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一章 悲惨的华天都(二合一)
    内仙院与外仙院相对应。

    外仙院为外门弟子居住之地,全部是放养。

    内仙院是成为内门弟子必来之地,因为只有到这里,才能接取成为内门弟子的考核任务,考核通过,成为内门弟子。

    走过重重楼阁,来到了最里面的大殿,在这里坐着几位长老,检查众弟子的磨炼是否合格。

    “两根修罗骨刺?”

    当楚阳和方寒各自拿出一根后,引来一阵阵惊呼,就是几位长老都纷纷侧目。

    只有斩杀修罗,才能得到这样的战利品,可以炼制灵器。

    “不管是不是你们亲自所杀,但献上修罗骨刺,就是大贡献,给你们玉牌,三天后到天空院进入天魔战场,去那里接受考验,若是通过,就能成为内门弟子!”

    其中一个长老检视之后,满意点头,同时交代道。

    同时还赏下一粒精元丹和辟谷丹。

    在其余弟子羡慕中,两人离开内仙院,回到了住处。

    “大哥……!”

    方寒亦步亦趋的跟着,等坐下之后,将他经历的事情讲了一遍,“方师姐和魔帅应天情交往,还修炼魔功,真没问题吗?”

    “到了真传弟子,都会考验忠诚,只要忠诚门派,身份清白,自然没问题!”楚阳道,“至于黄泉图,太过重大,等你踏入了神通秘境,最好达到神通五重再展现出来,才有保住的把握!现在吗?可以用它炼制各种丹药,辅助修炼!”

    “我知道了!”

    方寒点头。

    离开之后,他询问蛟伏黄泉图的器灵阎:“能看透他的修为吗?”

    “看不透,猜不出,不过可以肯定一点,他比方清雪强,而且强的不是一点半点,也幸好他对你没有恶意,反而培养,否则,你根本保不住黄泉图!”

    阎‘老实’回答,“这也是你的机缘!”

    “这位大哥,还真够神秘的?不管如何,我只知道他对我好就行!”

    方寒不再纠结,回到住处,再次修炼。

    转眼,三天时间到来,两人一起来到了天空院,至于考验之地天魔战场,两人也自然了解了一番。

    羽化门掌教风白羽,曾经用大神通,打开一条空间通道,连接到了域外天空,镇压起来,成为门内弟子的磨炼之地。

    在那里,有天魔出现,若是心志不坚者,很容易损落。

    羽化门外门弟子几十万,内门弟子却只有四五千,这个比例,就已经说明了问题。

    想成为内门弟子,没有大毅力,大机缘,大智慧者,基本通不过。

    “魔分三种,人魔是人修炼魔功而成,地魔是地底深渊世界的中的魔,残暴嗜杀,性情暴虐,还有域外天魔!天魔十分奇特,有形无质,一旦凝聚真形,就成为魔王。魔王,是堪比神通秘境的高手!天魔中的魔神,相当于长生秘境的强者,十分可怕!”

    方寒走着的同时,也听着‘阎’的讲解。

    很快,他们来到了天空院深处,在这里竖立着一个古老而庞大的门户,门前站着四位长老。

    “拿出玉牌!”

    其中一位长老说道。

    楚阳和方寒将代表资格的玉佩递了过去。

    “要在天魔战场内,呆足十天十夜,死,万事皆休;生,就磨炼了意志,可以成为内门弟子。可要想好了,一旦进去,就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长老冷漠说道。

    “想好了!”

    两人点头。

    “那好!”

    他们打开石门,将楚阳两人放了进去。

    浮浮沉沉,上上下下,眼前也一片黑暗,没有跟脚,让方寒神色难看,心中发闷,头晕目眩。

    楚阳却稳如泰山,打量周围,不由赞叹:“此通道,涉及了空间法则,倒也有几分巧妙!”

    这些时日,他参悟天地法则,进步飞速,特别对于修炼的几种神通的领悟,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其中还有空间之道,甚至开始参悟时间之秘。

    尽管只是这个世界的法则,但对将来的成长,绝对有着很多的好处。

    身体一轻,落到地面,看到眼前的情况,方寒露出吃惊之色。

    荒凉的平原,坑坑洼洼,好似被万千陨石砸出的坑洞,斑驳不堪。仰起头,天空上朦朦胧胧,却有星光闪烁。

    还有很多山石,高悬半空,似随时都能降落下来,将他们砸成肉泥,不过他们知道,那些悬浮的巨大山石,都在万里之外。

    “这里就是天魔战场?”

    方寒惊叹。

    楚阳点头,“这里已经脱离了玄黄大陆,属于外太空之中,群星之间。掌门风白羽,以大神通开辟而成,以弟子引来域外天魔,进行磨炼,选拔人才!”

    “怎么没有天魔的影子?”

    方寒意外。

    这里太过荒凉了,目无所见。

    “真的没有吗?”

    楚阳笑了!

    “哪里?”

    方寒话音落下,就感觉脖子一亮,汗毛倒竖,心脏狂跳,精神都要冻结,想也不想就往前一跃,跳了出去,又瞬间扭头,就看到一个黑影飞扑而来。

    “这是什么?”

    他一拳轰出,却对黑影没有什么影响,大吃一惊。

    “这就是天魔!”

    楚阳背着手道。

    方寒来不及回应,就见天魔狞笑一声再次扑来,声音幽冷,冻结精神,他连忙打出一种种功法,将天魔硬生生的打成了一道道气流,最终消失无踪。

    “死了吧?还真难缠!”

    他松了口气。

    楚阳似笑非笑的看着。

    却在这时,方寒头顶阴影扭曲,顺着天门,钻入了头顶,没入了识海,“竟然没死?”

    惊呼一声,就视精神。

    幸亏他炼化了九窍金丹,血脉之中,有着黄泉大帝的一丝威势,将天魔镇压,彻底消灭。

    “还真危险!”

    方寒惊叹。

    “天魔如思维,似精神,要想消灭,除非法力,以你之手段,催动精神可以有效对敌!至于寻常手段,难耐他们如何!”

    楚阳讲解道,“你就在这里磨炼吧,我去也!”

    唰……!

    身形消散,无影无踪。

    “大哥的手段,当真神鬼莫测,不过总有一天,我也能达到那一步!”

    “天魔战场,我要好好磨练,淬炼精神,争取早日踏入神通秘境,凝练法力!”

    方寒念头坚定,寻找落单的天魔,进行搏杀,同时擒拿进入黄泉图中,炼制成大丹,辅助修炼。

    楚阳落在一座山峰上,盘坐下来,静静修炼。

    在这里,他想看一看方寒的真正蜕变,也看一看与他一生纠葛的华天都。

    华天都是真传弟子第一人,修为强大,人缘极好,已经被很多长老定为下一任掌门接班人的不二之选。

    他言说宗派混乱,歪门邪道者众多,掌管刑法的天刑长老就赐下天刑令,让他整顿宗门秩序。

    借着这样的权利,他想整治方清雪,却无奈得知,方清雪已经闭关修炼,冲击神通秘境第五重的天人境。

    却忽然得知消息,天魔战场出现意外,有一位魔王出现,就毫不犹豫的踏入了战场。

    这时,方寒大展神威,横冲直闯,救了珈蓝会的虚月儿等人,也碰到了大威德魔王。魔王的强大,让方寒震撼,他只是勉强抗衡。

    华天都等一众核心弟子出现。

    他催动天寒玄冥劲,一招雪满乾坤,冰封千里,万里雪飘,冰冻数千天魔,就连大威德魔王都一起冰封。

    一招,将天魔尽数灭绝。

    他的强大,让人震撼。

    众多弟子也纷纷行礼。

    华天都高高在上,最后看向了方寒,眉头皱起,“你可是方寒!”

    “正是!”

    方寒感觉到了不妥。

    “你身上的七煞葫芦,是一件强大的魔宝,你不用之对付魔头,反而对我们羽化门的弟子出手,当真心思歹毒。你真以为仗着方清雪的名头,就可以横行,为所欲为?”

    华天都神色一寒,虚空惊颤,让其余弟子一个个胆颤心惊。

    “华师兄,这是方师姐赐给我的宝物,怎么就横行了?”

    方寒自有傲气,丝毫不惧。

    “左师弟,过来,他可曾收了你的灵风剑?”

    “华师兄,是他、是他、就是他,就是他用魔宝收了我的灵风剑,心思歹毒,当真可恶!请华师兄为我做主,斩了这个勾结魔头的奸细!”

    左师弟指着方寒,露出隐晦的阴狠笑容。

    方寒大恨,真想上前将此人轰杀。

    当初矛盾,是对方主动出手,他意外的用黄泉图收了对方的灵器,如今只能将名头按在了方清雪给他的七煞葫芦上。

    “当初是你想杀我,现在竟然要陷害我,到底是谁心思歹毒?”

    方寒眼光幽冷。

    “是非对错,自有大师兄做主!”

    左师弟说道。

    “事情经过,我已经明了!”

    华天都高悬半空,随手一挥,将方寒镇压拍下,他又手一招,收了七煞葫芦,抹去了方寒的印记,收了起来。

    强势镇压,践踏尊严,当着众人之面,又一番斥责,将方寒的脸面彻底的踩到了地底深渊。

    方寒辩驳,却遭到无情的嘲讽。

    华天都生死了杀心,正要动手,同为羽化门五大真传弟子之一的珈蓝到来。

    她盘坐一朵蓝色莲花,霞光笼罩,宛若仙子,缓缓飘荡而来,脆声道:“华师兄,方师弟刚才救了我珈蓝会一众姐妹,我讨个人情,放了他这次如何?”

    “既然珈蓝师妹说了,自无不可!”

    华天都点头。

    他自不会为了一个外门弟子和珈蓝交恶。

    羽化仙门有一百零八真传弟子,却以其中五人为首,被称为五大真传弟子,分别是:东灵霄,西珈蓝,北瑶光,南万罗,中天都!

    中天都为最,就是华天都。

    “小小弟子,不尊规矩,勾结魔族,使用魔宝,坏我们宗门清誉,以后再不守规矩,我斩你不饶!滚吧!”

    华天都说着,大袖一甩,劲风席卷,将方寒掀起几个跟头,狼狈万分,毫无形象,让其余弟子,一个个大笑不已。

    当众抢夺宝物,践踏羞辱,毫无尊严,让方寒这一刻彻底的爆发了。站起身,他满眼血红:“华师兄,你收我宝物,肆意践踏我尊严,可我服你,因为你修为比我强大。不知你敢不敢给我十年时间?”

    “十年时间?你想做什么?用来修炼,找我报仇,找回你的自以为是的尊严?”

    华天都嗤笑,不屑一顾。

    “你敢不敢给我十年时间,不让人找我麻烦?”

    方寒彻底的豁出去了。

    “小小蝼蚁,狗一样的人物,竟敢挑战我?哈哈哈,我华天都就给你这个时间。别说十年,就是一千年又如何?听好了,以后谁也不准找他的麻烦!就让我看看,十年苦修,他能成长到什么程度?小小蝼蚁,竟敢激我,你胆魄不错,勇气可嘉。可你太小看我华天都了,我岂能为你这个蝼蚁跌了身份?若是连你一个外门弟子都忌惮,还修什么仙?”

    华天都大笑,狂放不羁。

    “好!”方寒突然跪下,指天为誓,“天道在上,我方寒立誓,十年之内,必和华天都在天刑台上决一死战!若不能胜,我方寒自杀当场,永生永世,不得超脱。天道作证,若违背誓言,天打五雷轰,人神共弃,不得好死!”

    誓言一出,众弟子纷纷惊诧。

    就连珈蓝都是一怔。

    “有些小聪明!”

    华天都眼睛一眯,凶光爆闪,却冷冷一笑:“十年时间,转眼即过,拿什么和我争锋?”

    “性子执拗,与方清雪一致,真以为十年时间就能赶上我?哼,恐怕就连神通秘境就难以到达!”

    他转过身来,就要离开。

    却在这时,狂风骤起,乌云出现,雷霆密布,将高空笼罩,黑压压一片,不见星光。

    咔嚓……!

    雷蛇狂卷,万千道紫光垂落,接天连地,毁灭一切,宛如末日。

    如此变化,让在场的弟子,无不惊骇,却不明所以。

    “怎么回事?”

    华天都和珈蓝仰起头,望着高空,却看不透丝毫。

    下一刻,虚空裂开,走出一位一丈高的漆黑人影,头顶双角,背生魔翼,横扫诸天的气息,让空气都凝固成一体。

    华天都和珈蓝都呼吸一滞,脸色苍白,却惊呼道:“魔神?”

    “这里是?”

    魔神打量周围,眼光扫下,最终落在了华天都的身上,他大手一捞,将华天都抓了过去。

    华天都催动神通,爆发宝物,却无济于事。

    “羽化门的天魔战场?嘿,穿梭虚空,降临的却是好地方,正好可以饱食一顿,不过看在风白羽的面子上,我就不杀你了!”魔神说着,将华天都的双臂双脚,硬生生的扯了下来,血洒长空,只剩下一个人棍,然后扔了下去,又嘀咕道,“谁让你修为最强呢?算你倒霉!”

    虚空裂开,魔神一头钻了进去。

    风云消散,雷霆熄灭。

    啊……!

    大地上,却传出了华天都的凄厉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