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31 分兵两线
    义体高川不知道除了自己之外,还有谁可以观测到世界线的变动,他从船上幸存的神秘专家口中得知了这个世界线上,此次战斗的过程。从船港出发到陷入迷雾中这一段的故事和修改前的世界线没有太大的区别,同样也爆发了船内献祭仪式事件,为了凝聚人心对抗末日真理教,战术合作与自我革新委员会,以及不死船员会同样被女军官和船长分别建立起来,互别苗头。

    义体高川在船内的时候,所发生的种种神秘事件不存在太大的差异,因此,变动的地方自然是在义体高川被末日真理教的计策调离大船之后。然而,义体高川无法对原来世界线中,自己离开后的船内事件进行观测,所以也无法判断,在这个世界线中,自己离开后的船内事件又和原来有何许不同。

    义体高川的脑硬体中存储有这个世界线中,自己离开大船后“亲身经历”的事情,但是,从他个人的角度来说,更像是直接出现在故事的结尾,故事中间那段曲折而险峻的战斗,并没有切身的实感。相比之下,反而是船内的神秘专家们看得更加真切,也更有身临其境的感觉——总的来说,此时义体高川回归所得到的欢呼,正是因为在这些神秘专家觉得他们之所以可以活下来这么多人,正是因为义体高川舍生忘死的战斗和一些小小的运气。

    义体高川做了舍身忘死的战斗了吗?当然,从事实而言,在这条世界线上,他的所作所为被众人观测到,是名副其实的英雄。只是,义体高川的认知中,过去那条世界线上所发生的事情,仍旧占据绝大比例。即便如此,哪怕是在过去那条世界线上,他也已经竭尽全力。此时让他觉得有些别扭的,并非是“有没有努力”的问题,而是自己对战场战斗的认知和他人的认知有差别的问题。

    在这里,除了自己之外,似乎没有人明白,世界线已经发生了变动。

    义体高川只将这个秘密告诉了船长和女军官。不过,两人的反应却十分平淡豁达。

    “不是我怀疑您的说法,实际上,我也认为中继器能够做到这种事情——好吧,其实还是有点让人不敢置信。”船长絮絮叨叨地说:“只是,高川先生,既然世界线的变动是战斗的结果,那么,就应该是某方想要获得对己有利的情况。您觉得究竟是如今这个世界线的结果更好,还是原来世界线的结果更好呢?”

    高川认真想了想,承认道:“我认为如今的世界线或许是更好的结果。要知道,在原来的世界线里,我虽然没能再次回到船上,却可以感受到,船上的气氛很不对劲。从直觉而言,我认为发生了很不好的事情,船内的情况应该比现在更加糟糕。”

    “问题发生在巫师入侵之后,期间发生了六次有可能会直接让局面崩溃的变故。”女军官掏出扁平的酒壶,喝了一口,高川隔着一个身位,也能嗅到那浓烈的酒精味。女军官平时可没有表现出这种爱好,这让高川觉得,她的内心远远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六次变故……”女军官轻声重复着,“哪怕是事后,我都捏了一把冷汗。当时的我,每一次遇到那样的变故,都觉得自己可能无法扭转了。但实际上,我们度过了四个,并将另外两个的影响降至最低——最终才让我们取得如今的战果。也许在原来的世界线里,我们被其中的一个变故打倒了,几乎陷入全灭的局面。就这样的推论来说,我其实很接受如今的这个世界线。我认为这次世界线变动是我方的胜利。”

    她的目光在高川和船上脸上移动,慎重又诚恳地说:“不管末日真理教和纳粹是否满意眼下这个世界线,我都认为,我们应该感到满足。”

    这么说着,顿了顿,又再次强调到:“对手是末日真理教和纳粹,我不认为会有更好的结果。”

    “说起来,真是让人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船长岔开话题,因为女军官加重的语气让氛围有些沉重,但是,既然现在的结果应该被视为“己方的胜利”,那么,他觉得不应该让这样的氛围再持续下去,取得胜利之后,大家高兴一点,放松一下,享受幸存的余韵,才是正确的。所以,他这么说到:“听高川先生说原来的世界线的事情,就好似在听平行世界的故事一样。怎么说呢,没什么真实感。”

    “那是因为,现在的我们完全是这个世界线的结果。只能把另一个世界线所发生的事情当作可能发生的事情来看待。”女军官笑了笑,她的眼神有一点儿醉意,有一点儿松弛,让人觉得,和她聊天不再是如同针扎般的感觉——当然,在组建战术合作与自我革新委员会之前,她也一直给高川这种松弛感,更像是专门为了让人解除压力的花瓶,哪怕之后她所做的事情,都让人彻底明白,她是一个比这艘大船上的大多数神秘专家都要强大且可怕的角色。

    不久后,从暗处转到明处,负责具体统计工作的荣格也拿着报告走进房间,向主导这次行动的临时头目们做了一个简明扼要的结论:“还剩下十六人还能保持正常水准的战斗能力,五人伤势严重,只能等待救援,因为伤势是神秘力量造成的,所以,除非拥有针对性的神秘,否则船上的治疗手段根本无法让其康复,哪怕是仅仅保障不恶化也很难做到。除此之外,船上已经没有其他的活人,甚至连原本那些血肉横飞,一片狼藉的房间,也会在十个小时后完全恢复原来的状态。”

    “医生呢?”船长问。

    “已经死了,报告上有记录,她的运气很不好。快要结束战斗的时候,被奄奄一息的巫师偷袭了。巫师杀了她之后,因为伤势过重,也很快就步入后尘。”荣格平板无波的声线从来都没有变过。

    “怎么办?”船长环视在场的众人,肩膀有些无力,“抵达澳大利亚之前,我们没有后援,看来也很难让战斗力恢复过来。现在的情况,只要末日真理教或纳粹卷土重来,我们就全都得趴下。”

    “这不是意料之中的情况吗?”女军官没有半点忧虑,摇晃着酒壶说:“这次计划的危险性本来就很高,但我们都想要完成它,不是吗?想要做的话,就只能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这里没有人畏惧死亡!”船长低沉的声音,就像是在阐述一个事实:“登上船就意味着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问题在于,我们这些人全都死去,是否会让计划变得更好。恕我直言,如果考虑到世界线的变动,我们其实已经完成了任务,只剩下高川先生什么时候可以抵达澳大利亚。”他这么说着,盯向高川:“我认为高川先生在这个时候,可以和我们分头行动。”

    “你要让高川先生独自前往澳大利亚?”荣格皱了皱眉头。

    “是的,不仅是独自离开,而且应该大张旗鼓地独自离去。”船长说出了自己的计划:“高川的路线会吸引敌人更多的注意力,我们也因此可以获得喘息时间。”

    “听起来像是叛徒会说的话……”女军官这么说了一句,就变了口风:“不过,我觉得可行。”

    “就事论事,高川先生是我们这艘诱饵船备受敌人光顾的重要原因之一。”荣格看了看脸色平静的高川,才继续说到:“这也意味着,高川先生独自行动的话,压力会倍增。”

    虽然谈话到了这里,就有一股过河拆桥的味道,但义体高川却没有半点负面情绪,对他来说,无论是和谁一起战斗,无论有没有人愿意和自己一起战斗,他都更希望自己可以一个人去承载这份沉甸甸的重担。更何况,这些话虽然有些刺耳,却的确是事实——自己脱离大船独自加速向澳大利亚前进,其他人的危险率就会下降许多。

    “我没有问题。”高川直视众人的眼睛,说:“我单独行动的话,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抵达澳大利亚,也许那个时候,你们还得在海上漂流好些天。”随即,他的目光全部落在船长身上,“迷雾已经散去,可以确认我们的地理坐标吗。”

    “已经确认过了。在迷雾里,我们前进得竟然意外的快,对船体进行维护后,加足马力的话,一天半就能抵达澳大利亚。”船长认真回答:“但是,高川先生先走一步后,我们必须在海上停留足长的时间——我们这批人,这艘船,要在海上航行多久,要沿着哪条航线前进,都有明确的规定。”他这么说着,压了压帽檐,说:“之前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这么详细的要求,现在看来,应该和中继器的活动有关。”

    “我没什么异议。”女军官耸耸肩,站起身说:“事不宜迟,诸位,开始行动起来吧。我去通知甲板,为高川先生提供一艘快艇。”

    高川没有拒绝,虽然当速掠足够快的时候,踩在水面就像是在飞一样,但是,太快的移动速度,也会让敌人在追之不及的情况下,扭转头对付无法同样快速的新泰坦尼克号。高川十分清楚,自己之所以接受这个提议,正是因为自己的离去,可以减轻这艘船的负担,如果反过来,就没有意义了。

    所以,哪怕可以跑得很快,也不能跑得那么快。哪怕可以一次杀死所有的敌人,也必须用添油的方法,一点点撕扯敌人的力量。

    高川刚回到船上没有多久,还没有坐热凳子,就不得不再度离开。知晓这次决定的神秘专家们都有些沉默,这个决定是如此的现实,也许有人想要点人情味,但是,环境却又是如此的恶劣,容不下半点松懈的意志。

    “我会抵达澳大利亚的。”高川对他们说:“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会做到。所以,你们也应该努力活下去。”

    “拼命的话就会死,不拼命的话就无法完成任务,又哪有拼命活下去的空闲呢?”一个幸存的船员这么笑着说到,他和高川见到的其他幸存者一样,眼神中没有半点畏惧,也没有对自己处境的抱怨。他一边和高川说话,一边同其他人,将快艇从甲板上解开,吊至海面上。

    高川抬起头,太阳已经移动到头顶正上方,比行于迷雾中时,此时的阳光太过于灿烂而无法让人直视。沿着海面向四面八方眺望,地平线就好似绕了一大圈,将这艘大船围困在一个看似辽阔,却实则狭窄,没什么选择的猎场中。今天的天气很好,自从纳粹从天而降,辐射污染了天空之后,就已经很少可以看到了。高川还记得,在最初降下黑雨的那些日子里,人们几乎都认为,那样阴森而可怕的天空,就是自己未来所有的日子里,所能看到的天空了。

    可是,在这片大海上,终于露出一片青蓝,就好似在预示着什么好事情。

    这么想着,高川一直都很沉重的心情,也稍稍有些轻松起来。

    “那么,我就先走一步了。”他对周遭的人笑了笑,一个箭步,就从甲板上翻了下去,落到快艇上。

    高川熟练地开启发动机,确认了仪表情况,便侧身回头朝甲板上望过来的众人招了招手。快艇慢慢加速,绕着新泰坦尼克号转了半圈,朝大船航向偏移三十度角的方向驶去。快艇的速度越来越快,不一会,身后的新泰坦尼克号就只剩下一个朦胧的轮廓。高川不知道,自己走后,这艘大船会遭遇什么,但是,就如自己对他们说的那样——

    “我会活下去的!”

    快艇乘风破浪,在海面上割出一道白色的痕迹,渐行渐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