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六百三十四章节 争执
    第六百三十四章节争执

    外面不见得比死海更安全,这句话一出,太上老君的脸色则是一变再变,无尽虚空虽然已经是乱象横生,可是正如后土祖巫说得那样并不比死海安全的多,他们只是小小的神君,一但被人知道了行踪与来历等待他们的只有死路一条,无尽虚空之中有得是人可以直接碾压死他们所有人,他们连保命的机会都没有!

    在看到太上老君的脸色大变之时,准提则是沉声说道:“后土道友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些,如今整个无尽虚空都已经出现了乱象,又会有谁在意我们这样的存在,更何况我们并非是与他们争夺利益,我们仅仅只是要找一个休养生息的地方落脚而已,又怎么会有所谓的危险,我们又不是去争夺那大城,只是找一处偏僻的地界生存罢了!”

    听到准提的这番话时,后土祖巫不屑地冷哼一声说道:“好一个只想找一处偏僻的落脚之处,你们都忘记了当初我们初入无尽虚空的情形了,不要以为自己是神君了就可以无视那些威胁的存在,也不要以为没有人能够知道我们的来历,更不要自以为是地认为无尽虚空要比死海安全的多,你们身上的气运便是最大的祸根,我们所有人能够在这么短暂的时间之内成就神君道果,你们以为那是偶然吗,不那是我们身上的气运所致,无尽虚空之中不知有多少人想要斩杀我们夺取我们身上的气运,你们想离开死海。那请自便,我巫族是不会离开的,我不想把族人的性命给断送掉!”

    后土祖巫的这番话落下后。场中瞬间变得无比寂静起来,所有人都在沉思着后土祖巫的这番话,外界的危险三清等人真得是一点都不知晓吗?不,他们都知晓,只是他们的心中抱着一丝幻想罢了,而现在后土祖巫直接把他们心中的幻想给挑破了,把所有的事情都摊开了。这样的结果是他们所没有想到的,不过他们也明白这其中的道理,该怎么选择。这让他们的心中有一些犹豫起来。

    要知道这选择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那关系着他们日后的机缘与发展,更关系到他们的生死存亡,不能有半点的马虎大意。要不然他们的下场会更惨的。如今后土祖巫已经表明了巫族的态度。要死守这死海,不愿意离开死海前往无尽虚空之中,至于说她的那番说词有几分可信,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大家也都明白有些事情是不能问的,所以他们都没有开口询问,最重要的是这事情不是他们所能够干涉的!

    太上老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后土道友,不知道你们巫族有几分把握能够在这越来越危险的死海之中坚持下来。你要知道这可不是一件小事,而是关系着我们所有人的生死存亡。还请道友看在大家同出洪荒天的份上告诉我们,若是巫族有能力在这样的凶险之地中坚持下来,那么能不能帮助我们其他人?”

    太上老君此言一出,在场的其他人的眼睛顿时为之一亮,一个个都打起了后土祖巫与巫族的主意,渴望着从巫族的身上得到一点点的好处,若是巫族真得有这样的能力让他们在这死海之中坚持下来,那他们也不愿意到无尽虚空之中冒险落脚,更何况死海之中虽然危机四伏,可是也有着无尽的机缘,别得不说仅仅只是他们能够如此快速地成就神君道果便足以说明一切,要让他们放弃这里的诸多机缘那也是很难的。

    对于太上老君的用意,后土祖巫心知肚明,毕竟同出洪荒天地,她对于三清等人的为人太了解了,这些人总是想从别人身上沾便宜,可世间那有这样的好事,没有付出也就不会有收获,想要得到多少,那就得付出多少。

    后土祖巫淡然说道:“不要以为我巫族手上有什么强大的力量与神通,我们都有各自的传承,不是你们无法在这死海之中坚持下来,而是你们不愿意付出罢了,只要有付出,那就会有收获,这天下间没有免费的午餐,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但是对于我们巫族来说,我们宁可在这死海之中继续磨炼自身,也不愿意去无尽虚空去寻找那虚无飘渺的机缘,把自己的性命寄托在那所谓的机缘之上,你们不觉得有些可笑吗!”

    传承,对于在座的众人来说都有自己的传承,这些传承都有能力让他们在死海之中生存下去,只是那需要付出惨重的代价,而付出了这样的代价之后,将会影响到他们的修行还有各自的发展,这是他们所不愿意接受的,于是也就有了这样的会谈!

    被后土祖巫直接给说破了自己心中的念想之后,在座的众都为之变色,不过他们却无言反驳,因为这一切都是事实,他们的确有这样的能力,只是那样将会付出他们所有的底蕴,这样的决定自己是很难做出的,毕竟这对他们自身来说影响很大。

    女娲娘娘在看到气氛有些凝重之时,则是忍不住开口说道:“大家都是为了日后的发展,既然我们都很难做出选择,不如先与刑天道友商量一番再说吧,毕竟这件事情关系重大,我们再多考虑一段时间也是不错的,不要急着做出决断来!”

    听到女娲娘娘之言时,无论是三清也好,还是准提与接引也罢眼睛都再次为之一亮,不用问也知道他们想从刑天的身上打秋风,他们的这一切表现都落在了后土祖巫与玄冥祖巫的眼中,对于后土祖巫来说,她不愿意去理会三清他们心中的想法,可是玄冥祖巫则不同,对于三清他们想要打刑天的主意,让她十分的反感。

    只见。玄冥祖巫沉哼一声说道:“女娲道友,我明白你心中在想些什么,也明白你们想要干什么。不要我提醒你们一句不要不知进退,刑天不欠我们的,相反是我们欠他的,不要一味地想从他的身上沾便宜,那样只会引起刑天的反感,最终得不偿失,做人要靠自己。一味地依赖别人,那只会自己走向毁灭!”

    对于玄冥祖巫的这番话,无论女娲娘娘也好。还是三清他们也罢都十分的恼火,这可是在赤/裸裸地打他们的脸,揭他们的短处,让他们有些难以接受。可是偏偏他们却无言反驳。刑天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真若是惹怒了刑天,他们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后土祖巫对于玄冥祖巫直接把话给说穿则是有些好笑,开口说道:“既然大家想与刑天相商,那我们就开始吧,不要再浪费时间,毕竟我们都没有太多的时间来浪费,早一点做出决断。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好事一件,毕竟我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会被有危机出现!”

    后土祖巫这一开口。太上老君等人都点了点头,于是众人则是开始联系起刑天来,当刑天接到太上老君等人的联系之时,不由地皱起了眉头,虽然不知道太上老君这些人如此急着与自己相见的原因,不过想来不是什么好事,刑天也没有时间与他们去纠缠不休,这一次雷神宫之行对于刑天来说收获很大,他需要时间去消化这一切,毕竟这方天地的剧变就要开始了,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让他没有时间浪费在一些小事之上!

    可是刑天又不能不理睬太上老君这些人,毕竟他们都同出洪荒天地,最重要的是这些人也是刑天日后的帮手,心念转动之间,刑天也只能让自己的武道分身前去与太上老君他们相见,了解一下太上老君这些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竟然如此急着要见自己!

    当刑天的武道分身出现之时,三清的脸色都微微有所变色,他们对于刑天的本尊没有出现,仅是派出了一道分身前来,所以心中有些不痛快,不过好在他们那神色转变得很快,没有让所有人都注意到,不过这一切却没有逃过刑天武道分身的眼睛,对于三清的表现,让刑天为之不屑,本尊也好,分身也罢,都代表着刑天,没有什么区别,而三清却看不透这一点,却要去计较这身份之别,这有点不知所谓了。

    不过很快刑天的武道分身则是有所发现,在场的众人身上的气息有了很大的变化,竟然都已经成了神君,这让刑天为之惊讶,不过刑天的心神可是无比的坚定,没有半点表现出来吧了,只见他淡然说道:“诸位这么急着要与我相见不知有何要事?”

    没有等太上老君先开口,玄冥祖巫则是说道:“没有什么太重要的事情,只是死海的环境变得越来越凶险了,三清道友他们觉得自己无法坚持下去,担心自己门下弟子的生死,所以想要离开死海,前去无尽虚空找一处落脚之所,大家理念不同于是难以做出决断,于是便想听听你的看法,毕竟你比我们更加了解无尽虚空的凶险!”

    玄冥祖巫这一开口,太上老君的脸色不由为之一黑,虽然对方说得是事实,可是这语气则是有点过头了,让太上老君很是恼火,却又不法反驳!

    刑天眉头为之一皱,沉声说道:“这么快就想离开死海,莫不是认为自己的实力有所提升就认为这无尽虚空可任由你们自由出入不成,神君在无尽虚空之中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能说是一抓一大把,那也算不得什么强者,更何况如今整个无尽虚空都十分的凶险,各大古族纷纷出世,你们这个时候想要将门下弟子迁移到无尽虚空之中,难道想要自寻死亡吗?”

    刑天的话一落下,准提的脸色则是为之变色,说起来他也是希望能将基地迁移到无尽虚空的,毕竟在他看来死海之中根本没有什么发展的前途可言,那怕是这里有着诸多的机缘,但是这里太危险了,处处都是危机,一个不小心那就会有性命之忧,根本不适合门下弟子的发展,也不适合培养门下弟子的能力,正是因为他能够看到这一点,所以方才会大力支持太上老君的提意,急着要鼓动大家一起离开死海,到无尽虚空之中去发展,只是他没有想到后土祖巫与玄冥祖巫竟然拒绝了,更没有想到刑天把事情说得这么严重!(未完待续。。)