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九百二十一章:书语,不见了!
    “为什么?”

    卫子青笑了笑:“他们太重要了!”

    梅长苏没有在说话。

    只是低着头,那清秀的面孔上带着一丝的无奈,也带着一丝的感慨。

    “看来,你都知道了!”

    卫子青笑了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你,想退避了?”

    梅长苏轻叹了一口气:“我早已没有退路,如何能退?”

    他知道自己的所有事情,这些梅长苏在从蔺晨口中早就知道了,所以,当着他的面说出这些,梅长苏并不担心。

    “你说的也对,你已经没有了退路了!”

    两人陷入了沉默。

    但是这种沉默,让所有人开始变得有些受不了起来,尤其舰船上那个富家商人一般的中年男子,就更是受不了。

    “什么退路不退路的,这些我都不管,那些人是我庆国公的人,你们马上给我交出来!”

    “你……”

    听着这话,身边的季嬴脸色一变,刚要阻止,但已经晚了。

    卫子青和梅长苏没有动,琴棋书画医五女也没有动,但是梅长苏身边的那个少年,却是动了。

    只见他脚步一踏,直接朝着那男子飞了过去,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就将他抓住,更是直接扔向了江中。

    如今乃是严冬,这江水之冷,不言而喻,那男子被扔下,顿时惨叫的求救起来。

    可根本没有人敢去救他。

    少年脸上闪现一抹得意的神色,拍了拍手回到梅长苏的身边,倒是卫子青身边的书语,在看到少年的时候,眼睛顿时一亮。

    “有自己的风格嘛!”

    若不是被棋容拉着,恐怕这书语就要去和少年比试比试一番了,不过虽然现在没办法,但那闪烁的精光,显然她又要令人头痛了!

    小舟上,那一个护着老叟一家子的男子有些松了口气,他知道,他们算是安全了,自己的任务,完成了!

    可是看着梅长苏和卫子青,眼神却是有些闪烁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沉默了很久,终于,梅长苏开口了,他抬着头看着卫子青,目光平静,却充满着一种令人看不尽的深邃。

    “看来,我们是敌人了!”

    卫子青没有说话,同样看着梅长苏,却是摇了摇头:“这就要看你如何定义敌人这个词了,若是我来说,我们不止不是敌人,还是朋友,你说呢?”

    梅长苏摇了摇头:“不会的,你知道的!”

    他的人生,他的使命,就是为了十二年来的谋划,他的出现,让自己的谋算,开始出现了偏差。

    若是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那些压着自己的使命,或许他和自己真的会是朋友。

    可是现在……

    不可能了!

    “可是还是相信,我们会是朋友,最多,只是选择的目标不一样,但说到底,殊途同归也说不一定?”

    殊途同归吗?

    梅长苏笑了笑,他或许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但他能肯定,他和自己的目标,绝对不一样!

    只是,不管如何,现在的他,根本没有必要去想这些。

    当下摇了摇头,看向了季嬴:“他怎么处理?”

    卫子青轻轻一笑:“开春之前,就不要下水做生意了!”

    “好!”

    梅长苏点了点头,看向了,季嬴:“季帮主,还想着要去我江左盟喝杯茶?”

    “不!不!不了,我们这就离开,开春之前,绝对不在下水做生意了!”

    季嬴是无奈的,两人的三言两语就决定了双煞帮在未来几个月的发展,但他没有办法。

    因为他不得不听!

    而且,这一次能活着下来,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至于那江面中庆国公的人,他,可不敢去救人了!

    当下连忙吩咐船舰撤离。

    没有人去看他们,因为所有人的目光还放在那个卫子青还有梅长苏的身上。

    本以为两人还会说些什么,可是梅长苏却只是微微的朝着卫子青点了点头,就缓缓的离开了!

    看着离开的梅长苏,卫子青笑了笑,没有说话,也转身跟着离开了。

    至于那男子,还有那一家子,从头到尾,两人都没有去看他们一眼。

    就好像,他们根本不存在一般!

    不过,这绝对没有那么简单的:“江左盟的人派人一路暗中保护着他们,相信到达金陵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鬼影出现在天外天的竹林别苑中,对着卫子青道。

    “知道了,金陵那边的安排,怎么样了?”

    “恩,挺好的,按照先生的吩咐,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若是先生想要,它们可以在易一瞬间毁灭!”

    “这倒不用了!”

    卫子青摇了摇头,自己为的,可不是这些。

    当然了,自己其实根本不需要这般的麻烦,毕竟和梅长苏相比,已经仙凡之别的!

    但,他逐渐的喜欢上了这种不靠刀剑,不考修为,只靠鬼谋的争斗。

    这是一种难得的享受,毕竟,能和梅长苏相对抗,这也是很多人都想要尝试下的吧?

    哆哆。

    一阵脚步声传来,卫子青招了招手,鬼影就消失了。

    在鬼影消失的时候,医娘的从门口走了进来,看着卫子青,没有说话,只是静悄悄的走到他的身后,替他捏着肩膀。

    “辛苦了!”

    “先生,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医娘应该的!”

    医娘微微摇了摇头,若如果不是先生,恐怕她们姐妹,一辈子还是在苦海中挣扎吧!

    她们帮不了先生什么,唯一的,就只能说给先生端茶倒水了,若是这也辛苦,那么她们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才能报答先生了。

    卫子青摇了摇头,无奈一笑。

    琴棋书画医五女,虽然自己说了是自己的弟子,可是这五人却一直将自己当成是侍女,一直在服侍自己。

    虽然也说过不用,不过她们却始终这般,卫子青也就放弃了。

    “对了,书语那小妮子呢?这几天怎么不见了?”

    卫子青有些疑惑道。

    从江左回来,已经三天了,昨天天还看到那小妮子,可今天,却一整天都没有看到,这就有些奇怪了。

    有那小妮子叽叽喳喳的,虽然有些头疼,可也热闹了很多,现在不过一天没在,还真的有些不习惯。

    “应该是出去玩玩了吧?”

    医娘迟疑了下开口回道,对于书语这个妹妹,她还真不知道去哪里了,那小丫头,整天活蹦乱跳的,有时候经常是找不到她!

    “这小丫头!”

    卫子青摇了摇头笑道,也没有放在心上。

    可就在这时候,画禅却是有些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

    看着画禅的慌张,医娘连忙走了上去:“画禅妹妹,怎么了?”

    画禅张了张嘴,一时间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脸上满是无奈的哭笑。

    “说吧,怎么了?”

    卫子青眉头一皱,开口道。

    画禅无奈只好苦笑道:“书语妹妹她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