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72 无影无踪
    从哥特少女体内冒出的火焰在短短的几秒钟内就点燃了厅室内的所有可燃物:座椅、桌椅、地毯、天窗、烛台、帷幔、缕空雕花、木桶和杯子……哥特少女那宛如人偶般的身躯躺在熊熊燃烧的椅子上,哪怕烧成飞灰的衣物下,裸露的肌肤都已经皮开肉绽,血肉肌肤全都变得焦黑,就连那张精致的十六七岁的脸庞,也有一半被烧得扭曲起来,她也仍旧气定神闲地,安宁而沉静地躺在那儿,让旁观者也完全感受不到她的痛苦。

    她的灵魂就在这具燃烧的躯壳中,因为她在这里,有着无以伦比的存在感,乃至于比肉眼看去更灼热的火焰还要强烈。高川已经推开大门,浓烟一下子就被外边清冷的空气吸了出去,时不时有几簇火苗腾起来,从高川的头顶钻出户外。墙壁上的其他窗户框架,都纷纷在燃烧中破碎,跌落,就像是有一个无形的锤子,在摧毁这栋洋馆,在高川看不到的地方,他也可以听到这种层层倒塌,龟裂,瓦解的声响。

    高川的义体不惧这些火焰和浓烟,也不惧整栋洋馆的崩塌,但从常识来说,无论是被压砸还是被灼烧,都不会有多好的体验。这座神秘的洋馆,就这么毁灭在突如其来的,却仍旧让人觉得正常的火焰中。哪怕亲眼注视,亲身感受着,这种崩塌的过程,也无法让高川产生“这个地方会就这样毁灭”的想法。

    被烧焦的哥特少女,无论存在感多么强烈,也就是一具精致的形体而已,可是,她的灵魂,那真正意义上可以代表她之存在的“灵魂”、“人格”、“精神”、“思想”、“意志”等等无形之物,是不会在这片火焰中毁灭的。

    哪怕眼前的毁灭是来自于他人的攻击,进而将会导致整个荒野的崩溃,是一种彻彻底底的,对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破坏,也无法让高川联想到这位末日真理教三巨头之一的死亡——她一定不会死在这里,这么轻易就死去,更何况,眼前的燃烧和崩溃,根本就不来自于敌人,而仅仅来自于她自己。

    身为这片荒野,这座洋馆的主人,哥特少女将要离开。当她离去,这里也将不会留下任何线索。高川首先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在跨出门外时,他不禁回头去看她。自己到底想要看到什么呢?高川的内心中也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在他的注视下,哥特少女那仅存的头颅,只剩下一半完好,另一半烧得焦黑扭曲的脸上,那已经看不出模样的嘴巴里,发出轻轻的呢喃,宛如歌唱,宛如预言,宛如在宣誓,又宛如在叹息。

    “……在那深沉的梦中,当我睁开眼睛,眼前就是一片黄色的大海,而我也仿佛变成了大海中的一滴水。我以一滴水的角度去观察着这片大海,这片黄色的大海是由巨人崩溃形成的,而我们则从化成海水的巨人的尸骸中诞生……我静静等待着……于永眠的夜色里……”

    熊熊的火焰终于凝聚成一团,以过去一直未曾有过的速度向四周膨胀。凶猛的火舌挑拨着空气,爆炸瞬间发生。高川只感受到身体被突如其来的沉重冲击掀起,在同一时间,速掠宛如本能般发挥作用,让他宛如叶子一样飘出十几米外。在他的视网膜屏幕中,挤出洋馆的火焰,就如同溃堤的洪水,已经堪称猛烈的热浪冲击,在一瞬间再次完成升华,宛如在一瞬间的定格后,如同花苞盛开,构成一朵巨大的火焰红莲。

    被冲击波抛飞在半空的石料杂物也一口气被这朵体积比洋馆还要巨大的火焰红莲吞噬了。它一口气向上串,足足有五十多米高。猛烈的冲击一波接着一波向四面八方辐射,空气是热得,沙尘也是热的,倘若打中的不是义体,而是普通人的**,那么,**也会被散弹枪击中般破破烂烂。

    洋馆曾经存在的痕迹被彻底摧毁了,包括里面曾经有过的人和非人。不过,高川没有太多的惆怅,他用手臂挡住成功钻出火焰,射向自己面孔的碎片,视网膜屏幕中根据热视视图搜寻着任何可能尚且保持完好的东西,但也只是无功而返。

    高川再也察觉不到哥特少女的气息了,也没有司机、爱德华神父和四天院伽椰子的气息。他们就好似从未来过这个世界上般,彻彻底底地消失了。

    尽管烈焰还在熊熊燃烧,但到了这个时候,那些灼热的气浪,也已经在冷清的荒野中被磨去了棱角,变得温和起来。

    荒野的力量还在持续着,镇压着一切暴躁的物事。而在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荒野的大地和夜空,也已经是一片龟裂的模样。而这些龟裂处的缝隙,还在不断扩大,不断蔓延,似乎要延展到天和地的交界处。眺望远方的地平线,那条本来齐整的线条,也已经断裂多处,本来是一条直线,而如今则变成了一条虚线。

    高川感觉到了,紧接着洋馆的毁灭,这片宁静清澈夜色下的荒野也变得不稳定起来。崩溃是连锁性的,就如同雪崩一样,从一处堆积到另一处,它将撕毁自己所在的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在那之前,他必须找到离开的方法。

    高川正想着该从哪里着手,他可不想陪着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一起崩溃,就听到空中传来啃咬饼干的咔嚓咔嚓声。他抬头望去,只见声音传来方向的夜空已经出现了马赛克现象。有什么东西正在敲碎那片马赛克,给人一种“从外部强攻进来”的感觉。

    当那团马赛克散碎后,一架直升机便歪歪斜斜地挤了进来。它的机身和螺旋桨都已经侧向了三十度,就好似被什么力量扯了一把,惯性地朝一侧滑去,好不容易控制了姿态,又仿佛被卷入了涡流中,不停地以自身中轴打转。机身上涂有十分显眼的“nog标志”,等操作它的驾驶员千辛万苦地停靠下来,螺旋桨的风和声音好似巨浪一样,拍打着周遭稀松的植被。

    看来是外边已经意识到这里的不正常了。高川这么想到。不过也是理所当然的,从来都没有离开过监控镜头的高川突然就失踪不见,定然是神秘力量在作祟,只消这一点,就定然会有增援到来。只是他们紧赶慢赶,仍旧慢了一步,和末日真理教的三巨头之一擦身而过。

    “高川先生,您没事吧?”驾驶员隔着机舱玻璃做出手势问到。

    高川打了个ok的手势,就拔开机舱门,一口气钻了进去。不出他的意料,里面正有几个老朋友在等着:锉刀和牧羊犬。以及魔法少女十字军的三位魔法少女,不,严格来说,是两个魔法少女和一个魔法少女打扮的雄壮大汉。

    “还记得我们吗?”其中一个女高中生模样的魔法少女问到。

    “啊,很高兴再见到你们。”高川平静温和地说到。其实,他根本就不记得这两位魔法少女的名字,或者说,从一开始就没听说过她们的名字。她们的来历到是很清楚,在末日真理教两次世界线打击之前,在伦敦中继器建成之前,于拉斯维加斯的瓦尔普吉斯之夜时期,也是四天院伽椰子首次以“红衣女郎”这么一个恶鬼幽灵的形象出现的时候,一共三位少女被一种名为“丘比”的奇怪生物选中,成为了魔法少女。

    “丘比”在事后证明是伦敦瓦尔普吉斯之夜中诞生的怪物,并最终成为了伦敦中继器的基石之一,利用把他人变成“魔法少女”的能力,在网络球内组建了专注于中继器守备和援护的作战队伍“魔法少女十字军”,不过,当事人更喜欢省略“魔法少女”,而自称“十字军”。不过,正因为魔法少女中也存在如眼前这位魔法少女式女装大汉般的人物,所以,对于这支“十字军”,网络球内部的评价有些诡异,虽然嘴里不说什么,但是,大概正常人都不会热衷参与进去吧。

    最早成为魔法少女的高中女生三人组,自然就成了或名义上或实际上的“头领”,如今出现在直升机上,前来增援高川的两位,正是其中之二:高川仍旧不记得她们的名字,只知道她们彼此称呼对方为“小圆”和“学姐”。

    抛开女装魔法少女大汉不提,两个女高中生魔法少女的素质都很不错,不过,高川对她们的印象,仍旧停留在最后一次见面时,她们的表现。当时正值网络球兴建伦敦中继器的关键时期,自然免不了外部敌人的侵袭,魔法少女十字军作为守备部队的第一要务,就是抵御并驱逐这些敌人。尽管当时理论上,魔法少女十字军占据着地利人和,不过,相比起敌人的经验老道,无论是曾经体验过拉斯维加斯瓦尔普吉斯之夜危机的三位“头领”,还是其余新成为魔法少女的其他人,在充斥着神秘的战场上都是稚嫩的新手。因此,当时的作战在高川这些专业人士看来,可谓是惨不忍睹,就算拼尽全力也难尽全功。

    明明实力数据上很漂亮,但是,要实际参与战斗的话,还是应该要更多的磨练吧。这样的想法,大概是战后网络球内部的主流观点,于是,刚经历了一场大战的魔法少女十字军便又再次沉寂下去,高川也不清楚她们到底去做了什么。

    如今再次碰面,高川也不觉得两人身上有了什么质变——仍旧是女高中生陡然变成了魔法少女的感觉,相比她们身边的专业人士“锉刀”和“牧羊犬”,青涩而稚嫩的感觉仍旧挥之不去。当然,那位女装大汉的魔法少女也不例外,虽然外表可以给人强烈的精神刺激,但也谈不上是一个“战士”的感觉。

    两个专业的雇佣兵,和三个外行的试验兵吗?高川这么想着,这样的搭配总让人不禁生出诧异感。

    “你们怎么找过来的?”虽然想问这句话,但眼下还有更要命的情况。在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本来感觉极为遥远的地平线正在快速回缩,肉眼上看不出来,但从感觉上,就好似这片天地正快速缩小。清晰透彻的夜空也在层层的马赛克现象中,似乎变得更加低矮了。荒野的地表倒是没有太大的变化,但可想而知,当地平线都开始崩溃的时候,大地不可能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哥特少女将要摧毁这里的一切,而不仅仅是洋馆。。

    “快飞起来!”高川喊到。

    “原路已经消失了。”驾驶员迅速拉高直升机的位置,却向着某个方向飞去:“我们必须重新找到相对稳定的通道。”

    “还是这些马赛克现象?”高川问。他其实也不太明白,网络球到底是如何找到自己的。不过,也许是自己的失踪让他们有了准备,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崩溃又让自己的信息外泄,进而被他们捕捉到后,第一时间采取了行动。

    有近江的技术支援,要从正在崩溃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里找出一条路来,应该不算是困难的事情。

    高川并不觉得,哥特少女会在这种崩溃中加料,将所有人都留在这里一起毁掉。

    事实一如他所想,没有更多的波折,驾驶员按照操作手册,选取了另一条马赛克,成功开启了“通道”。说是通道,但从肉眼来看,也就是飞进这片马赛克现象中,一眨眼就回到了正常的荒野中。那是高川熟悉的,之前和司机一起卷入洋馆前,自己两人所在的荒野。当然,在原来两人停车的位置,车辆已经彻底消失了。

    夜色渐渐浮现鱼肚白,新的车队正从前方较为遥远的公路那端驶来,货柜上装满了碎石、钢铁和木头,还有一袋又一袋,一箱又一箱的物资。看不见的另一边,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崩溃,并没有对这一边产生半点肉眼可见的影响,就仿佛只是一场幻觉般。

    一切都像是新的开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