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63 新世纪福音
    哥特女孩来历不明,却自承是最古老的意识行走者之一。高川相信她的话,因为她所透露出来的信息,不是正常情况下可以得到的。在观测世界的角度上,高川和她有一定的共鸣。即便如此,高川仍旧无法更加准确直观地感受到她的力量。她是暧昧的,难明的,看似人形却近乎无可名状的,是这么一种神秘的存在——若说神秘性和战斗力,高川也相信她绝对是目前末日幻境中最难缠的角色之一。

    不需要实际战斗去了解,高川就能从那朦胧的感受中,体味那飘忽不定的强大。

    一如高川所猜测的那样,哥特女孩的确是和末日真理教有着密切关系的存在,换个角度来看,既然她已经经历过多次末日幻境,并深入这个悲哀的轮回,觉察到这个世界的末日本质,那么,当一个末日幻境形成的时候,她的存在自然很有可能天然具备某种很古老的背景——正如同末日幻境的历史是一个“假象”般,她的存在感也将深入到这个假象的背景中。

    例如,末日真理教的三巨头之一,而且是最初的创建者之一。

    哥特女孩娓娓道来的述说,很快就证明了这一点。她在很久很久以前,以自己所经历的时光为标尺,在某一个末日幻境中,在那个世界的神秘专家们觉察到了末日的征兆时,她和一些神秘专家共同寻找末日的起源。在那个时候,她到底想些什么呢?究竟是承认末日真理,还是一如现在的网络球那般,有着更加积极的想法呢?高川并不清楚,而她也未曾解释。

    她仅仅是述说着自己看到的东西。

    “我行走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然后就看到了它。”哥特女孩皱起眉头,声音严肃而凝重,“一个大概不是人类的东西。哪怕是我也无法解释,它到底是什么,是精神现象?是意识产物?会不会可以有物质?亦或者是一种能量?一种势态?总而言之,它存在于人类集体潜意识之中,却是一个异物。”

    “但是,你既然无法认知它,也就无法驱除或消灭它。”高川说:“你认为,那就是影响人类认知的外部资讯源头的体现。”

    “是的。”哥特女孩点点头,“它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怪物,怪物中的怪物。”

    高川知道,网络球也知道,这个存在于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不仅仅来历不明,而其存在于人类的潜意识中,这种存在性已经足以影响到这个世界人们的言行举止和思维方式。以“人类集体潜意识”的范围而言,它对人类的影响力是隐性而又广泛的。正因为它是异常的东西,所以,人类就必然要承受由它的存在所带来的苦楚。

    对神秘专家,尤其对意识行走者而言,这是浅显又理所当然的结论。

    “如果把全人类看做一个整体,那么,这个怪物就相当于病毒,是恶性的肿瘤,它每一次膨胀,都会压迫人们的精神,每一次壮大都会让人类的精神产生恶性的变异。这些精神上的痛苦,是发自潜意识的,没有人可以躲避,所以,人们永远都生活在痛苦之中。人类也如同一个个细胞,一次次世界的灭亡和再生,就如同新陈代谢,只是,倘若正常的新陈代谢是纯粹的生理活动,那么,由这个怪物的存在所引发的新陈代谢就相当于是恶性的精神压迫影响到了生理活动,导致生理活动朝恶性的趋势发展。”哥特女孩这般说到。

    司机似乎已经回过神来,他没有什么表示,脸上满是懵懂,他可以听懂这句话的内容,却不明白眼前的哥特女孩到底是想说些什么。要较真去迎合她的说法,当然也是可以的,但对他而言,就是胡吹一气,却根本无法相信其中的内容。

    不过,相对于司机的一副难以理解的样子,高川却是明明白白。哥特女孩所说的东西,与现在的情况而言,不仅仅包括了网络球已经认知到的情况,也符合了病院现实中安德医生所提出的“人类补完计划”,只不过,同样是由精神去影响生理,以达到一个异常的标准,由“人类潜意识中的怪物”所造成的变化,却是恶性的,而并非是安德医生所想要的良性反应。

    反过来说,如果无法控制在末日幻境中观测到的“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无法消除它本身以及它的存在所造成的影响,“人类补完计划”就不可能按照安德医生所想的方向发展。反过来说,既然安德医生执着于“人类补完计划”,那么,这个计划的结果,完全可以视为进一步加重了这个怪物对末日症候群患者的恶性影响。

    哥特少女说,这个存在于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是“病毒”,是“肿瘤”,是世界末日的源头。这个说法在高川看来很有亲切感,因为,“病毒”本来就是末日症候群患者的苦痛根源。

    两个“病毒”虽然在表达的意义上不完全相同,但倘若将这个末日幻境中所能观测到的怪物,视为病院现实中所产生的“病毒”认知的表现,那么,两者的关系将会比想象的更加紧密和直接。

    这些情况,是网络球的轮椅人证明了“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之后,高川就已经开始考虑过的——如果直接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杀死这个怪物,那么,整个末日幻境是否会有好的变化,而这种好的变化又是否可以反馈到病院现实角度的观测上?

    网络球和哥特少女在观测到这个怪物后,都认为它就是世界末日,以及人类末日的根源,再差也是最核心的根源之一。但是,在处理方式上,双方选择了不同的道路。

    网络球很积极地寻求杀死这个怪物的方法。而哥特少女却因此创建了末日真理教,成为了每一次新的末日幻境产生时,都会存在于“历史”中的三巨头。

    可是,高川仍旧无法判断,她以三巨头身份存在于历史中的末日幻境到底经历了多少次,也无法追述在她的存在性被如此铭刻在末日幻境中之前,她又到底是何许模样。高川十分清楚,自己经历了多次人格的死亡和再生,哪怕经历过目前为止所有的末日幻境,也难以保存那过于巨量的资讯。在他有限的记忆、印象和认知中,他是第一次认知到,末日幻境的创始人之一,三巨头之一的存在,原来是眼前这副模样。

    这个哥特女孩在虚假的“厉害”中拥有不可思议的背景,但对高川而言,自己和她也才刚刚是第一次见面而已。哪怕相信她所说的话,也很难从感观上表达出对这种虚假而厚重的“历史”的尊重。

    “你不想杀死那个怪物吗?”高川虽然感到意外,但情绪还是很平静。对方的话会让司机瞠目结舌,不敢置信,难以理解,但对高川来说,她仍旧没有透露出自己最想知道的事情。

    她到底是什么人?高川想要的答案,不是“末日真理教的创始人”,不是“最古老的意识行走者”,而是别的可以让高川自己更直观去进行推测和判断的信息。

    高川十分清楚,既然对方已经存在了那么久,还如此了解末日幻境,却又避居于这个与世隔绝的荒野中,一定不是想要安然度过晚年。

    “不,我无法杀死它。”哥特女孩摇摇头,说:“也不是想要找人一起对付它,在我看来,它是无解的,至少在这个世界是这样。”

    “可是,你既然引导我们来到这里,和我们谈起这些事情,绝对不会只是想要说故事吧。”高川肯定地说。

    “是的,请不要急,还有的是时间,我会一一跟你说明。”哥特女孩如此说到,顿了顿,又说:“当我意识到,因为那个怪物的存在,末日将无法避免的时候,有人找上门来。是玛尔琼斯家的先祖和一个名为九头蛇的组织的头领。他们从我这里知道了那个怪物的存在,而在那之前,他们就已经用其他方法确定,世界末日是不可避免的了。为了应对末日,我们成立了末日真理教。”

    “然后,每一次末日轮回,当新世界诞生后,你都会自动成为末日真理教的三巨头之一。”高川补充到:“那么,在你之前,末日真理教是否存在呢?”

    “也许。”特哥女孩说:“也许末日真理教本就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而并不是我和其他一些人创建出来的,我们只是找到了它,加入了它。

    “然而,你们还是分开了,每一次轮回都会变成这样吗?”高川继续问到。

    “并非如此,我们分开并不是因为末日真理是否存在的问题,而在于如何对待的态度上。”哥特女孩回答道。

    于是,一个个新的名字,其所包含的意义,以及对末日真理教的认知变化,徐徐在我的脑海中展开。

    因为对待末日的态度而不同,才产生了分歧的末日真理教。虽然总体称为末日真理教,其实在早起有着自己的分支名称,分别是:哥特女孩的“新世纪福音”、玛尔琼斯家的“末日真理”,九头蛇的“死海使徒”。在这个公开的称呼后面,是基于三种不同态度,分别以三个巨头为核心,进行思考和行动的分支。

    新世纪福音编撰了最初的教典,倡导用温和的态度去等待末日降临,视其为完成自己与生俱来的命运,而这个命运是不可更改的,也是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最终平等。它认为,末日是不以人类意志为转移的规律,就如同四季气候变化一样,促成了生存在这个世界的人们的诞生、成长和结束,以及新一轮的诞生、成长和结束。将这种规律视为悲观的命运论,其实是十分不妥当的,因为,末日实际上已经成为人类所不可缺乏的一部分,阻止它,就如同失去阳光,失去水分一样,只会让人们连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机会都不复存在。所以,末日为真理。

    而哥特少女简单述说的原典内容,哪怕是从病院现实的角度进行观测,也是颇为有道理——构成末日幻境的核心基础,正是那些变成了lcl的末日症候群患者,反过来说,如果没有他们的存在,末日幻境不也会不复存在吗?倘若末日幻境的人们认为自己生存在一个真实而客观的世界里,那么,首先就必须确保,这个真实而客观的世界是存在的,而自己的存在,也必须是真实而客观的,而不是什么幸福的或悲惨的。

    高川一直在思考这么一个问题:倘若真实而客观的,也是悲惨而无法逃脱的,那么,人们是否有必要如此轮回下去呢?这个想法的源头,正是因为,假设自己可以解决“病毒”,那么,活着还有人形的末日症候群患者,也许是可以拯救回来的吧,而已经变成lcl这么一种稳定液态的病人,又将会变得如何呢?这些lcl之所以“活着”,能够支持如此多的“人格”,是否源于“病毒”的存在呢?

    解决了“病毒”,于是,从病院现实的角度所观测到的末日幻境就失去存在基础,最终也将意味着lcl的解体和人格的最终消亡,这样的可能性的确是存在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高川可以理解哥特女孩所讲述的末日真理原典教义——末日是世界存在和人类存在的基础,而进一步,也可以推断出哥特女孩对待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的态度,她必然是认为,那个怪物已经成为人类集体潜意识中不可缺少一部分了。

    的确,那个怪物是异常的,是压迫性的,可一旦拔除它,会不会直接导致人类集体潜意识层面上的崩溃呢?哥特女孩有着这样的思考,所以没有采取网络球那般积极的态度。

    “就如同房梁一样,去除了房梁,屋子就会倒塌,而腐朽的房梁看起来让房子摇摇欲坠,但毕竟还没有倒塌。想要替换房梁,首先就必须准备好支撑房子的替代物,确保足够的安全措施。”哥特少女如此说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她的形容倒是很接地气,这一次,就连懵懵懂懂的司机也似乎理解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