仪式,都只是其庞大的仪式计划的一部分而已。假设己方无论怎么做,都是在促进末日的到来,那么,己方对末日真理教献祭仪式的破坏,也大概只是在为其最终仪式计划添砖加瓦而已。

    尽管这是相当消极的猜测,但在神秘专家之间,却仍旧是一种流行的猜测。

    新世纪福音作为原末日真理教的一部分,倘若是其发动了这次对宿营地的袭击,那么,它的行动带有类似的风格也不足为奇。

    高川三人目前所处理掉的敌人,乃至于“他们在这个时间,在这个丘陵地点拔除敌人”的行为本身,很可能已经对某一处正在进行的仪式造成了促进性的影响。

    “我已经尽可能处理了。”牧羊犬说:“通过阴影可以深入切断这些人的存在影响力,也就是——。”他想了想,补充到:“让这些人的个体从人类概念集合中剥离出来,可以从人与人之间的因果关系上,大幅度减轻他们的失败和死亡所造成的连锁反应。”

    “不可能完全剥离吧。”高川觉得牧羊犬的神秘果真如他所说,有着这样的效果,就已经很惊艳了,可仍旧无法让他相信,真的可以做到万无一失。

    “是的,不可能做得很彻底。”牧羊犬坦然到:“我不是意识行走者,通过这些阴影到底可以做到什么程度,会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产生怎样的反应,我是无法观测到的。最终效果,只能根据后继发生的情况进行数据上的归纳总结,不过,以前的数据显示,的确有一定的效果,至少也可以让一定时间范围内,本该会迅速递增强度的战斗,以更加平缓的方式进行。”

    “他的意思是,哪怕新世纪福音可以从我们的胜利中也获得好处,这种好处的体现,也不会是近期内的事情。”锉刀耸耸肩膀,解释道:“其实我也不明白,为什么牧羊犬总是爱用这些复杂难懂的说辞。”

    高川总算是明白了两人想表达什么:锉刀和牧羊犬都在遮遮掩掩地安慰自己,耳语者不会出问题。自己等人的行动,不会对宿营地幸存者的处境产生更加恶劣的连锁反应。

    这种暗示方式真是让人头疼啊。高川不由得抓了抓头发。

    “其实,我现在担心的,不是这些人会对耳语者做什么。”锉刀突然说:“而是他们对宿营地的冲击,是否带有针对性的政治意图。阿川,他们也许不单纯是为了你来的。”

    “为什么这么说?”高川有些不解。

    “因为那个怪物一样的女巫不是说了吗?她需要你的帮助。”锉刀说:“既然如此,她对耳语者不利的可能性也会相对降低,不是吗?”

    “不,虽然也有这样的想法,但我不是这么考虑的。”高川犹豫了一下,对锉刀和牧羊犬说到:“关键在于,在她的认知中,耳语者对我究竟是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她想要得到的帮助,是我必须在某种状态下才能完成的事情,如果她判断,苛刻地对待耳语者,有助于我达到那种状态,那么,她就有可能下死手。当然,她也会在下手之前,衡量一下自己的做法,对我的个人意愿的影响——但是,没有人可以确保,她不会产生‘哪怕杀死了耳语者,也能够让高川出手帮助她’的想法,亦或者,没有人可以确定,她是否拥有这样的能力。”

    顿了顿,高川补充到:“说到底,我们对她究竟拥有怎样的神秘,可以通过那种神秘,实现多么不可思议的情况,全都一无所知,也无法弄清楚她的思考方式,而只能以最恶劣的情况去猜想。”

    “那么,你觉得呢?阿川,如果新世纪福音真的只是单纯为了控制耳语者,借此达到影响你的目的。你有信心摆脱这种影响吗?”锉刀问到。

    “没有。”高川十分慎重地说:“所以,我宁愿耳语者留在中央公国,包括末日真理教在内,在国内的活动都没有过国外那么猖獗。我觉得其中定然有一些原因,能够极大地保障耳语者的安全,毕竟,咲夜和八景她们都只是普通人而已。”

    “但是,她们还是来到了澳大利亚,还上了前线。”锉刀认真地看着高川,说:“既然中央公国将耳语者用作政治用途,那么,其他人自然也能够利用耳语者,对中央公国进行政治干预。”

    “……我是这么认为的。”很少说话的牧羊犬也插口道:“新世纪福音的目标是高川先生,但是,却不是直接通过对耳语者施加控制这么直接粗暴的方式来完成,而是通过对中央公国施加压力来实现。这次他们对宿营地的袭击,也许不是为了掳掠耳语者的成员,而是对中央公国释放出一个信号。”

    “信号?”高川和锉刀异口同声说。

    “一个让高川先生恢复完全自由之身的信号。”牧羊犬十分严肃地说:“新世纪福音也许会打着为耳语者争取自由权力的旗号袭击中央公国。从世界各国的角度来说,大致也不希望实际掌握了三仙岛的高川先生,和中央公国有着太过密切关系。对许多组织机构而言,高川先生是一个中立的,掌握了强大力量,人际关系却很简单,没有特别人情倾向,同时也不具备强硬靠山和大规模组织力量的英雄人物,才是最好的。”

    牧羊犬的话落下,空气好似沉淀了几倍的重量,迫使声音也变得迟钝而安静了。

    过了半晌,锉刀才露出苦笑,说:“也许,被牧羊犬说中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