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932章 沉睡
    传说中,杜克这货对高等精灵情有独钟。他十三年前把风行者姐妹的大姐和三妹一口气收了的事,在联盟中誉为美谈。

    也有传闻他跟希尔瓦娜斯女王关系匪浅,甚至有人说,这位风行者家的二姐能当上女王,都是杜克一手捧上去的。

    但真没谁知道,杜克竟然如此丧心病狂(让人羡慕),把连同身为辛多雷女王在内的风行者三姐妹全部打包了。

    怀疑归怀疑,这下子在场的血精灵全都目瞪口呆。

    “二姐,你……”莉拉丝大脑有点宕机,她从未想过,自己三个姐夫都特么是杜克这混蛋。

    莉亚德琳更是风中凌乱:不是传闻杜克跟洛丹伦女王卡莉娅陛下什么什么的吗?虽说也听过跟普罗德摩尔陛下有不清不楚的关系,但跟自家女王的事,真是头一遭知道。看来自己以后面对杜克要以侍奉女王的王夫为标准。

    旁边,吉安娜是非常吃味的,嘴巴里有种五味俱全的奇异感觉,望向两人的眼神里,充满了复杂。

    足足十秒过后,希女王才松开有点发愣的杜克:“哟,你这么臭我都依然肯吻你,果然我们是真爱啊!”

    杜克那个啊!他才想起,自己身上的味道尚未尽褪。

    仿佛在向世人宣示杜克是自己的所有物,希女王有条调皮地轻轻拍拍杜克的脸:“好了,我们都知道你刚才稍微透支了自己的魔法回路,你好好休息吧。真扛不住,会有人来请示你的。”

    说罢,希女王一偏头:“凡妮莎,麻烦你把这家伙洗干净点。我不希望下次看到他时,他还是那么臭。”

    “谨遵你的意志,公爵夫人。”凡妮莎表面恭谨,实际上毫不犹豫地顶了希女王一下。她分明在说:我可不认什么女王陛下。唯有马库斯家族的真正女主人才可以命令我。你要么当公爵夫人,要么滚蛋。

    希女王倒是来精神了,没有敌意,反而有种淡淡的欣赏:“好,不错!唯有你这样的女仆,才能保护和照顾好我的男人。交给你了。”

    “是!”凡妮莎以无可挑剔的礼仪回礼。

    大伙潮水般散去,就剩下杜克和凡妮莎了。

    杜克:“凡妮莎,你先出去一下,我要洗个澡。”

    曾经的小侍女,现在的御姐侍女面无表情:“别逗了,普罗德摩尔陛下已经跟我说了,你刚刚透支了你几乎所有的魔力。你连动个手指头都是强行用不多的魔力驱动身体去动作的。你再装下去,对你的身体没好处。”

    “呃……”突然被爆出事情的真相,杜克那个啊!

    不过,难道是凡妮莎要帮他洗澡?

    哦不这么禽兽,哦,福利的事情,怎可能在我身上发生?

    唧唧,不看不知道,当年身材不算太劲爆的小侍女已经……

    咳咳!

    不小心掉了节操的杜克很明显想太多了。

    “放心,为了避免你这个禽兽公爵在负伤期间忽然兽性大发,做出些不恰当的行为侵犯你可爱的小侍女……”凡妮莎一本正经地念着没节操的语句,一边摇响了手中一个金色的铃铛。

    “叮当当!”

    一阵声响,门外冲进四个相貌姣好但孔武有力的侍女进来。

    尼玛,一看她们手上练出来的老茧位置就知道,这些所谓的侍女全特么是女骑士、女剑士什么的客串的。

    她们很显然早已经得到了n多个将军或者女王的吩咐,一上来二话不说就脱了杜克那套臭得要死的法袍和衣物,然后把杜克按到一个装满合适温水的大水桶里,七手八脚地用大刷子和肥皂刷副本一样刷着杜克。

    “救……救命……哪……”苦逼的杜克只看到在凡妮莎在旁边奸笑不止。

    你特么到底是奸细还是我的侍女?

    好不容易折腾完了,杜克如同一个被玩坏的木偶,姿势极为不协调地躺在干净的床上。

    打爆奥罗的心脏再加上最后逃亡,的确透支了杜克的魔力,在魔力运转没恢复正常之前,杜克也不敢过于放开自己的感知,毕竟远距离元素感知同样要调用魔力。

    “外面情况如何了?”

    凡妮莎一副忠心耿耿的乖巧侍女模样,仪态端庄地回答:“一如主人你所预料,山脚营地受到了特攻。暗夜精灵族的哨兵和血精灵的游侠队正在迟滞不死大军,不过很快会跟山腰的守军接战。”

    杜克额头上多了个十字形青筋:“你能不能站近点说话?你分明就是嫌弃我!”

    “呵呵!主人你多心了!”凡妮莎一边掩着嘴偷笑,一边说:“我怎可能嫌弃你呢?我可是你最忠心耿耿的小侍女,哪怕被你不声不响抛弃了十年之久,在外面陪伴保护着主人你传说中的绯闻女友米奈希尔陛下,都不曾降低过我对主人你的忠诚。”

    你妹啊!

    你分明在说反话吧?

    你敢以你的节操发誓说你没怨气?

    你站在十米外捏着鼻子阴声细气跟我说话又是闹哪样?

    还站在门口一副随时跑路的样子呢?

    见鬼了!如果我真是这个时代的大贵族,你早就被先‘哗’后杀,然后再‘哗’再杀,弄死一百次了好吧?

    怎么人家的侍女个个温柔可人,甘愿当贵族少爷们的人生启蒙导师,我就这么一个侍女,却那么不让人省心呢。

    杜克有种哗了狗的感觉。

    “好好好,给我出去,既然要我休息,我就好好睡一觉。”杜克没好气地打发走凡妮莎。

    杜克也是累坏了。在这个时间节点硬拼奥罗,绝逼是一种沉重的负担。他昏昏沉沉的睡去了,却在入梦之前无意中扩散开了感知,听到了凡妮莎的说话。

    “罗宁大人,虽然海加尔山的确很重要,但我一直认定,我家主人才是这个世界最后的希望。如果防线陷入大危机,请务必开启传送门送主人离开。如果暴风城也不安全,哪怕重启黑暗之门,把主人送去德拉诺也比让主人死在这里好。”凡妮莎声音铿锵有力,话语中有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我明白的,一切以老师的安全为重。”这是罗宁充满谦逊的声音。

    杜克迷迷糊糊中感叹:好吧,这才是我的好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