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937章 憋一口气(限免结束第一更)
    十五米高的城墙,是短时间内联盟工程队所能做到的极限。哪怕水泥比旧式的石砖城墙再优胜,依然有各种承重和地基的问题。

    莫格莱尼很清楚,如果是十五年前的联盟,弟兄们只能依靠五、六米高的木质栅栏抵挡潮水般的燃烧军团。

    可是,钢筋水泥混凝土什么的,拿来挡挡丧尸和食尸鬼就凑合。面对这种光是站高都有八、九米的大恶魔,简直是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更不要说,那只有点像龙人的深渊领主了。

    如果不在他到达城墙之前挡住他,城墙上三千联盟士兵死定了。

    “求援!”莫格莱尼一声令下。

    顿时,魔法传信、代表强敌和求援的号声、以及最传统的骑马传信同时发动,要的就是保险。

    “嗯?”联盟和部落的强者几乎不分先后获悉危险的存在。

    刚刚进入第三层城墙后休整的萨尔一皱眉,不光是联盟战士的反应,还有对那股从远处大地传来的震撼感的敏锐感知。虽然还没正式成为萨满,萨尔的自然天赋是无与伦比的。

    “走,上城墙去看看。”留下瓦罗克看着部队,萨尔顿时带着凯恩、格罗姆和沃金等酋长以及一众亲卫走上第三层的城墙。

    远处那个巨大恐怖的身影顿即映入部落众强者的眼帘当中。

    “哼!”看着这个与玛诺洛斯极为相似的身影,格罗姆登时想起那次被愚弄的屈辱。

    在第五层城墙,一直佯装冷静的凯尔萨斯,原本正优雅地呷着红茶。突然他颀长的金色眉毛就是一抖,他温文尔雅的气质当时一变,变得热切且充满战意。

    他已经不是高贵的精灵王子了,对于身份的转变,他可以处之泰然。因为这是他为了亲情而做的孽。

    对于他来说,在逐日王庭前的那一跪,已经偿还了他父王阿纳斯特里安所有的养育之恩。

    剩下的,就是洗刷他曾经一度倒向天灾军团的耻辱了。

    这段日子以来,他没少受到白眼。

    走到哪里,都有着曾经是他同胞的血精灵或明或暗的指指点点。

    得益于杜克有效的引导,甚至私底下的压制,整个联盟内部对他和他的追随者还算厚道。

    没有刻意的刁难与压榨,也没有让他们当炮灰或者去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正因为联盟的公平,他才更渴望将功赎罪。

    在海加尔山对阵燃烧军团,就是他凯尔萨斯期盼已久的舞台!

    对!

    唯有以燃烧军团的恶魔之血,才能洗刷他的污名。

    我凯尔萨斯*逐日者并不曾真正背叛自己的同胞,我哪怕再也无法成为一个英雄,我至少也要成为一个可以自豪地行走在艾泽拉斯大地上的男子汉。

    收到魔法传信的那一刹那,凯尔萨斯双目中尽是希冀与渴望的神光。

    “是我们这群赎罪者上场的时候了!联盟与部落的强者们,都已经在前线,我们怎可以落后于人!?”

    “是!殿下!”卡波尼娅、索兰莉安、萨拉德雷、萨古纳尔等铁杆追随者全体立正,挺胸收腹,以狂热的目光注视着这位他们最受他们尊敬的王子。

    哪怕世人剥夺了凯尔萨斯的尊贵地位,但在他们心中,凯尔萨斯永远是他们的王子。

    当凯尔萨斯开传送门赶到的时候,城墙上已经站满了联盟与部落的强者。

    远处蜿蜒的山道,左侧全是悬崖,图拉扬指着那个沿着蜿蜒山道快速前行的庞大身影,用带着崇拜的口吻说道:

    “根据联盟统帅马库斯大人冒着生命危险抢回来的情报,那个半龙半人形态的巨大恶魔是深渊领主阿兹加洛!除去前不久在山脚营地消灭的巨虫奥罗不算,他是燃烧军团这次入侵的六大首领之一,相当不好对付。”

    “什么深渊领主,还不是我一斧头的事!”玩了十几年游击战,格罗姆也不得不学会人类通用语,然后似乎也学会什么叫逼格了。

    莫格莱尼指着阿兹加洛身边那一大票身高也在五米上下的恶魔卫士:“如果你能在那么多恶魔卫士保护当中冲到那胖子面前做掉他,那我就服你。”

    格罗姆脸都胀红了。

    萨尔一把拉住格罗姆,一口兽人语:“没有杜克救你,你已经死了。看在杜克份上,不要跟他的手下争论。是个男人就在战场上分高下!”

    “哼!”格罗姆重重一哼。

    图拉扬咳嗽了一声,继续说道:“根据情报,那些都是精英恶魔卫士,除非是踏入英雄领域的强者,又或者是辉月级或以上的神秘者,否则无法有效地杀伤他们。”

    萨尔问:“你们的大炮也不行?”

    突然,在萨尔的腿边蹦出一个粗鲁宏大的声音:“行的话,你矮爷就不会在这里了!”

    萨尔被吓了一跳,这时候才留意到身边不远有个矮人。

    这不怪萨尔,他长大的洛丹伦地区从来不是矮人的地盘。即便是他,也仅仅是来到海加尔山之后才正式见到大批的矮人。他还不习惯。

    面对部落的巨汉俯视,布兰恩*铜须更不爽了:“看什么看,再看信不信矮爷给你一枪子!”

    部落一众巨汉齐声:“哼!”

    图拉扬揉了揉眉宇,自讨:我还是声望不够,镇不住这帮悍将啊!

    他只能和稀泥,装作看不到他们的矛盾:“那么,掩护的工作就交给普罗德摩尔陛下等五位负责了。”

    吉安娜、罗宁、凯尔萨斯和他的两个追随者齐齐轻轻躬身。

    随着时间的流逝,阿兹加洛和他的手下终于跨越了第一堵城墙。站在第一堵城墙上面,阿兹加洛随手一扬,重剑劈向身边一座棱堡。

    重剑不算太锋利,但重量和力量的叠加,就是凡人难以想象的恐怖破坏力。

    巨大的双头重剑如同砍一块超大号豆腐,轻而易举地把一座用钢筋水泥混凝土构建的棱堡给整座砍飞。

    钢筋的断裂声,水泥的爆散声,哪怕在两百米外的第二堵城墙上,都能清晰听见。

    每一个联军战士心中憋着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