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九百三十四章:我果然不如你啊!
    “先生,庆国公的案子吗?”

    誉王一走,医娘她们便进来了,看到卫子青点了点头,书语顿时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哼,终于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就该死!”

    书语虽然没有说他们是谁,可是在场的人都知道,她指的是谁。

    看着情绪有些低落的医娘,琴音拉着她的手低声安慰道:“医娘姐姐,放心吧,一切都会过去的!”

    “嗯!”

    医娘点了点头,没有在说话。

    卫子青看着这一幕,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这般的长的时间了,自己给医娘的承若,也终于到了该实现的时候了!

    ……

    太子府。

    太子脸上满是高兴的神色。

    “哈哈哈,誉王啊誉王,这一次你总算要载了吧,我到是要看看你,还怎么救庆国公!”

    听到太子的话,宁国侯谢玉脸色也是带着一丝的得意:“这一次庆国公算是栽了,不过这案子,还是要抓在我们的手中,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将这案子坐实,庆国公才必死无疑!”

    “这点我懂,不过,谢玉啊,你说这梅长苏是怎么想的?”

    “嗯?”谢玉有些不解的看着太子,如今梅长苏住在自己的府邸,虽说太子说了他已经投靠了他,但两人的交际也并不多。

    如今太子忽然说起他,顿时有些让他好奇了起来。

    “母妃的事情我就不说,毕竟实在是犯了天威,不过这一次庆国公的案件,他竟然说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要我好好的注意下,防止誉王反扑……”

    “反扑?”

    听到这话,谢玉楞了下,随即冷笑的摇了摇头:“这庆国公的案件还能反扑?这可是陛下亲自盯上的案子,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誉王想要反扑也是反不起来吧!”

    “就是啊!”

    太子叹了口气,他忽然觉得,要这梅长苏,好像有些不对了:“算了,先不管他,这一件事情你一定要好好去办,不管如何,我要这庆国公死!”

    “是,太子殿下!”

    然而也就在这时候,忽然有下人来报,说梁帝召唤他进宫,这下子让太子有些愣住了。

    “父皇召我进宫?这是什么事情?”

    来报的太监道:“好像是关乎庆国公滨州侵地一案!”

    听到这话,太子忽然扬天大笑了起来:“这是天助我也啊!”

    “莫非是陛下想要将庆国公的案子交给殿下主审,若是这样的话,这当真是天大的好事了!”

    “绝对是这样了,不行,本太子这就入宫!”

    说完太子连忙朝着皇宫赶去,看着离开的太子,谢玉脸上也满是松了一口气,这案子给太子主审的话,那是在无生机了!

    皇宫中!

    梁帝端坐在御书房中。

    在他的身边,站着一个有些刚猛的男子,这人正是琅琊榜上的高手,蒙挚!

    而在他的面前,正是一脸恭敬的誉王!

    “陛下,太子来了!”贴身太监进来禀告,梁帝点了点头:“叫他进来吧!”

    很快的,太子就快速的走了进来,他的脸上还带着欣喜的神色,只是当看到誉王的时候,却是楞了下。

    这誉王,怎么会在这里?

    不过心中是这般想着,却是没有表现出来。

    “见过父皇……”

    “行了,这一次叫你过来,主要是聊聊庆国公的案子,这案子,朕已经有了主审的人选……”

    听到这话,太子心中一喜,在看着誉王,他的脸色依旧平静,这让太子有些没底。

    “父皇您的意思是……”

    “朕的意思?朕的意思是交给靖王主审,他那爆脾气,正好朕心理就有这个想法,不过没有想到是,誉王竟然也有着相同的想法,这一次誉王进宫,就是希望朕将这案子交给靖王的!”

    “什么?是誉王要给靖王主审的!”

    这下子太子终于震惊了,若是别人说,他还不意外,可是誉王主动要靖王主审,这就让他有些想不到了。

    要知道,靖王的性子,可绝对不会放什么心思,有他审理,这庆国公是必死无疑了。

    现在这誉王却这般做,他打的是什么主意?

    有问题,其中绝对有问题!

    想到这里,太子神差鬼使道:“父皇,给靖王审理这倒是没有问题,可是,若是给我的话,这或许会更好吧?”

    “怎么?太子是觉得靖王不行吗?整个金陵谁人不知道靖王的性子,那是绝对的刚直,莫非太子是觉得,本王和靖王之中有什么?”

    说到这里,誉王对着梁帝道:“父皇,父皇您推行国政,我虽然和庆国公柏叶交情甚好,可这国政乃是关乎天下民生的大事,若是庆国公柏叶真心有罪,孩儿还请父王,严惩不贷!”

    梁王身边的蒙大统领终于开始看了眼誉王,这是惊讶,不止是他,就是梁帝和太子,也是惊讶无比。

    尤其是梁帝。

    太子和誉王的斗争,他可是一清二楚的。

    不过很快的,心中就很是欣慰了起来,看着太子的脸色也有些不满了起来:“看看,看看誉王,在看看你,朕虽然知道你们两个平时勾心斗角的,可是在这大事上,你却看的比誉王还不清楚!”

    “父皇……”

    太子心中一急,没有想到会得到梁帝的不满,这顿时有些慌乱了起来。

    “行了,誉王说得没错,庆国公的案子涉及有些广大,不管如何,朕绝对要查的清清楚楚,你们两个要避嫌,唯一的选择,也就是靖王了,他也能让朕放心了!”

    看到事情已经没有了转机,太子殿下松了口气,两人便退出了御书房!

    不一会儿,蒙挚也跟着出去了,只是他去的方向却是宁国侯府,还是偷偷的潜进去的。

    在看到蒙挚的时候,梅长苏楞了下,随即有些无奈道:“蒙大哥,不是说了,白天少来我这里吗?”

    说着对着一旁警惕的飞流道:“出去看着,不要让人靠近!”

    “哦!”

    飞流不满的瞪了眼梅长苏,不过还是走了出去。

    蒙挚有些无奈道:“我也不想啊,但是事情出了些,意外,我得赶紧告诉你才是!”

    “出了意外?莫非是梁帝没有想起靖王来?将庆国公的案子,交给别人了?”

    “不是,我按照你的话和陛下说,陛下还真想起了靖王来了,但也就在这时候,誉王入宫了!”

    看着盯着自己的梅长苏,蒙挚沉声道:“他也推荐了靖王,你说,这是什么意思?这誉王,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誉王也推荐了靖王?

    梅长苏也愣住了,这个时候,太子和誉王不是该争着主审庆国公的案子吗?

    不过很快的,梅长苏想起了卫子青:“难道是他……”

    忽然的,梅长苏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我果然不如你啊,你这步棋,走得可真长,但是你以为仅仅这样,就能保住了庆国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