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九百一十八章:誉王上琅琊阁!
    “对了,还有一个消息!”

    蔺晨忽然道,这一次来本来是有两件事情要说的,可是却被那个什么天外卫姓的事情给弄得差点忘记了。

    “誉王,回来了!”

    “他回来了?”

    听到这话,男子忽然楞了下,许久,微微叹了口气:“终于,要开始了吗?”

    “是啊,也差不多了,这一次他去了北燕,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东宫那一位,算是忍不住了,那么,一切就会朝着你想要的发展去了。”

    说道这里,蔺晨迟疑了下:“你,真要要去金陵京都?”

    “十二年了,十二年的谋算,为的不就是这些吗?”

    听到男子的话,蔺晨沉默了下来,许久道:“这些我都清楚,十二年前我就知道,你迟早会回去金陵城,可是你的身体……”

    “所以,我要趁着我的身体还可以,赶紧了决此事!”

    听到这话,蔺晨沉默了下来,没有在说话,从身上掏出一瓶瓷瓶:“吃完了记得提前通知我去找你!”

    说完,也没有在停留,直接离开了江左盟,这个地方,若是可以,他是真不喜欢来了!

    因为见到他,他总觉得,自己这个被称之为无所不知的琅琊阁阁主,就是一个讽刺。

    看着离去的蔺晨,男子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目光中透着怀念,也透着一丝的坚定。

    而远在琅江左盟得到凌海郡中,一栋还算豪华的驿馆内,无数的士兵把锁着。

    地上躺着一名死去的男子,而在这男子的面前,一个锦绣华服男子,正静静的站在他的面前。

    那一张端正刚强的脸庞带着阵阵的寒意,那垂下的手掌中,鲜血淋漓,显然是被那个死去的人,给伤到了。

    “殿下!”

    看到这男子受伤,一个中男子匆匆忙忙的赶来,脸上满是恐惧的神色,更是对着那些士兵咆哮了起来:“封锁驿馆,排查刺客!

    “罢了,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下的手!”

    那个被称之为殿下的男子有些寒意的脸色逐渐的消失,换为了平静,就好像刚刚经历的事情,已经全然忘记了一般。

    “回京之后,父皇会再次加封,若是不能再往前一步,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说到这里,停顿了下,对着那中年男子道:“吩咐你的事情你查到了没?北燕六皇子的锦囊中,写的到底是什么?那个人,到底谁?可查出来了?”

    “殿下,属下无能,六皇子始终不肯说那个人的名字!”中年男子连忙低下了头,有些愧疚道。

    “麒麟才子到底是谁,一定要问清楚,明日改道琅琊阁!”

    次日!

    琅琊阁上。

    悬崖边一块平坦的巨石上,一道白衣身影正翩然舞剑着。

    他的身法有些飘逸,伴随着舞动,手中的剑带着朵朵剑法,显得那么的好看。

    咚咚咚……

    忽然,一阵类似于钟声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男子舞剑的声影停止了下来。

    “来了吗?”

    很快的,书童就过来了。

    “阁主,大梁的誉王殿下来了!”

    “恩!”蔺晨点了点头,开口道:“那就将我准备好的锦囊交给他吧!”

    “这……”

    听到蔺少阁主的话,书童有些迟疑了起来:“阁主,琅琊阁一向以来不插手朝中之物,这样的话,我琅琊阁岂不是不得安宁?”

    不插手朝中之物?

    蔺晨笑了笑:“问题虽出现在朝廷,可答案却在江湖,无妨……”

    “是!”

    书童点了点头,退了下去。

    很快的,这书童便来到了厅堂中,那个称之为誉王殿下的男子,正静静的坐在那里。

    “这乃是先生所求的答案……”

    看着书童手中的锦囊,誉王并没有直接去拿,而是好奇问道:“在下的问题可是格子之外的问题,贵阁难道不需要在思忖下?”

    书童摇了摇头:“纵使风云变化,终究不变其中,多思无异!”

    誉王沉默了下,站了起来,脸色平静:“答应给贵阁的筹金,在三天之内,自会有人双手奉上!”

    说完誉王殿下便转身离开,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从她上琅琊阁开始,便有人跟着一同到了这琅琊阁。

    而相同的是,琅琊阁也得到了一份和他相同的锦囊!

    ……

    金陵!

    誉王殿下的军队刚回到金陵,一匹快马也跟在了他的身后,几乎同时到达。

    这匹快马直接来到了宁国公府,很快的,宁国公府之内,一个男子便匆匆忙忙的走了出来,朝着东宫的方向而去。

    这男子在来到东宫,便将手中的锦囊直接献给了一个身穿金黄华服的男子:“殿下,天泉山庄的卓鼎风父子,几乎和誉王同时回到金陵,一回来便将这锦囊交个到了微臣的手中!”

    这男子,不是谁,正是宁国公府的谢玉,而这殿下,正是当今的太子:萧景宣!

    “哦,快给我看看!”

    听到谢玉的话,太子殿下脸上顿时一喜,连忙结过谢玉手中的锦囊,打开一看。

    只见上面赫然写着几句话:世有麒麟,江左梅郎,隐有卧龙,天外卫姓,得一者,可得天下……”

    誉王府中。

    誉王看着手中的锦囊陷入了沉思。

    这一次,琅琊阁的答案,有些出乎了他的意料,从这字面上的意思,难道,除了这麒麟之才,还有着一个和他相睥睨的能者不同?

    麒麟之才?卧龙之智?这两人,到底是谁?

    “般若,这两个人是谁,你知道吗?”

    誉王殿下没有抬头,只是淡淡道,而伴随着这一开口,在角落中,一个长得及其惊艳的女子走了出来。

    这是他誉王府的谋士:秦般若!

    “一卷风云琅琊榜,囊尽天下奇英才,无论是什么样的人物,都以能上琅琊榜为容,此两人,正是琅琊榜上搜首名,并列公子榜第一,更是被称之为:绝代双骄的两人!”

    秦般若微微一笑,对着誉王施礼,坐在了他的面前,将那锦囊拿了过来。

    “遥映人间冰雪样,暗香幽浮曲临江,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

    梅长苏执掌的江左盟,虽然是江湖门派,可在他的管理之下,却一年比一年强,无数的高手心甘情愿听其指挥,靠的若不是无双的智慧,那又是什么?”

    听到秦般若的话,誉王沉默着,许久,抬头问道:“那这个卧龙呢?”

    秦般若脸上的微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凝重,摇了摇头凝重道:“此人,般若不是很了解,但如果真要给我评价的话,此人,比梅长苏,恐怕更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