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921章 好刺激
    在杜克看来,雷基好歹是个燃烧军团有名有号的boss兼前线指挥官,图拉扬应该慎重对待才是。

    谁知道……

    图拉扬从身后一怒拔剑,金色圣光一闪,直接就把雷基的苦逼脑袋给劈了。

    其简单暴力,简直跟夏天海滩边某些人特别爱玩的蒙眼用棒球棍砸西瓜一样,真是看都不看啊!

    图拉扬余怒未消。

    “杜克!我一直很敬重你,哪怕你年纪比我小,你的成熟稳重和深谋远虑,一直是我学习的对象!在你失踪的十年里,我把你的每一个战例研究了不下五十遍。但是……在这种世界存亡的关键时刻,你怎可以如此轻率!?”

    杜克,被吓住了。

    图拉扬“唰”一下把【奎尔扎拉姆】收回后背的巨大剑鞘当中,他大步上前。

    “我承认你是世间罕有的智者和强者,但请你也考虑一下我们的感受!如果你是守护者,而且这是守护者就能搞定的事情,我们呆在后方声援你就好。但这不是!这是需要艾泽拉斯世界每一个势力通力合作才能对抗的恐怖事件。为了对付阿克蒙德,我们每一个人甚至必须耐着恶心去跟那些……那些与我们相杀了十五年的绿皮怪物当盟友!”

    图拉扬激动得脖子两边的动脉和静脉都鼓胀起来,仿佛塞了两条雷管进去。

    “抱歉!是我欠全局考虑。”杜克意识到,自己还是略微冲动了。虽然在系统计算下,自己绝对是有惊无险的,但他没有考虑到联盟其他人的感受。

    圣骑士大多是极讲原则的家伙。

    既然杜克道歉了,图拉扬的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他的情绪也平复了下来:“联盟永远不缺乏向死亡和绝望做出冲锋的勇者,但联盟缺的是一个引领大家走向胜利的智者。杜克……在你的私人领域里,我们谁都不会过问。但关系到世界的未来时,还是请你多多慎重考虑。”

    “知道了。”杜克只能叹气。

    好了,当杜克像个孙子一样被义正言辞地教训完毕之后,图拉扬这王八蛋居然好意思贴上来,光明正大地装出一副貌似鬼鬼祟祟的样子,以整个指挥所都能听到的音量问:“好了,处于大义,我必须提醒你。但私底下,能告诉我不,你冒那么大风险,收获如何?”

    杜克脸上那个啊!

    他总算明白了。

    在公,图拉扬必须劝诫他。没有杜克的联盟和有杜克的联盟,真的不是一个档次的,为了联盟的未来着想,图拉扬身为实质意义上的联盟副统帅(虚名上还不是),必须警告杜克。

    在私,在千军万马中取敌将首级,这种牛逼哄哄的事,可是每一个武人的终极梦想啊!何况,那是燃烧军团的敌将啊!

    私底下若是谁做到了,足够他在酒馆里吹牛逼吹一辈子。

    所以明面上指挥所里个个将领都劝杜克自重,结果特么的一个个眼睛里全都是追星族特有的星星眼,羡慕妒忌恨得不行。

    “你们垢了!”杜克佯装愤怒,然后下令:“好了,为免联盟的勇士做出无谓的牺牲,启动撤退计划吧。”

    一时间,整个指挥所里都洋溢着淡淡的欢庆气息。

    为什么要打造滩头阵地?

    明知道对方的最终目标,有险要地方不守,来易攻难守的地方作死干什么?

    不就是为了试探一下燃烧军团的军力和布置。

    反过来说,如果已经达到了目的,那么为什么还要用人命来填?

    没错,就是刚刚那一瞬,杜克已经在雷基*冬寒受到袭击而涣散的精神海里,通过系统精灵读取出自己所要的信息了。

    在普通人眼里,那会是大量杂乱无章的无用信息。

    然而杜克有系统精灵。

    哪怕是再繁杂,再混乱的信息,经过系统的整理分类,然后归纳总结之后,还是可以推算到燃烧军团的兵力数量和构成的。

    海滩上的联盟军队开始高速撤离了。

    燃烧军团发现一件很让他们抓狂的事。

    当貌似可以用爪子抓到那些联盟矮子的时候,如同有一根绳子拉了他们一把,眨眼间已经跑到需要魔法才能射中的距离了。

    当他们准备魔法的时候,那些迈着小短腿的矮子已经坐着冒烟的车子哗啦啦地跑到要远程军械才能够着的地方。

    当安纳塞隆命令空军去追的时候,偏生地面又射出无数张巨大的偷网,把石像鬼什么的全罩在地上。

    等到恐惧魔王拉来冰龙的时候……

    整个阵地上的人全跑光了,只留下一地的地雷。

    那种愤懑,几乎让安纳塞隆这个被逼着顶上去指挥的恐惧魔王气疯了。

    联盟的海滩守军,沿着早已设计好的撤退路线,快速而毫不紊乱地跑路,撤退过程中各种陷阱,各种相互掩护,使得这批军队的损失堪称轻微。

    杜克没有跟随大军撤离,他沿着艾萨拉去灰谷的道路,高速进入到森林当中。

    他马上就发现希尔瓦娜斯自个当先迎了上来。

    他几乎以为希女王也要学图拉扬训他一顿,接下来的场景让他很无语。

    希女王进入了……很扯淡的演戏模式。

    她轻轻地捂着腹部:“啊!我那可怜的、传说中可能出现的遗腹子小杜克,知道么?你爸很可能在刚刚因为去恶魔群耍威风丢了性命,剩下我们孤儿寡母……”

    杜克的脸部肌肉几乎要失控了。

    装可怜都算了。

    传说中可能出现的遗腹子是什么鬼?

    可以吐槽的地方太多了吧?

    如果希女王不是被自己拱过的白菜,杜克杀人的心都有了。

    杜克只能叉着腰,无奈道:“好吧,如果你的男人是只会待在后方安全的指挥所里对前线将士指手画脚的官僚……”

    希女王脸一冷,马上一副高冷范儿:“哼!那种家伙是谁?我不认识他!”

    好吧好吧!

    又特么是*****个人英雄主义正确是吧?

    杜克无奈:“好吧,我发誓下次不会随便这样做了。”

    希女王火辣辣地贴上来,给了杜克一个热情的贴身拥抱,然后眨着狡黠中带着犀利神光的眼睛,一面郑重地说道:“不,我想说的是,下次你这样做的时候,请务必带上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