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920章 装完逼就跑
    什么?

    发生了什么?

    不管是拿着望远镜的图拉扬,还是通过远视魔法在镜像中观察敌情的联盟军官,乃至于燃烧军团本身,都没有谁在这一刻反应过来。

    下一瞬,从岛更中央的位置有一股黑气蓦地腾空而起,将半空全部覆盖,拢成一片漆黑,然后黑云在最高处一停,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

    【腐臭蜂群】!

    一个很招牌的技能。

    但不同的恐惧魔王有着不同的演绎,明明是充满混乱与恐怖的黑暗生物,却在那一位的操纵之下被玩出花活来。

    那些会吞噬行进路上一切存在的黑暗生物和昆虫,居然如丝带一样顺着指定的路线高速袭向雷基*冬寒的背后。

    这是攻敌所必救了。

    攻击来得非常快,甚至还带上了淡淡的空间扰乱能力。如果闪现到雷基这位巫妖身后的是一个法师的本尊,那么他只剩下两种选择:

    要么放弃进一步攻击,直接专注于重新开启空间缝隙,再次闪现逃走。

    要么继续进攻,但他很可能必须为偷袭而付出生命的代价。

    出手的自然是燃烧军团的恐惧魔王安纳塞隆了。

    他自以为算得很准,联盟有人敢在这种时候玩斩首战术,固然是超乎他的想象,但他未尝不能补救。

    只要迟滞那位神秘的法师英雄那么一刹那,反应过来的燃烧军团就能把那家伙给活剥来祭旗。

    他也不认为一个法师的物理伤害能有多高。

    而且雷基*冬寒并不是一个活物,穿胸什么的并不是致命伤。虽然安纳塞隆看不起雷基*冬寒,但他还是必须承认,这位巫妖是有点水平的。

    再弱也不至于一点反击都做不到。

    安纳塞隆想错了。

    雷基*冬寒……真的一点都没反应过来。

    “见鬼!哪怕是一头猪被扎了一剑也会叫出声来。这家伙……”

    安纳塞隆怎么都不可能想到,偷袭的竟然是杜克联盟的最高统帅!

    自从杜克坑了阿尔萨斯一次之后,已经迷上了一手‘贩剑’,一手‘制杖’的快感了。

    作为一个骨子里怕灵魂被抓怕得要死的‘勇士’,杜克当然不会亲自下场闪现过去玩背刺。

    他那个聚集了他八成力量的分身手上的神器却是真货。

    有着半神器【奥冰王后】的疯狂增幅,本来普通的一个奥术系法术【减速术】,竟然威力增加了不止十倍。

    雷基*冬寒怎可能有阿尔萨斯那种级别的魔法抵抗能力?

    加之这位巫妖兄刚刚用尽魔力去扛炮弹,由黑暗力量构筑的魔法回路变得紊乱不堪。

    结果就是,杜克分身对他释放的【减速术】,不光减慢了雷基的移动和反应速度,甚至连他的思维速度都给减慢到平时的十分之一。

    活生生把这货弄成了临时智障!

    ‘制障’完毕,当然就是‘贩剑’了!

    安纳塞隆反应太快了,根本没有给杜克的分身发力补刀的机会。眨眼都不到的工夫,杜克那个分身就被黑暗虫群给吞噬了。

    这不重要,它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

    在被毁灭之前,它抽出了插入巫妖胸膛的神器细剑,连同左手的法杖一起抛了出去。

    下一瞬,两个新的分身出现了,一个接过一把神器,给予了雷基*冬寒最后的一击。

    【奥冰王后】的天使像轻轻贴在了雷基*冬寒的眉心位置上,智障进一步加剧!同时,谁都不知道,海量的信息被强行抽取出雷基的精神海。

    另一边,狭窄修长的金色圣剑露出了它的剑锋,一记无比标准的横劈,让雷基*冬寒的头颅骨冲天而起。

    再下一瞬,第三个分身出现,把雷基的头骨给顺走了,然后三个分身同时消失。

    “在那里!”一把只有深渊领主才有的双头巨剑化作从天而降的大杀器,轰然划破长空,坠落到岛屿前沿一个巨大的炮弹坑里。

    直到这一刻,燃烧军团的大佬们才发现,居然有一个联盟强者如此胆大包天,把本体躲在弹坑里,操纵着分身彻底斩杀了一位燃烧军团指挥官。

    “抓住他!”岛屿的最中心出,传出了阿克蒙德恍若雷霆的愤怒咆哮。

    对!

    哪怕雷基*冬寒是一个弱鸡。

    他也是顶着燃烧军团指挥官的名头。

    被区区人类玩了一手‘千军万马当中取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燃烧军团的面子往哪搁?他阿克蒙德的面子放哪放?

    数个绝强的气息在岛上轰然爆发,巨大的身影夹杂着强大的气势就往那个弹坑方向冲,甚至连周遭的空间都开始扭曲起来。

    海滩联盟指挥所里,在望远镜里看到那把标志性的法杖和金色圣剑之后,图拉扬怎么还不知道,居然是号称不干预指挥的杜克,自己带头作死,跑去砍了人家的指挥官?

    图拉扬吓到望远镜都掉了。

    万一杜克被堵在岛上揍死了,一个统帅换一个小小的指挥官,那联盟真是亏到姥姥家了。

    然而,伴随一阵狂傲的“哈哈哈哈!”大笑声,在外人看来绝对无法逃走的杜克,竟然在空间屏障彻底关上的前一刹那,从那条几乎唯一的空间缝隙中闪现出来。

    看着那从恶魔之岛一直连绵到海滩阵地上的【闪现】光芒,图拉扬一颗高悬在半空的心总算放下来了。

    指挥所里,光芒闪烁,杜克现出了他那身独特的身姿,身穿剑士服,左手持杖,右手拿剑。

    看着这位联盟头号**师兼最高统帅,不务正业地去抢了盗贼的活,还冒死潜入敌后,偏偏还给他成功了……图拉扬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杜克*马库斯统帅阁下!请自重”整个指挥所里回荡着图拉扬貌似劝谏,实为怒骂的咆哮声!

    杜克脸颊肌肉都被骂得抽搐起来,他迅速转移话题:“先别说其它的,速度把这玩意搞定,我不是专业的。”

    说罢,杜克就把雷基*冬寒那颗苦逼的巫妖首级抛向图拉扬。只要有点邪恶感应的人都能感应到,雷基那颗狰狞的骷髅头上萦绕着堪称狂暴的怨气。一个处理不好,附在哪个倒霉鬼上复生也不是什么稀奇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