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九百三十一章:突如其来的访客
    “什么,庭生在誉王的手中?这是怎么回事?”

    靖王惊呼了出来。

    庭生怎么会被誉王带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止是霓凰,就是梅长苏也是觉得有些不对。

    太监本是不想说的,不过看着霓凰郡主,最后还是说了出来,而从这点,也能看出,这靖王在金陵,是有多么的没有地位了。

    当听着太监的徐徐道来,靖王安静了下来。

    没有想到誉王带走庭生,竟然会是这样子,靖王和霓裳都没有想太多,可是梅长苏却是陷入了沉默。

    对于誉王,梅长苏在进入金陵的时候就已经不断的去了解,对于他的性格,可以说,是无比的清楚。

    他是绝对不会因为一个罪奴,而去选择找皇帝要的。

    尤其是其中还夹杂着卫子青,怎么想,他就觉得有些不对。

    “难道是因为那个孩子?”

    想到这里,梅长苏看向了靖王:“靖王殿下,这孩子,想必和你关系颇浅吧?”

    “你是谁?”

    听到梅长苏开口,靖王才发现了他。

    “这位是苏哲,苏先生!”霓凰出来介绍。

    “你就是苏先生?”靖王眉头一皱,这段时间中,金陵城到处是麒麟才子和卧龙先生的传闻,他虽然是军旅之人,但也多多少少清楚一点。

    “靖王殿下,孩子既然被带走,而那孩子又对你很重要,我想,你若是说说,或许我有办法也说不定!”

    靖王看着霓凰,看到她点了点头,这才道:“这不是说话的地方,换个地方吧!”

    看到靖王这般得到严肃,大家都知道这事情恐怖有些不简单了。

    当走到空闲的地方,靖王才凝重道:“郡主,实不相瞒,庭生是祁王皇兄的血脉!”

    “什么?”

    “祈王的血脉?”

    两声惊呼传来,一是霓凰,一是梅长苏,他们心中明白这孩子有些不简单,可没有想到竟然是祈王的血脉。

    当年的祁王可是一代贤王,只是却在梁帝的猜忌和夏江谢玉的陷害下死亡,祁王府更是被封。

    这是其中的一个原因,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在场的三人,不管是谁,都和祈王有些极深的关系。

    这也才是为什么听到祁王有血脉存下的时候,会这般震惊了。

    而他们也明白了,为什么这靖王会如此在意那孩子的原因了。

    “你不是说有办法吗?那就说说吧,我到是要看看,麒麟才子的高智了!”

    梅长苏没有说话,只是沉思着。

    霓凰和靖王也没有去打扰他,祁王血脉实在是太重要了,庭生,是不能落在誉王的手中。

    因为谁也不知道这誉王知道了他的身份,到底会做出什么出来。

    “若是紧紧只是在誉王的手中,这一切,倒是好办,但,没有办法,或许誉王不知道庭生的身份,但一个人,绝对知道!”

    “谁?”

    “岭南卧龙,卫子青!”

    “是他!”

    听到这个名字,霓凰和靖王都震惊了起来,这誉王还和这个人有关系、

    霓凰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庭生救不出来了?”

    “这倒不一定,庭生能救出来,但需要一个人去才能!”

    说到这里,梅长苏有些复杂的看了眼靖王:“一个人情,靖王殿下,如果没错的话,誉王是要你的人情了!”

    梅长苏不是傻子,庭生的事情是歌意外,但这意外中却被他顺藤摸瓜全部看清了一切。

    如果卫子青在,也不得不佩服这梅长苏了。

    “一个人情吗?”

    靖王殿下苦涩一笑:“没有想到誉王殿下为了我一个人情,竟然会计算的如此之深,但是,对比于祁王兄的血脉,这人情,我是不得不给了!”

    ……

    誉王府邸!

    誉王静静的坐着,那孩子已经带回来了,被下人好好的照顾着。

    但不管自己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这孩子有什么用。

    还有谁会来要人,一个人情?当真对自己那么重要?

    就在这时候,下人忽然来报:“誉王殿下,靖王殿下来了!”

    “靖王?他怎么来了?”

    誉王心中有些震惊,很快的,就想起了那孩子,难道是为了那孩子?

    果不其然,这靖王的确是为了孩子来的!

    誉王也没有多问,微笑的将孩子还给了靖王,甚至连问孩子的身份也没有。

    只是按照卫子青的吩咐,要靖王记住这个人情罢了。

    当靖王带着庭生离开之后,誉王脸伤到额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比刚才更深的疑惑。

    “般若,你说卫先生这一步棋,到底是什么意思?本王废了那么大的心思,却只是换来一个靖王的人情?”

    角落总,秦般若的身影出现,她的脸上也是带着不解的神色:“先生的行事,当真是令人不急,不过一个孩子能换来靖王的人情,其实也是有好处的!”

    誉王点了点头,这到是。

    靖王虽然不受待见,但终究是一个皇子,有了他的人情,有时候事情就好办了。

    ……

    两王的夺嫡之争,好像因为霓凰郡主的招亲,开始平静了下来,只是不管是谁都知道,这一切,都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而接下来的几天,卫子青也没有在去看比武招亲了,一切好像变得和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了一般。

    也的确是没有关系。

    “先生,一个一个礼拜了,你就不能让我走走啊?”

    这一日,书语终于寻找到了机会,偷偷的跑到了卫子青的面前。

    她的目光泛着泪花,虽然知道这小妮子是装的,但是还是让人有些怜惜。

    “先生,要不就原谅书语妹妹吧,我看她这段时间也知道错了!”

    “是啊先生,你就原谅书语妹妹吧!”

    医娘等人也是对着卫子青请求道。

    卫子青有些无奈了起来,这小妮子辛苦?据他所知,整个书房都要被她给翻了吧?

    玩的可是不亦乐乎呢!

    不过终究是心软之人,而且也不是真的想要惩罚书语,当下便点了点头:“算了,下次可不能这样!”

    “耶,先生最好了!”

    书语整个人都蹦了起来,直接抱着卫子青,忍不住要亲了他,吓得卫子青赶紧推开了她的脑袋。

    “在闹就回去书房!”

    书语:“没意思,先生你是脸红了吧?”

    “咯咯咯……”

    医娘和琴音等人忍不住掩面笑了起来。

    卫子青:“……”

    一脸的黑线,刚要开口,却有下人来话:“先生,霓凰郡主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