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76 暗流蠢动
    丘比和魔法少女们的离去让锉刀和牧羊犬放松了一些,高川觉得他们虽然一起行动,但是契合度并不好,更像是勉强东拼起凑起来的队伍,这一次没有加入战斗还好,实际战斗的时候到底能发挥出多少,让他不由得疑虑重重。

    说到底,合作行动的双方或多方,总该培养出一些默契才行。虽然说,网络球旗下的魔法少女十字军和老牌的神秘组织雇佣兵协会在nog成立之后,都承认nog的调配权,在更多公开的场合里,是以nog的名号配合行动,但料想在nog内部的任务分配中,也会考虑各个神秘组织的特性和成员特点,以追求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不过,在高川看来,这次负责增援自己的人马,与其说是一批,更像是两批——而且,无论是雇佣兵一方,还是魔法少女一方,都并不是以“增援”为核心,而有着各自私下的任务。

    “所以,你们到底是想要做什么?”高川敞开天窗地问到。之前魔法少女们还在的时候,为了保密,这个话题不方便提起,但是,在只剩下彼此后,高川倒是觉得,以双方过去的交情和合作经历,也许可以知道些许情报,说不定锉刀和牧羊犬真正要完成的任务,还是和自己有关呢。

    果不其然,锉刀和牧羊犬对视一眼,没有推诿掩饰,说到:“其实我们正在追查席森神父。”

    “席森神父?”高川不觉得奇怪,但却有其他想法,“席森神父的黑巢目前也算是nog的一员,而且是常任理事之一,以nog目前所拥有的权限,就算是要调查席森神父,也很难阳奉阴违才对。”

    作为和末日真理教对抗的世界性神秘组织联合,nog其实只是缩写,但其完全的真名却一直鲜为人知,实际上,哪怕在nog内部,也有两种最常见的解说:

    一个是和“网络球”相近的“球体网络”(_of_globe),暗喻联盟的倡导者,也是公认最核心,最强力的神秘组织“网络球”本身,同时,也算是高川所经历的末日幻境中,广域化的,真正能够和末日真理教掰一掰手腕的网络球组织。

    另一个则是“上帝网络”(_of_god),虽然这样的说法也包含有自嘲或期许的元素,会让人觉得自己所加入的联盟很了不起,有着宏大的目标,但在大体氛围上,仍旧让大多数神秘专家感到是狂妄之语,反而不如前者受欢迎。反而言之,喜欢这个说法的,也都会被视为野心勃勃之辈。

    就高川所知,在nog的七个常任理事组织中,只有两个是比较倾向于使用“上帝网络”这个解释的,而且这两个常任理事组织在平日的行事风格和组建理念中,都没有这个解释所暗藏的激进和高傲,甚至可以说,是让人感觉较为没有特色,较为低调的神秘组织。

    这两个常任理事组织便是——

    其一,明明身为老牌大型神秘组织,却不知道如何维持如此规模的成员,平日里没什么骇人听闻的风传,也没有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业,成员性格没什么特点,任务处理也中规中矩,只是听闻内部秩序最严格的“逐日者”。

    其二,最近才正式成立,但显然过去已经以组织方式进行了多次隐秘行动,人数虽少却配合极佳,成员在能力和性格上都有着鲜明特点,并且多是曾经为其他神秘组织的中坚成员,也可以说,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成员,在自身组织正式成立之前,都是潜伏在其他神秘组织内部的优秀间谍。之后,在末日真理教的“叛徒”席森神父的统领下,组建出面向所有独行侠,为“不想加入任何一个神秘组织的神秘专家”提供一系列涉及情报、联络、支援、善后和临时组合等等服务的“黑巢”。同时,因为黑巢的活动范围和特点,人们也称之为“散人互助共同体”,是一个小核心,但却有着松散而相对庞大的外部体积的神秘组织。

    “逐日者”和“黑巢”在许多特点上是向左的,也让人觉得,两者在理念和行动上,会产生比其他组织彼此合作时更加强烈的矛盾。

    可是,两者却的确是最常用“上帝网络”去解释“nog”的神秘组织。

    nog已经成立一段时间了,经过多年谋划和推动,加上外在环境的推波助澜,一成立就立刻进入高速运转的轨道,并在这种高速运转中迅速磨合。网络球、火炬之光、逐日者、黑巢、耳语者和雇佣兵协会占据常任理事中的六个席位,其中逐日者一直都是网络球的盟友,耳语者和雇佣兵协会彼此之间有深入合作,也都与网络球有相对密切的关系。

    而最后一个席位,则是在前六席常任理事的监管下,通过不记名投票或抽签的方式得出,当然,这最后的一个常任理事席位或许会在未来某个时间,演变成唯一一个拥有常任理事席位权限的非常任理事席位,成为非常任理事的代表,进而将非常任理事和常任理事之间的联系变得更加紧密。

    在nog的内部结构中,黑巢的身份和地位都很特殊,虽然身为常任理事的一员,但在短时间内将会受到严格的控制。而其领导者席森神父,更是备受关注。反过来说,既然监视待遇已经比其他常任理事组织更加苛刻了,那么,再公开做手脚的话就有些不近人情——当然,在nog成立之初,黑巢的确是通过谈判,用自身的严格监管来换取常任理事组织的推荐,算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即便如此,nog的常任理事选举仍旧是“公开公正公明”的。这一次锉刀和牧羊犬受命调查席森神父,理应是一次隐秘行动,但也因此不免让人浮想联翩,一旦传开了,对nog的声望也会是一次不小的打击。

    “黑巢的活动线路太复杂了。你知道的,里面什么样的人都有,虽然核心只是那么一小撮,但是人脉的多样化却比得上任何一个老牌的神秘组织,至今为止,仍旧没有人可以确定,在其他的神秘组织中到底还有多少是兼具黑巢成员身份的双重身份者。”锉刀慎重地说:“如果是从nog内部进行调查,那么,无论是正式渠道还是非正式的渠道,其实都难以得到理想的结果。”

    “但是,你们要调查的只有席森神父一个人,不是吗?”高川说。

    “是的,但是,席森神父没有动作,就真的没有动作了吗?整个黑巢就像是他的触手,其中有多少条我们所不知道的触手在遵从他的意志活动?”锉刀反问到:“阿川,你觉得光监视席森神父一个人,就能肯定他在做什么,或者没有做什么吗?”

    “按照现在的情报来说,他作为原教主义的传播者和践行者,继承末日真理教三巨头之一‘新世纪福音’的衣钵,其行动全都可以视为新世纪福音的行动,他理所当然做了许许多多的事情。”高川沉静地说:“但在知晓这个情报之前,你们就已经开始行动了,不是吗?你们有更多的证据,证明席森神父有脱离nog的迹象?”

    “李代桃僵。”牧羊犬如此形容到,“虽然迹象不明显,但是,从趋势数据的统计上,黑巢的确有借助nog常任理事身份向其他神秘组织渗透的迹象。当然,这是让黑巢成为常任理事之前,各方就已经考虑过的情况,但是,黑巢最终做到的程度要超乎所有人预计。如果席森神父仍旧属于末日真理教的一员,那么,从现在开始,末日真理教的三巨头之一‘新世纪福音’就已经拥有让nog瓦解的可能性。现在想来,也正是因为席森神父背后一直都有新世纪福音的支持,才能如此迅速地成立和壮大黑巢。以前的确怀疑过席森神父背后的支持力量,但没想到会是这么一回事。”

    “这么严重了吗?”高川也有些吃惊,“可能性多大?”

    “百分之四十。”锉刀严肃地说:“可能包括网络球自己,都要在某个时候进行一次内部肃反行动。在外敌环视的现在,任何一次肃反都有可能产生更为严重的影响。”

    “所以,你们必须调查席森神父,不是调查其本人,而是在假设他即将有大行动的前提下,去估算这个大行动的目的、范围和时间?”高川已经理解了。

    “是的,无论情报是从他本人身上得到,还是从其他渠道,从侧面的判断得知,都没有关系。”锉刀点点头,说:“就像是阿川你这一次带来的,有关新世纪福音的情报一样,对nog来说,十分重要——但在知晓这个情报之前,我们其实已经听说了一些风声,没有从你这里得到的情报这么详细,但大概是‘末日真理教会在这一带有所行动,并会波及到席森神父’这样。”

    “所以,你们的增援,其原本起因,是因为席森神父。”高川挠了挠头发。

    “是的,失去你的信号时也正好是这一带,所以两件事并成一件事。”牧羊犬笑起来:“实际上,的确就是一件事。”

    “那么,还要陪我去耳语者一趟吗?”高川问到。

    “为什么不呢?”锉刀和牧羊犬对视一眼,耸耸肩,说:“新世纪福音的老怪物刚刚才找上你,就算你干净利索地行动,也难保不会被席森神父找上。如果你的动作够快,他大概会在你和耳语者的其他人汇合后才开始行动吧,毕竟,只针对你进行作战是十分困难的,但是,针对包括你在内的所有耳语者成员采取行动的话,反而会比较容易。而且,你之前也说过,三信使中,爱德华神父和四天院伽椰子都在,如果事态严重的话,难保这两个大人物会加入进来,我不觉得,你一个人可以对付得了这么多。”

    “没错,你需要帮手了,高川先生。”牧羊犬皱着眉头,拍了拍高川的肩膀:“这一次,我们要对上的,可能不仅仅是黑巢,还是新世纪福音,是完整的末日真理教的三分之一力量。如果确认情况的发展如此,并且我们还没有被第一时间打垮的话,才有可能得到nog更多的增援。说到底,哪怕同时面对的只有末日真理和纳粹,nog的人力物力还是有点儿捉襟见肘。”

    锉刀也这么悲叹着:“三巨头呀,真正而完整的末日真理教,实在太难搞了。如果一开始就干掉席森神父的话,说不定会轻松一些。”

    高川和牧羊犬听了这话,满脸不以为然,席森神父可是受到玛尔琼斯家的末日真理排挤,并在其追杀下仍旧活泼乱跳的人物,而那个时候,末日真理已经是世界第一大神秘组织了。在nog成立之前,包括网络球在内,大家其实都不具备围剿席森神父的能力。况且,席森神父虽然表现为一个独立行走的神秘专家,但根据后来的实际情况,他早已经开始组建黑巢了。

    席森神父看似孤独,实际却不是孤身一人,在背后支持他的能量,比所有人设想的还要庞大。所以,“一开始就干掉他”的假设根本就不成立。

    哪怕是高川,在目睹了新世纪福音的再现后,也感受到比以往还要沉重的压力。锉刀和牧羊犬带来的有关席森神父和黑巢动作的消息,已经不是“毫无预兆”,可是,由此产生的连锁反应却让人一想到就觉得窒息。可以说,nog即将遭到目前为止最强力的一次冲击,而这个冲击的第一波,可能就是在“耳语者”身上。

    但是,也不是到了绝境。不,应该说,对高川而言,绝境一直都存在,但从未被它打垮过。总会有办法的,高川想着,看着锉刀和牧羊犬,看着远方海岸线上的三仙岛,想着桃乐丝和近江,以及远在月球的另一个自己。

    一定会有办法的。他如此确定地对自己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