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71 永眠的夜色里
    在房间中蔓延的力量,就像是要将病院现实和末日幻境之间那看不见的墙壁打掉一样。这样的做法并非没有成效,高川打骨子里产生的虚弱,无论如何想要用意志战胜,都是无法做到的,正如同绝症病人不可能纯粹用精神胜利法去战胜病痛。病院现实中的虚弱传递到房间里的一切事物都在试图让高川联想到病院现实中的自己,就像是要将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之间那坚厚了末日幻境里,这毫无疑问是高川所见过的战斗方式中最为惊艳的一种,甚至于可以说是独一无二。

    要说在这种绝对不利的条件下,还有什么是值得庆幸的事情,那大概就是哥特少女,或者说是女巫vv的这种手段受限于她自身的认知,无法完整地将病院现实里的资讯传递过来吧。对高川而言,除了“病人的虚弱”毫无抗拒之力外,其他的种种现象,都可以通过认知中的不协调感,以及精神上的催眠去抵挡——因为,那相对于高川所知道病院现实,反而显得极不真实。

    高川不知道女巫vv到底用了怎样的力量,获取了这些关于病院现实的资讯,它毫无疑问地在这个末日幻境中体现为一场噩梦。可既然是噩梦,那么,真正让人无法抗拒的真实只会存在小部分,而大部分都是基于这小部分的真实资讯进行发散的结果——就如同小说中的非现实成份,哪怕是偏向纪实的小说也会因为撰写者自身的原因,而或多或少增加一些修饰性的东西,表现出作者个人的思想倾向。而越是偏离现实的故事,为了提高戏剧性而进行的修饰和虚构就越多,另一方面,无论虚构的成份有多少,哪怕是纯粹幻想主义的小说,受限于写作者仍旧是“人类”的缘故,也难免会出现大量基于作者本人的认知,基于人类常识才能完成的真实部分。

    高川对写作也有自己的理解,进而可以想象自己目前的遭遇,以及女巫vv的这种神秘力量是如何作用的——她就像是根据自己隐约在梦中看到的有关病院现实的一些朦胧资讯,编造了眼下的特殊环境。

    高川在这里没有具体的敌人,反过来说,这里到处都是敌人。整个环境,从呼吸的空气,到聆听的声音,眼睛看到的现象,和哪怕每一句对话,都将直击他的精神世界,试图将他从“末日幻境的强者”变成“病院现实的弱者”。

    高川想,哥特少女仅仅是看到了,当自己使用这种神秘力量的时候,眼前的人全都变弱了,乃至于就这么死掉了,所以,这样的神秘力量,就成为了她独一无二的攻击方法。她大概是不清楚吧,她的力量之所以会发挥作用,正是基于“末日症候群患者”本身的缘故。

    高川觉得,她没有因为这种神秘力量,而首先让自己变成“虚弱的病人”,还真是幸运。或许其中有什么特殊原因,而让这股神秘力量发挥作用的时候,对其他人的影响比对她自己的影响更大。

    不过,无论真相是什么,高川都必须暂且抛开,而只专注于眼下的情况。

    高川哪怕在虚弱病人的状态下,也仍旧可以行动。那么,接下来,那位末日真理教的三巨头之一又会做出怎样的应对呢?

    对高川来说,这些战斗可谓是没必要的。高川无法猜测哥特少女的想法,他没有完全拒绝对方提出的请求,倘若这意味着交涉达成的话,接下里的情况,本该是自己当时所认为的:睡一觉,然后就能离开。如此这般,毫无波折。

    即便如此,高川也的确做好了最坏的情况:也就是眼下的情况。哥特少女因为某些原因,仍旧使用了神秘力量,在这种情况下,很难让人觉得,这位末日真理教的三巨头之一并非带着敌意。

    可是,这种敌意有多深?她是带着怎样的目的发动袭击?最终又想要达成怎样的结果?什么才是她所设想的最好结果?又有什么才是她可以接受的最低结果?

    这种种问题全都是未知数。

    高川撑着虚弱的身体,来到了房门前。他倚靠着门面,身体的虚弱感有增无减,有那么几个瞬间,让他觉得骨头和肌肉都融化了——幸好,这个在末日幻境中的义体还没有融化。

    他不确定打开门后会遇到什么:也许开门可以打破当前不利的环境,也许开门只会是从一个噩梦掉入另一个噩梦,也许开门之后,会有更多意想不到的东西涌进来,将自己卷走。他设想了许多,但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把门打开。

    于是,他推开门。没有如他所预想的那么艰难,款式厚重的大门,配合这个虚弱感觉强烈的身体,却感觉不到任何阻力。就好似用手指轻轻推了一根羽毛,羽毛便飞开了。

    门外是铺设蔷薇纹理红地毯的走廊,足足有四米宽,高川听到了脚步声在走廊上移动,却看不到半个人影,在这座洋馆里,这已经不是什么出奇的情景。他没有理会这些看不见的“幽灵”,他听到了歌声,配合着器乐,声音朦胧,歌者的声音并非主体,更像是旋律中的辅音,为了在**的时候,衬托器乐演奏所营造的意境。在高川听来,就好像是在引导自己向那处行去。

    高川没有违背自己的直觉。尽管,他也十分清楚,这些声音和现象不可能真的是为了指引他离开。但是,没有哥特少女的允许,要找到出口,就只能相信自己。

    高川在走廊上恢复了一下气力,穿过走廊,抵达歌声传来的房间前,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被好几个“幽灵”穿透了,一股凉飕飕的感觉透骨入心,而之前就愈加沉重的虚弱感,此时就好似再压上了几吨的岩石。

    高川推开这个房间的门,但却没有看到他刚才隐约辨析出的乐器——他环顾四周,确定了,自己又回到了刚进入洋馆时,自己和司机两人与哥特少女碰面的厅室。哥特少女的身体仍旧坐卧在老位置,期间连一丝移动的迹象都没有。那个身体躺在宽大的椅子里,愈发显得身体单薄和娇小。

    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他觉得她的灵魂又回来了——就如同之前见面结束时的情况相反,伴随着充满节奏的声音,这个斜倚着的身体,渐渐充满了“要活过来”的灵性。

    大概三秒左右,哥特少女的脸色变得红润,她徐徐睁开了眼睛。

    “果然,你是特殊的,高川先生,你真的见过那个地方。”哥特少女的声音传来:“只有真正见过那个地方的人,才能辨清真伪,因为,我所描绘的,并非那个地方真正的样子,而仅仅是我想象出来的东西。”

    “只是为了确认?”高川反问,他自然不相信,“让我来到这里的人是你,自顾自说话的人是你,强行做出决定的也是你自己,结果你到了现在才能确认我是怎样的人?”

    尽管高川的说话带刺,但哥特少女却没有任何动摇的表情,她甚至根本就没想过要理会高川所说的话。

    “我很紧张,又很雀跃。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观测。我看到了许多平常人看不到的东西,知道还有其它的某种东西在观测我们。”哥特少女说:“我们不是唯一的观测者。”

    高川没有说话,因为,在末日幻境中,本来就不存在“只有某个或某些人是唯一观测者”的说法。不是人类的东西,一直潜伏在人类的集体潜意识中,关注并干涉着人们。不过,哥特少女的话隐约让他觉得,她指的是系色中枢和超级桃乐丝。

    “为了尽可能逃开那些视线,我选择了隐居在此。”哥特少女继续说到,声音悠扬而富有节奏感,“我在等待,希望可以在一个不会被关注的环境下,和被时运带到我面前的人交谈。”她如此说道:“所有的三信使都是这么找到的。”

    高川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穿过哥特少女的椅后,走向另一侧的大门。

    只听到哥特少女在说着:“在他们很小的时候,他们找到了我这里,于是,我让他们听了女巫的故事,让他们的感觉对符合我要求的人会产生足够敏感反应。当他们看见一个人的时候,指令会本能起效,将人带到我这里来。当他们第一次带人来到我面前时,我会给他们奖励。高川先生,你是第三信使带来的,我希望你可以理解这一点:我们的见面,并非是我的设计,而是命运使然,我的动作只是明确并加速了这一过程。”

    高川已经将手放在门把上,回过头去,对哥特少女说:“也许吧,也许我们的见面,是命中注定的结果,但是,你究竟是将我当做囚徒看待,还是当做客人看待呢?”

    “你是我的客人,高川先生,就和我所说的那样。我已经迫不及待,却也觉得万事不可勉强,而命运将你送来我的面前,也必然意味着,我会得偿所愿。”哥特少女的头颅突然扭向高川所在的方向,可她的身体一动不动,就如同有一只无形的人在操弄着玩偶的脑袋,“可是,就这么让高川先生你离开的话,对我而言也有一些风险。我想,做好充分的准备,对我们而言都是好事。”

    “这就是你的充分准备?”高川指了指自己的身体,“我倒是觉得,你让我衰弱了,是想要杀死我。”

    “如果杀死你就可以达成所愿,那倒是很方便。”哥特少女的声音没有感情,“但是,你我都知道,活着的高川,比死去的高川更重要。你变得虚弱,只是完成必要准备的副作用,就和病人做手术前必需的麻醉一样。”

    “感谢你的麻醉,如果你的手术完成了,那我可以离开了吗?”高川说:“我想,你不会介意我讲你的事情说给其他人听。”

    “是,等你离开之后,随你怎么做。命运将你带来,也必然带你走上一条必然的道路,我不会阻止你的道路,反而,正是你要踏上的道路,才是我的契机,我所做的一切,仅仅是让我能够抓住这个契机。”哥特少女说:“从这个角度来说,将你限制在这里毫无意义。”

    “那么,离开之前,我想问一下。”高川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那位司机先生,你的第三个信使,现在如何了?将来会如何?”

    “他是我的信使,就永远会是。”哥特少女的声音变得更加冷淡,但也更加清澈了,她的声音和缭绕在厅室中的歌声缠绕在一起,仿佛她不是在说话,而也是在吟唱,那声音絮绕在高川的耳边,让他觉得哪怕耳中再也听不到了,这个旋律也会一直在脑海中回荡:“人们聆听我的故事,当故事变成了传说,传说变成了时光,人们在时光中成长,我的故事就变成了构成他生命的一部分,而我也将变成他的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就是信使,我在他们的世界中,无处不在。”

    这么说着,那一动不动躺着,充满了存在感和生命感,但却只有头部和嘴唇有动作的哥特少女身躯,陡然冒出一大团火焰。这火焰的蔓延是如此的迅速,爬上帷幔,爬上桌椅,在地毯上蔓延,吞噬了壁画,让烛火变成了火炬,在几秒内,就将高川眼前的一切烧遍。

    膨胀的热气和崩溃的气息在高川的感知中蔓延,逼迫他不得不立刻推开大门。门外果然就是一望无际的荒野,他的半只脚已经踏在台阶上,最后回头一眼,却看到哥特少女的头颅一下子从烧焦的身躯上掉落,烧了一半的面容和尚存完好的另一半构成了奇异的模样,让人难以忘却。

    她的嘴唇还在呢喃:

    “……在那深沉的梦中,当我睁开眼睛,眼前就是一片黄色的大海,而我也仿佛变成了大海中的一滴水。我以一滴水的角度去观察着这片大海,这片黄色的大海是由巨人崩溃形成的,而我们则从化成海水的巨人的尸骸中诞生……我静静等待着……于永眠的夜色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