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37 上浮
    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一种正在扩散的黄色现象引起了常怀恩的注意,它的扩散方式存在极为明显的侵略性,并且对任何干涉自身的意识动态都能敏锐地察觉到。哪怕是幽灵一般失去了存在感的常怀恩,也会因为做出针对性的举动而遭到反击。若非有中继器的支持,常怀恩认为自己十有**会被吸入这种黄色现象中。一旦落入其中,下场会是如何?那些不断摇摆,数不胜数的手臂就是告诫。

    虽然没有足够的证据去证明,这种黄色现象不是人类集体潜意识中自然产生的诡异现象的一种,但是,常怀恩的直觉仍旧让他更倾向于这是一种人为的攻击。而且,他无法判断这种从人类集体潜意识层面上呈现的攻击方式,究竟是否存在针对性的目标。

    常怀恩更大程度上倾向于,它并没有明确的攻击对象,而是它所在之处的周边一切,都是其攻击对象。它就如同病毒一样,一边吞噬自己所能触及的意识成份,一边扩大自身。倘若这种猜想是正确的,那么,这种黄色现象就必须重视起来。

    在黄色现象扩散的期间,正常世界中到底有多少人的意识遭到了破坏呢?这些意识被破坏的人类又是否可以从地域、人种、职业之类的划分中,具备某种共性呢?这些问题的答案在获得受害者统计数据之前都无从知晓,常怀恩虽然可以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进行深潜,却无法分辨在这片被形容为“海洋”的世界里,那些被黄色现象侵蚀的海水,到底有哪一些具体的成份特征。

    必须告诉走火他们!常怀恩的心中警报大作,他明明已经远离那片黄色现象,然而,或许是之前的行动出了什么岔子,他觉得自己似乎被盯上了——这是一种很朦胧的感觉,就好似盯着自己的东西并不是清醒的,也没有特别在意,但是,也许对方会自然忽略过去,但自身一度被其纳入视野中,却是毫无争议的事实。

    常怀恩的深潜经验告诉他,在人类集体潜意识这么一个庞大、神奇而诡秘的世界里,自身被观测到就已经是一种极为危险的预兆,也许观测者并不打算做点什么,但是,观测行为却会引起潜意识环境的变化。这种变化有可能会如同漫无目的的海啸般,从被观测者所在的位置一涌而过,当然,也有可能只是造成某些不具备伤害性的涟漪——而常怀恩十分清楚,自己既无法确定是哪一种影响,也无法对这种影响做好充分的准备。

    在那些没有中继器的日子里,任何一次深潜,都必须用自己的力量去规避这种风险,而在中继器完成后,常怀恩虽然可以利用中继器的力量,获得更强的安全保障,但却不能说,完全不会产生越过中继器防御的诡异现象。

    常怀恩意识到自己将要承受一次冲击,同时也无法肯定,中继器提供的支持是否可以如过去一样坚挺。在那个料想中的海啸到来之前,他已经将自己的意识存在形态收缩,变成一粒光滑的小球。就在他刚刚完成********的变化时,巨大的力量陡然在四周出现,这种力量并不是线性滚动的,而是突然就出现在这一带范围,并且,在出现的一刻,就促生了诸多不可思议的现象——人类想象过的东西,觉得是虚幻不真的存在,所认知过的恐怖等等,这些人类有史记载的曾经有过的思想、认知和某些笼统的概念,全都成为可以观测到的现象。这些现象彼此之间也仿佛存在某种连锁反应,就好似滚雪球一般壮大,变得混乱,混淆,混沌,最终变成了一口巨大的深渊。

    这深渊在常怀恩的观测中,是如此的漆黑,仿佛一张将要吞噬自己的巨口,口内的黑暗连接到某个不知名深处的古怪的胃袋中。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常怀恩在心中大叫着,在自身变化的小圆珠子坠入深渊巨口前,利用中继器的力量将自身系住,从这个深渊巨口上方摆荡过去。更强烈的潮涌感从背后逼近,常怀恩不敢尝试这种潮涌的推力到底有多大,他曾经听轮椅人说过,自己的这位老师就曾经因为自己的一些不经意的举动,引发了一场可怕的宛如天灾般的现象——“常怀恩,你要记住,在人类集体潜意识里会引发何种程度的异常现象,和你认为自己的动静大不大没有关系。往往你认为只是无关紧要的小事,所引起的变化都会让你丧命。”这句忠告一直都烙印在常怀恩的身上。

    常怀恩知道,眼下的情况,或许正是被自己所忽略的某种行为,所引发的巨大连锁反应。他无法从主观上找出到底是怎样的行为因素,引发了这场风暴,也许是对黄色现象的观测最终还是被察觉,并被其视为猎物,而黄色现象的动静又引起了别的什么东西的注意——是那个怪物吗?如果是那个怪物的动静,那眼下的剧变仍旧可以算得上是温和。

    这么猜测的时候,常怀恩已经利用自己身为伦敦中继器三柱之一的权限,加大了中继器力量的输出。将他摆荡起来的“绳索”在这一瞬间就变成了韧性十足却拉伸到极限的“橡皮筋”,将他猛然向上拉扯。

    常怀恩斜斜飞起——其实,这只是一种感觉上的形象说法,而并非是正确的描述,因为,常怀恩根本无法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按照人类固有的测绘方式确定方向和坐标,这里可不是正常世界里那普遍呈现“长宽高”的三维形态。在人类集体潜意识的世界里,时间和空间等等概念十分薄弱,仿佛一切都拥挤在一起,聚成毫无规律的一大团,用逻辑方式去抽丝剥茧是难以做到的,使用直觉去判断反而更有成效——当自己认为自己是位于一个斜向上的位置时,便可以根据这种毫无证据的认知去做进一步的行为,然后,这种行为会因为某些自己无法理解的方式实现或失败。

    常怀恩拥有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深潜的能力,也同样拥有一种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确认自身行为的能力,他的直觉判断往往是“正确”的,而其他人和他自身,都难以理解,这些“正确”究竟是由什么因素促成的,而构成这种直觉判断的依据又到底是什么——这些因素太过复杂而难以量化。

    常怀恩很难准确用语言去描述自己在人类潜意识世界中的所见所闻和那些稀奇古怪的行为现象,他能够述说的,仅仅是人类可以朦胧理解其意的那部分。这也真是常怀恩觉得黄色现象十分危险的原因之一,因为,虽然对他而言,这种现象的存在是十分明确的,但是,他无法用他人可以理解的语言,将这个现象的详细情报进行说明,而其中就包括了位置信息。

    人类对位置信息的理解,往往是一系列的坐标描述,但是,常怀恩所观测到人类集体潜意识的形态无法用坐标进行描述。他知道黄色现象就在这里,但是,他无法保证,自己可以让他人理解,这种黄色现象到底是在人类集体潜意识的哪个位置,也就意味着,这种黄色现象除了自己之外,似乎没有人可以锁定。

    无法锁定,就无法攻击,对不能直接观测到黄色现象的人们来说,这就是一种只知道它是存在的,却无法确定更具体信息的东西。

    另一方面,常怀恩也十分清楚,如果伦敦中继器还处于正常的工作状态下,自己可以直接引导中继器对黄色现象进行攻击,但是,为了在世界线上牵制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伦敦中继器已经腾不出太多余力了。能够给自己的深潜提供支持,已经是用上了压榨出来的力量。

    唯一可以期待的,只有“黄色现象不是仅仅出现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现象”这么一种可能性,如果有同样具体的神秘现象,同时出现在正常世界中,或许可以从正常世界对其进行锁定。

    常怀恩被中继器的力量扯飞,巨大的推力从他的下方涌过,仅仅是擦中,就让他觉得自己快要四分五裂。被抛飞的悬空感笼罩了他的所有感官,下一瞬间,他接触到了坚硬的实物,那充实的触感却让他觉得整个身体完全灌入了过重的铅块。

    常怀恩已经恢复人形,趴跪在地上,剧烈地喘息着。

    这种痛苦的感觉对他而言并不陌生,他知道自己安全了,已经从人类集体潜意识中回归。他翻身躺在地上,手臂叠在额头上,不住地咳嗽,这么喘息了好一会,就听到门外有脚步声传来。不一会,门从外边打开了,稍显强烈的亮光从扩大的门缝中铺进来,漫过常怀恩的身体。

    这里是中继器内部,是常怀恩进行人类集体潜意识深潜的安全屋,能够打开这扇门的人,自然也是在这个中继器里,那所剩无几的可以认知到常怀恩的人。虽然对方不能总是呆在中继器里,但是,只要他在中继器里,就拥有第一时间获知常怀恩安全状态的权限。

    正如过去他也总能在常怀恩出事的第一时间获得消息,这一次,他也在第一时间赶到了。

    那人走到常怀恩面前,蹲下身子,盯着常怀恩苍白的脸说:“发生了什么?”

    “走火……”常怀恩笑了笑,沙哑地说:“人类有麻烦了。”

    “不是我们,是人类?”走火敏锐察觉出了常怀恩的用词和以往不太一样,“那个怪物?”

    “没错,全人类。而且,不是那个怪物,是别的现象。”常怀恩平稳了呼吸,说:“有人可以不通过中继器,就能直接从人类集体潜意识的层面进行攻击。”

    走火将常怀恩从地上扶起来,帮他拍了拍其实并不存在的尘土,神色一如既往的沉稳,他用可以缓解对方心理压力的声调和语气,缓缓说到:“我们早就知道,可以不通过中继器,也能实现人类集体潜意识层面上的打击,你所看到的无论是什么,都是迟早的事情。”

    “我们的确预测到了,但是,我们还没有做好准备。”常怀恩忧心忡忡,“没有中继器的力量,除了我之外,其他人甚至不能锁定这种攻击的源头。知道吗?就算我们想要阻止那种现象,也没有办法理解它在什么地方——我无法用语言让你们理解。”

    “你不能直接解决那个现象吗?”走火并不是在怀疑,只是在确认:“你是我们最强大的意识行走者。”

    “没办法,在人类集体潜意识里,我就像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微生物。”常怀恩用小拇指比了比,“而那个现象,就像是一头蓝鲸。只是轻轻吸一口海水,就会直接把我这样的微生物给吞掉。”

    “明白了,不要担心,总会有办法的。”走火点点头,说:“我已经通知其他人了。我们剩下的时间足够讲解情况吗?”

    “当然,那个现象虽然很可怕,但不可能一下子就摧毁掉整个人类集体潜意识。”常怀恩这么说着,那忐忑不安的表情也平缓了许多,“因为它一直在扩大,而我也无法确定,它到底吞掉了怎样的意识,会不会在下一刻,你或其他人,就在我的面前突然倒下……”

    “我不会倒下。”走火猛然转过头,认真地盯着常怀恩的双眼,说:“在胜利之前,我不会轻易倒下,我相信运气在我这边。”

    常怀恩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但最后只是闭紧了嘴巴,也用肯定的眼神回望过去,拍了拍走火的肩膀。

    是的,网络球并不是毫无准备,反而,常怀恩十分清楚,哪怕是自己,也不清楚网络球的所有事情,因为,有不少事情是交给不同的成员独立策划,独立进行的。常怀恩认为的麻烦,在其他人那里可能有解。那个黄色现象或许会伤害许多人,但不可能直接让整个网络球崩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