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40 一秒万人
    将高川的情况和常怀恩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观测到的黄色现象关联起来,其实并不具备充分的理由,在座的每一个人或非人生命,都在基于自己对情况的了解,以一种直觉和逻辑思维的猜测,去捕捉那可能存在的联系。在神秘现象中,往往存在许多似是而非的东西,也往往存在表面看来没什么关联,却在之后可以感受到某种因果关系的情况。

    “让我整理一下。”走火在近江的发言结束后,对其他人说:“首先要弄明白一个问题:我们是否需要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解决黄色现象?”

    “当然。”答案对于在座的诸位而言,都是不假思索的。

    “那么,我们需要优先处理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异常,还是优先处理由这种异常引发的正常世界里的异常?”走火继续问到。

    “这是治标或治本的问题吧?如果可以的话,当然是标本兼治,但是,如果只能从一处着手的话,重点在于,有没有什么更准确的数据,直到现在,我仍旧不清楚,治标和治本分别有什么好处和坏处。”有人这么说:“听起来治标比较好,但是,只是理论上更好,而实际上因为做不到,做不彻底,而引发更多麻烦的情况也有很多。”

    走火和其他人的目光落在常怀恩身上。常怀恩是公认的,网络球中对人类集体潜意识相关事物最有研究的专家,也是黄色现象的第一观测者,甚至可以说,是已知的唯一观测者。大部分人都认为,这里没有谁掌握有比他更多的相关情报。

    “很遗憾,人类集体潜意识的数据化是无法在短时间内做到的,哪怕有中继器也无能为力,况且,如今中继器无法在这方面投入所有的效能。按照现有资源的供给,数据化工程将会在未来几年内都停留在理论阶段。”常怀恩有些遗憾地说:“我也没有能力将自己观测到的黄色现象完整地用语言进行描述。”

    “也就是说,以我们的能力,想要直接处理黄色现象,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梅恩先知的语气像是断言又像是试探。

    常怀恩点点头。

    “那么,情况不是很清晰吗?我们无法治本,就只能治标了。”另一人笑了笑说,看起来对眼下的状况并不太过在意。

    走火严肃地敲了敲桌子,清脆的声响压过会议室中的窃窃私语,让这人的笑容淡下来。

    “我想知道的是,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改变当前的状况。从人类集体潜意识入手,彻底处理掉黄色现象,真的是毫无办法的吗?”走火问:“常怀恩没有办法,你们也毫无办法吗?既然大家擅长的事情都不一样,那么,总该有一些有别于其他人的见解,不是吗?”

    “问题的真正关,其实就在于,黄色现象正在从我们观测不到的角度发动进攻。”一直用超级系处理什么东西的猫女开口了,“我们需要把它纳入我们的观测中,可是受限于时间,选择并不多……”她顿了顿,就像是在组织语言。

    在她停止说下去的这半晌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安静地等待着。

    “常怀恩说过,人类集体潜意识在他看来就仿佛是深邃的海洋。我们研究深海的时候,用的是什么方法?”猫女终于再次开口,说:“黄色现象就好似位于我们尚未探索到的深海中,而我们要将它纳入观测,可以发射一根探针。”

    当然,所有人都知道,她口中的“探针”当然不是指科学试验中的某种器械,而是一种近似的意义。

    “我一直都在假设,其实我们已经有了一个探针。”猫女如此说到。

    “什么?”有将近一半的人没有理解她的意思,但剩下的人都若有所思。

    “之前有提到,高川先生的失联很可能于黄色现象有关。”猫女说:“哪怕这只是个假设,也是值得考虑的——失联的高川先生或许就是那个探针。”

    会议室的气氛骤然一滞,又过了半晌,常怀恩才说:“我是黄色现象的观测者,我可以定位黄色现象,但却无法调动足够的力量去解决这个现象。同时,我无法将自己的观测清晰传递到你们那边,所以,哪怕你们可以调动更多的力量,却因为无法锁定目标而无法展开行动。那么,假设高川先生和我一样可以观测到黄色现象,他有能力去解决吗?”

    “有。”桃乐丝斩钉截铁地回答:“如果他被卷入异常中,并观测到了黄色现象,那么,他就有机会消灭这种现象。”

    “理由。”走火的目光变得锐利起来。

    “三仙岛。”近江微笑着,露出白森的牙齿,“我们接受了中央公国的委托,先一步对阿川的义体进行过预处理,以提高他和三仙岛之间的适应性。为了以防万一,我们不仅考虑了阿川主动接入三仙岛的情况,也考虑过他被动接入三仙岛的情况。在最终的调整完成后,阿川虽然还没有完成对三仙岛的接入,但是,他和三仙岛之间也并非是一点联系都没有——也就是说,虽然我们和阿川失联了,但是,三仙岛应该仍旧保持着联系,尽管,可能连阿川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与三仙岛的这份联系。”

    “我们可以通过三仙岛进行中转,和高川先生联系上,是这样吗?”走火说出了其他人的想法。

    “不仅仅如此。”近江摇摇头,说:“联系上了又怎么样呢?就如同常怀恩可以观测到黄色现象,却受限于认知信息的传递方式,无法让我们也随同观测到那个现象,我不认为阿川能够将他观测到的东西准确地转述给我们。我们无法通过和他的联系做更多的事情,但是,三仙岛可以。三仙岛是近乎中继器程度的强大武器,这一点我相信大家都无法否认。”

    在座的所有人都点点头,承认这个说法。

    “放弃让阿川抵达澳大利亚接管三仙岛的计划,通知中央公国那边解除对三仙岛的管制,三仙岛自然会循着和阿川的联系,抵达他的身边。当前所有的中继器都处于一个彼此牵制的状态,以三仙岛的力量,哪怕是自动运作,目前也几乎没什么东西可以阻挡它。”近江说出自己提议:“根据常怀恩的说法,黄色现象发生的时间不长,它还在扩增,也意味着,它会变强,但需要一定的时间,我觉得,只要在限定时间内,阿川完成和三仙岛的连接,就一定可以处理。”

    近江说完后,每个人都在思索这个提案。很明显,这份提案的成立,首先取决于高川目前的情况真的和黄色现象有关联,亦或者说,是他们必须相信,这种关联性的存在,并说服中央公国也相信这一点。

    “常怀恩,你认为我们有多长时间?”走火看向常怀恩说到。

    “只能说,每一分每一秒都可能有人在异常现象中死去,而且,死亡的速度还在加速上升。”常怀恩说:“我无法肯定黄色现象是不是一种成熟的攻击方式,它也有可能突然中止,但是,我个人更倾向于,只要没有外力阻止它,它就会一直扩增下去。从我观测到的扩增速度来看,阈值是每秒一万人,超过这个值后,有可能会产生新的变化,亦或者致死率大幅度激增……它会在近期內达到这种程度的杀伤力,而我们无法在这个时期内解决它。”

    “也就是说,哪怕我们的速度也够快,它的一定会增强到每秒杀死一万人的程度?”梅恩先知没有掩饰自己忧虑的神情。

    “是的,我认为,它必然会抵达这种程度。”常怀恩确认到。

    于是,会议室中的窃窃私语又多了起来,因为,哪怕这个死亡效率固定下来,也是一个很可怕的数值。每秒杀死一万人,一个小时就会杀死三千六百万人,更可怕的是,这个死亡效率不是固定的,而是上升的,每秒杀死一万人只不过只一个阈值而已。可以说,无论黄色现象是不是一种新的攻击手段,它对人类社会的破坏力,会在短短时间内就接近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以来,纳粹对人类的伤害。

    以人类目前总人口的繁殖速度而言,一个小时内都不可能有三千六百万个新生儿诞生。黄色现象已经不是“被限制住”就可以无视之的了,这是必须要在短时间内解决的问题,否则,全人类人口的下降会如同温水煮青蛙一样,让人类社会在末日中完全覆灭。

    “如果没有更好的方法,就必须说服中央公国那边了。”走火率先认可了近江的提议,“高川那边的情况……我们需要祈祷他真的和黄色现象有关系,对吗?但是,如果双方不具备必然关系的话呢?亦或者说,高川对黄色现象的观测,和我们所想的不太一样呢?”

    “虽然我们不知道三仙岛和高川先生完成连接后会产生怎样的变化,但是,一定是比三仙岛现有的状态更强吧,那样的话,或许可以让中继器腾出一部分资源,尝试和那个时候的三仙岛进行联系。”常怀恩缓缓地说:“如果可以完成联系,或许我可以用别的方法,将自己的观测转接到高川先生那边。”

    这么做也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中继器的力量太过强大,随便和他物进行连接,很有可能造成他物的崩溃。三仙岛是中央公国开发出来的,最初用意就是为了对抗中继器,那么在素质上,应该具备和中继器连通的强度,甚至于,如果中央公国还有别的想法,那么,三仙岛一定会很容易就能和中继器产生联系——其实,这个秘密对在座的人而言,并不难以推论出来。

    “还有其他的提案吗?”走火环视其他人。但是,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会议室内只有沉默。如果常怀恩不是如今仿佛幽灵般的状态,并且有必要维持下去的话,其实大可以召开更多人参与的会议,或许会得到更多新鲜可行的办法。然而,常怀恩的存在资讯被严格控制,而谈论的话题涉及到“常怀恩观测到的黄色现象”就会产生一些诡异的变化。只有如今可以在中继器里认知到常怀恩的九人,才能如此正常的讨论问题,甚至于,在离开中继器之后,此时的讨论中,所有涉及常怀恩的东西都会消失,只留下一份缺失的记忆——反而,因为会议的最终结论是围绕高川和三仙岛的提案,所以会很好地保存下来。常怀恩最后补充的,关于中继器和三仙岛进行连接的部分,理所当然也会失去,但是,这个补充并不需要其他人帮助执行,所以干扰并不大。

    走火以独特的方式对这次会议做了记录,以确保自己在离开中继器后,仍旧可以明白这个世界正在遭遇一种怎样的危机,并坚定而准确地去执行这份群策群力的提案,不会因为记忆上的缺失,而怀疑这份记录。

    “那么,会议就到底为止吧。大家可以继续自己手中的事情。”走火站起来说。

    “不需要帮忙吗?走火。”有人问到,因为涉及到中央公国那边对三仙岛的管理,所以可想而知,走火接下来要干的活儿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没关系,我能解决。中央公国有神秘专家却不存在神秘组织,这既是他们管理能力强大的证明,也同时意味着,我们只需要说服政府部门就行。”走火笑了笑,仿佛胜券在握,“在我看来,其实政府比神秘组织更容易被说服,因为政府需要直接面对那可怕的死亡人数,哪怕只是一种可能性,他们也不会以赌博的想法去对待。一旦他们开始行动,会有比任何神秘组织更强的执行力和效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