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九百三十三章:坐享其成,何乐不为?
    霓凰郡主的婚事虽然梁帝在着急,但最终,也不过只是他一个人在着急罢了!

    比武的时间整整进行了有十多天的时间,这十多天的时间中,有着十个人成功的达到了文试的最后阶段!

    不过这其中,有了一个及其强大的对手出现,那就是百里奇,尤其是这个人,还是北燕那边的人!

    北燕靠近大梁,虽然这些年很是安分,不过也只是表面上的事情罢了。

    如果霓凰嫁到了北燕,这无异于是给了大梁埋下了祸害。

    所以不管如何,这事情,大梁皇帝绝对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唯一的办法,就是淘汰掉百里奇。

    然而这百里奇的武功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到其余的九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对此,卫子青只是笑了笑,这人是强大,但是又有谁知道,这其实是江左盟的人,他的出现,不过是梅长苏为了替郡主扫除一些障碍罢了!

    没有了庭生的事情,事情的发展,最后还是和原来一样,梅长苏还是出来解决了百里奇怪,用着几个小孩子,将他给打赢了!

    这给了梁帝很大的欣慰,以至于连推荐梅长苏的太子,也受到了褒奖。

    “先生,这一次,太子可是占据了上风啊!”

    宫廷盛宴出来之后,誉王就找上了卫子青,虽然没说,可是心中却是有些不高兴。

    毕竟,太子在梁帝的面前越出色,自己的夺嫡之争,就占下方了!

    尤其是现在太子还得到了霓凰郡主的人情,要知道,那霓凰可是军旅之人,手中的穆王府更是势力庞大,他是真担心这个穆王府倒向了太子。

    “誉王这是在怪我了?”

    卫子青淡淡的看着誉王,在卫子青这眼神下,誉王有些发楞了下。

    尽管这卫子青明面上已经站在了自己这边,可是有时候,自己根本看不清他。

    当下连忙道:“先生误会了!本王只是有些担心罢了,毕竟太子的势力,可是不容小窥啊!”

    “这点我到是清楚,不过有时候,做比不做更清楚,算算时间,也算是到了吧,你去皇宫一趟吧!”

    “额……”

    誉王真的愣住了,这个时候叫自己回皇宫,这什么什么事情?

    “先生,你能不能明说?”

    “你很快就会知道的,进入皇宫,必然有一场机遇送到你的手中,而且,还是梅长苏送给你的,记住,跟着他的话做,这一次,太子后宫的势力,必然会大大缩水的!”

    誉王算是明白了。

    和卫先生这种人打交道,他算是累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从上次卫先生所做的事情来看,他说的话,必然没有错。

    当下也不在说什么,辞别了卫子青,连忙朝着皇宫的方向而去。

    看着誉王离开的身影,卫子青叹了口气,将目光看向了皇宫。

    虽然没有放开神识,没有打开异灵眼,可那里发生的事情,自己也是在清楚不过了!

    “情丝绕啊,越贵妃,你算是自己挖坑给自己跳了!”

    原著中,盛宴之后,霓凰郡主被皇后请去,最后却被越贵妃设计下药,想要毁了霓凰的清白,不得下嫁太子一党。

    如果不是梅长苏提醒靖王,靖王破门而入,霓凰算是真的危险了!

    这一次,卫子青没有什么算计。

    他只是单纯的要誉王去一趟皇宫,帮那靖王承担这祸事,虽然最大的人情是梅长苏和靖王。

    但这一举动,誉王终究还是受利了,卫子青也就没有想要去改变,最多,只是让他们按照最和原著行走罢了。

    不到半天的时间,誉王便已经在度来了。

    只是和刚刚不同的是,现在他的,意气风发,好不高兴。

    “先生果然洞察先机,竟然料到了后宫的事情,本王一进入皇宫,便遇到了梅长苏。

    那梅长苏,便告诉了本王霓凰郡主一事,正如他说的,果然越贵妃完了,本王更是受到了父皇的嘉奖,当真是快活!”

    卫子青笑了笑,没有回答誉王的话。

    也怪不得他高兴了,不过是几句话就成了最大的赢家,如何能不高兴?

    “对了先生,我不明白,梅长苏不是太子的人吗,为什么要帮……”

    誉王头也不是傻子,高兴之后就发现了其中的问题。

    “太子的人?或许吧,但是人都有底线,有时候当超过了自己底线的时候,便也有例外了不是吗誉王殿下?”

    卫子青淡淡的看着誉王。

    可在看到卫子青的眼神的时候,誉王却是有些胆寒了起来,这卫先生,是在说若是自己超出了他的底线,他也会放弃自己的意思吗?

    心中有些后怕。

    从这几件事的行为来看,他越发的相信了琅琊榜的话,若是这人离开了自己,那么自己岂不是……

    想到这里,誉王连忙笑道:“先生说的是,本王必然会遵循自己的本质,那些不能触碰的底线,绝对不会去碰!”

    两人又说了些话,就在这时候,一个下人忽然来了。

    却是要见誉王的。

    “什么事情,没有看到我在和先生谈事吗?”誉王有些不满的看着下人。

    那下人有些害怕,但还是不得不开口:“悬镜司的夏冬回金陵了……”

    听到这话,誉王和卫子青的眼神都眯了起来,只是很快的就恢复了平静。

    “下去吧!”

    当下人下去之后,誉王脸上终于露出了担心的神色:“先生,夏冬回到了金陵,想必是庆国公的案子,已经有了头绪,这怎么办才好?”

    庆国公对于誉王来说,可以说是无比重要的。

    也是唯一一个支持自己的国公,这一次滨州侵地案,被告上了金陵,可以说是一把剑直接砍在了誉王的身上。

    一旦失去了庆国公,誉王等于失去了左膀右臂,他如何能不担心?

    “殿下是想要救他了?”

    卫子青嘴角微微掀起,在看到卫子青这神色,誉王心中顿时一喜:“先生莫非早已经有了良策?”

    “良策不敢,我倒是可以保住庆国公,但,也绝对会损失惨重……”

    “损失惨重吗?”

    听到这话,誉王低喃了起来,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庆国公的事情,一旦坐实,那么便是抄家的事情,如果能保住,一些损失,本王倒是不在乎,还请先生明示!”

    听到这话,卫子青笑了笑,淡淡的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听着卫子青的话,誉王脸上的笑意就越大是了起来!

    更是忍不住惊呼了起来:“先生当真是卧龙之才,本王得先生,有如如鱼得水,有先生在,本王还需惧怕那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