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43 重装潜航
    一种力量干涉着离开三仙岛的人们,这些人对外物的感受正在发生悄然的变化,而他们视之为理所当然。这当然是一种强大的力量,就连按照国家计划释放这种力量的工作人员也无可避免地陷入这种干涉中。他们仍旧可以去幻想、思考、猜测和判断任何事情,但最终他们只会沿着某种趋向性去进行这些意识活动,那琐碎的思维活动,开始下意识避开“不应该去往的方向”,一个有序的思维导向,在他们的大脑中蔓延。

    “也许离开三仙岛,不再谈论它,也是一件好事。”突然有人这么说,很快身边就有人迎合了。

    原本在三仙岛上工作是一件让人骄傲的事情,而离开它的时候,大部分人都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受。然而,所有那些“让人想要驻留在三仙岛上”的想法,在短短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里,就逐渐扭转为“让人不想停留在岛上”,甚至于“让人想要彻底离开它,忘记它”。

    三仙岛被人眺望着,当他们眺望它时,也觉得它在注视着他们——仿佛它不再是冰冷的人工造物,也不是国家硬实力的体现,而是某个怪物借助人的智慧和手段,降生在人世间。它活了过来,让人感到恐惧,让人觉得它或许并不应该存在。

    然后,有人不禁扪心自问,三仙岛到底是什么?他们会发现,在不到一个小时前的时间里,之前的答案和现在的答案截然不同。

    有人再注视那朦胧的岛边轮廓时,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从心底滋生的恐惧感就像是阴冷的舌头在心脏上舔过。明明阳光明媚,却仿佛有一个巨大的阴影将他们的内心笼罩,让他们下意识将目光从那曾经让人不舍的轮廓上挪开。

    “加快速度,赶紧上岸。”负责运送人员离开的工作人员大叫起来。之前因为人们的抗拒而有些迟缓的转移工作顿时加快。人们好似被某种无形的可怕怪物追赶着,他们看不到这怪物,却觉得它就追逐在自己身后,所以他们拼命地跑,拼命地跑——还能继续直视三仙岛的人已经不多了,人们越是注视那个隐约的轮廓,就越是觉得喘不过气来,不去看它,虽然也无法摆脱那可怕的压抑感,但却可以让人感受到温暖。

    海上风光是如此的艳丽而温暖,然而,愈加显得仓皇的人们,让港口沿岸和近海仿佛被卷入了风暴前的低气压中。

    “它动了!”突然有人叫起来,很快又有其他人接二连三地惊叫,让更多人不由得回头去看那已经不再可爱,不再能代表他们心中骄傲,不再是胜利旗帜的岛屿。

    三仙岛之间的距离不知何时已经拉开了近千米远,而其中一个岛屿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和另外两座岛屿拉开更大的距离,让人觉得它是想要独自离开般。不过,无论哪一个岛屿,的确都在向外海移动,它们本就模糊的轮廓正渐渐缩小,渐渐淡去,明明站在这边,所看到的海景是一副晶莹剔透的景象,但三仙岛一带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迷雾环绕,这片雾气还在变得愈加浓郁,而三仙岛就好似游进了那片迷雾的深处。

    人们听不到这三座庞大的岛屿移动时所造成的额外声音,只有海浪声带着舒缓的节奏敲击在人们的心房。

    仿佛幽灵一样,三仙岛消失了,人们再也不能感受到那阴冷恐怖的注视,仿佛一切又回到了正常,只是眺望四周,再也看不到那三个巨大的轮廓,新的怅然若失的感觉油然而生。

    在一艘外型没有特殊之处的的船只上,转为监视三仙岛情况而准备的仪器亮起一个个红灯,工作人员注视着显示屏,原本密密麻麻的标记全都已经消失不见,他注视着,似乎还在期待什么突然的出现。他身边带着耳机的同伴猛然摘下耳机,身体重重靠在椅背上。

    “怎样?”那人问。

    “完全没有声息了,已经是彻底脱离了吧。”同伴这么说到,又直起身体,开始在键盘上操作起来:“我要做报告了,你要一起吗?”

    “当然,我这就把数据传过去。”他伸了个懒腰,工作的时间不长,强度也不大,但是精神上特别疲劳,他觉得自己前一阵就像是躲藏在猎豹脚下的兔子,那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会让他做噩梦,所以,哪怕他肯定自己如今倒头就能睡着,也强迫着自己去做更多的事情,打消立刻休息的想法。

    中央公国有关部门派来处理这次三仙岛转移事务的不仅仅是这些人,看似简单的手续背后,是一系列复杂的运作。他们要处理的可不仅仅是三仙岛本身。当三仙岛离开他们的观测后,到底会产生怎样的变化,已经是不在计划当中的事情了,他们需要确保的是,在最坏的情况下,倘若三仙岛反过来变成自己的敌人,那么,己方当然应当拥有对策——中央公国愿意转移管理权,哪怕只是暂时的,也在于他们有自信控制最糟糕的局面。

    三仙岛是中央公国的超级工程,是国家层面上现有神秘和科技的终极结晶,理论上没有谁比他们更了解三仙岛。

    哪怕是中继器也无法完全解析三仙岛,这个结论已经被多个中继器证明过。当走火得到中央公国方面的传讯时,伦敦中继器也一度无法对三仙岛进行侦测。这个从未上过正面战场的超级要塞在不被人所知的时间里,到底遇到了什么,发生了什么变化,没有人清楚。

    “不,我没有看到它。”常怀恩在又一次深潜后,接受了走火的问询,“如果三仙岛是在意识态层面移动,它的存在性会直接引发剧烈的变化,它越是靠近黄色现象,与之产生的交互反应绝对不可能隐藏起来。”

    “高川方向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确有变化,不过,更具体的情况难以探究。”呆在实验室中的近江也接受了走火的问询,“这次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形成并不符合标准案例,就特殊性而言,也是仅此一次。”

    “你不是说过,可以直接将高川当做探针,对其进行定位吗?”走火问到。

    “对三仙岛而言,高川就像是探针一样,可三仙岛不是我们的。”近江耸耸肩膀,说:“我们对阿川的义体化调制,有很大一部分是基于中央公国方面给予的三仙岛相关资料,但是,那当然不是三仙岛的全部资料,我们也没有时间去验证已经到手的那部分资料——哪怕有理论,但只要没有足够时间和足够的资源,我们就什么都做不到。”

    “所以,我们只能被动等待事件平息?”走火最终得出这个结论。

    “很遗憾,事实就是如此。”近江不以为意地拍拍他的肩膀,说:“我们应该相信阿川,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也知道应该怎么做。他不是一个人,三仙岛代表着十八亿人口的力量。中央公国很强,这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要我再说一次吗?”她凝视着走火的眼睛,慎重地说:“中央公国很强,他们制造出来的三仙岛很强,哪怕阿川很弱小,只要有三仙岛,就足以让他完成平时做不到的奇迹。”

    同一时间,高川在黄色的海洋上奔驰着。他已经奔驰了将近十小时,他十分清楚,一旦自己停下来,就会落入水中,被隐藏在黄色现象中的无数手臂抓住,身体会被侵蚀,意识会被干扰,自己会如同被猪笼草捕食的蝇虫般,渐渐被消化。

    黄色现象沿着海面扩散,已经无法测定其宽度和深度,这个巨大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仿佛就是为了这种黄色现象而存在着的,整个空间的容积也在随着黄色现象的扩大而增加。高川没有具体的测量方式,但是,视网膜屏幕中显示的数据,以及他身为神秘专家的直觉,都在明确告知他,倘若这个判断是错误的,那么,真实情况只会是更加糟糕。

    面对这种规模的异常现象,高川过去所拥有的种种攻击模式都宣告无力。这些让人不由得想起“lcl”的黄色海水,存在一种与其强大的侵蚀能力相提并论的稳定性,无论是高温还是冰冻,无论是冲击波还是物理分子上破坏,无论是从物质层面上,还是从意识层面上,都无法破坏这种稳定性。这些力量,既无法让它“消失”,也无法让它“从眼下状态转变为另一种状态”。

    另一方面,高川并不确定自己和外界究竟失联了多久,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会直接影响对时间的测量,并不是一件多么奇怪的事情。不过,这种程度的失联足以让网络球清楚自己这边遭遇了大麻烦,以网络球的能力,此时大概已经完成了初步的应对方针。高川觉得,进一步的有利于自己的变化应该很快就会发生。

    即便如此,当他意识到变化发生的时候,那个变化已经用一种让人反应不及的速度在黄色大海中呈现——高川十分肯定,那里本来什么都没有,自己的目光只不过稍稍挪开了一下,当意识到的时候,那巨大的轮廓已经超过了肉眼可以完全俯瞰的范围。

    黄色的海水并不清澈,让人觉得比正常的海水更加沉重,就仿佛融入了太多不知名的物质,而变得有些粘稠。它不喧嚣,除了会侵蚀每一个落入海水的生命,它甚至不会主动发起攻击。它只是安静地存在于那里,就像是模拟海水般的掀起浪花。而在如此平静而又危险的水中,突然出现的巨大轮廓就是一个与这幅景象格格不入的异物。

    那轮廓迅速上浮,明明体积是如此的巨大,而让人觉得沉重,却像是浮力过强,飞跃一般要挣脱大海的束缚。当一个轮廓出现时,第二个轮廓也出现了,紧接着是第三个。它们越是上浮,高川所能看到轮廓部分就越是狭小,虽然可以识别出这是三个物体,而并非是同一个,却难以认知到它的全貌究竟是什么样子。

    它们太过巨大了,让人怀疑它们是否原本就是沉没在这片海洋深处的陆地。可是,它终究已经不再是自然造物。高川的连锁判定,已经让他观测到了这三个巨大之物身上,那或隐藏或外露的人工痕迹。更具体的形象,在它们尚未完全浮出水面时,就已经在高川的脑海中成形。

    高川知道了,这三个庞然大物到底是什么。

    三仙岛。

    连锁判定观测到的细节,脑硬体所计算出来的数据,最终所构建出来的立体影像,完全和他事先从资料上了解过的三仙岛重合。不同之处,就在于亲眼见到它们登场的时候,心底油然而生的震撼。

    高川体验过中继器,进入过中继器前身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三仙岛被看作是和这两者在神秘度上相近的东西,而且,正因为是由中央公国近海岛屿改造而来,所以,面对“三仙岛是怎样的存在”这个问题时,天然有一个模糊印象。

    但是,那种印象上的轮廓,和实际见到时的观感是截然不同的。

    三仙岛轰然破开黄色的海面,海水中的无数手臂试图拉扯它们,却在第一时间就变得支离破碎,就像是被嘲笑着自不量力一样。那是极为沉重而暴力的现身姿态,海面仿佛被炸开,自从被黄色现象浸染后,就从未有过的巨浪掀起来。

    高川尝试接触这片内中手臂幻影尽皆破碎的黄色巨浪,那种被拉扯,被侵蚀的感觉果然变得微不足道。

    仅仅是释放存在感,就能在一定程度上压制黄色现象吗?

    网络球和中央公国可真是把不得了的东西送过来了。高川不禁如此想到,他感受到了,自己的义体正在和这三个庞然大物产生共鸣,那是一种感觉,一种精神上的震动,以及数据层面的提示。

    ——检测到强化外装“三仙岛”。

    ——检测到心意系统“元始天尊”。

    ——检测到逆流现象,是否进行初始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