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79 静止的魔女
    从远方空中传来的声音宛如闷雷一样厚重,间夹着仿佛要撕裂金属般的尖锐,只是听到声音就会让人不自禁生出鸡皮疙瘩,这声音从耳道钻入心脏,让高川三人不由得仅皱眉头。先不提声音之后会有什么,这个声音本身已经具备明显的攻击性,若是体质稍差一点的普通人听到,说不定会立刻恶心晕厥。高川、锉刀和牧羊犬却不为这片看似突如其来的声音所动摇,毕竟就在几秒前,三人都已经赞同这片区域已经被临时布置成陷阱的推断。

    敌人的出现再出其不意,攻击的方式再稀奇古怪,在神秘专家的眼中都不再具备太大的冲击力。

    三人抬眼望去,只见到绵延的丘陵带树林的顶端升起大量的物体,哪怕背对着朝阳,也无法用肉眼看清它们的形体,只能从反光依稀判断它们是由金属物质构成。它们就如同鸟群般腾起,升至半空后又以抛物线的方式下坠,目的地当然就是三人所在的位置。

    自己被锁定了。三人拥有一致的判断。被锁定后的打击,如果是面对不知情的敌人,或许还会进行一次次试探,按照每一次攻击的结果提升强度,但考虑到敌人或许对己方知根知底,强度很可能一开始就很高。

    会把自己所在的地方全部夷为平地的水准吧。高川如此想着,在他的视网膜屏幕中,这些看似飞弹,挂着尾烟的金属物体可比肉眼看到的要清晰许多。它们虽然的确是金属的外表,但却不是正常战争所用的导弹之类,那只是一团团直径大约两米的液体金属团,在正常的温度下,保持着极为强烈的活性。不定形的金属液快速翻转,让人一看到这种运动趋势,就会生出“掉进去就会巨大的力量撕碎”以及“里面肯定有很高的温度,能够将**烧成灰烬”的感觉。

    它们自身剧烈的运动,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走钢丝一样,一不小心就会破坏平衡,然后整个儿炸裂。

    爆炸、撕扯、冲击、高温,以及质量重力,这是从外部观察就能体会到的杀伤方式。但不仅仅高川,锉刀和牧羊犬也能肯定,它的威力绝对不仅限于此。

    在高川开始速掠之前,脚下的泥土已经从下方翻开,尚未彻底消解的尸体残躯或是用手脚,或是用牙齿,甚至将骨头粉碎的身体当成虫蛇,纠缠住三人的肢体。若要说躲开,当然是可以躲开的,但是,如果不会飞的话,迟早要被这片亡者的大地俘获。

    以三人所在的位置为核心,向外蔓延两三公里,全都是这些仿佛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尸鬼。它们的移动翻搅了泥土,释放出更浓郁的臭味,哪怕锉刀和牧羊犬已经在第一时间闭住呼吸,也仍旧不禁脸色发青——不是害怕,而是这些气味好似可以直接穿过肌肤的毛孔,转化为“恶臭”的信号进入脑皮层一样。

    两人已经无法呼吸,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在他们窒息之前,高川抓住他们的肩膀,完全不去理会正在攀缠上来的尸体,直接进入速掠状态。但就如他所想的一样,在一百米外,便有一堵无形的力墙将自己三人拦截下来,即便改变方向,这种力墙也会在百米的移动范围内出现,哪怕可以将撞击的反作用力转化为推动力,以增强速掠的速度,但无论跑得多快,最终范围也只是“位移一百米”的感觉,哪怕向上跳跃也是相同的结果。

    高川三人觉得自己就好似被装进了笼子里——说得不好听一点,就如同用建议的簸箕、木棍和米粒捕捉麻雀一样,看似开敞的地带,当麻雀进入陷阱范围后,整个簸箕就落下来,将其笼罩在一个狭小的,根本无法自由移动的空间里。

    从空中坠落的液态金属团只花了不到三秒的时间,就抵达了这个无形牢笼的上方,它们当头罩下的时候,没有击中高川三人,而是被那无形的力墙挡住了。金属液体沿着无形的壁面流淌着,堆积起来,形成一个厚厚的,方正的空心体,将高川三人围困其中,就如同沿着无形的铸模浇灌水泥一样。

    高川将昏昏欲睡的锉刀和牧羊犬抗在肩膀上,虽然已经停止速掠,但义体的强度仍旧视地上那些会动的尸体为无物,这些看似数量庞大,邪恶怪状的东西,哪怕数十只一起压上,也不可能让义体无法动弹。反过来说,义体不惧怕它们的攻击,随便运动一下,所有纠缠义体的尸鬼都会被直接扯得粉碎,它们就是如此的弱小。

    但另一方面,正在浇灌无形力墙的液体金属怎没这么好相与。没有立刻突破力墙的话,就只能眼睁睁看着,液态金属把这个无形的牢笼覆盖成实物。当金属液体已经流淌到距离地面三尺多高的位置时,高川已经停止所有动作,就好似放弃了挣扎一般,只是静立着,注视这些金属液体迅速合围。

    天空消失了,远方消失了,乃至于地面的尸鬼也偃旗息鼓,唯一不变的只有空气中的臭味,但随即,似乎已经彻底密封起来的金属牢笼内部,产生了巨大的气流,就好似有什么东西从金属壁的外部抽取空气,

    伴随着空气的稀薄,臭味也有明显的下降。锉刀和牧羊犬悠悠转醒,不过脸色可不太好,对两人来说,无论是维持身体内外的气压,还是维持呼吸,空气仍旧是必须的,现在牢笼之中却仿佛要被抽成真空。距离战斗开始不超过三分钟,两人的眼睛里已经充满血丝,不过,即便外表有些狼狈,但神情却没有半点震动。

    “没有人出现?”锉刀平静地问到,外泄的气流掀起她的短发,让她的姿态多少显得飒爽。

    “没有,他们应该仔细调查过了,所以才采用这样的战术。”高川也同样心平气和地回答到。所有做过功课,了解过高川战斗风格的人,都会想方设法限制他的速度优势:直接削减他的速度,亦或者提升自己的速度,在效果上都不太明显,最终结果也证明无法真正抵消速掠的优势,因为,目前为止的持续加速中,仿佛就只有速掠是看似“永无止尽”。

    那么,让他无法速掠,以及限制其移动距离,就是更加迂回的方式了。无论是通过意识行走亦或者别的什么足以撇开速度概念的神秘,还是将高川引入一个密闭的空间中,都已经有人尝试过。但是,哪怕是撇开速度概念的神秘,也无法完全阻止速掠对高川自身的作用,哪怕是进入意识层面,速掠也会在一定条件下,以意识的力量体现出来,就仿佛它本来就是高川的一部分,深入到其物质和意识构成。倘若将高川引入密闭的空间,也不会改变高川在这个密闭空间中“速度最快”的事实,在狭小的环境中和速度极快的高川战斗,下场是极为凄惨的,倘若仅仅是将其围困,而不试图在短时间内杀死,那么,高川的速度就会越来越快——速掠会将每一次触壁的反作用力累积起来,用于不停息的加速中,很快就会抵达一个临界点,让义体质量和速度的结合产生极大的破坏力,进而直接破坏牢笼。

    也有人考虑过,在牢笼的类型上加以修改,亦或者在禁锢的前提下,加入一些辅助的攻击方式,将高川的移动环境限制在一个极度苛刻的条件下。但是,越是复杂的方法,准备的时间,以及完成的过程就越长,在这个对于速掠而言显得繁琐而漫长的时间和过程中,往往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情况,亦或者是高川自身造成的,亦或是外部造成的,总之,这种种情况会让理论上可行的限制产生偏差,进而失败。

    为了弄清这种偏差的真相,火炬之光的神秘专家也明里暗中调查过,但是,因为双方并无直接的关系冲突,所以,相关的资料很少流出到敌人手中,就连高川自己也不清楚他们到底研究出了什么。

    正面和高川战斗,是一件极为棘手的事情,这一点已经得到诸多神秘专家的公认。

    义体化的高川在战斗履历上有陷入困境和险境的时候,但从最终结果而言,勉强可以说是没有败绩。

    如今,又有这么一批敌人,想要对付这样的高川。他们会处心积虑想出比以往那些敌人更好的办法,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在高川的观察中,他们的做法反而很简单:首先用力场和别的什么鬼东西,包括心理层面的因素,暂时让自己无法进行或不去进行大范围的移动,然后,在这个无形的束缚之地上,构建出更加坚固的牢笼,在之后,从抽取牢笼内的空气开始,尽可能制造出一个特殊的环境。

    义体当然不会惧怕没有空气的环境,但往浅的说,高川并非一个人在这个牢笼里,往深的说,抽离空气也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自然还有更多的步骤——总而言之,当高川被暂时套牢的时候,尽可能把他身处的整个环境改造成对其不利,有害,会削弱,会致命的状态就好了。

    大规模的环境改造很难做到,仅仅对付高川一个人也不值得。小规模的环境改造中,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反而值得参考,但是,正常情况下,临时数据对冲要达到环境剧变,是一个难以控制的过程,而且也是一种相对平衡的过程,很难营造极端的,针对某个人的状态。

    “总觉得,这种攻击有种熟悉的感觉。”锉刀这么说着,她抬头看着高达百米的金属壁,不断进行自体运动的液态,外表已经凝固了薄薄一层,给人的感觉就如同果冻一样。从内部根本无法探知这层金属壁有多厚,也许此时在外部也仍旧没有停止浇灌液体金属。

    但是,当牧羊犬随手扯起一具张牙舞爪的尸体,扔在金属墙面上时,立刻就有一股力量将其撕成了碎片。

    “真是激烈的运动,看起来就像是静止凝固了一样。”牧羊犬感叹到,“快点吧,锉刀,我快要窒息了。哪怕满是臭味,也总比无法呼吸更好。”

    快速抽离的空气,让这个牢笼内的气压降低到了一个对普通人而言足以造成身体内伤,最终致命的程度,只是,锉刀和牧羊犬虽然没有义体化,身体强度却仍旧在神秘专家的平均线上。

    锉刀没有做声,试探般,手掌缓缓按向金属壁,那一度撕碎了尸体的金属壁,没能在第一时间粉碎她的手掌,反而在承受着某种压力般,渐渐开始扭曲起来。扭曲的部分,从锉刀手掌覆盖的范围开始向外蔓延,不到三秒的时间,就好似石头坠入湖面产生涟漪一样,扭曲已经覆盖了整一面的金属墙。

    “静止”——锉刀这么形容自己的超能。但是,谁都清楚,这种魔纹超能的现象,并不完全代表其本质,让事物静止的方式很多,在人的观测中,呈现静止状态却并非真正静止状态的情况也很多。没有任何证据,可以将锉刀的超能静止归为某一类,因为,这是来自神秘的力量,是以现有人智无法理解的东西。

    锉刀的手腕上,代表着三级魔纹使者的三片菱形魔纹给人饱满又充满活力的感觉,紧盯着它,会有一种动起来的错觉——它开始旋转,如同风车一样,但速度快到了一定的程度,那菱形的轮廓又好似开始倒退,就好似紧盯着高速转动的车轮时,有时会觉得轮子其实是向后翻滚一样。

    以可怕的速度进行自体运动的液态金属墙,被更强大更神秘的力量压制了,它们正在静止的部分,和正在运动的部分,产生了剧烈的冲突,最终导致的扭曲,在可见的范围內,必然让它们自身崩溃。

    锉刀裂开嘴,露出尖锐的笑容。

    “只是这种运动强度的话,从一开始就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