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925章 暗精的大招
    地球上有龙傲天。

    艾泽拉斯有奥日地。

    对,说的就是奥罗这只丧心病狂的超级钻地虫。

    之所以骂它丧病,那是因为无论在哪个艾泽拉斯最难打boss排行榜里都能看到这货。有些榜单它是第一,有些是第三,第四,反正其丧病程度就特么没跌出过前五。

    注意,这些都是从瓦里安*乌瑞恩还是个小屁孩,直到瓦里安的儿子安度因*瓦里安长大,横跨了几十年艾泽拉斯历史,纵观七个大版本三位数团队副本boss之后,得出来的难度排行榜。

    所以在看到奥罗标志性的红背甲壳,镰刀似的密密麻麻的长腿之后,杜克就隐隐蛋疼了。

    尼玛,小爷来艾泽拉斯是开后宫,哦,不,是来拯救世界的!没叫你们动不动就开地狱难度啊!

    话说,你奥罗不是古神克苏恩的小弟吗?

    人家燃烧军团入侵,关你们四大古神屁事啊!

    燃烧军团吧艾泽拉斯炸了,你们四大古神还能混吗?

    杜克这一次终于知道,为毛阿克蒙德会一反历史进程,在无尽之海呆了那么久了,就是为了跟克苏恩谈判啊!

    遥想古神横行的黑暗帝国时期,四个古神和元素之主统领整个世界,在永恒之井没炸之前的旧卡利姆多大陆上,整个大陆西南部都是克苏恩的地盘。

    在远古时期艾泽拉斯四大古神被泰坦封印到星球里面之后,这四个家伙就没安分过。比如恩佐斯天天对着耐萨里奥说一万遍“你是一只萝莉”,把傻乎乎的黑龙给催眠了当他的打手。

    又比如,按照历史的进程,大概十年后,克苏恩才会跳出来,在希利苏斯的南部的安其拉跳出来作大死,然后被联盟和部落号召40个土匪一样的英雄做掉。

    杜克对于奥罗这只极度恶心的大虫子跑错片场,是深恶痛绝的。只不过,有了上次黑石山之战迦顿男爵跑出来吓人的经历之后,杜克对这种惊吓好歹有了点免疫力。

    就是……真真切切地看到巨型沙虫boss奥罗之后,感觉比例太夸张了。

    奥罗光是窜到地面上的这一节就有少说三百米长。刚开始觉得奥罗的嘴巴超大,可是跟它直径五、六十米的粗大身材相比,又觉得唯有那样的大嘴才衬得上这样的体型。

    本来燃烧军团打海加尔山,杜克都觉得燃烧军团够犯规了。

    现在奥罗的进场,给杜克一种对方简直是开官方外挂的恍惚感。

    尼玛,这还怎么打?

    那边,部落被坑了一把狠的,自然有人不爽。

    吼爷格罗姆*地狱咆哮高高跃起,准备用血吼给奥罗一下狠的。

    然后,吼爷就逗逼了。

    奥罗不是一条单纯的巨型沙虫,人家是有爪子的,仿佛吼爷惊人的吼声和气势终于惊动了奥罗,这条背部呈深红色的巨大虫子弹出了一只蟹爪一样的爪子。

    作为奥罗头脑以下四对爪子中的一只,挥舞起来跟攻城锤没多大区别。

    堂堂吼爷直接被打飞了,就好像全垒打里的高飞球。

    “咻!”一下化为流星飞了出去。

    皮粗肉厚的吼爷肯定死不了,但他老人家的自尊心什么的受损,杜克就管不了。

    杜克脸都青了,直接魔法传讯联系上海加尔山管事的:“喂!泰兰德!山脚的情况你看到了吧?暗夜精灵有什么后手就使出来吧。放着这条虫子不管,中午都不到你就能在海加尔山顶闻到阿克蒙德的口臭了!”

    “但是……我们正在积蓄力量。”魔法镜像中的泰兰德显得非常为难。

    杜克几乎破口大骂:“没有什么但是,阿克蒙德几个手下的实力我都清楚。没有了这条该死的虫子,只要阿克蒙德不来,我至少可以帮暗夜精灵扛三天!有虫子,三个小时都撑不住!”

    这时,玛法里奥满是胡须的脸出现在魔法镜像当中:“计划跟不上变化,何况我们准备了一万年,又不是只有一招。杜克*马库斯,你能发誓以生命作为赌注,守住山腰阵地至少24小时吗?”

    杜克一咬牙:“阿克蒙德不亲自上场的话,可以。”

    “好吧,暗夜精灵相信你!”

    说罢,玛法里奥切断了通讯。

    下一秒,在山脚的兽人营地里,无数小草开始疯长,它们纷纷长成一只只人臂大小的绿色箭头,用兽人语反复叫着:“危险!危险!请迅速撤离!”

    不光是它们,杜克也用魔法扩音以兽人语大喊:“快撤!暗夜精灵要放大招了!”

    萨尔的脸黑得像锅底。

    他好不容易在乱军当中组织起一个千人队,一方面是撤退必须有人掩护,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捍卫荣誉,对这条夸张得不行的超级大虫子发起进攻。谁知这边杜克和暗夜精灵同时宣布要放大招了。

    沃金也劝道:“撤吧!”

    不撤不行了。

    哪怕这一阵兽人败得很冤枉,但败了就是败了。萨尔咬牙咬得咯咯作响,依然只能下令:“撤”

    奥罗仍在肆虐不止,巨大的兽人兵营如同积木砌成的玩具,被它的爪子以及扭动的巨大身躯轻易砸碎。

    数不清的断木、兽人的肢体残片冲天而起,散落四方。

    就在奥罗横行肆虐到极致的那一刻,大地突然抖动了一下。

    “咚。”

    “咚!”

    “咚”

    从最开始模糊的短促震音,到一秒后的清晰震响,再到两秒后的凌厉震撼,饶是奥罗再怎么体型庞大,再不注意周遭细节,都发现不妙了。

    世界树诺达希尔本身就是象征生命力,作为修补世界创伤的世界树,更是福泽四面八方。

    海加尔山区,本来就是一个植物繁茂,生生不息的地区。

    可是这一刻,周遭的绿意变得更为夸张。

    浓浓的绿意仿佛最为浓厚的雾霾,缠绕在奥罗巨大的身体四周。

    随着“嘭!”地一声巨响,一根少说要五人才能合抱的巨大圆木破土而出,撞向奥罗庞大的身躯。

    奥罗没有在乎,镰刀巨爪轻易一挥,那根巨木就被斜斜劈开了。

    在大虫子的意识里,这或许是渺小人类的法术,它并不在乎。

    它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