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六百五十章 修罗骨刺
    人生啊,就要走走停停。

    千载时间,万年光阴,没有乐趣,又有什么意思?

    夕阳落下,明月升起。

    昏暗的天色,凉风渐起,忽而一股风吹来,卷起蒙蒙雾气。

    楚阳倒背着双手,依然站着没动,只是一双眸子没有焦距。

    沙沙沙……!

    拳头大的蝎子从沙子中爬出来,嗅着气息,来到了近前,还有一条条漆黑的毒蛇,长着三角头,狰狞可怖,也围拢上前。

    这些都是沙漠中的毒物,非常歹毒,一旦被咬一口,不入神通秘境都会有生命危险。

    可惜,他们到了近前,忽然一僵,就无声无息的飞灰湮灭。

    远处,卷起一股黑云,不久之后就到了近前,却是一群挥舞着弯刀的沙匪,显然是从这里路过,要杀向不远处的羽化仙门的弟子。

    楚阳静静的站着,没有当回事。

    沙匪呼啸而过,似乎根本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转过身来,望向了沙匪的去处。

    他看到了内门弟子山河榜上排名第十的原剑空,看到了真传弟子金石台,也看到了粉红太子,更看到了追杀天狼小真人方墨林的方清雪。

    一场场精彩的大戏,在沙漠中上演。

    冷酷、残忍,无所不用其极。

    这些仙门弟子、沙匪、人魔等等,坚持的不是善恶,不是对错,只有身上的力量,手中的法器。

    混乱的秩序,上演着为力量拼杀的挣扎。

    “我又何尝不是如此?”

    楚阳一叹,万古寂寥。

    算起来,他的年岁已经超过了千年,算是一个老古董,一颗心也苍老的可怕。他也时常自我审视,免得变成麻木不仁,可随着时间的流逝,见识的增长。

    一点点的,不知不觉的,也越来越冷酷。

    诛仙世界,调戏陆雪琪,看似荒诞不经,实际上是慰藉心灵,温暖血液。斗破之中,收了小医仙,畅游天下,也不过是想让内心再次鲜活起来。

    来到这方世界,没有主动寻找各种密藏,同样是舒缓压抑的情感。

    “人生啊,只能向前,不能退后。一旦退后,就被会历史洪流碾成粉碎!”

    淡淡一笑,各种情绪被生生斩灭。

    楚阳望向了方寒的方向。

    世界的惯性,让他在蛟伏黄泉图的帮助下,斩了粉红太子,获得很多灵器,可他的好友镇远小侯爷刘康,想趁机要挟,获得最好的两件灵器,被红怡郡主从背后刺穿心脏,瞬间杀死。

    “倒是个果断的主儿!”

    楚阳心道。

    对这个红怡郡主,他有些印象,一国郡主,却是个杀手,心狠手辣有底线、有原则,会审时度势,心智成熟,先前和方寒成为好友,也只是寻常关系,可先前一战,两人彼此各自救了一命,这才建立了牢不可破的友谊。

    “年轻的时候,热血之际,纯洁之时,最容易交朋友,可到了我这个年岁,想交到真心朋友,几乎不可能,只有利益交换罢了!”

    楚阳心中有感。

    迈动脚步,缓缓前行。

    在他脚下,却有无量的天地灵气灌输而来,进入体内,运转五行圣体经,在一个个窍**凝练出五行道纹。

    方圆万里,大地之气。

    也延伸到沙漠之下的地渊世界,吸收浓郁的天地元气,还有法晶矿脉的力量。

    法晶,相当于灵晶。

    每时每刻,他吸收的灵气都非常恐怖,可他周身,却不显丝毫异象。

    唰……!

    伸手一抓,地底世界的一个修罗无声无息的躺下,他的修罗骨刺被硬生生的抽了出来,一闪之间,消失无踪。

    楚阳手掌一握,修罗骨刺被握住。

    “考验的资格,到手了!”

    这一根骨刺,蕴含了修罗的一身精华,有了它,就相当于斩杀了相当于神变境界弟子的修罗,足够了。

    不在停留,踏着月色,缓缓前行。

    每一步,都带走无量的元气。

    每一天,都有十余个窍穴凝练圆满。

    一个窍穴需要凝练出九枚五行道纹,十个窍穴,就是九十枚,这种修炼效率,是斗破世界的九十倍。

    这还是没有全力修炼的结果。

    只是对他而言,还是太慢了。

    轰隆隆!

    他体内,每一个窍穴,都如烘炉,运转造化,爆响不停,宛若开天辟地,积累力量,淬炼体魄。

    这一天,他来到了羽化门群山之外。

    唰……!

    头顶之上,一道流光横空而来,微微一顿,划过一道弧线,落在了前面,正是带着方寒返回的方清雪。

    一如原著,没有变化。

    “你一直一个人?”

    方清雪清冷的面容上露出好奇之色。

    “是的,刚好得到一根修罗骨刺,应该能够合格!”

    楚阳扬了扬手,百余斤的骨刺,轻如无物。

    “精神凝练,天门如封似闭,这是踏入神通秘境的征兆,要不了多久,就能凝练法力,踏入真正的仙道门内!”方清雪仔细打量楚阳,“你不止服用了天心果吧?身上定有其它机缘!”

    “每一个有大成就的弟子,都有自身的隐秘和机缘,若是没有这些,想要出人头地,人前显圣,根本不可能!”

    “就连方寒,也是如此!”

    “他也达到了肉身十重的神变之境,我已经许诺,将清薇许配给他,你以为如何?”

    方清雪声音清冷,却说的很多,也没有探究的意思。

    她的身上,本就隐藏着大隐密。

    “以清薇的性格,她会愿意吗?曾经的奴仆,成为自己的夫婿,以她金丝雀的性子,尊别有别的观念,在这里又被众多弟子恭维着,又怎会心甘情愿?到时候定会激起她的逆反心理,给方寒找麻烦!”

    楚阳有意说道。

    “加入了仙门,就要认清现实,若是连这一点都看不透,迟早会粉身碎骨!”

    方清雪毫不在意道。

    “若是你呢?”

    “我若不愿意,就努力修炼,反过来镇压!”

    “也罢,既然你不在乎,我也不必多说。但你心里要有准备,他们之间,很可能会相爱相杀,最终会有一人死亡!”

    楚阳又道。

    方清雪皱眉。

    方寒目光闪烁。

    “你以为如何?”

    方清雪首次征询方寒的意见。

    “师姐,我能做主吗?”

    看到楚阳在旁边,方寒的胆子大了几分。

    “既然做不了主,那就替我好好的管管清薇,至于未来如何?就看命运吧!”

    方清雪不再多言,将楚阳也卷起,呼啸而去,转眼就来到了羽化仙门内的群山之中,将两人放到了群仙院之外。

    “大哥……!”

    方寒看到方清雪已经远去,忐忑的说道。

    “担心清薇?”

    “以前还没有想过,毕竟形势比人强,可现在想来,以二小姐的性子,哪怕我踏入神通秘境,恐怕也看不上我!”

    “这么不自信?试一试又何妨?记住,即使将来你们为敌,也别杀了她,留下一命,也算是方家的因缘!”

    “明白!”

    方寒松了口气。

    “走吧,上交战利品,加入内门弟子,开启属于你的传说。”

    楚阳说着,带着方寒走向了内仙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