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九百一十一章:烧红的晚霞
    江左之地。

    江左盟中。

    萧音渺然,檀香晕绕。

    将这本是清幽之地,衬托得格外出尘。

    一栋靠着悬崖的别苑。

    廊台之上,一席书桌,一盏清茗,一男子正静静的坐在那里。

    这男子容颜清朗,身着月白文衫,悠悠然靠在一张软椅上,微闭着眼睛,倒也是说不出的惬意。

    突然,一道人影飘了过来,只见他身法奇特飘灵,行走间虽飞飞蹦蹦,鬼魅无比,却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仔细一看,是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年。

    只见这少年出现在男子的身边,手中拿着一白色貂裘大氅,轻轻的盖在了男子的身上。

    男子睁开眼睛,他抬起眼睛,微微地回了一笑,淡淡浅浅的,却让人突生一股月白风轻之感。

    只是也正是这抬头,才发现这男子面色过于苍白,气息不稳,明显有体弱不足之症。

    “凉,盖着,不好……”

    那少年开口道,这一开口,才发现这少年竟然有些不对,赫然是智力颇有些不足。

    不过对于这男子,这少年眼中道满是亲切和关心之色,显然是对这男子及其关怀和信任了。

    “知道了。”

    男子看着微微一笑,紧了紧盖在身上的白色貂裘大氅,看着那云下飘渺,目光中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感怀之色、

    少年好像是知道了男子在想什么一般,乖巧的趴在了他的脚上,如同一只温顺的小猫咪。

    忽然,少年的脸色一变,迅速的站了起来,竟然头也不回直接就跑掉,一瞬间没有了人影。

    男子微微楞了下,笑了笑,就在这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了过来,却是那琅琊阁的阁主蔺晨。

    “飞流呢?怎么没有看到他?他不在……”

    “他一听到你的脚步声就跑了!”男子浅浅一笑,看着来人道,好像想起了什么一般有趣。

    “我有那么恐怖吗?”

    “不恐怖,只是不跑难道留下来给你戏弄不成?”

    听着男子的话,蔺晨撇了撇嘴:“下次要好好教训他了!”

    说着直接坐到了男子的面前,自顾给自己倒一杯茗茶。

    “怎么?我们的蔺少阁主这般忙,怎么有时间来我这江左之地游玩?恐怕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

    “就你聪明!”

    蔺晨撇了眼男子,显然对于这男子的聪明有些无奈,不过说到这里,脸色却是很是严肃:“你在北燕的事情,应该会达到你想要的结果了!”

    “还有吧?这事不也早就在意料之中吗?”

    男子拿起青茗。

    “但,有个人知道这一切的事情,知道你的谋算,更知道你的……身份……”

    哗……

    男子的手一抖,递到嘴边的青茗洒落在身上的白色貂裘大氅,若是平时他会赶紧将这白色貂裘大氅拿开,毕竟如今的他,身体是受不得一丝的冰冷。

    但现在……

    他没有动,只是抬着头看着蔺晨,浅浅的微笑已经消失,化为了凝重:“他,如何得知的?”

    “不知道,来人我调查过了,江湖之上并无此人的事情迹,好像是凭空出现一般。”

    说到这里,看着男子脸上凝重的神色,蔺晨连忙道:“不过你可以放心,我看他好像并没有什么敌意,倒是和我琅琊阁做了一笔的交易……”

    “说来听听?”

    蔺晨缓缓的将琅琊阁上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男子,听着这话,男子没有说话,只是缓缓的站了起来,走到了悬崖边上,看着那云际。

    不知何时,这天色竟已经黄昏,那天边布满着红霞,如烈火一般在燃烧着,如同,当日的梅岭一般。

    “世有麒麟,江左梅郎,隐有卧龙,天外卫姓,得一可得天下……这条路,注定不顺啊!”

    “你的意思是?”听到男子的话,蔺晨的脸色忽然变了起来:“他,会是敌人?”

    想到这里,蔺晨直接站了起来:“不行,这笔生意我琅琊阁不做了,若是敌人,你绝对危险,看来我应该……”

    那男子听到蔺晨的话,浅浅一笑:“不必了,生意归生意,若是他真有这才能,也注定会传到那些人的耳朵里。

    更何况,他敢上琅琊,心中又岂会没有应对之策?岂是那般容易就得手的?”

    “那怎么办?”

    男子微微摇了摇头:“不知道……”

    空气中陷入了安静。

    许久,蔺晨开口道:“就不能放弃?”

    男子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那天际,看着那漫天的火焰红霞,似回应蔺晨,也似是在喃喃自语;

    “放弃不了了,开弓没有回头的箭,我的一生就是为了它而在活着,至于他,一切就看命吧,若他真的能成为岭南卧龙,那么,自然就有见面的时候了……”

    男子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或许,这个见面的时间,不用多久了!

    岭南,南海郡中。

    “你个贱奴,竟然敢偷吃,我打死你……”

    卫子青正在街道上缓缓而行,忽然,一阵打骂声音传了过来。顺着方向看去,只见在在一栋豪华的府邸之前,一个小厮打扮的男子,手持一根棍子,正拼命的朝着跪在地上的一个脏兮兮的少女暴打着。

    那少女的后背身上早已经满是鲜血,可是不管这男子怎么打,这少女竟然一句焖哼声也不吭出来。

    卫子青的眉头一皱,从这小厮的口中的怒骂,大概已经知道了一些事情的前因后果。

    这少女显然就是这府邸之内的下人了,却是因为偷吃而被抓住。

    在这个社会,家奴便没有人权。

    偷主家之物,自然是该被惩罚,只是看着少女的样子,估摸着也就只有十三四岁,这样打,未免也有些太过于残忍了吧?

    若是平时,卫子青或许不会去管这些,毕竟,自己救得了一个人,却无法救得了千万之人。

    这个社会这样的苦命人可不少。

    可是当看着那少女,卫子青的心却是突然松了下来,就好像看到了青烟的影子一般。

    “这就是为人父母的心吧?”

    身为人父,看到小女孩,心中那一颗牵挂的心,就会莫名的被揪起来。

    卫子青叹了口气,就在那小厮的棍子还想要打在少女身上的时候,直接被他握在了手中。

    “一个小孩子,就算在犯什么错,也不至于这样吧?真打死了,损失了,恐怕也是你们的主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