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九百二十五章:梅长苏的相约
    言侯府。

    在听到太子和誉王到来,言侯可是整个人都愣住了。

    要知道,自己虽然是言侯,可是在朝野之上却是绝对的中立阵营。

    对于太子和誉王的夺嫡之争,可以说,言侯是从不去触碰的。

    现在誉王和殿下到来,不止没有让言侯感到高兴,相反,还是感到一阵担忧。

    因为言侯清楚的知道,两人其实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不过这担忧也只能放在心中就是了。

    “太子,殿下,今日怎么有空能到老臣这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言侯不必担心,这一次本太子来,主要是想要看看言侯……”

    太子倒是颇有些威风,坐在主座上,有写居高临下的感觉,只是他的话,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太子殿下,你我的意图言侯恐怕早就清楚了,又何须遮遮掩掩呢?”

    誉王淡淡的看着太子一眼,脸色平静,但可以看出,两人只见的刀芒相对,显然是谁也看谁不对眼。

    “言侯,本王听说府来了客人,不防给本王引荐引荐?”

    “哼!”

    听到誉王的话,太子冷哼一声,很是不满,不过也是跟着道:“对对,给本太子引荐下,本太子可是听说这位先生,可是歌大能呢!”

    “这……”

    言侯有些为难了起来,他可是答应过自己的恩人,是绝对不会让人去打扰到先生的。

    只是这两个人……

    心中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既然如此,老臣就派人去和先生说下!”

    “有劳言侯了!”

    很快的,一个下人就下去,不一会儿就进来了。

    “侯爷,画禅姑娘说先生最近身体受到了风疾,不宜见客,要小的对太子和殿下说一声抱歉!”

    “这……”

    听到这话,不只是侯爷,就是太子和誉王也都愣住了。

    是真的病了吗?

    这到不尽然吧,恐怕是这位先生的借口了?

    心中知道,但却不能点破,虽然有些惊讶这先生竟然敢直接当面拒绝太子和殿下的见面,不过言侯还真的得站出来收尾。

    “太子,誉王殿下,先生身体不好,今日恐怕是不能和两位见面了!”

    “风疾之病?”听到这话,太子脸上有些冷意:“听说先生也是一个武林人士,这一个小小的风疾之病就不能见面,这恐怕就有些……”

    太子的话让言侯和誉王心中忍不住摇了摇头。

    若是别人,断然是不敢大断太子的话,但誉王可就不同了,当下直接冷笑了起来:“太子,你这是在怀疑先生装病吗?”

    装!

    绝对是装的!

    但绝对不能说破,更是不能当做知道!

    “本太子可没有这样说!”太子冷哼一声,不在去看誉王,在看他一眼,自己心中就怒气。

    当下直接站了起来,直接对着言侯道:“既然先生病了,那本太子就先走了!”

    “恭送太子!”

    言侯连忙站起来,目视着太子离开。

    “言侯,先生既然病了,那本王也是没那么不识相去打扰先生休息,本王带了下礼物,还请言侯转交给先生。

    回去之后,本王会派人送些补品,若是需要,还请侯爷跟本王说,本王必当尽最大的努力!”

    “誉王殿下客气了,先生的事情,本侯会尽力的,若是需要,本侯也会去麻烦誉王殿下的!”

    誉王点了点头,没有在说什么,也便离开了,言侯站了会,想了下,便朝着竹院的方向而去。

    “侯爷……”

    看到言侯过来,卫子青并没有意外,好像知道了他会来一般、

    “侯爷,请喝茶!”

    画禅递上一杯茶,看着卫子青悠闲的喝着茶的样子,言侯苦笑一声坐了下来:“先生,你这借口,不止是老夫,就是两位殿下也都知道啊!”

    “卫某知道,而且卫某也根本没有想要瞒着他们的意思!”

    “既然如此,先生你就不怕两位殿下……”

    言侯看着卫子青,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怕他们不满吗?”

    卫子青浅浅一笑:“若是这样,也省的麻烦了不是吗?”

    听着这话,言侯无奈的笑了笑:“恐怕也就先生会这样做了,不过也是,这或许也是最好的办法了!”

    太子和殿下两人一起来言侯府。

    其中便是打着要招揽卫子青的意思,但是,两个人,卫子青该选择谁?

    这点,恐怕是很难选择了。

    不管是选择誉王还是太子,必然会得罪死其中的一方,而现在两人都不见面,虽然会让对方有些不满,但至少还有回旋之地。

    这就是聪明人的做法啊!

    言侯心中有些佩服。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不管今天是誉王,还是太子两人当中的哪一个单独前来,卫子青也绝对不会去见他的。

    因为,时机不到!

    两人聊了会家常,言侯便选择了离去,只是没一会儿,言豫津却是来了!

    来的时候一脸幽怨的看着卫子青。

    “怎么了?一副幽怨的模样,是被那个女的抛弃了?”

    看到言豫津这模样,卫子青有些打趣道。

    这小子,虽然十九了,但就和一个孩子一样,心地倒是不错,也怪不得梅长苏会将他当做朋友了。

    倒是值得一交的人了。

    “呸呸呸,你才被抛弃了!”

    听到这话,言豫津连续呸了好几口,这才继续用着幽怨的眼神看着卫子青。

    “先生,你瞒得我好苦啊,我竟然不知道,你是了岭南卧龙!”

    “现在知道不也不晚?”

    “那也是,不晚,不晚!”

    看着呆头呆脑,一脸先生说得对的样子的言豫津,卫子青有些无奈道:“说吧,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

    “咦?先生你知道?”

    言豫津惊讶的看着卫子青,这他都知道了?

    “你的脸上都写满了我有事的样子了,我能不知道吗?”一进来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别说是卫子青了,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的好吗?

    “嘿嘿!”

    言豫津嘿嘿笑了起来:“果然瞒不住先生,是这样的,我有两个朋友,想要约先生一起喝个酒,不知道先生同意不?”

    “可以!”

    卫子青点了点头,毫不犹豫!

    “真的,太好了!”听到卫子青同意,言豫津激动得要跳了起来,他是真担心他拒绝的。

    “既然先生同意了,我赶紧去和我朋友说下!”

    说完竟然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咦?言公子怎么了?”

    画禅本来是下去泡茶的,可是这茶刚端进来,就看到言豫津风风火火的跑了,顿时有些不解了起来。

    “没什么,只是我同意和他去见两个人罢了!”

    “先生要见人?谁?”

    画禅有些好奇道。

    卫子青淡淡道:“梅长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