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941章 我已经看穿了一切(五更)(盟主gavemepower)
    这时候,希尔瓦娜斯的风之音远远飘入杜克耳朵里:“没事就速度滚出来!外面暂停了,你最多只有三十分钟,大家都在等你。”

    “三十分钟啊……足够了!”杜克笑了笑,掀开被子起来。

    在旁边等候的凡妮莎立刻上前,递上杜克的法袍。

    “谢谢!”杜克穿衣的时候突然想起:“是了,凡妮莎,我左脸的第一个巴掌也是希尔瓦娜斯打的吧?她为什么打我?”

    “亲爱的禽兽……哦,大公爵马库斯主人。”

    “喂!你故意的吧?”杜克额头多了根黑线。

    凡妮莎一边丝毫不乱地帮杜克整理衣服,一边回答:“不不,刚才的确是漏嘴了。故意不是这样子的。比如亲爱的禽兽大公爵马库斯主人,这才叫做故意。”

    “……”

    杜克突然有种想抽死这个多嘴侍女的冲动。

    可是想到范克里夫一家其实都对他忠心耿耿,只能作罢。

    瑟的侍女长继续发挥着她的毒舌:“虽然在梦中主人你发誓是摸着自己的良心说话,但很遗憾,根据身为区区小女仆的我的观察,你的良心并不长在普罗德摩尔陛下的胸口上。”

    “……”

    经过严格训练恶补仪态的凡妮莎,用最优雅端庄的姿态,最正经的口吻说着:“之所以希尔瓦娜斯陛下那么生气,估计是你在睡梦中依然能准确地越过普罗德摩尔的胸甲防线,从衣服的空隙中准确地抓住你的‘良心’。”

    “……”

    杜克在这一刻只想说句我勒个擦!

    其实杜克很想反问这个欠抽的侍女,假如我的良心长你胸口那我以后还能摸着良心说话吗?

    想了想,杜克还是放弃了。

    万一凡妮莎突然脑抽,以大无畏的牺牲精神跟他生猴子,岂不是会生下一只加强版的毒舌猴子?

    不不不!

    这画面太恐怖了,杜克决定不再想象下去。

    好吧,大敌当前,这种小事先放到一边去。

    确认了自己的装备后,杜克大步走出房门。

    当老大了,自然有当老大的气场。

    一出门,杜克就发现,原来图拉扬这货竟然守候在房门啊!

    不过图拉扬的状况有点糟,身上盔甲多处破损就不说了,关键是在他身上泛着的圣光有点萎靡。

    在能够感知元素的法爷眼里,每一个圣骑士就是一个超大号的灯泡,不管日夜都会在元素的领域里发光发热,比黑夜里的灯塔还清晰。

    现在图拉扬的圣光能量最多只有巅峰期的五成。

    看起来,这还是恢复了一轮之后的成果。

    “报告!”

    “是!”图拉扬一边回答,一边偷偷打了个手势,没走几步,顿时有一个杜克比较熟悉的面孔出现,她是莫格莱尼的养女,小牧师莎丽*迈特怀恩。她跟着杜克的脚步,用手放出糅合的圣光,轻轻治愈杜克脸上的‘伤’。

    杜克有点儿尴尬。

    “不需要介意我的存在,这是轻微的皮下出血,很快就好。”

    杜克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

    “你昏睡过去,已经是第三天早上了。事实上,头两天里我们的战果还不错,虽然从山脚开始一直退到山腰,但初步估计消灭天灾军团和燃烧军团杂兵加精英超过一百万。关键是我们击杀了你情报里面的两位燃烧军团首领深渊领主阿兹加洛和恐惧魔王安纳塞隆。”

    “哦?还不赖嘛!”

    “做出最后一击的分别是兽人英雄格罗姆*地狱咆哮和血精灵英雄凯尔萨斯*逐日者。”

    “呵?这个厉害!”杜克真是意外了。

    吼爷自带对深渊领主攻击力加1000%的光环,杜克是知道的。原本历史上一连两次都是吼爷一斧头劈死玛诺洛斯。再劈死个深渊领主阿兹加洛,杜克一点都不稀奇。

    稀奇的是凯子竟然爆种了,按理说法师很难抢人头的。

    图拉扬补充道:“为了击杀敌人,凯尔萨斯化身为一只巨大的火凤凰,直接撞向恐惧魔王,以贴身战把安纳塞隆烧死。现在连血精灵都开始传颂他的勇武,虽然血精灵们似乎还无法原谅他曾经的背叛,但起码不会敌视他了。”

    哇靠!凯子为了洗刷污名,可说是拼老命了啊!

    走出要塞,强烈的阳光几乎把杜克耀得睁不开眼睛。

    恢复视觉后,杜克第一时间就看到了从远处延绵到近端的大战痕迹。

    自从杜克提出了千层纱裙的概念之后,矮人们真的把这招发挥到极致。在有限的时间里,竟然不管三七二十一,愣是造出足足二十一堵城墙,然后又在地势比较开阔的山腰上做出七七四十九座碉堡。

    尼玛的,吓得杜克差点以为阿克蒙德才是要跨越九九八十一难上西天取经的唐僧,而他们才是阻人财路的妖精。

    “好了,说重点。”

    “剩下两个恶魔领主的能力很怪,我、莫格莱尼、萨尔和格罗姆分别都击杀过那两个大恶魔各两次。但每一次我们击杀其中一只之后,另一只就会发狂,然后没过多久,被击杀的那只恶魔就会复活。一旦复活,两只恶魔都会变成一个巨大的茧,我们怎样攻击都无法攻破这两个茧的防御,直至他们同时再度恢复行动力。”

    图拉扬停了一下:“不知道是否我们错觉,他们恢复行动力所需要的时间越来越短了。”

    图拉扬不说还好,一说,杜克顿时一愣。

    旋即哈哈哈地大笑起来。

    为什么发笑?

    想当年第一次玩魔兽的时候,40个小逗逼小伙伴集结在一块,结果连熔火之心的门神都过不去,那时候看着一地的尸体还真特么惨烈啊!

    杜克穿越前,游戏的版本已经很后了。

    但是杜克此刻所在的时间节点才是黑暗之门15年,后世那些在老鸟眼里已经烂大街的战术或者boss攻略,在这个时间点上,全是稀罕玩意儿。

    果然,唯有在这种时候,才是穿越者这个金手指威力爆表的时候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燃烧军团那些大恶魔的花招很不错!然而,我杜克*马库斯已经看穿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