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九百三十章:再行一步!
    “好啊,每次都看到你偷懒,我今天非要打死你不可!”

    那太监手中的鞭子不断的打在那孩子的身上,孩子也不躲,只是抱着身体承受着。

    医娘站在身边脸色有些苍白,好像想起了自己以前的日子一般。

    终于在也忍不住,就在那鞭子还要落下的时候,直接将那鞭子抓在了手中。

    “大胆,你是谁,竟然敢阻止我……”

    鞭子被抓,那太监顿时大怒,抬起头就要对着医娘呵斥,可是当看到誉王的时候,直接吓得跪在了地上。

    “见过誉王殿下!”

    医娘看到他跪下,也没有在说什么,而是蹲在了地上,看着那孩子,脸上带着温柔的神色:“孩子,没事吧?”

    “没……没事……”

    “那孩子弱弱道,却不敢在停留,连忙拿着地上的抹布,开始擦拭着地板。

    医娘看着这一幕,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见卫子青朝着她摇了摇头,心中顿时放心了下来。

    “你倒是好大的胆子啊,竟然对医娘姑娘大呼小叫的,是不是若不是本王在这里,你就要将她抓起来了!”

    誉王的脸色有些阴沉,这医娘可是先生的侍女,自己都对她要毕恭毕敬的,一个太监,却敢这般无礼。

    “誉王殿下,小的该死,小的该死,是那小杂-种,实在是太无规矩了,罩着有靖王的关心,总是偷懒,小的才……小的也不知道这姑娘是誉王殿下的人,小的……”

    “行了,我问你件事情!”

    那太监还想要说话,卫子青也不管那誉王直接开口:“那孩子叫什么名字?”

    “庭……庭生……”

    太监迟疑了下,还是开口道,跪在地上依旧瑟瑟发抖。

    “庭生吗?”

    卫子青看着那小孩一眼,到时有些清秀,只是可惜了,太瘦小了,不过也是,如今他的处境,能活着就不错了,哪还能理会这般多?

    “先生对这小孩很在意不成?”

    卫子青的神色被誉王看在了眼里,誉王迟疑了下:“这些孩子都是夜幽庭的罪奴,所以才会做这些杂事!”

    “先生,能不能救救他们,他们好可怜的……”

    医娘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夜幽庭是什么地方,她可是很清楚的,在这里的人,没有能有什么好下场的,就和自己当初在天刀门是一差无二了。

    “医娘姑娘可能有所不知,这夜幽庭的罪奴,可是没有那么简单能救出去的,或许先生身边有高手,可是若是强行解救,这孩子,一辈子可能也就废了!”

    誉王到是没有说错,救出去了,也只是个逃犯,一辈子心惊胆战的,这日子,恐怕也不比在这里好多少。

    “先生……”

    医娘有些期待的看着卫子青,别人没有办法,先生必然有办法才是。

    卫子青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那孩子,最后看向了誉王。

    誉王有些迟疑了起来:“先生,我明白了,本王若是和父皇要,应该是能要回这孩子的!”

    誉王口中这般道,心中却是一点也不了解,为什么感觉,这先生这一路就是奔着这孩子来的。

    可是,一个孩子,值得这先生这般大费周章吗?

    而且,自己若是找父皇要了这孩子,必然会惹恼父皇。

    只是在父皇和卫子青之间,誉王权衡了下,最终还是选择了卫子青。

    “誉王殿下,你府中,好像还缺少几个下人吧?”

    卫子青淡淡道,但是这话,却是让誉王的眼睛顿时一亮:

    “先生高智,若是在夜幽庭中找几个下人,倒也是没问题了!以往我和太子,也曾在夜幽庭中要几个下人,父皇到也不会放在心上才是!”

    “多谢誉王殿下!”

    医娘听到这话,顿时一喜,这是真心的感谢誉王,虽然知道他是因为先生,但不管如何,他总算是救了人不是吗?

    看着兴匆匆的去和庭生说话的医娘,卫子青笑了笑,对着誉王道:“救人,何尝不是在救己,誉王殿下,到是运气眷顾啊!”

    “先生这话是……”

    卫子青笑着摇了摇头:“还是希望誉王殿下好好把握机会,若是将来有一天,有人找你要这孩子,找他要一个人情,这孩子给他便是了!”

    “先生,我……”

    誉王还想要说什么,可是卫子青却已经对着以医娘道:“走了小妮子,这孩子有誉王照顾,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医娘虽然有些不舍,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对着誉王点了点头,卫子青也没有在想什么,便直接离开了这皇宫。

    看着离开的卫子青,在看着那还在地上的庭生,誉王的眉头紧皱了起来、

    “先生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孩子,不简单不成?”

    誉王想了很久,也想不出头绪来,直接吩咐那太监将那孩子送到自己的誉王府,而自己却是直接去见大梁皇帝。、

    不管先生这步棋怎么走,是什么意思,既然他说这孩子对自己有用,自然是少不了,自己也不能迟疑才是。

    否则,先生第一次帮助自己,自己却错失了机会,岂不是可惜。

    ……

    和原著中发生的一般,去见了太皇太后的梅长苏,终究还是引出了一系列的误会。

    也是这种误会,让他彻底的进入了霓凰郡主的眼中,对他的身份,也开始好奇了起来。

    离开太皇太后的住所之后,霓凰郡主就将梅长苏留了下来,了两人散着步。

    就在走到刚刚的廊上的时候,一股杀气却是陡然出现,更是在这时候,一个长得有些刚毅的男子,跨步而来。

    更是直接抓着还在监督几个孩子洗地的太监的领口:“说,庭生呢,你们将他带到哪里去了!”

    “这是……靖王殿下……”

    在看到来人的时候,霓凰郡主楞了下,身边的梅长苏也是有些发楞,平静的眸子闪现这激动的神色。

    不过很快的就被掩饰了下来就是了!

    “靖王殿下,你这是做什么,快放开我!”那太监楞了下,随即有些气急败坏了起来。

    在刚才被誉王一顿呵斥,自己没有办法,但靖王,自己可不怕他。

    相反还威胁了起来:“我可是越贵妃的人,靖王殿下你这是要做什么?”

    “大胆,竟然敢胆敢威胁靖王殿下!”

    霓凰郡主毕竟是军旅之人,靖王殿下虽然不受待见,终究是一个皇子。

    在看到靖王因为越贵妃这歌名字有些迟疑了下来,直接出手教训了这太监。

    他怕她,可自己可不怕她!

    “郡主!”

    靖王看着霓凰,有些感激道。

    霓凰只是看了眼靖王,有些责怪道:“靖王殿下,这可不是你的性子!”

    靖王深吸了一口气:“多谢郡主关心,只是那孩子,对我很重要,我不得不问个清楚!”

    说完对着那太监道:“庭生呢?”

    那太监也算是个懂得眼色的人,本来是不准备说的,但是霓凰郡主也在这,不说也不好了。

    想了下,当下冷笑道:“那个罪奴在誉府中,有本事你就自己去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