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39 群策群力
    网络球作为一个神秘组织,内部拥有某种不为人知的机制,亦或者是不同于“机制”这个说法的别的某种东西,以确保组织结构不会因为独立执行体系而导致崩溃。网络球没有崩溃,还在不断发展壮大的事实,证明了这个东西的存在,但是,仅仅通过收集数据,从外在表现进行逻辑分析,却无法找出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越是站在网络球管理层的高位,就越是可以感受到这个东西的存在,对走火来说,也许这东西更像是“命运”之类。

    简而言之,网络球的存在是被和网络球没有关系的什么所决定的,只要这个决定还存在,网络球就会运转下去——就仿佛是在一本小说中,无论某个角色或某个组织的存在是多么的无稽、荒唐而没有道理,但是,在决定它在这本小说里消失或崩溃之前,它就会一直存在下去,按照自己的节奏发展壮大,亦或者遭遇到某些打击。

    走火在这方面的感受很深沉,但是,他从未向其他人提起,因为这种想法并不符合他对网络球内部文化的设计。

    对于许多人担心的一些事情,例如末日的必然性,自己这些人无论做了什么,仿佛都只是为敌人做助攻,总是有许多突如其来的情况,让自己的计划反而变成针对自己的陷阱,总是会出现让人看不到解决办法的问题,而之所以最后可以在表面上解决,仅仅是运气好或者是存在更大的阴谋等等——这些事情在走火看来,虽然也很严重,但却又并不是完全无解。

    走火觉得网络球还能持续下去,而只要这个感觉还在,那么,一切问题都只是纸老虎而已——也许当时看起来可怕,但是,总会有峰回路转的时候,而且,绝对不会对网络球的发展造成致命性的打击。

    走火也是神秘专家,他对自己的直觉,也同样很有信心。

    因此,常怀恩的问题,对走火而言,并不是立刻就要忧心忡忡的问题,哪怕常怀恩说得很严重,而事实也大概是很严重,但是,既然一个问题注定有解,哪怕不是最优解,但是,先一步认知到“注定有解”这一结果,就足以让走火保持镇定。就如同他一直以来,都在其他人面前表现出来的那样,不是用语言,而是用声音本身,去传达“肯定、自信、稳重、诚恳”等等正面的心理态度。

    在这些时候,语言意义没有什么涌出,自己说什么也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无论自己说什么,都必须让对方明白,虽然情况会很糟糕,但是,仍旧有这么一个中流砥柱立在这里。这里的所有人,都不会轻易被打倒。

    走火管理了网络球这么多年,对类似情况的处理驾轻就熟,就如同烙印在生命的因子里。

    走火的步伐不紧不慢。在中继器里制造的这些房间和过道其实都是可以消音的,但是,走火偏偏要求不能取消脚步声,用意就在于,他可以利用脚步的频率和声音,去感染和他走在一起的其他人,这不是什么神秘,而是心理学的应用。只要是在情感和心理层面上,仍旧保持人类特质的生命,这些小伎俩就能生效,这可是大数据统计证明的结果。

    啪嗒,啪嗒,啪嗒……

    单调而有节奏的脚步声,愈发显得这条长长的过道是如此的静谧,而让常怀恩心中那起伏的浪涛也渐渐平息,变成涟漪,当水滴落下时,才会有一圈圈的波纹散开,散开后便是一片波澜不惊,然后又是一粒水滴落下,涟漪渐渐地散开……周而复始,常怀恩开始觉得,这条过道竟然是如此的漫长,身为中继器的三柱之一,他当然清楚,这并不是过道的长度真的在延长,而仅仅是自己的内心发生了变化。

    “平静下来了吗?常怀恩。”走火突然问到。

    “是的,走火。”常怀恩的声音,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和走火一样徐徐而沉稳。

    走火停下脚步,转向侧边的一扇门。之前走路的姿势,就像是还要越过这扇门一样,不过,在这个中继器里,真正的“门”可以通往任何一处地方,而每一扇像是“门”的东西,都可以成为这种真正畅通无阻的“门”。“门”的外表只是一种装饰,在神秘学中,它代表着“虽然是里外的间隔,但却可以通过特别的方法同行”。

    走火虽然不是中继器的掌控者,却拥有调动“门”的权限。他握住把手,如常开门,他想去的地方,就在门的后边,而这间不大的会议室里,早已经有人落座了。一共九人,包括但不限于梅恩女士,桃乐丝,近江,猫女等人。常怀恩认识在座的所有人,目前可以确定仍旧可以在中继器内部对他进行认知的,也同样只有这么多人——对常怀恩来说,这个数量仍旧是太多了一点,不过,“九”在神秘学中倒是一个富有神秘意义的数字,所以,当确定了这个数字的时候,反而没有让他产生太大的惊异。

    有人在抽烟,似乎已经抽了很多根了,会议室里的空气显得有些浑浊,但是,虽然这里的人都有清理空气的权限,却没有人这么做。只是仍由会议室里昏昏沉沉,充斥着干涩的烟味。对大多数普通人来说,这都是难以接受的,对身体有害的环境,然而,偏偏在这里,没有人表达不满,而且,抽烟的竟然是女性占大多数。

    走火扫了一眼,就连梅恩先知也点燃了一根香烟,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气氛有些沉重。让人觉得,似乎常怀恩还没说什么,其他人就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

    话又说回来,既然这场会议涉及常怀恩,并召集了全部九人,自然不可能是小事。常怀恩的身份特殊,所有人都明白,只有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发生了极为不妙的现象,他才会作为会议的一员,对具体情况进行表述。而任何涉及人类集体潜意识,并被常怀恩重视的问题,都绝对不会是小问题。

    走火和常怀恩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这里的位置是固定的,第一次进来的时候,每个人选择了自己的位置,之后就再也没有变过。

    “说说看吧,常怀恩,到底是什么情况?”梅恩女士端着雍容的微笑说,她虽然也在抽烟,但却没有半点急躁的感觉,就像是单纯享受着香烟的味道——当然,此时会议室里的空气,在常怀恩看来根本谈不上什么享受。

    常怀恩直接用自己的权限,对会议室里的空气进行了一次更新。他的行动让其他人发出低低的笑声,过了一会他才弄清是怎么一回事: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次会议将要处理一些很严重的问题,但还是拿最后抵达的两人开了一个玩笑。他们赌谁会首先对空气进行清新处理,以及什么时候会这么做。

    常怀恩的行为,让九人中的三人赢得了十英镑。

    “你们这些家伙真是够了!”常怀恩抱怨着,对获胜的三人说:“我要分一半。”

    “鬼才给你。”那三人一阵反嘘。

    会议室里压抑沉重的气氛顿时轻松了一些。

    “好吧,我来简单说说情况。”常怀恩忍住插科打诨的冲动,板起脸说:“刚才我进行了一次深潜,发现了一个从未出现过的现象。”这么说着,他大致描述了一下黄色现象,那些让人心底发毛的无数手臂,自己尝试对其进行深入观测时的遭遇,以及结合自己的经验和直觉所做出的判断,以及解决这个问题要面对的各种麻烦。虽然之前走火也大致听了一些,但在这个正式场合下,常怀恩的表述更为明确清晰,他在过来的路上,冷静下来后将自己表达的东西前前后后重新组织过了。

    “对任何事物的干涉,都必须确定事物的所在,拥有干涉能力和途径——”近江顿了顿,再一次确认到:“中继器的力量足以进行干涉,如果只有直接观测到这个现象的人,才能锁定它的位置,那么,我可以暂停自己的研究,将那部分资源暂时交给你使用,常怀恩。”

    对这个想法,梅恩女士却有不同的看法:“的确,中继器的资源配比就像是女人的****,挤一挤还是可以出来一点。但是,如果每一次都需要这么挤一挤,其他人正在执行的计划会出现问题。我们根本无法确定,常怀恩如今观测到的现象,到底是一次独立性质的现象,还是会有更多类似的现象产生。我们不可能总得将自己手中的活停下来,将所有的资源都用在人类集体潜意识的问题上——恕我直言,虽然这些问题有可能导致最终问题,但却不总是最需要优先处理的问题。在我看来,近江的计划,甚至要比处理这种现象更加重要。”

    “也就是说,我们需要这一个不影响当前中继器资源分配,却又可以有效解决问题的方法。”走火对此投赞成票,“常怀恩,你可以确定一下,那种现象的具体发生时间吗?换算成外部时间是多少?我觉得你的一个想法很好,这种现象很可能不单纯只出现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在外面的世界一定也发生了某些情况。我们来做一个比照。”

    常怀恩利用中继器的力量,对那个暧昧不清的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时间”进行了一些换算处理。这个工作自他脱离人类集体潜意识后就开始了,但直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准确的结果。在他的感受中,人类集体潜意识的“时间”是十分模糊的,哪怕有中继器的帮助,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没办法。”常怀恩摇摇头,他给不出走火所需要的这些资料。

    走火皱了皱眉头,这个时候猫女已经用超级系完成了情报的调取,对其他人说:“虽然我无法理解人类集体潜意识里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情况,不过,假设这种现象在正常世界中也会出现征兆,那应该不会比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现象发生时间提前吧?”她顿了顿,将作为三柱之一,原先看似平板电脑,又同时被称为许愿机的“超级系”所显示的数据输送到大屏幕上,继续说到:“我整理了到目前为止,二十四小时內,正常世界中已经被确认过的神秘现象,并根据强度进行排列,也许最前面的几个现象中,就有人类集体潜意识的信息反馈。”

    “这种黄色现象对人类集体潜意识的干涉强力而粗暴,我认为,如果这是敌人刻意的攻击,那么,他们显然在短时间内没能力做第二次类似的攻击。”九人中的另一个说到,“他们还无法控制这种现象。”

    走火的目光移到近江身上。近江是网络球中公认最有才华的技术人员。

    “嗯……实际上,阿川已经失联了,正好就在这个时间段。”近江放出一个重磅炸弹,让其他人都陷入沉默中,他们不愿意高川和这种事情扯上关系,但实际情况却是,大家都知道,这件事很可能和高川的失联有关。原因很简单,高川的身份特殊,行动意义特殊,他似乎天生可以吸引神秘现象,参与到关键而可怕的事件中。这一切,都让熟悉他的人,主观上会将一些特别严重的情况和他关联起来,而最终的事实也往往是这样。

    “完全没有联系吗?连位置都无法确定?”走火忍不住问到。

    “是的,不过,从他最后一次出现的地点进行追索,结合新泰坦尼克号的数据,我有理由认为,他进入了某种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近江这么解释到。虽然高川的情况听起来不妙,但其他人都没有在她的脸上发现特别的神色。

    “可以锁定具体的地点吗?”走火问。

    “短时间内没有办法。”近江说:“不过,正因为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封锁能力很强,才显得更加可疑。哪怕没有足够的数据,我仍旧在主观上认为,阿川正处于那种黄色现象在正常世界中所产生的怪异现象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